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法律工作者

第四百一十五章 法律工作者

    高裕民刻板僵硬的声音将他的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只见今天高裕民穿戴的整整齐齐,这位新任的副厅级干部整个人上上下下都洋溢着一股喜色,此时往台上一站,裤脚绷紧,双腿笔直,多年军旅生涯的锻炼瞬间体现出来,张睿明甚至有种错觉,总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敬个礼来。
  
      “咳咳,今天啊,很荣幸为大家做这份报告,那个,那个,我的报告题目是“如何从时代的视角看待检察公益诉讼事业”,这个,首先啊,在当前情况下,各地检察机关应当从如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高度创新公益诉讼工作,注重在办案中与地方党委、政府有效沟通,实现双赢多赢共赢效果,为进一步完善、推动检察公益诉讼工作发展作出贡献……”
  
      高裕民语气有些紧张,可能还不太习惯在这种场合下对着如此多的司法界精英演讲,可他讲的就像他的站姿一样四平八稳,规规矩矩,毫无起伏。
  
      “首先,思想上要高度重视,要将……”
  
      这些“高度重视”、“狠抓”、“要抓”让张睿明听了几句就没怎么听了,他目光游离了一下,顿时看到站在高裕民身旁主持人位置上的吴楷明,今天老狐狸穿的一丝不苟,不知哪个高端品牌的唐装,穿的像是参加G20峰会的领导人一般,在往日的儒雅中居然还显得多了一分官气,此时正全神贯注的听着旁边高裕民的讲话,不时点头附和,偶尔还要带动气氛,引领掌声,那样子,与张睿明印象中原来那个在西大校园里,就着几片西瓜,拿着蒲扇,杀的兴致盎然的那个法学院的吴教授已经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了,现在这老狐狸,真真是褪去了最后一点书卷气,全身上下都是满满的铜臭味,正准备卯足干劲,疯狂向这位新任检察长迈进关系呢。
  
      张睿明叹了口气,移过头去。
  
      高裕民一通漫长的讲话下来,整整讲了半个多小时,到最后“我再讲两点”时,张睿明一回头,只见中院左宁,还有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的那些人都已经起身上厕所的上厕所,打电话的打电话,没几个人在位子上了,只有律协几位领导还端端正正的坐在台下第一排,对着高裕民的长篇大论不住点头,特别是台上吴楷明,跟着站了这么久,脸上却毫无一丝疲态,张睿明在心里也不由的赞叹这位“人精”的处事功夫。
  
      好不容易,在高裕民讲了不知道几个“两点”后,他的讲话终于结束了,台下响起一片不太统一、前后不一的掌声,接下来的讲话依次按职务高低划分,张睿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默默看着这“你方唱罢他登场”,听着所有这些几乎都没在公益诉讼的舞台上奋战过的人大放厥词,一时间竟有些如坐针毡,起了提前离席的念头。
  
      就在这研讨会进行到了一半,张睿明正犹豫着以什么理由离席的时候,突然台上的吴楷明手一挥,同时投来一双锐利的目光,张睿明恰好与他对视,心里咯噔一下,一丝莫名的预感在心头升起。
  
      “……是这样,大家都知道,公益诉讼领域的主战场还是在我们的检察机关,而今天……其实我们除了请到了市检院的高检察长之外,还请到了市检第八检察部部长——张睿明检察官,他也是我们津港市检主要负责公益诉讼的检察官,这样,让我们欢迎他上台为我们做一番经验交流!”
  
      张睿明脑袋嗡的一下,他没想到吴楷明会在这个时候“点自己的将”,在此时的掌声中,他只能木然的站起身,脑袋里一片空白,一股说不出的情绪直冲脑门,说不出是一下突然被人认可的欣喜与惊讶、还是未做准备、临时上场的恐惧与手足无措,总之,在众人的目光中,他只得顺着这气氛,一步步向这金碧辉煌的舞台上走去。
  
      吴楷明此时脸上带着主持人那惯有的自然热情的笑容,张睿明抬头扫过他一眼,心里一丝疑惑升起,不知道他这时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站在台前,借着调整面前的话筒准备说辞,这突然一下被叫上台,台下又是这全市在公益诉讼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学者,自己这要是说错什么,丢脸可就是丢实了。
  
      张睿明的目光往台下略微一扫,一瞬间将众人的细碎表情尽收眼底,高裕民脸色泛青,张睿明上台全程手都没抬过,更没正眼看过一眼,倒是中院的师姐左宁,给了张睿明一个鼓励的眼神。
  
