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夫妻关系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夫妻关系

    被张睿明怼的说不出话来的那售楼小姐,这下被这在老婆面前听话乖巧的男人给完全说懵了,见自己刚刚的几个营销的话术点都被一一攻破。这下也只得退到一旁,赶紧不再瞎掺和这两口子间的争吵。
  
      张睿明转过头来,便安慰妻子道“老婆,你想买loft公寓,我们就买,但是买也不代表我们要冲动消费,听我的,回去考虑一下,看看别的楼盘好不好?”
  
      没想到张睿明的这番耐心的陈述却反而激怒了唐诗,只见她冷着脸,斜斜望着面前这个男人道“你不就是舍不得这钱嘛,这里面你有多少?11万左右吧?我等下退回给你好了!反正今天这房子我是买定了!首付也只要30多万,留了你的那11万!你急什么急?”
  
      说完,张睿明知道现在是说不通妻子了,她现在正在气头上,这下完全不会听自己说什么,唐诗所要的根本不是这个房子,甚至也不是这几十万,她就是要出一口气,发泄心里这段时间堆积的不悦,这下被张睿明拦住,反而让她更加倔强,不准她做的就偏偏要做给眼前的丈夫看。
  
      眼看唐诗一把抓过笔,就要在那合同上签字,张睿明这下劝她也没用,他干脆直接一掌按在这份合同上,唐诗瞬即就反应过来,以为张睿明是要抢合同,也同样一下扯住,却看见张睿明将头转向旁边的这振业城营销人员,严肃说道“我的职业是法律工作者,我明确告诉你们,今天我不同意我妻子做出的这项用共同财产做出的购房行为,我告诉你们,我的意向非常坚定,绝对不会买这里的,如果你们敢收了这钱,我马上就告你们!”
  
      张睿明义正言辞的态度倒是让旁边的这些营销中心的工作人员呆了一下,这种情况极其少见,现在这局势下,哪还有买房吵架到一方如此来闹的。在现场的几名售楼小姐也是一愣,赶紧上前试着劝和。
  
      张睿明没理这些人的劝解,像这种夫妻一方想买房,另一方不同意买房,且不配合办理相关手续的情况其实比较麻烦,一般都是协商解决,要么就是走程序分割共同财产或者发函请求确权,总之也不是这一下就能解决的事。而这就是张睿明所想达到的效果。
  
      见两口子吵得不可开交,现在这男方又口口声声摆明了自己的法律工作者身份,一下让营销中心的这些人也感到棘手,担心后续麻烦,只能试着劝两人到下面的休息室好好冷静下再谈。
  
      唐诗被张睿明气的脸白一阵红一阵的,她哪里知道只要能够对这50万进行确权,或者进行共同财产分割就能一样将房子买了,可现在的情况下,她哪里会知道这些,只以为这一趟已经被张睿明给搅黄了。
  
      “谈什么谈?不谈了!”
  
      唐诗一甩袖子,接着不理在场的其他人,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走下楼去,张睿明赶紧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的快步走出了营销中心,唐诗明显带着情绪,几次走的太快都差点摔倒,张睿明往前赶了几步,还是试着去说服妻子“老婆……真的不是我不肯帮……买,是这个楼盘真的不算太好,而且就算你想发脾气你也想想女儿嘛,你看看现在家里的情况,你觉得现在莫名其妙的又背上这么多房贷有意义吗!?”
  
      张睿明苦口婆心的跟着说了一路,唐诗只有在听到女儿名字时犹豫了一刻,但她还是丝毫没有减慢步伐,只是大步迈向自己停在停车场的车子。
  
      拉开车门后,唐诗看都不看张睿明一眼,便准备摇上窗户,张睿明心里一急,拉开后座门就坐了上去。
  
      “老婆,我昨天真的只是在书店呆了一晚上,真的,我知道你不信,可是在老城区真的有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咖啡厅,你不信我等下带你一起去好不好,对了!你还能看看那里的监控,看我是不是真的在那里!”
  
      张睿明这番话说的真挚,倒是让唐诗脸色和缓了一些,看样子她倒有点信了,等了半响,语言幽幽的说道“看监控?你是知道昨天我看到你不在家,所以才准备好这些借口,就算你说你晚上在那里,我就不信你是一整晚都在那里吧!?”
  
      “这……前半夜我有点事去了,没在那里,但我后半夜是在的。”张睿明饶了饶头顶,语气有些含糊。
  
      唐诗轻哼一声,一脸“我早知道”的神情,“别说了,张睿明,我太了解你了,你平时说谎脸不红心不跳的,但你的眼睛骗不了我,你心里明明有鬼,你敢说你昨晚前半夜在哪么?又和谁在一起?这些你敢说吗?”
  
