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如意胭脂铺II章节目录 > 现代篇 第022章 相思糖 22

现代篇 第022章 相思糖 22

午后,无风,黑色的竹林却发出“簌簌”的声音,邢如意知道,这是有新的客人上门了。
  
  她刚刚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转身,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稍显局促的年轻人。
  
  “你好,请问这里是如意胭脂铺吗?我,我想买一盒胭脂,一盒让人看起来稍后年轻一点的胭脂。”
  
  “是送给长辈的吗?”
  
  年轻人点了点头:“是送给我继母的。”
  
  “继母?”
  
  “嗯。”年轻人点头:“是不是觉得有些意外?”
  
  “没有。”邢如意摇头:“现在又不是以前,感情不和自然会离婚,离了婚就会再婚,再婚就会有继父或者继母。你能来给你的继母买胭脂,说明你们母子关系还不错。”
  
  年轻人低着头,许久没有说话。邢如意静静等着,也没有催促。
  
  黑色竹林安静下来,胭脂铺里头更是静得恍若呼吸都消失了一般。
  
  “在我七岁那年,我的父母当着我的面大吵了一架,然后脸红脖子粗的相互咒骂着出去了。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回来了,两个人都低着头,都不敢正视我的目光。我妈,抱了我一下,对我说,她要走了,让我以后都好好听爸爸的话。我伸手拽她,却被她一把推开。记忆中,关于母亲最后的印象,就是她拖着行李离开的样子。后来,我才明白,那个下午他们离婚了。
  
  从七岁到十一岁,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想他们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我是该怨恨我的父亲,还是该埋怨我的母亲。”
  
  “一段婚姻走到了走不下去的时候,经营婚姻的双方都是有问题,也有责任的。”
  
  “我父亲,说好听了,是个心大的好人,说难听了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什么都不操心。他这大半辈子活的相当安逸,我奶奶活着的时候,他指望着我奶奶。奶奶走了之后,他又指望着我妈。事事不操心,事事落好,却又事事不做。
  
  可人活着,总要吃饭,总要生存吧。我父亲的极度懒散造成了我母亲必须拼命的工作,必须选择用她柔弱的肩膀来扛起这个家。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看我父亲,也是越来越不顺眼,到最后,只能是离婚。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才是他们婚姻破裂的真正原因吧,一个得过且过,另外一个却总想着将日子经营的更好。”
  
  “你父亲没有错,他只是从一开始就投错了胎。身为普通人家的男人,身为普通人家的丈夫和父亲,他只想安逸,不想着如何成为一个家庭的支撑,换了是我,我也会恼的。”
  
  “是,我是男人,对我父亲的生活态度也是极度看不惯的。可那又能如何呢,我是他的儿子,他是我的父亲,我改变不了他,我所能做的就是接受这个现实,努力改变我自己。”
  
  年轻人的双手握在了一起。
  
  “你继母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勤快,利索,性子柔柔的,与我的母亲是完全不用类型的女人。”年轻人笑了一下:“我记得是在我过完十一岁生日之后吧,跟现在差不多的时间,也是个午后,我父亲将继母领到了我跟前,指着她,让我叫她妈妈。
  
  我当然不叫,结果就是被我父亲赶出门,并且扬言让我一辈子都不许回去。我当时特认真的考虑过,甚至想过去我姥姥家打听我母亲的下落,我再也不想跟我那个父亲过了。”
  
  “那你去找你的母亲了吗?”
  
  “没有!”年轻人摇头:“我没有钱,被赶出来的时候,身上什么都没有。我母亲是从外地嫁过来的,一个没有钱的孩子,根本没有办法走那么远。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的继母打开门,走了出来,她问我,是不是很讨厌她。”
  
  “你怎么回答的?”
  
  “我当然回答说,我讨厌她,我特别特别讨厌她,因为我觉得她是不该出现的,而且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我的妈妈。”
  
  “那她又是怎么回答的?”
  