      全场目光如炬,齐齐向台上的张睿明射来,都等着看他有何高见,而这样的演讲场合,
  
      让许久没有出庭的张睿明深吸一口气,心里隐隐有种回到了庭审现场的感觉。
  
      一想到法庭上的那个自己,他这下心下此时倒平静下来。
  
      开始娓娓道来:“前面我们高检察长已经从大的方面讲了如何从改革的视角看待检察公益诉讼的问题,讲了许多大的框架,我认为讲的很
  
      好,我作为一线的公益诉讼办案检察官,我有一些细节上、具体的工作体会希望和大家交流,首先,我认为,先明确我们公益诉讼的核心是什么?那就是回应、解决人民群众的呼声与困难!人民是否满意永远是评价检验检察公益诉讼制度的根本标准!而当前形势下,我们公益诉讼还是一项起步不久的新领域,同时也存在着法律配套滞后、新问题涌现等等困难。但我认为,我们解决问题不能坐等法律更新,改革探索不能等完美方案配套。只有在发展中出方案,在改革中做文章,才是我们法律人应该走的道路!”
  
      张睿明这番慷慨陈词让台下一片肃然,虽然轮到显得有些老套,但框架陷入已经立起来了,高度也达到了,加上张睿明抑扬顿挫、醇厚磁性的嗓音,连旁边的吴楷明一下都有些傻眼,他原本想借着这次“突然袭击”来给这屡次坏自己事的老对手一次难堪,没想到张睿明在这短短几秒钟内,居然就拉出这样一段利益高远、情感充沛的开场白来,根本毫不怯场,明显这还完全难不倒这小子。
  
      “具体到工作方法上来说的话,我认为应该从一下三个方面来做好公益诉讼的新问题,首先、是要打破当前检务工作中刑事与民事之间的不平衡。当然……不是说刑事工作不重要,而是我们要转变工作理念,从思想观念上重视民事行政检察工作,配齐民行检察工作力量。
  
      二是、是积极争取党委政府支持。公益诉讼工作的目的是为了助力依法行政,工作的发展与党委政府的全力支持密不可分。要及时向党委、政府汇报公益诉讼工作情况,积极争取支持,推进公益诉讼工作的进一步深入探索……”
  
      张睿明这番话四平八稳,也差不多是些“正确的废话”,他一边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神情,一边脑袋飞转,想着如何将这场突然被拽上台的演讲讲完,而这时,他本来为了凑结构,凑好听说的“三个点”,在现场编了两个之后却死活编不出第三个,“这个第三,我们……”
  
      演讲就像骑独轮车,当目光越放在眼前,担心轮子会不会跑偏,人会不会摔下来的时候,就几乎注定要摔下来了。只有将目光投远,看向远处的一个方向,忘记骑车这回事,反而才能走的不偏不倚。而当张睿明此时越担心卡壳的时候,那卡壳就越将发生。
  
      果然,他的话语停留在“我们将”这几个字上,半响却都没有下文,全场目光顿时都集中在他英朗的脸上。
  
      会场的氛围仿佛一下凝固了,张睿明喉结动了动,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么些年在法庭上叱诧风云,居然也会有现在这般说不出话来的时候,这种陌生的窘迫感让他额头不知不觉中沁出了一层汗珠,他的手势也停在半空中,此时看来,竟也有点僵硬与好笑。
  
      台下已经开始有点窃窃私语了,几名了解张睿明的没想到这位著名的公诉高手也有这样的时刻,张睿明目光游离,此刻众人的疑惑眼神都尽收眼底,他突然扫过高裕民的脸上,只见这位新任检察长对下属的困境,竟是一脸冰霜的翻了个白眼。而旁边的吴楷明更是露骨,嘴角一抹蔑笑浮上脸颊,一脸明显的小得意。
  
      看到这副情景,张睿明心头一动,一点火焰升起,接着,他闭上了眼睛。
  
      “呼~”
  
      众人一下愕然,他们没想到这位检察官居然在台上深呼吸了一下后,将话题从那支架上取了下来,接下来的举动更让人大跌眼镜。
  
      只见张睿明像摇滚歌星一般,拿着麦克风,往前走了两步,奇怪的是,他这简单的两下动作,仿佛解放的不只是那个定在支架上的话筒,同时也解放了他这个人,他这几下动作,这个舞台上的氛围都轻松起来,他脸上的神情开始有了生气,不再是先前做报告时那般死板,仿佛流动的开春江水一般,有了温度与情感。
  
      “说实在的,我确实不太适合在这里做报告……今天过来的时候看了看这名单,有这么多津港的大律师,大部分都是和我在法庭上交过手的,我一看之下,还以为这是鸿门宴,我进来前特意看了看逃生路线,嘿!门口那位兄弟,你不会是那个负责断我后路的吧?”
  
