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影影绰绰

第四百二十七章 影影绰绰

    汤高义是津港市的前任市长,在去年就因为贪腐问题而落马了,才有了张圣杰接任的这一幕,而现在小汪既然被自己一吓,就突然从他嘴里蹦出了汤高义三个字出来,想必是有些“故事”在里面的。
  
      “别装了,我早知道是什么事了,你小舅以前那事和这姓汤的有一些牵连吧?”
  
      张睿明嘴角扯出一个颇为江湖气的笑容,伏底身子给小汪肩上拍了两下,这番颇为亲近的态度表示就是想诱这小子说点实话。可小汪在前面失言之后,这下却怎么也不肯说实话了。
  
      “部长,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前面是乱猜的,你也知道最近我们市里最大的新闻就是关于这汤高义的消息嘛,我也不就是顺着猜一猜,毕竟我小舅当年也是市里一号人物嘛……再说了,他在陈橙地产公司的时候,那时我也才是一个学生而已,我能懂什么事嘛……”
  
      这汤高义虽然去年就已经落马,领导简介和照片也是一夜之间就从官网上撤了,市里也一下风风雨雨,沸沸扬扬,但也只是通报其在接受组织调查,而案子的详情是最近才爆出来的,所以小汪说最近这是津港的一大新闻,倒也合情合理。
  
      说到这,小汪讪讪笑了两下,张睿明也跟着他笑了笑,两人之间的氛围顿时好了许多,可这一切都是假象,张睿明突然手指一屈,重重的在这小子的帽檐上,“砰砰”的敲了两下,弹得他帽檐都是一歪,小汪脖子猛的一缩,大气都不敢出。
  
      “还大学生,不懂事哈!你小舅当时在汤高义手里是怎么将陈橙房地产公司拿的津港北路州府花园那块地的容积率降低的,你难道不知道!?我知道没错的话,那里现在是津洲一号!全市的著名大盘,陈程初他自己可是在那里留了十几套房的,对了,你自己平时不也是住在那边吗?我就不信你小子从小就是这样的家庭下,你舅没和你说道说道这其中的套路?再说了,改容积率这么老的玩法,你会不知道?”
  
      张睿明这样一说,小汪一下也不说话了,一个在这种大富人家出来的孩子,从小商业世界里刀口舔血的营生看的太多了,知道这都是那个时代的遗留,没多讲一句都凶险万分,此时小汪赶紧完全不再说话了。
  
      张睿明知道再什么逼这小子都没什么用了,他接下来什么都不会再说了,于是,张睿明便一把将小汪的肩膀揽过来,放缓了语气道“小汪,你我同事一场,这也是很久之前的案子了,你懂,我懂,那些监察委的自然更懂,但既然现在没听说汤高义的违纪情况里有和你舅有关的东西,那就代表在过去陈橙房地产公司那段往事里,他们都是干净的,再说我们第八检察部也不管那些捕风捉影的东西,我也不需要你再讲什么,我就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听到这,小汪的眼睛亮了起来,神情也终于松弛了一些。
  
      “部长,你说,只要我能帮到你的。”
  
      张睿明笑了一下,伸手帮小汪的帽檐扶正了。
  
      “很简单,也不让你为难,你只需要帮我约下你小舅就行……我想和他见一面。”
  
      …………
  
      在与这次被举报人的当事人陈程初见面之前,张睿明还需要将外围的工作做好,但说是外围,其实今天这趟才是核心,这次的行政公益诉讼说白了,关键还是在于“对方”的态度。而这个对方,指的便是津港市国土资源局。
  
      一般的公益诉讼在走完线索排查、初查、立案的程序后,要么像民事公益诉讼那般公告后再向法院起诉或支持起诉,要么就是刑附民诉讼一般,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刑附民公益诉讼,但很少有像行政公益诉讼这般,是将整个诉前程序当作一项必经程序来进行的,要发诉前检查建议,要跟进调查,再加上那些个联席会、领导会谈,等等等等,整个程序比一般的公益诉讼明显来的冗长,也更加严谨。
  
      而这一切,也都是为了给体制内的其他单位一个面子,互相间不要来的那么刀光剑影,见血封喉的,能在诉前搞定的事情,就在诉前搞定,不然都是公家单位,闹上法院了大家都不好看。
  
      总而言之,也因为这些七七八八的额外考虑,行政公益诉讼成为全国公益诉讼事业中推进的一个难点,也是一个比较空白的领域,据张睿明所知,在整个南州省都没有过先例,甚至连走诉前程序结案的都少,而现在,这样一个开拓局面的机会就这样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天一早,张睿明一睁开眼,他准备上班后第一件事就直接找老严,问明他对这个案子的态度,让他出个去国土资源局调查的协助函来,不然就拉倒,自己也不接了。
  
