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傲剑斩乾坤章节目录 > 第五十三章 暗潮

第五十三章 暗潮


  香露城中心稍偏点的位置,有座占地百亩的豪宅,四方高墙,门楣高挂,气派之象无需述缀,在这寸土寸金的中心,自不是寻常百姓,门匾上金书楷体“风宅”二字,但凡路过者无不仰望仰望感慨一番,即便朝中大官天下名爵,府邸也许不过如此罢了。
  门卫,侍婢,巡查,后厨,近百人伺候的也不过是风家十来口人,不是一方霸主,也不是官宦之家,只是对外声称是商人,做的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个中门道香露城人尽皆知,秉着平安度日,祸从口出的思想,百姓不提,官府不问,即风生水起,也相安无事。
  正院东边,精修雕琢的红色木门里,便是书房,摆着不少书但都已落灰,笔墨纸砚崭新都是未曾用过,也没人在这看书,平日里讨论商量事情都是在此。
  当家风珏,年近六旬,瘦如麻秆,高近门檐。风家世代人都做的都是刀口舔血,入地入地不登天的黑道生意,风珏当年出生,就有高人说此子必成一方霸主,但命里犯楚霸命,有克星,会被人压一头,风珏他爹为免除后患,费尽心力将香露城其他同行屠戮殆尽,但再也未曾想自己死后,这半道杀出的田家终是高了风家一头,风珏表面看着总是目露慈笑,骨子里对鸠占鹊巢的田家恨之入骨,但碍于对方势大,多年来一直寻找机会而不得,生了两个儿子,长子风中流,次子风砥柱,年过不惑又新纳一妾,一年后生下了个千金,取名风钟灵。随着日渐衰老,两个儿子也较为出色,大小事务已经渐渐交托于他们,除了惊天的大事,自己已经很少露面。
  月亮立于树梢,书房里风中流坐在椅子上,崔常胜立于旁,风砥柱则在书桌前随手翻弄,父亲突然叫他们至此估计有事要说,但等了会,还未见。
  “我就不明白,当年何必花这么多钱建这么个地方,谁有心思来这!”风砥柱翻着书也不看,嘴里嘀咕。
  风中流叹了口气,“爹的心思,越来越难琢磨,也不知道他今天又着了什么道!”说着扭头问崔常胜,“你知道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喊我们来?”
  崔常胜说道:“老爷最近让我盯紧田家,大小事情一一汇报至于理由我不太清楚!”
  风中流一听这话,心里就在寻思,然后问道:“田家那边有何异动?”
  “没啥异常,但一个月前,深夜曾有黑衣人偷入田家宅院,半个时辰之后又从田家宅院翻墙而出!”崔常胜接着说:“奇怪的是,田家被未丢失任何东西,也不见巡夜曾警报,这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黑衣人?”风中流脑海里思索,“谁有胆子进田家,还能平安无事的出来,田家也当没发生过这事一样,什么来路?”
  二公子风砥柱也不关心这事,倒是酸酸说道:“常胜你效力田家,怎么天天帮着爹和大哥,从来不帮我啊?”
  崔常胜陪笑道:“二公子手下人才济济,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根本用不到我,而且我随时要听后老爷差遣!”
  “那倒也是!”风砥柱点头道,“手下那帮王八犊子各个见钱眼开,没一个靠得住!”
  “世道不在我们,现在田家声势浩大,我手底下的兄弟也眼红的狠!”风中流说道,“真想把田家连根拔起!”
  “大哥!咱们没这本事!”风砥柱说着笑起来,即是讽刺也是自嘲。
  书房门被推开,风珏进来,三人都是一惊,风砥柱心里害怕,刚才那句话若是被父亲听到,肯定要挨骂。
  果不其然,风珏冷冷说道:“我们没这本事,不代表这事做不了!”
  三人眼前都是一亮,风中流立刻问道:“爹,此话当真?”
