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章节目录 > 第229章 你可愿,娶我为妻?15

第229章 你可愿,娶我为妻?15

    观看最快速手发站/  手机阅读.要这样的话,岂不是太过于招摇了?
  
      萧离声冷然地沉默了半响,在桌案前坐定,落了声音:“朕不喜欢任何人的突然拜访,明日起,朕便给你光明正大进入无极殿的身份。”
  
      这一下,暗影里的女子反倒是沉默了下来了,连那笑,都没有了。
  
      好一会儿之后,她沉沉地开口:“你应该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此来皇宫所用的身份,只是一层皮,我是不会真的成为你的妃子的。”
  
      她话说得很秦楚,继续道:“助殿下完成了她所想做的事情之后,我便重得自由身,回到穷域之巅。”
  
      “你放心。”萧离声手执羊毫,在奏折上飞快地批示,火光低垂打在他冷酷的眉目上,男人一如既往的凉薄:“朕不会宠幸你,事成之后,你便可以自行离开皇宫,不会有任何人记得,你曾是我的妃。”
  
      女子默然,终于还是做出了妥协:“那就这样吧。”
  
      她和执冥殿所要的不同,执冥殿可以为爱痴狂,放弃长生,放弃得道之路,可她,不会。
  
      爱是什么东西?一点都不值得人视死如归。
  
      她要的,是执冥殿不要的那些,长生,得道。
  
      世人皆傻,为情之一字,初初断肠。
  
      萧离声手下不停,一本一本奏折飞速批阅而过,速度极快,一边批示奏折,还能分心开声问:“你今天来,有什么事情?”
  
      “有三件事。”女子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道:“第一,摄政王抗旨拒婚,殿下要我来问问,你打算怎么办?第二,把凤红酥纳入你的后宫,是你和殿下商议定下来的结果,为什么前去宫正司宣旨的奴才都回来了?第三,你的亲弟弟,可能要叛逃了。”
  
      萧离声手中的笔顿了顿,不悦道:“朕不喜欢叛逃这个词。”
  
      女子长长地笑:“事实便是如此,你的动作再不快点,凤红酥可就跟着他跑了,他这不是要打你的脸吗?”
  
      “到时候,天下人都知道,景王殿下带着自己皇兄新纳的妃子跑了,还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呢。”
  
      她故意刺激萧离声,一定要他有所行动。
  
      萧离声终于缓缓地停下了手中的笔,身体往椅背上靠了过去,冰冷地讥讽:“太后刚才来过了,她明白地告知朕,早已经把凤红酥收为义女,告诫朕,这道纳妃的圣旨,是断断不能下的。”
  
      所以,他才命人把前去宫正司宣旨的内侍给叫了回来。
  
      女子的声音一沉:“难不成,你真打算收回圣旨了?”
  
      “不然呢?”萧离声冷笑反问:“难不成,你们要让朕,娶自己的义妹当妃子不成?”
  
      这话不怎么中听,带着浓浓的讥讽反抗,女子听出来了,萧离声是不满意她对他的事情步步紧逼。
  
      她稍稍退让了一步,语气缓和了下来:“那个老妖婆钳制了你这么多年,如今你已经登上了帝位,她却还是处处干预你的事情,你就不能把她除掉?”
  
      这话让萧离声觉得好笑,毫不留情地嘲笑:“你以为刘氏像你杀的那些人一眼,说杀就能杀的?”
  
      要是真的的可以的话,他怎么可能还留她到现在。
  
      女子没说话,她是恼火了,今天的萧离声戾气太重,她们的谈话,明显不是那么畅通的。
  
      不过想当然了,萧离声就是萧离声,这个男人可以断情绝爱只为了天下,没有坚定狠毒的心肠,是做不出来的。
  
      他答应和执冥殿合作,但是却不愿意受到她的钳制,她们干涩他的事情太过了,便也产生了负面的效果。
  
      “与北胡的大战一触而发,刘氏作为朝中最大的主和派,追随者众多,再加上刘氏一家这么多年在大周盘根错节,不仅仅是在朝堂上势力显赫,刘家还暗中垄断了全国上下最重要的几出经济命脉,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也不为过。”萧离声难得平心气和地和她谈起了朝堂上的事情,接着说:“朕必须要说服刘相国,得到他的认可,方能派兵大举出征,而且,朕需从中斡旋,取得刘家的粮草和钱财上的支持。”
  
      如此一来,军中无了后患之忧,战北胡,胜算就更多了,他保守估计,有了七成把握。
  
      “所以,刘氏现在不能动。”萧离声做出了决断,幽幽说:“至于收回封凤红酥为妃的旨意,朕可在刘氏那边拖延一时半刻,阿瑟不是要带她走吗?那就等他把她带走再撤回圣旨。”
  
      女子一愣:“你的意思是?”
  
      “你们原本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凤红酥死,她没死成,才与朕商议纳妃,要是阿瑟真的带她叛逃,那朕就让她死在外面。”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只留下薄淡的昏光从窗纸透进来,他脸上的脉脉油灯越发显得明亮,他的面容沉在其中,冷冽得如同明晃晃的刀锋。
  
      女子瞧得仔细,有一会儿的无言,她看到了帝皇眼中滔滔的杀意,只要凤红酥敢跟着萧景瑟走,她就得死。
  
      “我同意,殿下那边,我会前去禀报清楚。”女子顿了一下,又说:“不过,凤红酥诡计多端,为了确保她真的如你所愿被杀死,最妥帖的办法,便是借用萧景瑟的手。”
  
      因为凤红酥是萧景瑟带走的,他才是最清楚凤红酥到了什么地方,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借用他的手,万无一失。
  
      萧离声问:“怎么借?阿瑟对凤红酥是真的喜欢,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动她,更不会自己动手。”
  
      “谁说要萧景瑟自己动手了?”女子阴森森地笑了笑:“我说的是,借用萧景瑟身边的人。”
  
      萧离声没有说话,等着她把话说完。
  
      “皇上可以想一下,萧景瑟最信任的人是谁?要想成事,他会让谁插手?”女子在暗处阴诡地笑着:“想必皇上已经明白我说的那个人是谁了,我无意间在景王那里得知,这个人竟然有个妹妹在后宫当差,就在尚仪局里。”
  
      女人狠毒的笑声切切:“我们可以用她来牵制她哥哥,让他找一个好机会,一举把凤红酥杀死!”观看 首发 zui新 章 节 请到  堂客行---手机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