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龙拉棺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正面相对

第一百六十一章 正面相对

    韩涛的坚持让我很感动。m.x23us.com
  
      我之前会把鱼店的一半利润给他,主要是看中这小子踏实肯干,有他在,鱼店生意确实要比以前好很多,其次我也没有太大精力管理鱼店。
  
      没想到一个无意识的举动,居然让韩涛对我产生了追随感,这真是意外之喜。
  
      我拉着韩涛走回鱼店,压低声音说道,“那好,你先假装什么都没发现,我先上楼打个电话再找你商量。”
  
      韩涛这才笑了,“放心吧叶哥,我不会给你帮倒忙的,我都懂。”
  
      来到二楼,我刻意站在阳台上观望了四周的环境,快速联系到了张强。
  
      我把鱼店周围的情况一说,张强顿时大吃一惊,惊呼道,“不是吧,赵公子的人这么快就找来了,你确认自己没看错?”
  
      我说,“应该不会有错,今天鱼店已经来了好几拨生面孔,我的店员告诉我,这帮人进了鱼店绝口不谈买鱼的事,只是围着打听转两圈就走了,眼神也不在鱼上,看来是为了勘察地形。”
  
      张强有点紧张,“怎么会来得这么快,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问题了,对了,会不会是上次那个警察告的密?”
  
      我立刻说,“不会,陈虎的性格我很清楚,他跟赵公子一点交集都没有,就算他不肯遵守跟我的约定,也会直接报告给上级单位,来的只会是警察,而不是赵公子的人。”
  
      张强好像想到了什么,大声说道,“对了!我怎么忘记这茬?给刘媚下情降的法师也在赵公子身边,他很有可能通过刘媚身上的阴法标记感知刘媚的具体位置。”
  
      我急道,“你怎么不早说!”
  
      张强说,“安啦老弟,就算他们能大致感知到范围,也不可能确定人一定就在你楼上。”
  
      我黑着脸说,“可是现在人家已经把整条街都围起来了,只要对方的降头师赶到,刘媚就无所遁形了。”
  
      张强赶紧说,“老弟你别慌,现在还是白天,赵公子就算胆再肥也不敢光天化日冲进来找人,我们还有时间,这样吧,你早做准备,我马上开车过来接应你,鱼店位置暴露了不安全,我们先把刘媚转移到别的地方。”
  
      可张强随后又提出了一个疑问,究竟该把刘媚带去哪里呢?只要还在城区中心,对方降头师应该就能感应到她的位置。
  
      我心中快速思索了一遍,忽然蹦出一个念头,赶紧对张强说,“这个问题我来解决,你先别管,赶紧把车开过来接应我就行!”
  
      挂掉电话我并没有立刻下楼,犹豫再三,我硬着头皮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这个号码是陈虎的。
  
      陈虎接到我的电话很诧异,忙问我是不是想通了,打算现在就自首?我说屁,我的鱼店被一帮社会闲杂人等包围了,是不是你泄露了消息?
  
      陈虎苦笑道,“叶寻,十来年朋友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就算我反悔了也该带着同事上你店铺抓人,联系别人干嘛?”
  
      我松了口气说,“不是你就好,我知道你有难处,不过看在这么多年交情份上,你能不能帮我一次?”
  
      陈虎犹豫了一下,“只要不违法就行。”
  
      我说好,“你能不能联系你的同事,让他们先把这条街控制起来,不需要你们干别的,只要警察到场,那帮人一定会收敛。”
  
      陈虎苦笑道,“老大,你当我是局长啊?这种事需要好多个部门相互协调,不是我一句话就能搞定的,总得师出有名吧?”
  
      我咬牙说道,“这还不简单,你就说怀疑这条街上有人藏毒贩毒,毒品藏匿地点就是我的鱼店!”
  
      陈虎震惊了,“你想好了?这样一搞……你的鱼店以后恐怕别想再经营下去了。”
  
      我冷着脸说,“顾不上这么多了,你直接说能不能办?”
  
      陈虎犹豫了几秒钟,这才恶狠狠地咬牙道,“行,我立刻打电话向上头申请,小叶我特么真被你害死你,这事一旦穿帮,老子明天就得脱警服,艹!”
  
      陈虎撂下电话,我悬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来。
  
      还好陈虎是站在我这边的,这次算我欠他的,以后找机会再还,事急从权,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我急匆匆跑到一楼,韩涛立刻走向我说,“叶哥,情况不太妙,那拨人好像正在打电话,看来是确定了位置,打算召集人马了。”
  
      我说,“你放心,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现在是白天他们不敢光明正大地来,你马上去二楼照顾我朋友,墙角有个储物柜,柜子可以活动,你替我把人塞到里面去。”
  
      韩涛不解地问,“那叶哥你呢?”
  
      我冷冷注视着马路对面,在我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蓄着络腮胡子、带着大墨镜的家伙,此时对方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记得这个人,上次就是这家伙从背后踹了我一脚,他是赵英俊的死忠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绰号应该叫老刀。
  
      我对韩涛说,“不要多问,快上楼,这里交给我。”
  
      韩涛飞也似地上了二楼,一阵翻箱倒柜,我站在一楼都能听见他腾柜子的声音。
  
      我冷着脸走出鱼店,冲马路对面比划出了一个中指,老刀发现了我的举动,藏在墨镜下的眼神中迸射出刀子一样的锋芒,笔直地向我投射过来。
  
      我跟他隔街对望着,彼此眼中都有寒意在跳动。
  
      他脱下了深色西装,绷紧的袖口下,隐藏不住的肌肉在跃跃欲试地跳动着。
  
      只见从马路对面缓缓绕过来,径直走向我,我冷冷跟他对视着,没有丝毫退让。
  
      距离在一点点拉近,我的内心也在很不安分地跳动着,有一股火焰彻底从小腹中弥漫出来,太阳穴青筋也在一鼓一鼓的跳动。
  
      分叉的青筋延伸到了胳膊上,我手背也开始弥漫出了一股股暗青色的条纹,两只手背都鼓了起来,青筋弥漫着,好像蠕动中的树根,在皮层下很不安分地蠕动。
  
      这是我第一次彻底放开对龙灵蛊的控制,不再压抑心中暗涌的怒火,我很期待跟他交手。
  
      这种期待让我口干舌燥,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我心中有个疯狂的念头在跳动,到底是直接拧断他的脖子好呢,还是先从大腿骨下手?
  
      然而就在对方距离我不到五米的时候,马路上却徒然传来一道刺耳的刹车声。
  
      我猛回头之际,只见一辆高速袭来的面包车在眼前一闪而过,抱死的车轮紧贴地面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嘶嘶”声,巨大的惯性让车辆保持高速滑行,好像一头觅食的凶兽般,径直奔向我的对手!
  
      砰!
  
      “卧槽!”
  
      沉闷的碰撞声夹杂着老刀气急败坏的谩骂,在同一时间传递进我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