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诉先锋章节目录 > 第四百五十三章 王者归来

第四百五十三章 王者归来

    “对对对,严检说的是,我确实是拈轻怕重,投机心理,这从最开始毒跑道案子里,我被人陷害,被纪检组询问调查,都已经停职了,最后是靠着张靓那妹子在法庭上出奇制胜,才挽回败局,后来我借调省检,办理南江集团案,在初查中,我被人拿枪指着,还差点挨了一枪,最后身陷火海,不是跳到水塘里,我估计就被炸死或者烧死了。在津药化工的案子里,那更不用说,你全程看着的,知道我遭人陷害,被监察委带走调查,差点都要脱衣服了。至于上次泉建那案子……我更不用讲了,现在我这身上还挂着彩,留着隐患在那里,总之,我什么不说了!我就想问问严检,既然有人觉得我是这样一个投机取巧的人,那请问,我得到了什么?这就是我投机取巧,一路欺骗组织,欺骗领导换来的报酬!?”
  
      张睿明越说音量越大,到最后几乎是带着沙哑的语气将怒气发泄一空,他可以忍受流血流汗,但此时的风言风语,却是刺痛了他的心里,让他泪都一下留不出来了。
  
      老严被张睿明此时的强硬态度也一下震住了,他脸上顿时就有些拉不下脸来,本是想借着这激将法将张睿明激出来,接下现在这骑虎难下的陈橙房地产公司土地出让金的案子,结果这弄巧成拙,话说的重了,反而让张睿明借着机会将一直以来的怨气发泄出来,这可怎么是好?
  
      他开始的想法太过单纯,就是想着用下次调整的机会引诱张睿明一下,让他主动接过这沉重的担子,可是张睿明却没咬钩,然后他便想通过案子这块入手,激他一激,这下反而出了岔子,让张睿明把气氛给弄僵了。
  
      “唉唉,不是这个意思,哎呀,睿明啊,我们支委还是对你这个同志非常认可的,对你没有意见,那都是一些……总之,你放心,我们组织还是很认可你的工作的……”
  
      严路没办法,赶紧说了几句好话劝慰了张睿明一番,这才将气氛渐渐稳了下来,但张睿明只是翻了个脸子,接下来都不怎么搭理人了,老严也一时词穷,两人这半响间都不太说话,反而是老严这憋屈的副检察长,为了请动手下这位大佛,只能在那苦闷的饶头,思索着接下来怎样才能劝动张睿明接下这案子来。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沉默了许久的张睿明这下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主动问道:“严检,你今天突然找我过来,说实话,是不是有事安排我?”
  
      严路这下见他主动提及,一下就有了切入口,当下忙不迭的答道:“对,这个不瞒你,现在我们在上次那土地出让金的案子这块,有了一些困难……支委讨论来,讨论去,觉得这个案子还是需要你这样能力强,经验丰富的老民行检察官出手,而且啊,你这个毕竟还是第八检察部的部长嘛,这本来就是你的任务吗,上次虽然……闹了一点不愉快,你自己表示不想接这个案子,支委考虑你的主观愿望,这才答应你的要求,这段时间都没怎么找你,但是,现在案子遇到问题了,而且……我们检察官队伍,本来就是一支讲政治、讲纪律、讲团结的队伍,你这个这个,一直表现都很优异,现在到了组织需要你的时候,不能不讲作风嘛!”
  
      老严七七八八的扯了一堆,言语间态度颇为和善,给足了张睿明面子,他也是被逼到没办法了,现在市检因为这个土地出让金的案子,已经变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省里陈检那边一直要求市检要啃下这根硬骨头,将案子办成全国十佳示范案例的。而津港市自然资源局这边,态度颇为强硬,意思是他们该做的都做了,要想追他们的责,那不好意思,先过了上次那份会议纪要再说,反正他们只是执行市里的会议精神,有什么请出门右转。
  
      所以,这段时间里,市检自己反而就像那被几头踢打的皮球一样,谁都能踩两脚,搞的上下为难,而韩语山虽然能力也不错,可毕竟相比张睿明要年轻,脸皮子浅,经验差了许多,坐坐办公室,按部就班的批材料,审案卷在行,真真刀真枪的出来干,还是没那金刚钻。
  
      而第八检察部里,除了军转二老,剩下的张靓、段乐咏不是太年轻,就是太懒散,都没一个有张睿明这本事,支委想来想去,一直决定不了这个案子的最终主办检察官,而就在市检纠结难熬的时候,今天早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让整个形势变得火烧眉毛了,这才让老高压下了上次与张睿明冲突时点起的火,还是拍板决定,要把这任务压回到这位津港市检精锐中的精锐头上。
  