      张睿明被怼的有些发愣,昨晚他是扎扎实实的忙了一天,可下午那起抢劫案倒是颇为奇葩,见义勇为却被当作嫌犯问了一晚上,说出来简直比那个在书店呆了一晚还要像天方夜谭。
  
      可现在没有办法了,他只能如实回答,将昨天的大概行程和唐诗说了一遍,说到那见义勇为却被带进了西江分局,问了几个小时的事时,张睿明都能看到唐诗脸上讥讽的笑意。果然,话还没说完,她便失声笑了起来。
  
      “张睿明,你也太够了吧!你是觉得我很好骗?还是说你觉得我很傻?我告诉你,这简直比你前面说的那个还要好笑!你这也太低估我智商了吧!”
  
      “老婆,这是真的,我是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唐诗一声低喝打断了张睿明的话语,他心里一震,知道妻子是真生气了。
  
      “我告诉你,张睿明,你答应过我的,再也不去见那个女人,也不会与她有任何瓜葛的!可是你自己是怎么做的!?”
  
      张睿明被唐诗这话给彻底搞蒙了,怎么听她的语气好像自己还真的曾经有过什么似的?
  
      “谁……谁啊?我和哪个有瓜葛了……?”
  
      唐诗眼神一锐,眼眶竟隐隐有些泛红,“看来还有几个啊!?”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一个都没有!我哪里与别人有瓜葛了?”
  
      这下唐诗的脸上倒真要落下严路来了,她一抬头,不想再和张睿明兜圈子,直视他的双眼道“你和那姓叶的是什么情况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姓叶的……?”张睿明一瞬间就明白了妻子所指的是谁,可他脸上还是在迟疑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在疑惑的表情之后,马上就自然过渡到震惊,接着便是被人误解的愤怒。虽然整个表情有些表演的成分,但他的情绪却是真的。
  
      “你是说……叶文?!我的天呐!老婆,我已经和你解释过几遍了,我和她本来就没什么!而且……算了,那些解释的话我现在就不重复了,我就说一点,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她了,很久了!而且昨天我可以发誓,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和任何女性有超友谊的关系。”
  
      唐诗的神情却没有因为张睿明的话语而改变,两颗如露水般的泪珠从她的脸旁滑过,滴落在这冬日的灰尘之中。
  
      “你骗了我……我已经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
  
      唐诗咬着牙说道“我上次亲眼看到她在凌晨两点送你到家门口!你和她在车上还呆了一段时间!怎么?当时是不是还不满足,还要亲亲抱抱啊!?”
  
      …………
  
      张睿明站在门口,他还有些犹豫。
  
      面前就是市检开办的心理咨询室,这是津港市检在当前检察院工作人员的工作压力不断加大的情形下,为提高检察院工作效率,更好的提高后勤保障力度,并且更好的促进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同时对犯罪嫌疑人或服刑人员、特别是未成年涉罪人员进行心理疏导及帮教,便设置了这个心理咨询室。
  
      这是最近高裕民上台后搞的一些新花样,一般市检的检察官倒没几个人进去过,开设至今倒也只进行过心里健康服务活动,大都是用来宣传拍照,真正来的人倒很少。在最初的新鲜劲过后,这下更是门可罗雀。
  
      张睿明却在这时渴望有一个地方能够让他宣泄一下心里堆积的这无尽的负面情绪。在同妻子又一次大吵过之后,唐诗很快就又要以离家独居相威胁,还要将女儿一并带走,可现在萱萱正值寒假,张家以前在市区买给唐诗的小公寓又已经租了出去,现在唐诗突然说要搬出去,房子都难得找,张睿明怎么能让两人一下离开家里的舒适环境,跑到外面去租房过日子。
  
      于是,他又一次独自搬了出来,将空间留给妻子,也给两人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留一段缓冲期,找找怎么解决这段纠葛的办法。
  
      而现在就是张睿明所想的办法。虽然也不太相信这些个心理咨询,可毕竟这心理咨询室也是高裕民手里的一大工程,听说还是从外面购买的服务,请了两名老师轮流坐班,为整个检察院服务,可看到这门可罗雀的场景,张睿明倒是挺羡慕他们这轻松赚钱的工作。
  
      眼看午休的时间又要结束了,张睿明想了想,眼看四周无人,还是轻轻推开了这心理咨询的大门。
  
      “你好……”
  
      里面只有一名正在看报的医生模样的中年女性,见居然在这个时候有人进来,她脸上也是一惊,但马上转化为职业的笑容。
  
      “噢,你好,你好。是有咨询吧?”
  
