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各有心思

第四百三十一章 各有心思

    此时明面上的颁牌授奖已经结束了,讲话素材也拍得差不多了,在清徐的春风里,这位干练的省检察长陈武正意兴颇佳的与高裕民漫步在津大的校园里,在津大的墨名湖旁,两人快走两步,低头谈起一些工作细节,身后的工作人员便自发的慢了几步,与两位检察长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老高,对了,最近听说你们市自然资源局那边有同志向我们省检监察部门反映,说你们市检在公益诉讼这块有过激动作,一名科长带人直接冲到了他们局长办公室,态度嚣张,还威胁他们说要对他们局发起公益诉讼……有这回事吗?”
  
      两人明显是老相识,陈武说话时态度明显显得非常随意轻松,而高裕民识体的跟近两步,明明年纪比陈武要大上四岁,但在这位省检察长面前,已经两鬓斑白的高裕民却显得和一名好学的小学生一般。
  
      “陈检,是这样的,我们最近得到一条重要的线索,是关于行政公益诉讼这一块的,有群众举报,津港市自然资源局在过去的一起国有土地出让、规划调整的过程中,有未正确履职的情况……于是我们第八检察部进行了外围的摸排,您刚刚说的那个情况,还只是我们的调查活动,并不涉及到进一步的工作,这点……市自然资源局他们有点夸张了。”
  
      “噢?这样啊,具体案情大概是什么情况?”听到是行政公益诉讼这项颇有新意的“课题”,陈武明显来了兴致,他点点头,示意高裕民将情况说透了。
  
      新任检察长的老高明显对实务并没那么熟悉,此时被陈武一问,顿时有些支吾起来:“额……大概就是一个改规划的案子吧,但涉及到过往的土地政策,现在国土局和林业、规划他们又刚刚改制,正是复杂时期,加上您也知道,在津港的案子,又是涉及到机关部门,还是自然资源局这样的强势部门,而且又是在张市长的眼皮子底下……”
  
      听到又与张圣杰这位强势人物有关,陈武眼睛一亮,停下脚步,仿佛想到什么一般,他抬头沉吟了片刻,一只手在裤袋处轻轻拍打了几下。
  
      这位省检一把手突然眼神一收,回头对高裕民低声问道:“具体案情、证据这块扎不扎实?……你们有把握办下来没有?”
  
      这条线索来的颇为蹊跷,是那陈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前任高管沐阳和鲁建主动找过来的,开始高裕民觉得涉及到过去落马的高官、又是土地这块的案子,加上张圣杰这位现任市长,他本想拒绝,可这两人提到了这条线索其中的几个“特别之处”,这才让高裕民顿时来了兴致,特意将其交给了张睿明来办。但具体现在办到什么地方,其中法律关系、国有土地出让相关政策法规、具体证据等等等等,对于高裕民这种习惯于从大局、利害关系上来抓的老派领导,他完全是一问三不知的。
  
      于是,他此时也只能含糊的答道:“……老板,这个案子我确实感到有些棘手,具体案情下面也还没和我汇报……要不,具体情况我在详细了解后,再向您做一个详细汇报?”
  
      陈武不满的瞥了他一眼,语气有些郑重的说道:“凡是涉及到土地出让的相关案情,那都必须慎重!如果能办好的话,那可以说此案将是我们省的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件,也是南州省的首例国有土地出让金收缴领域案件,如果案子办好了,完全可以报上去评一评今年最高检的十佳公益诉讼范例!可以说案件虽小,但意义重大。这可不是什么小线索啊,是可以做一篇大文章的啊!”
  
      陈武连用了几个感叹号,每加重一点语气,旁边的高裕民就点一下头,从后面看来,只看到这位市检检察长头如捣蒜一般,跟在这位省检一把手旁边连连称是。
  
      “老高,这个案子你要跟进,好好跟进,有任何进展,你都要赶紧向我汇报,特别是关于张市长这块的情况……”
  
      听到这,高裕民顿时明白了陈武的弦外之音,他立马向陈武表态道:“保护土地资源,维护国家公共利益是我们检察机关的职责!我向检察长保证,我们津港市检全体干警,一定会不畏险阻,敢于亮剑,不管是涉及到任何人、任何部门,我们都会站在法律与公益的角度上,顶住压力,奋勇向前,将这个案子办好,办成精品案例!”
  
