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三十八章 集体荣誉

第四百三十八章 集体荣誉

    勘破谜底的张靓在不知不觉中,语气有些激动,张睿明赶紧抬起一根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姑娘才反应过来,回头张望了一下,见没什么异常,这才吐了吐舌头,说道:“咦,部长,这也不太对啊,就算是因为与这个……姓“汤”的有关,那也没必要搞的现在这般神神秘秘的,好像是什么天大的事一般,这姓汤的都倒了,现在推翻一个他任期内的一个会议纪要,这有什么难的?”
  
      张睿明坐回到了位置上,眉宇间满是于思,他没有急着回答张靓的疑问,而是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显示器上弹出一个判决书来,他这才对张靓挥了挥手,侧开身子,“来看看这个判决书吧。”
  
      张靓凑了过去,只见这就是最近在津港街头巷尾、朝野江湖,人人议论不已的那汤高义的判决书:……被告人汤高义利用担任津港市人民政府市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项目、案件处理、职务提拔、工作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单独或者伙同其妻、下属等人非法收受有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或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伙同他人收受回扣,共计折合人民币347万余元、港币50万元、美元0.26万元。另,汤高义家庭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41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或者说明来源后查证不属实……
  
      这判决书张靓早就看过,在津港也传播甚广,她此时看了看几眼,没看出什么问题来,便向张睿明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张睿明没想和她再兜圈子了,点了点这判决书上关于来源查证不属实的这一行字,语气透着一丝冷峻,“汤应该是我们市这几十年第一个倒在任期上的大人物吧……这样的一课“参天大树”倒了,你想想,拔出萝卜都要带出泥,像汤这个案子,牵扯了多少人?而现在,虽然现在还没证据啊……但如果把这份会议纪要背后的事情挖透,挖出个什么来,我估计啊,这个案值上来看的话,放到他这个案子里面,那还真算不上什么事。但是,对于这会议纪要所带出的那些“泥”来说,那就不一般了,而且,像这样的大案,上面都是定了调的,现在判决书都下来了,该处理的都已经处理了,其余的,基本上是不可能再来动了。这样讲……你现在能明白为什么我说这个会议纪要很难推掉了吗?”
  
      接下来,时间在这间办公室里停滞了许久,张靓花了好长的功夫才消化完张睿明话语里的深意,她此时才感到自己过往那朴素的正义感与单纯的世界观,在这曲曲绕绕、弯弯折折的案子里,是多么的幼稚可笑。真应了张睿明那句话,如果凡事只**律,那真是太蠢了。
  
      在强烈的空虚与失落中,张靓叹了口气,又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还能做什么?”
  
      张睿明把玩着手里的那枚装着软鸡蛋的玻璃壶,思考了半响,叹气道:“还能做的事……我也不知道,现在还只是将自然资源局这块的线清了清,就清出了这样难啃的硬骨头,要是再清下去,我都不敢想象还会有什么。”
  
      “哎……”
  
      两人相顾无言,悲观的气氛在这小小的办公室里蔓延,在长久的沉默过后,为了不让自己的这爱徒太过失望,张睿明强打起精神,说道:“你也别太失望,现在这也只是我的一些猜测而已,再说了,也不是我们检察院未履行职责,只是这一切都超过了我们的能力,也没有一个强大的……”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什么似的,嘴唇一阖,整个人停了一下,既然津港市检在这个案子上力有未逮,那怎么不能去找找那些个有能力,又愿意管的部门呢,张睿明第一个就想到了现在的津港市市长张圣杰,粗略一算,他已经在几个案子里都与这位政治强人打过交道了,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被张圣杰玩弄于股掌之中,但张睿明期间也深受“教育”,而且张圣杰这人极其深邃,眼光视角都非常人所能理解,但他人本性不坏,一切出发点都是为了搞好津港经济,服务人民,如果将这土地出让金的事捅到他那里去,那会不会能请这位强势的一把手下一个指示,催促自然资源局那边认真对待呢?
  
