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有一块假神格章节目录 > 第七十八章 神农氏的馈赠

第七十八章 神农氏的馈赠


  距离上一次外出有了半个月的时间,徐生整天都将自己锁在卧室里,磨砺着自己的神性。
  空白神格吸收了数百点信仰值后,明显比以前要活跃了不少。
  时不时的突然冒出来说一句话,着实把徐生吓的不轻。
  “怎么都过了一个月了,炎帝真炎的等级还是C啊,你可真弱吔。”
  明亮的神格空间里,处于神魄状态下的徐生正在努力的修炼着。空白神格忽然苏醒了过来,失落的嘲讽道徐生的神性等级。
  “你能不能每次出现前打一声招呼?我怕我这样下去会变成精神分裂!”
  徐生正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空白神格冷不丁的一声提醒,令他不由得浑身一颤,冷汗直冒。
  空白神格不满徐生的态度,它可是整个地球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可在徐生面前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一般,每次都要被他臭骂一番。
  尤其是上次,空白神格好心为徐生将夸娥氏的神性突破到了A级,没想到还被他恶狠狠的呵斥。
  不过这种感觉很是新奇,才苏醒不久的空白神格并不打算降下天罚,而是准备好好的整一整徐生。
  于是它对着徐生说道:“神农氏的真炎并不是那么难以提炼,你神性等级迟迟不突破,只有一个原因。”
  徐生果然抬起了头,看着头顶悬浮在神格空间里的暗淡神格,不解的说道:“神农氏的神性,我用起来总觉的怪怪的,不能像真气化形那样随心所欲的使用。”
  空白神格不急不缓的回答道:“你当然会感觉到奇怪,但其实这两种神性并没有难易的区分,只是你的态度让你区别对待了这两种神性。”
  “区别对待?”
  徐生不是很明白空白神格所指的是什么,不过目前夸娥氏的神性早已突破到了S级,而炎帝真炎却依旧处于C级的状态。
  “徐生,你好好的想一想,这两种神性到底有何种区别。”
  空白神格循循善诱,引导着徐生一步一步的正确省视自己的错误。
  “一个是增强系,一个是自然系?”
  徐生忽然觉得自己说了一个很脑残的答案,又苦思冥想了半会儿继续说道:“真气化形相对来说更容易掌握?”
  “我之前说过了,两种神性并没有难易的分别。”
  徐生一直找不到问题的症结所在,不然也不至于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神性等级一直原地踏步。
  空白神格并未让徐生困扰太久,只听它一针见血的说道:“你之所以在炎帝真炎上有所犹豫,是因为你的内心太软弱。”
  “内心太软弱?”
  徐生摸不着头脑,心想着神性差距还和内心的想法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
  空白神格像是明白徐生在想什么一般,认真的对着徐生说道:“真气化形乃增强系神性,而增强系神性的普遍作用就是强化人类的肉体,从而突破人类各方面的极限。”
  “只是夸娥氏的神性过于优异,可以无缝强化人体全身上下所有的机能。只要真气汇聚的地方,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会有显著的提升。”
  “所以对于你这种初学者而已,掌握增强系的神性是最好不过的。所以这也是我给你解锁的第一种神性。”
  徐生明白这方面的道理,的确夸娥氏的真气化形要容易上手的多。
  “然而炎帝真炎呢,隶属于五行自然系神性中威力最强的火行,其破坏力可不是增强系神性可以比拟的。”
  “不过自然系神性也有很明显的缺点,那就是神性使用者会承担巨额的消耗,而且没有任何保命的手段。”
  徐生点头应道,明白了这两种神性的具体区别。
  自己只是神修方面的初学者,历史悠久的神修一道里,还有着许许多多他不懂的道理。
  “徐生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一直在遏止着炎帝真炎最强的攻击性。”
  徐生仔细的回想了片刻,他每次使用炎帝真炎都只是一小团火苗,的确有意的控制着。
  空白神格觉得自己有些困了,徐生目前积累的信仰值还远远不足以它维持长时间的清醒。
  它不在和徐生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你用不好炎帝真炎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惧怕真的杀人。”
  “虽然你嘴上说着谁谁必须死,其实你十多年来,一次也没真的下过死手。”
  徐生不想杀人,因为他的心里一直有着底线。徐生解释道:“我不会杀人,不过钟延一定得到他该有的代价。”
  “你一直不愿意真的下杀手,那么便一刻也无法全力使用炎帝真炎,自然无法明白自己对于神性的掌控发挥到了何种地步。”
  “徐生你要明白,自然系神性最强的就是它们毁天灭地,足以改变自然状态的破坏力。”
  “如果你一次全力使用的机会都没有,那么便无法真正的领悟自然系神性的用处。”
  空白神格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悬浮在识海中的神格摒去了光芒,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留下徐生独自一人,回味着空白神格之前的教诲。
  “全力以赴吗?”
