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殇罗亡章节目录 > 老村长之死

老村长之死


  阿修罗被击飞出去后,看到英勇无比,待自己如子般的老村长对抗狼王,神色平静冷漠,快速飞奔逃离,丝毫不拖泥带水。拿着斧子在黑暗中连连穿梭,背后老村长大吼声与野狼群的狼哞声也慢慢的听不见了,也不知情况怎么样。阿修罗来到草石村前,默默注视,没有进去,仰望天空上占了三分之二的血月,舔舔嘴唇,犹豫片刻,纵身又离开了。良久后,一个苍老的身影缓缓在黑暗中浮现而出,正是村长,此时老村长浑身血液,气喘吁吁,胸口像拉风箱一样,真怕他一时气喘昏死过去。村长喘息着看了看身上的血液和狼王在身上留下的爪痕,想了想还是先清理一番,不要吓着阿修罗这孩子了。刚欲转身,突然他发现自己屋子竟然没有亮光,一片漆黑,阿修罗难道还没有回来吗?老村长心中顿时一沉,也顾不得擦洗身体了,飞奔到自己屋子,低声叫道:“阿修罗,阿修罗?”在屋子眸光扫了一圈,没有发现阿修罗的踪迹,心中顿时沉到了谷底。
  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大声吼道:“阿修罗,孩子,你在哪?”由于老村长的嗓门过大,草石村里睡觉的村民们全都惊醒了,满脸怒气从屋里走出来,“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嗓门这么大,想si.....”有脾气暴躁的村民怒气冲冲道,当看到村长时,声音戛然而止,嘿嘿只赔笑。老村长也没在意,浑浊的目光不断扫视村子,眼中有些红润,“村长,你这是干什么?这大晚上的,是什么让你如此暴怒!”有村民问道,看到村长眼中的红润还以为他正在处于一种暴怒状态。深深抽了一下鼻子,沙哑道:“阿修罗不知去哪了,还没有回来!”“阿修罗还没回来?”村民互相对视,有些发懵,这大晚上的好像村长和阿修罗都出去过,而且阿修罗还丢了。“村长,不就是阿修罗吗,它就是捡回来的,丢了也就丢了,改明让吴宁他们来陪你!”有村民上前安慰道,他对于阿修罗并不怎么友好,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了,白白吃了他们五年的粮食,在早上开村会的时候就强烈提议让阿修罗滚出草石村,看到阿修罗失踪了,他虽然表面上是惋惜,暗地早就呵呵只笑,这个白蹭吃的家伙终于走了。“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他一定还活着,等着我呢!”老村长眼睛通红,一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强烈态度。周围的村民全都轻叹,有些羡慕阿修罗,村长什么都让着阿修罗,处处保护,村长这次是真的把阿修罗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天,月亮发生了什么?变成血月了!”有村民无意间望向天空,看到了月亮已经彻底化成了血月,散发出妖异的红光,如同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人间,而是冥界。“血月!血月!”老村长楠楠自语,猛地抬起头望着散发出红芒的血月,又联想到在高山峰上阿修罗的变化,“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我去接回阿修罗这孩子。”村长对着村民道,话音刚落,纵身原路返回。果然,一道稚嫩的小小身影趴在石堆上,一动不动,双眸发出耀眼的血红色光芒,眼眸深处的太阳与血月环环相称,如同吸收月之精华。这次他没有轻举妄动,蹲在一个细密石堆,神色凝重看向阿修罗,想要了解阿修罗为什么能吸收月之精华,当然还有了解“阿修罗”这三个大字,这对他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时间已过许久,阿修罗依旧怔怔躺在那,眼眸已经变成了猩红色,血月上的血月精华丝丝缕缕没入阿修罗的眼眸,使其猩红色的眸光更深几分。老村长在一旁有些傻了,这真是在吸收月之精华啊!刚想过去,追问阿修罗,却听到后面隐约传来人的惨叫声和野兽的嘶吼声。脸色一顿,犹豫看了一眼阿修罗,而后咬咬牙转身离去,而就在村长远远离去的时候,阿修罗停止了吸收,眼眸恢复平静,望向村长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拿起斧子纵身追了上去......当阿修罗躲在远处看到村长时,他正在浑身浴血,干枯的双掌上凝结了无穷的力量,劲力喷薄而出,与一只花斑大老虎相斗,周围已经躺下数个村民了,全都开膛破肚,脖子骨头被咬成骨碎子,鲜血染后了村落,血腥味刺激着村庄无数大型猛兽,什么花斑豹,什么黑狐,老鹰纷纷而来,来这里分一杯羹。老村长怒吼:“啊!这到底为什么!这几天为什么连连遇到大型猛兽!难道天要灭我草石村吗!”村长拿着年轻时用的剑连连挥砍,斩落一只老鹰,用剑拄着地,对着残余的村民吼道:“快走,跑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转过头,气喘吁吁望着把自己包围的大型猛兽,神色平静,遥望村周围最大的山峰,仿佛看见了阿修罗,苍老的容颜上露出一丝微笑,轻叹一声。啊!一声大吼,手中宝剑斜指天空,剑体颤鸣。”今日就是我风扬最后一次用剑了!老伙计,让我们在年轻一次,杀个痛快!“村长风扬轻抚宝剑,轻声自语,风扬满是皱纹的嘴角微微一蹩。轰!一缕扫去了浮华,锋锐到极致的剑意冲天而起,直冲云霄。可怕的剑气绽放于天穹之上。不少围观而来的大型野兽全都因为璀璨的剑气而双眼流淌血液,成为瞎子。村长风扬释放出这一剑之后,双手无力垂落在腰间,头昂起,身体依旧站的笔直。阿修罗在远处默默的看着,眸光垂下,眼眸深处泛起了波澜。许久之后,一声叹息,悄然绽放。
  望着曾经收留他,养他的老村长倒下了,有些怅然若失,望着死寂沉沉的草石村,情绪有些复杂。阿修罗站在远处,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草石村,看着即使生机全无,依旧站的笔直的村长,阿修罗轻吐一口气,恢复平静,他本不就是什么善感的人,也不是知恩图报的人,能为他叹息几声,也算是老村长这些年对他的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