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衿鸾红妆章节目录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心中的朱砂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心中的朱砂


  “那是必须的!不过这件事你确定不需要我的介入吗!?”
  “嗯,不需要!”
  “那行吧,既然你说不需要那我也就撒手不管了……”楚南渊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不管了这件事情。
  倒是北辰墨看着他的眼神总觉得有什么不同,那深究的意味很是明显,楚南渊倒是觉得有一些不自在了。
  难不成这今天上午刚知道的事情这下午就要全部吐口说给北辰墨了,可是当时大哥是下了死口的坚决不能够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这自己这会儿要是说了,是不是就算是背叛了他们这整个‘组织’了,但是北辰墨这个眼神儿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忽略的啊。
  再加上,他们两个在前一起这么多年,自己有什么事情根本就是瞒不过他的,那现在的这个情况是自己主动交代还是被动坦白。
  “你是不应该给我解释一下今天你们这几个人这一出是怎么回事儿!?”北辰墨看着楚南渊那纠结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儿必须是自己亲自开口文,否则就冲着他这个样子真的是不会主动说的。
  索性,还是自己主动开口问好了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了,这样的顺坡下驴也就是让他心里有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对自己讲出实情。
  “那,我跟你说了这件事之后你得保证这件事情你不能够说出去!!!而且,你也不能别是的很震惊,还有这件事跟你也是有着莫大的关系!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不能够因为这件事情而变成负心汉,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件事情你确定要知道吗!?我都觉得没有勇气跟你说……”
  “你什么时候变得真的婆婆妈妈了!?这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啊,竟然能够让你这个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这会儿这么的紧张……”
  “喏,这件事是你要听的哈!可不是我主动说的,还有这件事情说了我总是觉得对不起我表妹还有大哥!要不,你还是别问了行不!?”
  “你觉得呢!?”北辰墨扔给他一个凛冽的眼神,其中含义可想而知。
  “好吧,我说!”楚南渊看着北辰墨的那个申请就知道这件事情是一定非说不可了,话说,这北辰墨实在是太了解自己了。
  这自己就算是心中有一点点儿的事情,这家伙重视能够第一时间的察觉到,真是不知道这一段‘孽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他们要是一男一女没准儿会是一对,可惜的是他两个是大老爷们儿,还是那种爱好都是女的那种正常不能再正常的男人。
  “等等,我突然不想听了!”
  “真的!!!太好了!”楚南渊这一听北辰墨不想听自己说了,简直就是觉得这个惊喜来的很是突然。但是也太让人开心了,这会儿楚南渊恨不得给北辰墨鞠躬表示感谢了。
  只是这楚南渊正高兴地的时候呢,这北辰墨就一盆凉水给他浇了下来:“最近,我耳朵有些不舒服!所以就不用你讲了,你写下来吧~正好这样也不算是你违背了你们之间的承诺,怎么样?是不是一举两得~”
  “噗~”楚南渊感觉自己的心被北辰墨扎得千疮百孔,这人怎么能够这样呢!?也亏得他想得出来:“瑾之,你不觉得你这么对我很过分吗!?我可是你大舅子……”
  楚南渊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一脸受伤的样子对着北辰墨卖惨并且特地的强调了一声自己这个新上位的大舅子。
  “表的!”
  “表的怎么了,表的我也是你大舅子!你就怎么对我,小心我去找你丈母娘告状给你穿小鞋……”
  “你要是有那个胆儿就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有讨到老婆!”这虽然是一个疑问句,但是北辰墨说出来的时候却是一种肯定的语气。
  这刚刚楚南渊觉得自己的心被北辰墨已经征得千疮百孔了,然后这一下是真的让他的心彻底的稀碎了。
  这北辰墨真的是会说话,还真得是会专门挑着楚南渊的软肋来。
  “你,北辰墨算你狠!!!”这件事情是楚南渊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个痛点,若是当初他再勇敢一点也不至于现在活在悔恨之中。
  若是当初他有足够的勇气迈出那一步,也不至于现在为了抚平心中的伤痕而变成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现在的他,用笑容掩饰内心的悲伤,原本以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心中的那一抹倩影也会不见,没想到越是时间长久就越是难以忘怀。
  以至于现在,每每到了深夜都是自己失眠的时候,思念总是在深夜的时候愈发的浓烈。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是那巧笑嫣兮,可惜这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
  “南渊,你也该放下了!既然是有缘无分,就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该是时候走出来了!”
  “放下!?我也想放下,可是放不下;我也想走出来,可是越想出来就陷得越深!瑾之,你说,当初要是我再勇敢一点是不是现在我也是令人艳羡的人……”
  “不知道!但是,这既然是命运的安排,你们注定这辈子是不能够在一起的!如今,他也已经嫁了人有了爱她的丈夫又有了孩子,你就不要再有执念了……”
  “是啊,这或许就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既然给不了她幸福,那就不要去打扰她接下来的余生!南渊,拿得起放得下,既然已经错过了,往后那就各自安好。”
  “是啊,是应该各自安好余生互不打扰!可是我心里就是过去,说教别人很容易总是到了自己面前这一切的一切就都说不过去了!”
  “说让当初的你像个懦夫一样!”
  “你呢,我记得你可是心上有一抹朱砂的,就是那半枚铜钱的主人吧,我还记得你当初可是信誓旦旦的说非此不娶!这怎么现在娶了我表妹,我是有点儿搞不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犹记得当初北辰墨卧床的时候手中紧紧地握着那半枚铜钱,任凭自己怎么使劲儿的掰他的手都掰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