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有百万神兽军团章节目录 > 第0293章杀机

第0293章杀机


  就这样,周鸣成为了雷青锋商战制胜的王牌,而周鸣也得到了两块令牌。
  那是两块“身份证”,是能够自由出入赤玄城的身份令牌。
  有鉴于赤玄城的重要性,为了杜绝一切可能威胁到传送阵的事情发生,赤玄城实施了极为严苛的人口管制。
  城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来路正,而且需要持有独特的令牌才能出入。
  那个令牌,和佣军的纹章类似,但是制造难度和获取条件要严苛得多。
  目前而言,进入赤玄城最容易的方式就是充当苦力。只可惜,苦力只能是普通人。想要以兽师身份入城,现阶段的难度之大,用难如登天来形容也不为过。
  在出入人口审查这方面,是整个赤玄城少有的没有什么水分的领域。毕竟,赤玄城已然是王国第二心脏,干系异常重大,谁敢在这方面动手脚,无异于自寻死路。
  然而,雷青锋仍然毫不犹豫的送出了两块令牌。
  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表现诚意,另一方面,也是变相的向周鸣展示海龙会的强大。
  当然了,雷青锋绝对是精明之人。敢于送出两块令牌,说明他已经对周鸣和陈霆的来历有过一番深入调查。
  不过,到了如今,周鸣也不怕别人查他底细。更何况,无论对方怎么查,始终都只能得到有限的情报。个别人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他就是曾经那个出自青虎部的周鸣。
  就这样,周鸣终于拥有了在赤玄城立足的资本。
  周鸣所不知道的是,目前正在调查过他来历的人,绝非只有雷青锋一个。
  此时此刻,赤玄城外聚居区最内圈的一幢堪称雄伟的石头建筑之内,在一间装饰奢华的房间中,宽大光滑的桌案之上,一份关于周鸣的调查报告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桌案之后,一位身形矮胖的中年男人正神情昏沉的靠坐在宽大的兽皮软椅之内,眼皮抬了抬,努力伸出短手,将那一份书写在兽皮上的情报拿到手中。
  “只有这么一点?”
  矮胖中年男人不耐烦的扫视一眼,语气很是不满的问道,随手就将那份情报扔开了。
  此人,便是在聚落中引得天怒人怨的那位陈大人。这位一向深居简出,但是“名声在外”的陈大人,全名叫做陈常生,虽然生得五短三粗,武大郎的卖相,而且利欲熏心,自私残暴,平素总是一副惫懒如猪的模样,实际上修为非常恐怖,乃是一位八品驭兽师。
  坐在他对面的人,乃是他的侄儿,来自于渊海破虏军团的陈仑。
  关于周鸣二人的情报收集任务,正是陈仑通过一些军方渠道,假公济私,在这几日搞到手的。
  “虽然不多,但是已经足够了!”
  陈仑看向陈常生,手指轻叩桌沿道:“这两人虽然气质容貌非同一般,看上去十分惊人,尤其是那个周凡,实力深不可测,宛然是妖孽一般,很容易就给人一种背景深厚的错觉。不过,不查不知道,查过之后,才知道那不过是两个笑话。谁能想到,他们是从风狼联盟那种穷乡僻壤走出来的小角色呢?
  那个陈霆,以前是守山人,出自风狼联盟那个微不足道的兽师堂分堂,天赋应该非常不错,容貌嘛,那就极为惊人了。此女乃绝世尤物,我看可留!
  至于说那个周凡,有关他最早出现的情报,是在一个叫做青虎部的部落里。后来他加入了佣军团,在铁云刀手下效力,如今是一个小小的二星佣军。此子早在鬼神山界域之门开启之前就已销声匿迹,直到最近才再次出现,我们要除掉他,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但周凡这个人的来历终究不太清楚。”
  陈常生抬眼看了一眼陈仑,沉声道:“就譬如雷青锋此人,看上去也是平平无奇,但纵观赤玄城,有人胆敢动他一下吗?如果真把他当海龙会一个普通小老板对待,那简直就是愚蠢。更何况这个周凡,行事如此高调,根本是肆无忌惮,若说没有什么依仗,实在教人难以信服。你能保证他背后没有深厚背景吗?你要知道,在如今的赤玄城一带,大人物几乎随处可见,其中不乏隐藏身份的低调角色。我们欺负那些贱民大可肆无忌惮,但是对待这些人,却万万不可大意,除非是不想活了!”
  “常叔,这些我都考虑过!”
  陈仑听闻,并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反而神秘一笑道:“我看这个周凡,对于风狼联盟感情颇深。他如果铁了心要罩着如今的风狼联盟残部,对于我们行事,只怕大有不利。据我观察,风狼联盟如今这些聚落中,青壮年委实还有不少,起码还能征发八万人。如今异界那边又急缺人手……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得解决周凡这个麻烦。不过,要除掉他,未必需要我们亲自动手。从目前的情报来看,其实还有比我们更想除掉周凡的人,只不过那人还不知道周凡已经出现罢了!”
  “哦?”
  听到这番话,陈常生终于来了一点精神。八万劳力的诱惑,乃是陈常生所不能抵挡的。
  陈仑见状,赶忙细说道:“从我目前所知的情况来看,风狼联盟各部之中,有一个小部落境况最好,名叫青虎部。此部落原来一直有人守护,其人名唤海灵儿,来历非凡,出自伯爵之家,乃是一方镇守海连潮的孙女。要说此女为何要守护青虎部,根据青虎部中人所说,居然是受了那周凡所托。这几年来,为了守护青虎部,海灵儿可谓不辞辛劳,尽心尽力。不但为此部谋得了一片上佳的安居之地,更是极力帮助此部免受征召之苦。直到最近几个月,此部才被强征了七百人发往异界,而且还是军方出面的情况之下。纵然如此,海灵儿居然不顾危险,坚持要与那七百人同行,毅然前往了赤玄鬼界。你说,海灵儿与那周凡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才能令此女如此付出而甘之若饴?”
  “伯爵之后,一方镇守孙女,居然甘做如此牺牲……莫非海灵儿是那周凡伴侣不成?!”
  陈常生心中想着,忍不住冷笑道:“此子当真是艳福不浅啊!不过,青虎部既是小部落,又怎会惊动军方强征?”
  陈仑嘿嘿笑道:“常叔,妙就妙在这里!那还不是因为有人吃醋了!常叔不在军中,有些小道传闻或许不知。但是,众所周知的一点是,渊海屠龙军那位霸王花向来是钟意我们军团中的那位新晋兵王。我查过之后才知道,我们那位兵王居然与海灵儿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早就有传闻,罗大兵王三番五次私会那个海灵儿,每每归来,总是一副神魂颠倒模样……”
  “军方强征青虎部之事,难道是屠龙军做的么?”
  陈常生终于来了精神,因为他看到了除掉周凡这个肉中刺的绝好机会。
  陈仑阴笑点头道:“那还能有谁呢?八大军团谁会为了这种小事出动,何况征召民夫之事,根本不该军团来管。那朵霸王花的脾性,没有杀了那海灵儿已算是好的了。海灵儿逃亡异界,倒也算识相。只可惜苦了我们的罗兵王!常叔,你说如果我们把海灵儿有姘头这件事告诉罗兵王罗天辰,他对付情敌的手段,会不会比那朵霸王花更狠辣呢?”
  “我听说罗天辰是学破虏侯大人,一心苦修绝杀流的罢?”
  陈常生反问一句,随即忍不住笑道:“这件事你好好去办罢,好处自然不会少。嗨,看来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