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魂信徒章节目录 > 第四十七章 无法兑现的承诺

第四十七章 无法兑现的承诺


  封天涯听了点点头,心里也踏实了很多,毕竟,这游离层的教徒虽然享受了高级别的待遇,但也承担着高危的风险,这样一来,稳定层的人,也就不会有什么怨言了。
  “三个层次,你只讲了两个,剩下那个呢?”封天涯了解事情,不喜欢一知半解,既然韩炎说起了徽章级别与层次,那他就希望了解得全面一些。
  韩炎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最后一个是核心层,想必你也猜到了,这个层次的徽章级别都在七至九级,但他们都做什么事,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也是听命于他们。”
  “你现在是几级?”封天涯有些好奇地问道。
  “五级,只比你高一级。”韩炎翻了个白眼说道,想到自己才比封天涯高一级,自己都觉得委屈。
  封天涯一听,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些开心,随即露出一副小人得志模样,端起身边的樱桃盘子双手递向韩炎,说道:“高一级也是高,来,来,来,前辈您请用。”
  韩炎没好气地撇了封天涯一眼,从盘中抓了几颗樱桃,鄙视道:“你很得意是不是?”
  封天涯嘿嘿一笑,道:“得意倒没有,就是忽然觉得豁然开朗了。”
  韩炎冷哼一声道:“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能力与责任是相辅相成的,早晚你会明白,人活着,不是只为了自己的一日三餐,信仰比享乐更有意义。”
  封天涯不知道韩炎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些,但他觉得韩炎说得也有道理,只不过以他目前的情况,还是先独善其身好了。
  “行,行,行,您胸襟开阔,目光远大,我小富即安,目光短浅,但您也得容我成长一段时间不是?”封天涯嬉笑着说道。
  韩炎知道人的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特别是思想的成长,索性也不再就这个话题纠缠,转言道:“昨晚我见你跟叶筱郎情妾意,如胶似漆,也就没好意思打扰你们,现在你能跟我说说,那个杀手说的地图是怎么个情况吗?”
  封天涯本就没打算隐瞒什么,于是将在赌船上的事说了一遍,就连之前阿三跟他提到过海盗宝藏的事,也事无巨细地跟韩炎讲了。但是,他隐瞒了他看出了地图秘密的事,那只是他一个猜测,没有把握的事,他觉得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韩炎听完,脸色一沉,开始凝眉思索。
  宝藏的事,他觉得十有八九是真的,因为据他所知,死亡岛从前一直都在灵魂圣教的掌控之下,而十多年前那场变故,也与这宝藏传说有关,经历了那场变故之后,虽说死亡岛的主控权还在灵魂圣教的手上,但对死亡岛的掌控力度却远不如前了,加上这次天莲教唆使百花教联合黄金帮,想要打破岛上的势力格局,唯一可以说通的理由,就是为了获取死亡岛的掌控权,没有利益牵扯,天莲教会这么处心积虑不惜大动干戈?
  但一切都只是韩炎的猜测,他想要找教会高层确认,但此事有涉及高层机密,他又不适合过问,于是对封天涯说道:“处理完今天的事,你能否把地图给我,让我带回总坛?”
  封天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一副地图而已,你觉得需要向上汇报,尽管拿去好了。”说完,从兜里掏出地图直接丢给韩炎,反正地图上标注宝藏的位置他已记在脑中,这幅地图对他而言,作用已不大。
  韩炎没想到封天涯这么爽快,但他也不是矫情的人,一手接过地图收好后,问了一句:“今晚需要我怎么配合你?”
  封天涯想了想说道:“这种事我也没什么经验,到时候让那杀手直接去与雇主接头,咱们悄悄跟在身后,见机行事好了。”
  韩炎也没有更好的提议,于是点点头,说道:“行,那我晚点再过来,你们俩也别总在房间里粘着,有空也出去逛逛,这个地方景色不错,这次离开,指不定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说完便离开了。
  封天涯和叶筱一脸尴尬的呆在原地,心中同时想着:这个韩炎,管的也太多了吧?
  封天涯才不理会韩炎的话,自从修炼了功法之后,他身体素质是前所未有的好,再加上昨晚那顿滋补宴,令他精力充沛,内心的邪火极度旺盛,韩炎刚刚将门关上,他脑中就浮现出了昨夜叶筱忘情呻吟的娇态,体内的邪火‘蹭’的一下窜了起来,一把将叶筱搂过来疯狂地亲吻,忘情地抚摸,而叶筱象征性地反抗几下之后便开始狂热的迎合,喉咙间不时还发出令人心醉的喘息······
  时至中午,封天涯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满足地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吐出,轻拍着叶筱光滑的脊背,感慨道:“人生至此,夫复何求,我觉得只要有你常伴左右,其他的事,我都可以不在乎。”
  叶筱此刻也是极度地满足,慵懒地趴在封天涯的胸口,细声细语地说道:“我以前从未觉得男女之间可以如此快乐,如果可以,我真想就这样一直和你腻在一起。”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向你保证,咱们俩以后都不用再分开了。”封天涯轻抚着叶筱的秀发说道。
  叶筱暗暗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但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趴在封天涯的胸口,感受着这一刻的温情与美好。但她心中明白:封天涯这个保证,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承诺。
  ‘砰’‘砰’的一阵敲门声传来,打破了封天涯和叶筱间的浓情蜜意。
  “谁呀?”封天涯不悦道,此时才中午,距离韩炎来找他的时间还早,谁这么不长眼?竟来搅扰他和叶筱的甜蜜厮守。
  “客官,有人找您,让小的来通报一声。”店小二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谁呀?”封天涯重复问了一句。若让老外听到,肯定不明所以,但中国话就是这么博大精深,同样的两个字,同样的语气,但表达的意思,已完全不同。
  门口的店小二闻声连忙答道:“她说是您徒弟。”
  封天涯一听徒弟二字,立即猜到了是谁,心中暗暗思忖:南宫清?她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