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东道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魂索南山 上

第一百五十三章 魂索南山 上


  镇休大师听到柳掌门的呼救,马上转回身冲了过来。这地面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大坑,大坑足有二三十尺宽,十几丈深,坑内倒插着数十根竹刺。红衣少年郎已经被这竹刺插死了,而柳掌门则用双手扒住了大坑的边缘,才没有随着红衣少年掉落下去。
  镇休跑到大坑的边上,双手抓住柳掌门,身体向后一使劲,将柳掌门从大坑中拉了上来。柳九日这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说道:“哎呀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呢。这可真是两世为人呐,只是可惜了这小子,身手那么好,确实是个不错的好苗子,就是走上了歪路,要是有人给他纠正纠正,假以时日绝对是个旷世的英雄。”
  “你们这打的好好的,怎会掉入这陷阱之中呢?”镇休疑惑不解。
  柳掌门活动着手腕子,揉了揉胳膊回答着镇休的话:“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两个正打的难解难分呢,忽然就觉得脚下一软,身子不由自主的就往下掉,亏了我反应快,要不你在看到我,也跟他差不多。”说着用手指着坑里的人。
  镇休双掌合实,面对着大坑咏诵了一小段经文后对柳掌门说道:“机关已经破解了,咱们抓紧回去吧,肖烈那边也应该快结束了,咱们得去帮把手,那两个魔头一个也不能跑掉,留到最后一定是祸患,必须斩草除根。”
  镇休把柳掌门从地上拉了起来,这次两个人不在蹑手蹑脚的了,而是大踏步走向了肖烈他们的所在地。由于两个人急于赶回去帮忙,谁都没注意脚底下还有没有什么巧簧机关,柳掌门一个不留神脚底下踩到了一个小石块,只听小石块‘咯嘣’一声,从天上猛然飞下数十根竹签,两个人飞身躲避才没有受伤,就在他们两人喘气的时候,忽然之间从脚下升起一面麻绳大网,把两个人吊了起来。
  气的柳掌门大吼了一声:“这崔家的狗杂种,还真是诡计多端,机关都已经破了还能弄出这么个幺蛾子来,我还真有点服他了。”
  镇休则是一脸无奈,用力把身体摆正:“这也怪咱们两个疏忽大意了,我应该早就猜到,不可能会如此轻松的就能把总机关毁掉。”
  “轻松吗?这也就是咱们两个,换了旁人都不是那个红衣少年的对手,更别说后来的这些机关了。你别乱晃,我带着家伙呢,咱俩这就能出去。”柳掌门从靴子里摸出一把短小的匕首,应该是好长时间没有磨了,割在麻绳上多少有些吃力。
  两个人费了好大劲,终于从麻绳大网里出来了。镇休大师看了看脚下以及四周的地皮,用盘龙棍作为探路杆对柳掌门说:“咱俩个速度得快点了,这可耽误了不少时间,你跟在我后面踩着我的脚印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地方还有没有什么机关陷阱,也没有那个时间好好的排查一遍,只能用这个办法前进了。”两个人一前一后重新踏上返回的路。
  肖烈见飞弩可算是停下来了,马上提起龙雀刃去找崔三石。此时的崔三石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对着戾气邪魔说道:“大意了,这群狗东西一定是把飞弩的总机关毁掉了,按照事先计划好的,咱们两个人先把肖烈弄死再说。”
  戾气邪魔答应一声,展开宝剑冲向了肖烈。其他人见没有了阻碍,也纷纷扯开兵器加入战斗。这一战比刚才更加的激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股子邪火没地方发泄。本来崔三石与戾气邪魔的功夫是足可以单挑掉每一个人的,但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乱拳还能打死老师傅呢,更别说刚刚修炼不久的两个妖魔了。
  两个人被围在中间打了个乱七八糟,虽然落了下风,什么甜头都没吃到,可也不曾被这群人伤到分毫。戾气邪魔一边打着一边对崔三石说:“我说崔爷,咱们得想个办法冲出去,在这么打一会咱俩保证都得吃亏。”
  崔三石挡开印雪松与刑昊的攻击后对他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能让咱们两个跑出去,就是要担点风险,但是眼下也就这么一个办法了。等会咱们两个人利用土遁逃走,之前咱俩不是一人准备了一张土遁符吗,就用这个,虽然启动此符需要一点时间,能托住他们就可以了,一会看我脸色行事。逃出去后,只要与大部队汇合,咱们就算成功了。”
  “那就按你说的意思办。”戾气邪魔嘴上说着,动作一点也没有迟缓。
  崔三石猛然横扫一刀,把眼前的人逼退回去,扯出一个空隙,掉头飞奔到捆着左天明和穆梓慧的树下。只见他脚尖点地,纵身跳起,割断绳子把穆梓慧架在身前,唐横刀放在穆梓慧的脖子下面对众人说道:“都别动,在往前一步,我就把这小娘们的头砍下来。”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崔三石身上时,戾气邪魔也得到了逃跑的空隙,用同样的方式把左天明也从树上摘了下来。
