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明之风骨章节目录 > 第258章 平头哥

第258章 平头哥


  这阵子,张静修没去肖家村。
  一是因为天儿冷,懒得两头跑;二是觉得那边都有相关负责人,也不用天天去晃悠。
  身为老总,偶尔过去瞜一眼,刷一下存在感就行。
  若似朱翊镠那般,只要不进宫,每天必去,感觉会不会招人烦的?
  需要“脑子进水”的人设,这个没错。
  但张静修还不希望自己招人烦,尤其是在为他卖力干活儿的人面前。比如像锦衣卫,招募的流民,肖家村的村民。
  ……
  以朱时清为首的锦衣卫,除了维护肖家村日常的秩序外,多数都跟着朱翊镠在大棚里忙活。
  而招募的流民以及肖家村的村民,基本上都在“老张煤业”工地上忙活,采煤、洗煤、运煤等是他们的主要任务。
  “老张煤业”的日常管理与运作,张静修全权交给大掌柜钱通打理。
  对,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张静修相信钱通。
  就像相信朱翊镠能将“潞王果业”经营好一样,奔着“人尽其才”的原则。
  张静修对管理自信很有一手,毕竟有两世为人的经验嘛,再加上前世确实也做过高管。
  管理,只需管好几个可靠的领头人就行。
  比如:锦衣卫管好朱时清,“老张煤业”管好钱通,“潞王果业”管好朱翊镠。
  然后,他们各自也有盯着的目标。这样,环环相扣,一般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偶尔有几个不懂规矩小打小闹的,想喝酒偷几斤无烟煤去卖啊,嘴馋了偷一两个瓜果去吃啊,等等之类的。
  张静修一般都不理会。
  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张静修交代过几位领头人,他们也都懂得。
  而且,每个领域有各自的领袖人物:锦衣卫有朱时清,村民有村长肖三,流民有余定中,外号“平头哥”。
  这个外号,是张静修给取的。
  因为余定中的相貌和性子,与动物界中的“平头哥”蜜獾很有几分相似。
  身体敦实,头部宽阔,眼睛小得几乎看不见,有个平钝的鼻子。
  他的性格就更像了:好斗,天不怕,地不怕,攻击力强,性子凶猛彪悍。
  俨然一副“平头哥”的形象。
  张静修认识余定中,是因为一次打架事故。
  流民,日常难于管理,这一直是张静修担心的问题。
  流民与流民之间,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吵吵闹闹,甚至大打出手,时而有之。
  而且,人多,自然会形成一些小帮派或小团伙。但余定中一向独来独往,从不参与任何一方小势力。
  这也是张静修为什么看重他的原因之一。
  那次打架事故,张静修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据说余定中一人单枪匹马冲进三百多名的小团伙中。
  最后还是走出来的,不是躺着被人抬出来的。
  让人难以置信。
  走出来时,他还念着自己的座右铭:“不服就干,生死看淡。张狂不是我的本性,但惹我就等于自杀。”
  仅此一战,让余定中声名鹊起。
  之后,在肖家村,除了张静修和朱翊镠,再也没人敢招惹他,更别说欺负了。
  余定中打架有个最大的特点:喜欢踢人蛋,常能一招制敌。
  但也不是说他打架无敌手,一个人能干过三百多人。
  他只是勇敢,像平头哥蜜獾一样,人狠话不多——只有我想不想打,没有我敢不敢打,不要跟我说他是谁有多强有多少,只需告诉我他们在哪儿。要么你整死我,要么我整死你。
  这股拼命的劲儿,一般人都感到害怕。
  而且,余定中脑子十分灵活,按理说,这种人是不会沦落为流民的,恐怕是因为太不合群的缘故吧。
  对余定中,张静修唯有一个词形容:敬畏。
  但很需要这种,人才。
  嗯,姑且当作人才吧。因此,张静修任命他为流民队队长,并且赋予他一个编号:零壹玖。
  要知道,这编号可不简单。
  因为以张静修的理论:是要论功论资历编排的,谁的功劳大,谁的资历老,谁就排在前头。
  如今,张静修也只是任命了朱翊镠身边的四名锦衣卫:零贰零、零贰壹、零贰贰、零贰叁。
  前面的位置都还空着。
  也就是说,在张静修心目中,“平头哥”余定中是第十九号人物。
  肖家村现在有几千人,排名第十九,是不是很牛逼?
  当然,张静修之所以赋予余定中这样超级的地位,是希望他能起到震慑流民的作用。
  否则,流民交给谁管控呢?
  让钱通直接管理肯定不行,钱通更擅长市场与运作。而对待流民,很多时候是不能讲道理的,必须有一股狠劲儿。
  张静修正是看中余定中这一点。
  ……
  今儿个,张静修跟随朱翊镠,带着方岳、小亲亲、董嗣成三个人来到肖家村,实属罕见。
  除了钱通不在这边,三个领域的其他三位领袖人物都来拜见肖家村这位真正意义上的主人。
  锦衣卫副千户朱时清来了。
  村长肖三来了。
  流民队队长余定中自然也来了。
  这让张静修顿时产生一种国家最高领导人参观基地一样,前呼后拥左左右右都是人。
  小亲亲平时宅在家里,从未抛头露面,第一次被这多人围着,感觉浑身不自在。
  方岳倒是没这个感觉,毕竟时刻跟在张静修身边,而且他一直想着张静修惩罚他干活儿的事:“也不知小少爷一会儿让我干什么,早饭都没吃呢。”
  一帮人,以张静修为首,先是进了暖棚。
  在朱翊镠的建议下,最终选择了一块“儿女”都卖得差不多的地。
  张静修停下脚步:“小中。”
  “主子。”余定中平时寡言少语,不喜欢与人交流说话,几乎没见他笑过。与张静修说话,他也是绷着脸,好像天生不会笑似的。
  “一会儿回去挑选出一百流民,交给他。”张静修手指方岳。
  “是。”
  “小岳岳,你表现的时候到了。”
  “小少爷,要做什么?”方岳心里竟有几分窃喜,想着莫非小少爷让我来管理一百流民,也让我尝尝使唤人的感觉?
  “给我听好了,你带领一百人,先将这一片地刨五遍,土一定要打碎、打细,然后开垄,垄距两尺四寸,垄高六寸,也就是说,垄高是垄距的四分之一,记住了吗?”
  “记住了,刨五遍,开垄,垄距两尺四,垄高六寸。”
  “然后,重点来了:每条垄里浇一层大粪,干了一次,再浇一次,共浇两次。你自己也得动手,别在旁边只管吆喝。”
  “哦,啊?”方岳脸色一变,那接下来这些日子,不是天天要与大粪打交道?
  朱翊镠在旁边贼兮兮地笑了,原来老张这样惩罚小岳岳啊!挑大粪泼大粪?天天闻臭,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