      想到这,张睿明把目光重新投向了张靓,自从以前在市府撞破了这姑娘和张圣杰的私密关系后,他一直都非常留心对张靓说的话,担心这丫头与张圣杰是一条线的,这边和她说了,那边就抖到张圣杰那边去了,可现在看来,这一层极其特殊的关系,倒变成了一股强有力的助力,他微微一笑,便对张靓说道:“我突然想到一点,我们还是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核心……既然自然资源局是新组建的强势部门,而现在像他们吕林等班子成员,都在最敏感的调整期间,那为什么不大蛇打七寸,直接向市府那边再发一封函告,将这滞纳的土地出让金的事通报过去,反正现在检察建议也下达了,走这个程序,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啊。”
  
      张睿明说这话时,眼睛微眯,若有深意的望了张靓一眼,这姑娘却马上回答道:“部长,这条路走不通,我们已经试过了,今天上午在研讨会上,就特意请了市府那边法制办的同志过来,之前高检也给张市长打过电话,可是却被几句话就搪塞过去了。”
  
      “这样啊……”张睿明揉了揉眼睛,对于这个结果,他可以理解,但又有不能理解的地方,“他作为市里领导,这个回复也很正常啊,难道人家连自己下属部门都不支持,反过来支持我们检院?这可以理解,我是说,主要是市里的这个震慑作用,虽然对我们的答复很官方,但是我相信张圣杰背后肯定还是会给指示给他们自然资源局,让他们妥善处理,别把事搞大。再说了,我听说现在市里个部门领导班子的名单正在“闯关”,还没报人大都,那这个时间很敏感啦,他们自然资源局再强势,也不会这个时候顶市里的意见嘛,如果老高早点打电话给张市长,或者早点像市里通报,那就绝对不会出现上午这种被人当场砸场子的事了嘛……”
  
      张睿明还没讲完自己的分析,就听见张靓一把拦下他的话头,说道:“不是的!部长,高检和张圣杰那个电话不是在研讨会的那一出之后打的,他是在研讨会开始前就打电话汇报过的!”
  
      “什么?”张睿明这下就懵了,他原本还以为是高裕民在研讨会上被陈橙公司和自然资源局拿出的那份会议纪要驳了面子,才给张圣杰打电话的。可现在张靓这样一说,那时间就反了过来,这前后的因果关系那也就完全反过来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不会听错了吧?不能够啊……虽然高裕民和张圣杰关系一般,但再怎么样,这检察建议书都下了,市里没理由不支持我们工作啊,不可能在通报之后,居然被建议机构还有这样大的胆子,敢顶着风向直接来……”
  
      张靓却脸一红,辩解道:“真的,部长,当时高检他打电话时,我们都在院里的班车上,我听的清清楚楚的,这没骗你!”
  
      张睿明脑袋一嗡,这随着时间顺序的一变,现在整个案子的性质都完全不一样了:市检院向自然资源局下了检察建议,被建议的单位不服,在研讨会上拿出会议纪要反驳市检院,检察长高裕民为了挣回脸面,向市长张圣杰通报案情。这才是张睿明所预想的正常程序,这才符合一般的情理与发展。可现在按张靓的说法,居然是高裕民在像市里通报后,自然资源局才在研讨会上拿出证据反驳检院,这时间一颠倒,性质就天差地别了。
  
      一个是正常的市里先接收检院的通报,转身骂骂下面单位的正常情形,后面这一个……就直接令张睿明感到不寒而栗了。
  
      难道这自然资源局的态度……其实是代表了市里的态度?!
  
      他眼神一下都严峻起来,他奇道:“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那这案子又将是一个重重阻力的大案……老高他们今天被驳了面子,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今天高检他们被下面陈橙公司的一闹,一下简直都下不了台了,后面研讨会也不了了之,马上就灰溜溜的结束了,我看高检他回来路上,那脸色……”
  
      张靓说到这,瘪了瘪嘴,做了一个鬼脸,五官都挤在一坨,看起来像个灰败发霉的土豆,。
  
      听到研讨会居然是这样结束的,张睿明脸色也好不到哪去,虽然他昨天才和老高吵了一架,还被解除了这个案子的主办权限,但此时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虽然他平时为了办案子,可以怼天怼地。但真看到市检颜面扫地的时候,他心底隐藏着的集体荣誉感却又渐渐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