      张睿明这番调侃刚说完,顿时效果拔群,台下马上就是一阵哄笑,先前那种虚假的、打官腔式的氛围顿时一扫而空。
  
      他接着走近旁边的吴楷明,笑着向众人说道:“关于公益诉讼的研讨会,我相信我们律协的副会长吴大状应该也很有体会,这几年来,我们吴大状也在公益诉讼领域和我交手过数次,我相信他也更有感触……”
  
      吴楷明没想到他会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此时不知道张睿明在摆弄什么玄虚,但也只能讪讪应道:“这点……也是承蒙张检指教,在法庭上与我们市检同志交手几次,有了一些经验教训。”
  
      “噢,
  
      这个经验教训可就不是一点呐,我听说光是之前在我市第一起公益诉讼中,陈志军请你就是大六位数的代理费,可见我们公益诉讼领域还是很有钱途的嘛!”
  
      听张睿明提起自己的伤心事,吴楷明脸上只是勉强笑了笑,没有作答。台下众人倒是被张睿明这番话激起了兴趣,全场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的这位公益诉讼领域的著名检察官。
  
      “大家都知道,民事公益诉讼在过往是著名的“大鱼”,主要是由消协、环协等一系列机构提起的,而现在,在司法改革后,让检察机关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已经成为了一个主流,但是这也是基于检察机关在法律监督机关的宪法定位,基于我们检察机关间接担负着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职责。同时,检察机关还是专门的诉讼机关,具有调查核实的职权,也具备诉讼所需的专业知识,可以胜任诉讼职责。所以,现在有一种说法……在这,我们说实话啊,很多人都在说我们检察机关抢了诸位相关领域律师、环协、消协的饭碗,说这是国家对我们检察机关的一种补偿……”
  
      张睿明这番话下来,就颇为惊世骇俗了,即使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道理,但此刻摆出来却又显得有些突兀,可他并没有停,而是继续说道:“在此,我就是想澄清一点,那就是我们检察机关与诸位是在公益诉讼领域是法律共同体,我们并不只是相互对立的关系,在很多地方,我们应该是一个共生共长的存在,首先,只有国家和社会缺乏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社会组织时,才需要检察机关充当公益诉讼的主体。这是当前法律中所明文规定过的,而后,我还想说一点,我们公益诉讼领域的未来,必将是进行共振共赢,将在线索有偿、优化机制搭建载体等几个方面开始新的改革措施……”
  
      张睿明这番话讲的深入人心,在场大部分都是律协的律师,以及各相关部门的专家学者们,可以说都是在公益诉讼领域的相关者,大家所关心的并不是你检察机关今后如何“加强”“巩固”“很抓”,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根本吸引不了众人的注意力,只有听张睿明讲的这些国内外关于公益诉讼发展的共识,具体到详细的利益划分,才能真正吸引这些人的眼球。
  
      只听张睿明演讲的过程中,整个会场都顿时安静下来,之前那僵硬腐化的刻板气息早已荡然无存,连一旁被张睿明拿来开刷过的吴楷明这下也只得由衷佩服自己这曾经的爱徒。台下高裕民的脸色更不好看,但真才实学总是在何处都能发光,此时众人早已被张睿明的讲话所吸引,将会场的气氛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吴楷明无奈之下,只能向台下的某人使了使眼色,马上就有一只手举了起来。
  
      然后一个声音传来。
  
      “我不觉得这是对的!”
  
      这台下突然传来的反对声音打破了张睿明的这场演讲,他目光投射过去,只见竟是一位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举起了手,大喊出了刚刚这一声。
  
      “请你站起来,你想说什么?”
  
      虽然有些诧异,可张睿明还是对其点了点头,让其站起来发言。
  
      这姑娘看起来是胸有成竹,她坦然起身道:“我是津港大学法学院的研究生,我也是一名基层法律工作者,我在司法局报名备案过,我对张睿明检察官你有不同的看法。”
  
      张睿明这下纳闷了,这突然杀出来的姑娘是什么意思?
  
      “好,你对我刚刚说的,有什么想法,觉得哪些不对都可以说。”
  
      “我对你刚刚那番话没有什么意见……我是对你这个人有意见!”
  
      这姑娘话一出口,台下又是一片唏嘘声,这姑娘这就有意思了啊,看样子竟然是冲着张睿明而来的!
  
      张睿明这下也不觉宛然,他一下失笑道:“小姑娘,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以前也没有见过你吧,你对我有意见?是公事还是私事?”
  
      那姑娘竟毫不退缩,伸直了小脖子,说道:“你和我之前没有见面过,可是我还是讨厌你这个人。”
  
      张睿明这下更是无语了,这姑娘还真敢说啊,他刚想摆摆手,不再理会这姑娘的无理取闹,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摆手,只见这姑娘继续说道。
  
      “我叫陈晨,我之前介绍过,我是一名法律工作者,我最近在帮助的是一名医院的医生,他被人讹诈、勒索,被人告上法庭,告他的,是他曾经一位病人的家属,因为晚期肿瘤扩散,回天无力,过世了,可那家属却以医疗事故为由,一直在他们医院闹事、勒索,非要医院赔钱,而我这位当事人只是一名刚从医学院毕业没多久的年轻医生,这是他的第一场手术,却落得如此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