  肖烈将变大的龙雀刃重重的插在地上,对崔三石说道:“崔家狗贼,你可别胡来。你我的恩怨与他们两个没有半点关系,你把他们放了,有什么事咱们之间解决,祸不及家人莫要伤了他们。”
  “你可真能编啊,这小子怎么能脱离的了关系呢,要不是他把援兵引到小荒山,我怎么可能败的那么惨。祸不及家人,我今天偏要让这对小鸳鸯共赴黄泉。除非…除非你答应我们几个要求,今天的事就算拉到了,以后的事咱们以后在唠。”崔三石捏着穆梓慧的后脖子,把她提了起来。
  穆梓慧感觉到疼痛,逐渐的缓醒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不住的哭泣。邱菲絮对她喊道:“梓慧别怕,我们这就把你们两个救下来,别怕。”
  肖烈瞪着眼睛对崔三石说:“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们能满足的一定满足你。只要你不伤害他们两个人,怎么的都好说。”
  崔三石奸邪一笑:“你们都很紧张她们啊,这就好办了,只要能好好聊天,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我的要求很简单…”调转刀尖对准了肖烈,略显得意的说出了他的要求:“肖烈只要你死到我面前,今天我就让他们两个平平安安的回家,继续做一对恩爱的小鸳鸯。如果你不死,那就得让他们两个替你一起去死。你看是你一个人死好,还是不管兄弟的死活自己安身保命,这个就要你自己去衡量了,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考虑。”
  “崔家狗贼,你别得寸进尺,我们能跟你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就算把面子给足你了。你要是给脸不要脸的话,我们就陪你好好耍一耍。人我们要救,你们两个也得死。”赵海全跳了出来,对着他们两个邪灵吼叫着。说完话就要往上冲,却被肖烈一把拦住,拉回队伍。
  肖烈向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左天明与穆梓慧,笑着对他们小夫妻二人说道:“兄弟、弟妹,以后你们两个要好好的过日子,好好孝顺南宫大哥和嫂夫人,不许给他们两个惹祸添乱。还有你们两个要多生孩子,以壮大咱们都卫府为目的,你们也不用太想念我,我会时不时的回来看你们的。这里的城隍爷跟我关系不错,总是想让我早一点去他那里当差,现在好了,他算是如愿以偿了。”
  又回过身来对着其余的人拱手说道:“诸位,今生有幸结识你们是我肖烈的荣幸,虽然没跟你们处够,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办法了。我也只能先你们一步去城隍衙门当差了,众家好兄弟,保重。”话音一落,肖烈拉起龙雀刃,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仰天大笑一声。
  “大哥!不行啊,大哥!”此时的左天明与穆梓慧已经泣不成声,什么都都说不出来了。
  身后刑昊、赵海全等人也是上前阻拦,刑昊拉住肖烈握刀的手红着眼睛对他说道:“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你可不能这么冲动,这么一大帮人还都指望着你呢。你要是就这么死了,让我们可怎么办?”
  “对啊,在想想其他办法。”印雪松挡在肖烈的前面,用剑点指对方:“这个条件不行,你们换一个,这个条件我们不能答应。”
  崔三石哈哈大笑:“不,我只有这一个要求,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就不好意思了,只能让他们两个人先行送命了。”说着手上的唐横刀在穆梓慧的脖子上加了把力度,穆梓慧的脖子顿时流出了鲜血。
  “别乱动,我们在商量商量。”印雪松大吼阻拦。
  “镇休和尚,你看他们这是干什么呢?打的好好的怎么都不动了呢?这俩狗贼好是不是在用左天明和穆梓慧要挟他们呢?”柳掌门与镇休大师,趴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注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镇休大师紧皱眉头,语气凝重的说道:“他们一定是在用此二人的性命要挟肖烈他们,看肖烈的举动,应该是要用自己的命去交换。而且你看,在他们两个人的脚下淡淡的发出一股红光,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土遁符所发出的光。这两个魔头恐怕要借着土遁逃走,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他们手里有人质,咱们也没办法靠近,要如何搭救和阻拦啊?”柳掌门紧张的问道。
  镇休大师思绪急转,对着柳掌门说:“等一下,看准时机,咱们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