  “她摸着我的头,说她知道。她还说,她来,是代替我的妈妈来照顾我的,我可以不用喊她妈妈,只喊她阿姨。她还说,在孩子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是可以轻易取代亲生母亲的,她也有儿子,她能够明白这种心情。如果我觉得心里别扭的话,可以只把她当做一个每日负责打扫,负责做饭的阿姨。”
  
  “你的继母很不错,至少她没有强迫你认可她。”
  
  “是的,就是因为她的这些话,让我觉得我可以暂时回到那个家里,然后暂时的,十分勉强的先与她相处看看。成年之后,我才明白,那个时候,我的继母其实是在给我找台阶下。
  
  继母和父亲只是领了结婚证,并没有办什么特别隆重的结婚典礼,甚至连家庭型的聚餐都没有。领完证的第二天,她就把家里家外收拾的干干净净的。那是我自打七岁之后,第一次看见我们的家里是那么的干净,每一个角落都好像是新的一样。
  
  在娶了继母之后,父亲好像突然成长了,突然意识到一个男人对于家庭的责任感,他开始努力赚钱,努力养家。继母心疼父亲,也在附近找了工作来贴补家用,可即便再忙,她都会将我的学习和生活安排的妥妥当当。她也没有像故事中的那些后妈一样的苛待我,更没有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去搞什么猫腻。”
  
  “故事就是故事,生活中大多数的后妈还是不错的。既然选择结婚,都是想要好好过日子的。至于那些心狠的后妈,应该说,她们是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好好过日子。”
  
  “嗯!”年轻人点了点头:“平淡的日子,就那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那件事,我大概会一直喊她阿姨,尽管在我心里已经叫过她无数次的妈妈。”
  
  “什么事?”
  
  “高考前夕,我出了一场车祸,右腿粉碎性骨折,大夫说,我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就算站起来了,也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变成一个瘸子。说实话,我接受不了,我接受不了自己一直躺在床上,或者下床之后变成一个瘸子。我像个疯子一样拒绝治疗,拒绝吃饭,甚至发脾气,摔东西。就在我肆意宣泄着自己的情绪时,我那个向来温柔的继母冲进病房,对着我就是一耳刮子,直打得我脑袋嗡嗡响,两只眼睛看东西都是恍恍惚惚的。”
  
  “你继母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呐。”
  
  “何止有脾气,骂人还骂得相当难听呢。”年轻人笑得越发灿烂起来:“那个时候,我真觉得她是在用全世界最恶毒的语言诅咒我,我甚至觉得前些年她对我的好都是伪装的,她啊,是巴不得我死,巴不得我变成瘸子,变成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她应该是故意的吧?”
  
  “是!她是故意的,但那个时候我根本不会去想这些。有人说爱的力量很伟大,其实恨的力量同样很伟大。我就是靠着对继母的憎恨,努力去配合医院的治疗,忍下所有的疼痛,努力复健,甚至在恢复的过程中还参加了高考,并且超水平发挥,考上了一所我之前连想都不敢去想的学校。半年后,我的腿好了,好的比正常人还要好。父亲接我回家的时候,我看到继母站在门口。等我走过去时,她突然抓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脸前。我愣住了,她却说,让我将她当初打我的那些巴掌全给打回去。”
  
  “你打了吗?”
  
  “当然没有,我抱了她,当着父亲的面喊了她一声母亲。妈妈,是留给我的生母的,母亲是我给她的。她当时就哭了,哭着问我是不是还恨她。我笑了,我说,所有的事情,我都明白,而且父亲也都告诉我了。为了给我看病,为了保住我的腿,为了让我少受些罪,在父亲没有工作专心照顾我的这段时间,继母一个人打了两份工,而那些钱,都变成了我的治疗费。”
  
  “你现在还在上学吗?”
  
  “嗯,大二了。”年轻人扬着眸子:“我原本还想着,等我大学毕业找份好工作,挣了钱就好好孝顺她。虽说她只是我的继母,可这些年,她也尽到了一个母亲应该对儿子尽的责任与义务。
  
  一个月前,她因为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她得了胃癌,已经是晚期了。我和父亲是坚持给她治疗的,可她不同意,她说她知道她的病已经没救了,让我们不必再为她花那些冤枉钱。她还说,再过两年我就大学毕业了,到时候,我还得结婚娶媳妇,她让我学着自私点儿,毕竟她不是我的亲妈,我也没有义务去救治她。”
  
  “你当真不救了?”
  
  “说实话,我是想过的,可我到底还有那么一点点良心,我和父亲商议后卖掉了我们住的那间房子,然后把钱给医院给继母手术以及化疗。”年轻人抿了抿嘴:“她很痛苦,每一次化疗她都很痛苦,她的头发掉了,人也瘦了,整个人变得特别憔悴。她在嫁给我父亲之前,也有过一段婚姻,在那段婚姻里也有一个儿子,她希望在她人生最后的这段日子能去见一见那个孩子,希望给他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我买过化妆品,可那些化妆品根本掩不住她的病容,所以我找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邢如意站起来:“你放心,我会帮你找到一盒最适合阿姨的胭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