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王之志章节目录 > 第218章 擂台比行天树敌

第218章 擂台比行天树敌


      宁风愣了愣,这巨蟒有些奇怪,还有些眼熟,只是光线实在太暗,只能依靠他一直小心翼翼控制的火属性灵力照明,那巨蟒像是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人,摆动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威胁性的张了张血盆大口,想要吓跑宁风还有铁额暴熊,宁风怀里的铁额暴熊也愣了愣,你丫的,居然是个快要死的五级魔兽,吓死你熊爷爷了。
  
      宁风往前移了移,那巨蟒艰难的往后缩了缩,眼里有些惧怕,现在的它实在没有多的力气去对付这个不速之客了,隔得近了,宁风眉头也越皱越深,这巨蟒怕是没多久的活头了,看它身上这伤,怕是遭到了极为厉害的火属性灵力武修强者的重创,难怪它现在看到自己手中的火光会怕成这个样子。
  
      咦,宁风的眼神一闪,眼前这巨蟒和他曾经见过的一条大蛇的身影快速的重合了起来,这不是当初自己和冷染联手击杀血魔的时候听命于白蛇的那头巨蟒吗?宁风心思如电,脑海中快速闪过种种可能的猜测,最后得出了一种比较符合情理的结论。
  
      这巨蟒看来应该是白蛇降服的无疑了,看来白蛇与自己的几次碰面都留有后手,果然那家伙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自己当初还正奇怪白蛇修为跌落大伤初愈到底如何安然无恙的拜托了两个武王的追杀,现在看来这条巨蟒应该是替白蛇当了替死鬼。
  
      宁风叹了口气,这魔兽也算是可怜,估计也就一口气吊着了,能够通过地洞爬进皇城王都,可见它临死前很想再见一见自己的主人,看来应该是它主动帮白蛇挡下的两个武王强者。
  
      “嘿,大家伙,咱们又见面了,还记得上次咱打架的时候吗?别瞪我,省省力气吧,我给你说个事儿,看你这样子,怕也撑不到你见到你主人了,不如你帮帮我,将你的精血给我一滴,你主人有难,我正好去找他,也算是帮你了了一桩心愿吧,如何?答应就吭个声,不答应我可就绕道走了,我赶时间救人。”宁风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和巨蟒商量道,他这话其实说白了,就是想要巨蟒的内丹,也就是魔兽晶核,五级魔兽内丹呀,错过多可惜呀,正好碰上个要死的,搞不好一忽悠它就抹脖子自杀了呢,兴奋这般无良的想到。
  
      不过宁风也没完全骗它,因为魔兽和其主人契约的关系,第三者往往都能通过其中一方的精血找到另外一个,事实上宁风这么说也是有道理和自己想法的,想骗内丹是一方面,想快点找到白蛇一伙人才是关键,一个白蛇没什么大不了,宁风压根就不关心他的死活,可是白蛇负责的可是学院被关押的学员的解救行动,步臻能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信不过白蛇,步臻师兄宁风还是能够相信的。
  
      “哎,看来你与你主人感情也没多深嘛,他都出事了,你连一滴精血都舍不得,可怜的白蛇呀!”宁风摇头晃脑的故意慢悠悠的往旁边的通道走。
  
      铁额暴熊用熊掌捂住脸,一副我不认识这个家伙的模样缩在宁风怀里也不探出头了,巨蟒奄奄一息的耷拉着身子,眼神直欲喷出火来,这家伙好不要脸,什么叫我舍不得一滴精血呀,我这伤势别说一滴精血了,怕是半滴都立马回归兽神的怀抱,瞧瞧你这家伙的话说得,好像我倒成了忘恩负义背叛主人的魔兽了。
  
      “看到没有,你可千万别学这家伙,忘恩负义,一滴精血心疼成这样。”宁风一把将怀里的铁额暴熊提起来在巨蟒面前晃了晃,然后故作鄙视的看了一眼巨蟒说道,“走了走了,可怜的白蛇呀,一大把岁数了还……”
  
      砰……
  
      宁风话还没说完,突然就一阵地动山摇,看着羞愤而怒瞪着宁风一头撞死的巨蟒,宁风无辜的松开了铁额暴熊,摆了摆手道:“你也看到了,它是羞愧难当自杀的,可不关我什么事,你说对吧?哎,这得多脆弱的心灵呀,真是白长那么大个个头了。”
  
      在铁额暴熊鄙夷的目光中,宁风一边叹气一边取下了巨蟒的内丹,晶核在手,宁风双手结印,开始感应其中的契约之力,与人类武修有过契约的魔兽死亡时,不管它是通过契约卷轴还是其他手段,与原主人之间的感应关系并不会存在太长时间,差不多也就一炷香不到,所以宁风必须抓紧时间。
  