      上次在办公室里老严的态度有些暧昧不明,一直没给张睿明一个比较直白的说法,想来这案子要惹上国土资源局,甚至惹上过去汤高义的案子,老严是不想趟这趟浑水的。可是老严却被施加了压力,又不得不去趟这趟水,好将压力转到张睿明的头上。
  
      张睿明虽然为了办案、为了人民公益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他也不傻,在吃过太多次亏之后,这样明显趟雷的事他算是能看清了,也不会傻乎乎的直接上了,今天既然要初查,那就这么也绕不开去国土资源局登门查访,那这样的话,自己如果不能找老严讨个“尚方宝剑”在身上,光凭着自己这小小的一个部长,估计进去就给人整个“生吞活剥”了。
  
      于是,张睿明打定主意,等下吃完早饭就直接杀到老严的办公室去,今天可得堵住这老滑头的嘴,逼他说个子午卯酉出来。
  
      想到这,他风风火火的跳下床,看着摆满资料的桌面,张睿明依稀想起昨晚逼问小汪的场景来,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这案子最没头绪的时候,居然掉下个当事人家属出来,实在是令他感到惊喜。不过想来倒觉得小汪的突然出现也是冥冥中所注定的事,这就像有些女人怀孕之后,看街上哪里都是孕妇,而生了小孩之后,却又会注意到到处都是小孩,还有一些男人在关注一辆车型的时候,就会觉得路上自己关注的这款车型经常看见,却又忽略了其他的车型。
  
      说到底,人有一种选择性的视野模式,关注哪一块就自然而然的会去搜寻这一块的信息,更能发现身边相关联的人和事。而且,津港的高层人群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圈子,像小汪这样的年轻人会进入到市检,本身也是其背后庞大的家族安排好的道路,也是其触手伸向津港市各个机构部门的一项举措,而这次被张睿明反其道而行,反而一把抓住了这只触手,试着揪出其背后的陈程初,倒也是颇为出入意料却又情理之中的一手了。
  
      张睿明收拾了一下,从衣柜里翻出一套后勤处烫好的检察制服换上。昨晚小汪被他那样一吓,都不敢再睡在这间小宿舍里了,在得到张睿明允许后,昨晚屁滚尿流的跑回家去了,想来今天陈程初就要开始睡不好觉了。
  
      毕竟他应该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现在正对着穿衣镜,镜子里的那个男人,眉宇间已不复当年的青涩,微微隆起的肚子也宣告了青春的离去,鬓角也染上了点点夹白,所幸头发还算茂密,没有走上大部分法律人“聪明绝顶”的老路。
  
      真的比不上十年前了,张睿明明白自己在这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自己的近半人生都献给了这身制服,可望着镜子里衣服笔挺,身材略微有些走样的自己,张睿明却觉得颇为满意,这么些年了,每次穿上这件制服都有种莫名的感触,他将党徽戴上,一抬头,眉宇间的英气……
  
      顿时一扬。
  
      …………
  
      市检的早餐在全市这么多单位机关里算是不错的,这都是当年陆斌连发脾气,辞退了几家外包餐饮公司才换来的如此局面,在津港市检,一大早,懵懵懂懂走进食堂的各路人马,被这米线、面条、饵丝、煎鸡蛋、水煮鸡蛋、玉米、糕点、牛奶、豆浆、大米粥等等各项美食的香味一引,整个状态就完全不一样了。
  
      张睿明端着餐盘夹过几段玉米,突然有个人在他的左肩轻轻一拍,这下触感轻柔,他本想往左回头,却灵机一动,往右一看。却见张靓的一张小脸就在眼前。
  
      “哎呀,部长你怎么知道往这边,一点都不好玩了~”
  
      “哼哼……”
  
      张睿明和她假笑一下,端过盘子就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他这小徒弟也乖乖的跟了过来,带着一身清雅的香水味,凑近张睿明悄声说道“部长,你最近怎么来吃早餐了?我记得你以前是从来都不会在院里吃的啊!还是说你……最近就没回去过?”
  
      看着张靓脸上这似笑非笑的神情,张睿明白了她一眼,知道这姑娘是明摆着听到了什么传闻,来探听他的私生活的,于是他干脆不理张靓,径直拿起筷子,将榨菜挑弄进稀粥里。
  
      见张睿明没有反应,可张靓怎么会放过这大好的八卦良机,她眼睛一眨一眨,假装无意间的说道“哎呀呀,最近这娱乐圈的大瓜真是一个接一个,听说冯彬彬她算是彻底失势了,她的前男友也和她分手了,现在一个人躲在某富豪的家里,是躲起来过日子,她的这些个风分分合合,如果自己不说的话,外面传的是更离谱,倒不如坦白自己的情感情况,也省的这些人“吃瓜”,部长,你说是不是呀……”
  
      张睿明略微皱眉,虽然有些烦,但还在忍耐之中,他一口咬住一节玉米,恨不得塞一个防张靓的嘴里,好堵住这唧唧歪歪的女部下。
  
      见今天的八卦主角依然不理不睬,张靓有些按耐不住,直接上了杀招道“对了,部长,你知道叶文她最近的情况吗?她和你有联系吗?反正我最近看她朋友圈,我发现她……”
  