      老高上次和张睿明拱火拱的还是拉不下脸面,这才拜托老严出面,拉张睿明过来谈话。现在这局面下,老严完全是拿出了张睿明这么多年都没见过的和善面孔,试着劝他接下。而此时,张睿明却仍是不发一言,神情上看不出他内心想法来。
  
      “睿明啊……这个我还能向你提个想法,你毕竟还年轻,能有机会还是多动动,这次调整的话,啧,我和高检其实是有想法把你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的,刚好这次西江区检察院那边的裴检可能这次要动,那边到时就能空出一个位置……”
  
      严路此时语气已经相当客气,这么明显的示好张睿明怎么可能看不出,他知道自己这时只要顺着老严的话表个态,点点头,那就能有机会跨出迈向副处岗位的关键一步。
  
      张睿明冥思片刻,他却摆了摆手说道:“严检,我前面就说了,我做事一直都只秉持公心,毫无私念,这是我的原则。至于岗位调整、提拔,我相信组织有其自身的考虑,我不会主动去争取要……”
  
      听到这混不吝的小子居然开始讲些这种硬话,还摆态度,唱高调,老严心头一下就火了,脸也一下沉了起来,心想这小子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给他面子和机会,不争取也就罢了,现在讲这些是什么意思!?讽刺我们这些支委领导有私心吗?
  
      老严脖子一硬,刚想翻脸呵斥张睿明,却听眼前这位检察部长语气一变,话音一转。
  
      “但是严检,我还是愿意接受组织的指派,我本就是一名以守护公益为己任的民行检察官,既然支委需要我这个时候站出来,重新接下这个案子,那为了津港群众的公益财产,为了维护津港的规则秩序,我作为第八检察部的部长,一名公益诉讼起诉人,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
  
      从老严办公室出来,张睿明还没回到办公室,就看到自己那间小房间的门口已经有个鬼鬼祟祟的脑袋在那转悠了。
  
      他大步走了过去,给那个热衷八卦的家伙额头上,来了一记“暴栗子”。
  
      “这个时候上班不上班,在我门口转悠什么?”
  
      “哎哟,部长,我还不是看你被老严叫走了,担心你因为上次的事挨了处分,这才关心一下,替你担忧嘛。”
  
      张靓一捂被张睿明敲红了的小额头,一脸无辜的望着张睿明分辨道。
  
      “啊,那是的,你以为我这么好欺负啊,完全不是这回事好嘛。”
  
      “那是什么?”
  
      张靓凑了过来,想知道今天又有什么新消息。
  
      “嗨,不就是……”
  
      张睿明还没说完,此时又见一个人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一边关门,一边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对张睿明问道:“部长,刚刚严检叫你过去,没处分你吧?”
  
      这人正是先前早上就想抓住张睿明八卦一番的段乐咏,面对他颇为热情的关心,张睿明倒有些哭笑不得:“没咧,我哪有什么事可以被人抓小辫子的,我这人一直都问心无愧。”
  
      此时,段乐咏却是一脸早已猜到的神情道:“哈!我就知道,肯定不是这个事叫你过去!哈哈,张妹子,记得刚刚打赌的东西哈!你可要替我带一周的早餐哈!我想想我要吃什么……对了,你可不能让吴云那小子替你带哈,那小子知道是替我带的,肯定就随便整点煎饼果子了事了。”
  
      张靓此时气的跺了跺脚,张睿明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明显先前自己的这趟“虎山行”被他们当作了一个不错的赌局。
  
      段乐咏笑完,便又转过头来,神色一变,对张睿明神神秘秘道:“部长,刚刚老严叫你过去,是不是又将上次土地出让金的案子压回给你了啊?”
  
      张睿明这下倒真惊到了,他一脸惊诧的问段乐咏道:“你怎么知道的?已经有风声了吗?”
  
      “嗨,今天早上我一过来,就是想给你透个八卦,你自己死活都不肯听,现在知道错了吧……”
  
      张睿明没想到早上那老高的雷霆震怒居然和自己重新接手这出让金案子有关,他此时赶紧叫段乐咏解释解释。
  
      只见这位“乐哥”一脸神秘的将两人拢了拢,又郑重的望了眼房间门,确定隔墙无耳之后,这才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今天上午高检他在人大常委会的述职报告被打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