      运用卧龙印而不是寻常的属性灵力,是因为灵印师对这种血脉契约感应更加有优势,加上御兽决的缘故,宁风此刻运转卧龙印感应白蛇的方位几乎是最好最有效的处理方式。
  
      宁风闭目,须臾,眼前精光一闪,抓起铁额暴熊便朝着右边的通道钻了进去,宁风的修为还不至于让他能够看到白蛇的画面,他目前能做到的也仅仅局限于知道了白蛇的大致方位,还在地底监狱附近,那就说明确实出了什么岔子,看来之前的水流声的确导致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宁风皱着眉,在地底保持着能够达到的极限速度赶过去,表面上他和白蛇的距离很近,可是地底通道弯弯绕绕,免不了要走很多冤枉路,这一来二往之下花的时间就太多了,要是靠铁额暴熊这家伙慢吞吞的带路,怕是赶到的时候白蛇早就成为死蛇了。虽然不是很清楚白蛇的具体情况,但根据那越来越近的湍急水流声,宁风也能大体上猜测到白蛇可能遇到的麻烦,因此他的眉头才越皱越深,如果没有想到好的办法,怕是赶过去也无济于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国兴场,擂台心。风行天静静的站在一旁,周围的人早已打得不可开交,对他虎视眈眈的人同样不少,可惜大多数人都惧怕他武王的恐怖修为,没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这样一来,风行天周围反而成了最安静的地方。
  
      四神兽雕像上的高矮胖瘦四人对下方的惨烈混战仿若未闻,依旧眼观鼻鼻观心,他强任他强,待会哥清场,或许就是这四个人此刻的心态了吧。
  
      几百人,修为最低的连灵脉境界的都有,也不知道这哥们是哪来的勇气,后来挨了一顿毒打,他才哭爹喊娘的爬出场,一边踉跄前行一边还破口大骂,有没有点素质呀,我一个负责清洁场务的,至于下手这么狠吗,我是对不起你们爹了还是对不起你们了?
  
      第一梯队的,自然就是风行天这种实打实的武王强者,这样的人很少,目前就风行天一个,其它隐藏了实力的暂且不论,第二梯队的,就是一大批武宗强者,这些都是天风甚至南川各处的奇人异士,手段诡异莫测,武力也不能以表面修为评估,而且有些本身就是三五成群拉帮结派的,打起架来怕是对上武王强者也丝毫不见会落下风。
  
      第三梯队的人就参差不齐,也是几百人里垫底的存在,综合之下的平均修为大抵就在灵武境界,他们也是许多人心中想到的此刻最先淘汰的参赛者,所以现在擂台上的大体战局就是强者针对弱者下手,想将他们眼中不够资格的人快速清理下场。
  
      第一批下场的人黯然的离开了擂台,周围的观众满是唏嘘声,这些可都是一方强者呀,没想到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只是他们黯然的背影之下,没有人能够想到他们的提前离开是多么的幸运,因为此刻四周的沟壑水位并没有涨上来,他们就只是浑身是伤的被人抬下去了,却不想后来那些所谓的强者那般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对风行天没有想法的,还是有很多宵小之辈打着一战成名的如意算盘出手偷袭风行天,在擂台上拼死拼活图的个什么,不就是图个名声吗,风行天何人呀?风家的大公子,名动南川突然以无敌之姿崛起的年轻一代强者,真正的武王强者,干掉他,岂不就是一步登天了吗。
  
      一阵寒风刮过,风行天的身体动了动,面无表情的提起面前的人将他悬在空中,这个人刚刚偷袭他想要他的命,对于这种人风行天自然不会留清,眼中寒芒一闪手中悬空的人浑身慢慢结成了冰雕,然后被风行天随手抛开,这一幕可把周围觊觎的人给看傻了,乖乖,这就是冰属性灵力与水属性灵力的本质区别了,刚刚一接触水人就立马成了冰雕。
  
      冷冽的寒气让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冬日里特有的冷风呼啸而过,拍打在每一个擂台上的人的脸上,似乎这一瞬间他们才清醒过来,这个舞台的主角,是风行天!
  
      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擂台上留下的数百人突然之间同时停止了打斗,然后刚刚还拼得死去活来的对头,都微不可察的朝着对方点了点头,就像是一瞬间,擂台上的所有参赛者都达成了一致,神色很是不善的看向风行天,有他这个武王强者坐镇,不管是场中的那一伙人或是哪一个人打到了最后,最大的敌人都是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天才,所以,风行天必须让他离场,这是所有人此刻的真实想法,一个很现实而又正确的想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