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来此世开神道章节目录 > 第203章 开科取士

第203章 开科取士


  “流言中是不是说加入太乙道宫人人都可以成仙,蛊惑百姓渡江北上投奔秦国啊”李青淡淡说道。
  田伯远有些愕然,陛下竟然知道,赶紧回复道:“陛下圣明,的确如此”。
  心中一阵打鼓,这种事情陛下率先知道而他竟然此刻才禀报,这可是重大失职,额头上不觉有冷汗流出。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李青不觉响起前世这首有名的好了歌,谁没有一个长生不了之心,但红尘之中种种又有谁能抛弃,最终不过黄土一捧。
  “好诗”
  田伯远不禁眼前一亮,这首诗词可谓道尽修仙三味,成仙要是那么简单,北方早就仙人遍地了,又怎会到南方吸引人才。
  可惜,百姓愚昧,终究看不破。
  李青轻笑道:“不是世人看不破而是都怀着万一之心,此事我已有计较,马上早朝要开始了,针对这件事我自有安排”。
  “是”
  田伯远带着满腹疑惑退下,这可是大事,陛下如此轻描淡写,不知有何妙计。
  城中状元楼,洪文敏也早早起床来到三楼喝茶,状元楼前为酒楼后为客栈,前面共有三层,楼层越高消费越高。
  此时三楼上坐满赶考举子,三五成群相互交流着会试信息,洪文敏和周信就坐在众人之中,也是一副举子打扮。
  喝着早茶,听着楼上举子南腔北调谈论着国事,很快其中一桌谈论引起他们注意。
  “听说了吗?近期城中流传着一个留言,说北边秦国只要加入道宫即可赐予修仙法决,人人皆可成仙”一个举子低声向同伴说道。
  同伴也是一脸向往,随即神色黯然道:“世道变了,读书人再也没有以往那种地位,我们大明还好,听说秦国已经取消科举,打算以道门练气士为官”。
  两人谈话引来不少人符合,最近读书无用论大行其道,甚至有读书人放弃科举转而修炼道法,听了这消息都是唏嘘。
  “读那么多圣贤书又有什么用,可得长生否”
  一个书生不自觉加大声音,引来不少附和声,不止秦国,就连大明不少人都以加入道宫为荣,读书人越发不受重视。
  “谁说读书无用,不读书无以明理,就算那些转投仙道之人,凡是修炼有成之人哪个不是读书人出身”
  突然有一名读书人站起来大声反驳读书无用论,众士子见那人面容后当即闭口不言,此人是南方大儒周文芳弟子扈兴文,被誉为江南第一才子。
  洪文敏面露微笑,读书人中有这议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等事态发酵即可,等大明读书人全部心慕仙道,南方统治根基也该崩溃了。
  通过观察他发现,仍然坚持科举的大多是两种人,一种是仍然坚守圣贤教诲的读书人,抱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心,另一种则是读了一辈子诗书,其他事一事无成的人。
  他也是读书人出身,世道变化令他也不禁生出兔死狐悲之感,情不禁感叹道:“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周信感受到师父情绪随口说道:“不知师父注意到没有,三楼不过三十多举子,其中金黄气运以上者就有五人”。
  洪文敏应付道:“这有什么?有心向仙道的读书人,自也有读书人敌视仙道,这些人往往将圣贤书读到骨子里了,在这种变局之中自然选择参加明国科举”。
  心中暗想着,这也许是读书人最后的回光返照了,等仙道、神道壮大,这种读书人会越来越少,到那时才是圣贤道统断绝之时。
  不提城中士子一轮,承乾殿中李青返京后第一次早朝开始了。
  文武百官按照文武分成四列站好,气氛有些凝重,锦衣卫的消息已经通传百官,他们知晓信息更多,自不会被北方迷惑,但士子百姓中流传甚广,都大为忧虑。
  龙椅上李青感受到朝中氛围,并不理会,问道:“本次会试为大明第一场科举,各衙门准备的如何了”?
  科举由礼部负责,礼部尚书何永安出列回禀道:“金陵科场沿用前朝,也重新修补完善,五军都督府、锦衣卫、金陵县衙已将各项工作准备就绪,受卷、弥封、搜检等官员已经安排妥当,但主考官、同考官、巡查官三职事关重大,尚需陛下钦点”。
  国家抡才大典非比寻常,此次又是新朝第一场科举,主考官等职务务必慎之又慎,如新朝第一场科举出现徇私舞弊之事,大明颜面何在。
  李青心中斟酌良久,开口说道:“此次科举为本朝第一次,事关重大,主考官就由内阁首辅陈情担任;文华殿大学士燕正谊、礼部尚书何永安同考;调禁卫军统领石鸿羽担任巡查管”。
  “微臣遵旨”
  陈情等被点名人员纷纷出列领命,这种官职虽是临时委任,好处却很多,凡是录取举子无不视他们为恩师,更何况新朝第一科主考官,光是名头就足以留名青史。
  “陈阁老要尽快将此次试题准备好,送我查看”李青继续嘱咐道。
  陈情躬身问道:“不知陛下对考题可有指示”?
  “没有,一切如前朝”
  李青断然说道,前世有人意淫穿越做皇帝后改革科举,甚至将考试内容都进行改变,增加数理化之类的学科,现在看来,不过痴人说梦罢了。
  先不说不同世界规则不同,光是天下读书人的悠悠之口就足以讲倡导之人淹死。
  天下读书人研习诗书多年,又岂是轻易能更改的,如果更改不搞得天下大乱才怪,治大国如烹小鲜,讲究徐徐渐进。
  很快早朝持续到中午即将结束,文武百官见陛下仍未处理北方间谍散步的留言,心中都是焦急,最终暗中推举礼部尚书何永安出列。
  何永安无奈,再次出列奏道:“近期北面伪秦在大明境内大肆捏造修仙之类言乱,天下士子无不受影响,此事事关重大,臣请陛下圣断”。
  “这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李青神秘笑道。
  “这……”
  群臣疑惑不解,今天早朝一直商量科举之事,什么时候谈论应对留言之事了,陛下的应对之法总不会就是开科取士吧!
  一时间都是愕然,搞不清楚必须究竟打的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