  风珏冷笑,“当真!”说着便将计划全盘拖出,三人听后心凉半截,但无不拍手称奇。又聊一阵,风珏让两个儿子先行退下,留下崔常胜。
  儿子们前脚一走,风珏便问崔常胜,“此事我们几成胜算?”
  “若真按老爷计划,万无一失,怕只怕事成后那帮人要掐我们脖子!”崔常胜说道,“这帮人不是什么善茬,今日若被我们利用,他日必定是要我们加倍偿还!”
  “你有何提议?”风珏问道。
  崔常胜胸有成竹的说道:“那帮人需要我们助力,我们只需暗中放箭,挑起事端,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让虎狼相争!”风珏笑道,“也对,不便宜任何人!”
  敲门声打断两人对话,门口传来一声:“爹!”是个姑娘声音。
  风珏摇摇头,苦笑道:“要命的来了!”
  还未等答应,门就被推开,小女儿风钟灵大摇大摆的进来了,说道:“在这和常胜哥说什么呢!带我听听!”
  崔常胜微笑道:“我先退下了!”然后便转身离开,走到风钟灵身边也行了个礼,风钟灵轻声说道:“常胜哥眼光果然不错!”
  崔常胜先是一愣,然后两人相视会心一笑,便速速退下。
  崔常胜投入风家的时候,风钟灵刚刚出生,自小看着她长大,也因为自己的妹妹在灾祸中遇难,对于这个小姐也是宠爱,风钟灵与他感情也甚好,两人几乎无话不谈,但凡崔常胜不方便开口的风钟灵来说,风钟灵想要却得不到的自然是崔常胜代劳动手暗中相助。风家上下也是把她捧在手心,风珏更是视若掌上明珠,万般娇宠。
  只听得风钟灵和父亲撒娇,似乎有所求,崔常胜微笑带上门,准备回自己住处,突然耳廓一动,寻得屋檐上有异常声响。
  立刻施展脚下轻功,登上屋檐,一个黑影跳见他上来,立刻仓皇而逃,喊人再追定是来不及,点瓦前行直追。
  黑衣人轻功也是了得,屋顶之上如履平地不说,所踏瓦片纹丝未动不见裂痕,崔常胜也不输他,二人在香露城大大小小的屋顶跑了足足一柱香的功夫,快到城墙之时,才停了下来。
  二人站于一屋顶之上,中间隔了约五十步,黑衣人带着面罩说道:“不愧是风家头马,洞察过人,脚力不凡!”
  崔常胜冷笑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你是何人?夜闯风宅,怕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区区风宅何来天高地厚!”黑衣人轻蔑说道:“崔爷,估计不会放我走!”
  “说的都是废话,脱下面罩乖乖和我回去慢慢拷问你!”崔常胜说道。
  黑衣人大笑,“崔爷会不会太高估自己!”话语间几个黑影跃上周围屋顶。
  崔常胜眼角余光扫视,六人皆手持兵器,刚才一门心思追黑衣人,不在意对方竟有同伙。这里远离夜夜笙歌人来往去的城中心,城脚偏僻安静,是思量好的计划,对方有备而来,左手袖子一支穿云箭整装待发。
  “我等途径此处办事,崔爷就当打个马虎眼,以后我们好再见!”黑衣人此刻的语气透露着自信。
  崔常胜嘲讽笑道:“道上混的没有商量余地!”说着左手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根穿云箭飞上高空爆炸烟花光芒四起。
  黑衣人见状大怒,只见崔常胜双手袖中滑出两把短小兵器,他冷言道:“人来之前宰了我,还有机会走!”
  这手中兵器乃是两把,每一把都是如两片残月交织在一起,黑衣人识得此兵器“鸳鸯钺”,是种少见的双手刃,此兵器擅长以少战多,以短压长。
  风家人片刻就可赶来,拖不得半会,六人齐攻而上,力求速战速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