      听到叶文的名字,张睿明心里有些忍耐不了,他决定出手,默默的喝了一碗稀饭,一句话就怼住张靓道“是这样,最近省里在搞一个“我和我的祖国”演讲比赛暨知识问答,听说要搞一个多月,每个科室都要报一个人上去,我看你最近太闲了,这样吧,我马上就替你争取一下,等下就给我省检宣传处的兄弟打电话……唔,好像是晚上就要到位,今天下午就要出发,那样的话,你中午就收拾一下东西,晚上到福市去吧。”
  
      “啊!张检,我开玩笑的,千万不要啊!”
  
      张靓抓住张睿明的衣袖,整个人顿时就濒临奔溃,摇晃着这位部长大人的胳膊,一脸知道得罪领导后的悔改神情。
  
      张睿明赶紧推开她的手,只是和她开了一下玩笑,倒也没再多吓张靓,如果真接下了这个关于陈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案子,接下来这几个月可缺不得这位他现在最为倚重的大将。
  
      倒是张靓还真以为张睿明生气了,一念之间就要把她丢到福市去,还在苦苦哀求。
  
      “部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张靓眉毛一转,突然直起身看了一眼四周,见旁边没什么人坐,便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和张睿明说道“对了,部长,我听说最近我们部里有案子,这个时候你怎么能缺的了我呢!?千万可不能把我派出去搞这个最无聊的什么比赛了,我最烦这个了,这个案子我保证替你全力办好啊……”
  
      “案子?”
  
      张睿明心头一,他望向此时还在大大咧咧说话的张靓,这姑娘眼神清澈,倒是一副无辜的神情,明显没说假话。
  
      “你知道我们最近有案子?”
  
      “对啊!部长你不知道吗?我都挺韩副部长说了,最近这是一起行政公益诉讼啊,还是全省第一件,高检察长点名要你来办啊!这你还不知道?”
  
      虽然张靓在张睿明面前提到韩语山时,着重突出了那个副部长的“副”字,可张睿明的心思却完全没在她的这点小小的谄媚之意上,他心头疑窦丛生。昨晚老严才通知他进行初查、排查的举报线索,第二天就已经满院皆知了?这是什么意思?
  
      是咬定要自己来办了?
  
      而且,为什么韩语山会在自己之前知道?甚至并不忌惮将市检要办理这全省第一起行政公益诉讼的消息放出去,这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初冬的早晨还带着深秋的晨露,让整个津港都有点湿漉漉的,进门的干警员工掀起机关食堂门口的塑料帘,便有一道湿寒的晨雾涌进,掺和进这热气蒸腾的食堂大锅大瓮里,让一切都显得影影绰绰的,在这朦胧的景色中,张睿明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每个人的脸色。
  
      张睿明没有回答张靓的问题,反而对最热烈反问一句道“这是韩部长亲口和你说的?”
  
      看出张睿明脸色的慎重神情,张靓这下知道这案子比她原本以为的要敏感的多,可她本就是铁了心站在张睿明这头的,此时反而更加毫不避讳,凑到张睿明耳边说道“对!她自己昨天下午下班前在部里说的,当时不只是我在,乐哥和几个老同志也都在,都听到了,说的很肯定,好像一定要办的样子……部长,这条线索跟过去会不会有危险啊?”
  
      张睿明仿佛石雕一般的抬起头,面色凝重的抬起头,望向虚空,像是要看穿这浓重的雾气,在半响的沉默过后,他一咬后槽牙,说道“这案子非常麻烦,甚至可能牵扯到汤高……”
  
      他还没说完,却猛然一噤声,双眼的神情紧紧锁住此时走进食堂的两道身影,张靓觉得奇怪,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此时正见津港市检的检察长高裕民和副检察长严路走进了机关食堂。
  
      高裕民自从任命文件下达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如脱胎换骨一般,完全不同了,顿时恢复了其军旅生涯中的那种霸气,他和严路两人在走进食堂大门前本是一前一后的步伐,严路在他身后半步左右的距离跟着,可到大门前的一刹那间,这位平时总是冷面冷语的副检察长却一下快走两步,赶紧替高裕民掀起了食堂的塑料帘布,站在一旁,脸上是难以想象的笑容。
  
      市检的一二把手走进食堂的一瞬,张睿明都能用看到气氛肉眼可见般的一遍,无数原本埋头吃饭的检察干警们,纷纷抬起头来,像两位检察长递上他们最热情的笑容。
  
      而高裕民和严路两人却昂首迈步走进大门,完全忽视这些递过来的盛情,这是一种领导天然的态度与霸气。
  
      张睿明冷眼望了望,他没有主动向两位检察长打招呼,此时反而一下端起盘子,径直朝两人走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