      陈武摆了摆手,示意高裕民的这些口号就留到表态发言上面讲就好了,他把目光投向远方,此时透过这位省检察长的目光望去,即使是津港大学这样的“象牙塔”,也难免被这日新月异、蜂蛹而出的“土地经济”所包围。在两位领导的正前面,越过这墨香湖的水面,就是一大块正热火朝天开工的公地正在施工,十几台挖机正在那巨大的坑洞旁不断来回作业,一片蛮荒景象,与一墙之隔静谧的校园环境所格格不入,仿佛一头闯入了精美瓷器店的发狂公牛,商业经济的巨大怪兽正在学校旁不断肆掠。
  
      之前津港大学的校长就向两位介绍过了,这块土地本是学校的自留地,本想给教师们修个自建房,也算是发点小福利,可是自从这强硬的张市长一来,硬是不给改规划,也不给统建房政策,一下就收了回去,转手马上就近十倍价格,卖给了地产公司,这不立刻就热火朝天的开工了,据说是要建一个新的步行街……
  
      看到这副场景,就仿佛看到了张圣杰那隐于镜片背后的深邃面孔,陈武心里仿佛仿佛吃了个苍蝇一般不舒服,赶紧转过头来,对高裕民叮嘱道:“对了。这个案子是行政公益诉讼,涉及到其他的机关单位的地方……这点你一定要慎重!如果自然资源局能从保护国有资产的大局出发,能深刻反思,吸取教训,严格按照法律规定依法履行职责那就好,但如果其有不愿配合,或者是不能正确履职的地方,你在工作时一定要慎重,要注意工作方法。同时,我建议还能通过通过邀请人大代表等社会各界人士共同研讨、旁听研究的方式参与进来,激发社会公众保护国有资产的共识,号召大家一起共同保护国有资产嘛!”
  
      “对对对,陈检说的很有道理!”
  
      高裕民不住点头,可他心里却在暗自嘀咕:这明显是要大做文章,将案子搞大,可是我们检察院这样大张旗鼓的把这出让金的事抖出来,那津港市那边不会有想法?这是要撕破脸吗?而且自己这刚刚上任,马上就是两会了,到时这述职报告还要从市人大那边过,要是这得罪……
  
      陈武倒没理会高裕民心底的这些个小九九,他没考虑过这跟着自己有段时日的老高,转正后面对的是过去副职时所从未考虑过的压力,他还在关于这个案子如何做大、做好的设想之中,突然,他想起一件事,对旁边高裕民不冷不淡的提了一句:“对了,这个案子你是交给谁在办呢?”
  
      “是交给我们市检第八检察部的部长,张睿明,就是之前办过津药化工、南江集团的那位,陈检应该对其有些印象……”
  
      听陈武突然问到这茬,高裕民突然想起泉建那场巨大的风波伊始,就是这张睿明向陈武上书的那份调查报告开始的,当时高裕民一直以为张睿明和这位省检一把手之间有某种联系,还暗自佩服这小子挺会来事的,不声不响的就往省里去了,看来是走上层路线的,当时还担心平时对他的态度太过严厉,怕这小子在陈武面前告状。可后面泉建这案子后期的风起云涌中,高裕民发现张睿明还真只是单纯的向陈武汇报工作,一心为公,真不是会站队来事的人,这才又放回了平常的态度。
  
      可此时听陈武突然问起,高裕民还是有些奇怪,介绍张睿明时刻意美言了几句,算是顺水推舟,做个顺水人情吧。
  
      “……这位同志很有能力,极有闯劲,这次泉建的大案他在里面也是功不可没的,所以我才将这次的土地出让金的案子线索交给他,陈检您看……要不要现在叫他过来一趟,当面向您汇报?”
  
      说到最后,高裕民目光审慎的打量着面前的陈武,试图从他脸上找出对张睿明的倾向与态度,如果陈武确实与张睿明有某种联系的话,那他就得赶紧改变这个案子中的一些策略,主动和张睿明修缮关系,团结好这名得力的干将,但如果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话……
  
      只见陈武摆了摆手,语气平淡的说道:“那就不必了,具体案情你自己好好把握,总之,这个案子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一定要抓好,办好,努力办成我省第一起行政公益诉讼,也让我们这新挂牌的“南州省检察公益诉讼研究基地”来个开门红,我也脸上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