      “嗯。”
  
      张睿明坐下,他看了一下四周,这房间空空荡荡的,没什么别的杂物,设备倒是摆了几台,显然是新弄好没多久。
  
      “我是你们市检的咨询师,我姓廖,你可以叫我廖医生……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
  
      “是这样,我想咨询一下关于夫妻关系这一块的……”张睿明坐下来便开门见山的说道。
  
      “好的,主动的迈出这一步很需要勇气,你已经很棒了,请继续说”这名廖姓心理咨询师很快摆出了聆听的架势,让
  
      张睿明开始他的陈述。而张睿明也没有遮遮挡挡,他很快就将自己与妻子这些年的这些感情恩怨给简略的叙述了一遍,其中关于罗斋、津药化工的那些过往纠葛与敏感之处就略了过去,张睿明讲了有近二十分钟,中间他喝了几口水才将这些讲完,接着他便放下心防,准备聆听这位心理咨询师的专业治疗。
  
      “夫妻由最开始的如胶似漆到最后的分道扬镳这都是有其整个过程的流转规律的,是一个渐进过程的,在我看来,这其实就是五个原因,这是专门有过总结的……”
  
      听这廖医生的说辞颇为专业,张睿明倒放下压力,看看这所谓的五个原因到底是什么。
  
      “第一点,夫妻之间不理解对方,争吵不休,这是第一个原因,在夫妻之间最需要的就是互相理解。有些夫妻都渴望对方理解自己,而没有真正理解过对方,这就造成了夫妻相互不理解,那么争吵还能少得了吗?
  
      而第二点,夫妻之间缺乏信任
  
      婚姻最怕什么,除了猜忌还是猜忌。很多夫妻不以为然,不是猜就是忌,结果导致婚姻在风雨中飘摇。这就是最为可怕的地方……”
  
      张睿明皱了皱眉头,这些说辞他不是听过,就是听过似曾相识的说辞,可这些“绝对正确的废话”毫无意义,这只是将各种征兆进行了归总,如果接下来的说辞也只是这些,那张睿明觉得这趟来的毫无意义。
  
      果然,这廖医生接下来的说辞都是一些车轱辘话,什么“第三点是夫妻之间出现背叛导致夫妻感情破裂”、什么“第三点是夫妻之间有矛盾就冷战,将分居进行到底”,只是归总问题症状,却不提出解决办法,讲了有十多分钟却毫无建树,这让张睿明听的只觉得浪费时间。
  
      在这心理咨询师在“夫妻之间寻求物质享受导致关系破裂”这个话题上大放厥词的时候,张睿明忍不住打断道“等下,廖医生,我有一个问题,如果你说这夫妻两追求“物质享受”是错的……那我问您一下,那这社会上大都是些俗人,大家不都追求把工作搞好一点,钱赚多一点,追求将日子过好一点,这不都是什么“夫妻之间寻求物质享受”嘛,那按你这说法,这全社会上的夫妻关系都不好了嘛?这没道理啊!”
  
      那廖医生没想到还有这被咨询者反问的情况,一下都有点愣,但她毕竟是吃这碗饭的,很快回答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有的夫妻双方,是可以为了金钱利益,出卖自己灵魂的,乃至出卖自己的感情。这是因为对现实物质的强大,而婚姻中的彼此无法满足,便会把对这种的满足伸向别的地方,在这种夫妻双方的眼里,所有的情感都是一种可以交易来的,谈感情之前必须先谈钱,相信大部分男人在外面都遇到过这样的女人吧?可以说,男女之间在社会上除了钱,就没有别的了,可这种情绪,却不能带入……到这个婚姻中来,对……就是这样的。”
  
      听着这段蹩脚的如同公众号文章一般的说辞,张睿明心里是对这咨询师的水平产生了怀疑,再说了,什么叫“男女之间在社会上除了钱,就没有别的了”,张睿明心头马上浮现过叶文的身影,他很想告诉面前这所谓的医生,这世上还有相知相惜,可以为对方付出却不求回报的男女关系。
  
      可这个念头才刚出来,张睿明心里的那根弦便一拨动,自己又在乱想什么!?这是把叶文当作红颜知己了?怎么能有这种混账想法!
  
      他乱想了一通,便没打断眼前这廖医生的“心理诊疗”,
  
      “……所以,这夫妻关系不仅仅靠发自内心的爱情,还需要一个沟通的桥梁,否则这种爱传导到了对方那里,却变成了伤害。而这个这个桥梁就是交流!只有交流是解决夫妻之矛盾和婚姻问题的唯一手段,如果夫妻间不沟通不交流,只会让两颗心越来越远……好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廖咨询师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可她刚刚的这番话却没能打动张睿明,或者说,这些话根本就没能传进眼前这位检察官的心里。
  
      张睿明在这次分局后,他心里的委屈与愤慨是远高于对修复关系的渴望,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他这次敲开心理咨询的门,也不是为了学会如何沟通,相反,他是带着一种宣泄的想法来的。
  
      “这个,我觉得你说的没有用啊?沟通,沟通,这几个字我也会说啊,可是光说有什么用,我希望学会切实可行的办法啊。”
  
      那廖医生的脸上有些绷不住了,“我说的是有效沟通,而如何有效沟通,就是先避免出现我前面说的那五种情况……”
  
      “错了。”
  
      张睿明的轻声嘀咕让这廖医生有些不爽,她暂停了自己的叙述,反问道“哪里错了?”
  
      没想到,她面前这原本应该乖乖做好,只做一些点头附和的“咨询者”却反而占据了上风,此时张睿明望着她说道:“我觉的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真实的夫妻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