  徐生扪心自问,无论是吴忠义也好,还是邓迪也好,他都只动用了炎帝真炎一部分的威力。
  他下不去杀手,因为他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
  没有谁的本性是个嗜杀饮血的怪物,就算是钟延也是在精神彻底崩溃之后才变成那个样子。
  他没有办法对别人下杀手,但是他可以对自己更狠。
  反正目前处于神魄状态,徐生想也没想,从灵墟中调出了炎帝真炎,肆无忌惮的使用了起来。
  随后失去了桎梏的炎帝真炎,展现了他真正的样子。
  神格空间里瞬间化作了一片火海,滔天的火苗在徐生的神魄上蔓延,将他整个人都吞噬在了火焰之中。
  徐生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完全无法控制暴走状态下的炎帝真炎。
  自然系神性在神格空间内肆意的燃烧着,无论徐生如何控制,威力也丝毫不减。
  渐渐的徐生的神魄被烧的虚无,似乎下一刻就会散去。
  解铃还须系铃人,炎帝神农氏出现在了神格空间里,大手一挥将覆盖在徐生身体上的火焰尽数熄灭。
  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两颗白色的丹药,放了一颗到徐生的嘴里。
  少年被烧的黢黑的身体奇迹般的恢复着,神农氏亲手提炼的丹药,效果自然显著非凡。
  他这一次来找徐生,目的是为了弄清楚,自己的老冤家兵主蚩尤,当初到底对徐生说了什么。
  徐生神魄恢复了常态,神农氏急切的询问道:“徐生,兵主蚩尤和你说过什么吗?”
  神农氏并没有责怪徐生胡乱的使用自己的神性,而是意外的问起了蚩尤的情况。
  徐生不敢隐瞒,只得老老实实的交代了那天神格空间内发生的情况。
  神农氏听完之后,表情变幻不定。原来数千年前蚩尤如此不留余力的进攻炎神域,居然还有这一层打算。
  炎帝叹了口气,不知说什么是好。的确,炎神域在他宽厚仁德的治理下,最终招来的还是灭亡。
  如果不是蚩尤的数次进攻,激发了炎神域一众后生的奋发图强,当初的那场导致诸神陨落的浩劫,恐怕一天都撑不下去。
  徐生不解的问道:“前辈,神国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数十年前,原本只存在与上古传说中的神力又复苏了呢?”
  炎帝缄口不语,并不打算回答徐生的疑问。
  “天机不可泄露,有一天你达到了真神境界,自然明白神域究竟发生了什么。”
  徐生不在询问,无论是蚩尤还是神农氏,似乎都没有告诉自己的打算。
  神农氏看了一眼被神性烧伤的徐生,这个小子的心性十分坚定,即使自焚也不愿意伤害他人。
  也不知道是真善还是假傻,总之神农氏对徐生十分满意。
  “累计好感度突破100,获得神农氏的初级馈赠。”
  失去了光芒的空白神格,机械的提醒道。
  徐生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青白色纹路的木盒,上面雕刻着一股流云状的图案。一股清淡的芳香,隐隐的从盒中传出。
  徐生打开了盒子,之间盒内摆放着一粒灰色的丹药。灰色丹药夹杂着青色的斑纹,徐生虽然不懂丹药的品级,可眼前摆放的这颗丹药,明显不是凡品。
  和兵主蚩尤赠送的耳坠不同,丹药的用途显然比实用了很多。
  只是徐生不明白,这颗灰色的丹药,具体有何种用处。
  丹药这种东西,虽然大补,可乱吃是很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的。尤其是在空白神格的教唆下,神脉尽碎的徐生觉得自己每吃一颗丹药,都有爆体而亡的风险。
  这个自己吃不得的丹药,一时间徐生居然找不到好的处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