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墓经传人章节目录 > 第十七章 可惜

第十七章 可惜


  “安然小姐,我们不能再耽搁了。”
  王驰出声提醒道:“家里安排的接应游艇已经到了,游轮老板的众多手下估计也在四处搜寻我们。”
  九井迟看了看这位华文翻译,这才知道此人与云安然是一伙的,也明白了此人为何总与自己套近乎。
  “动手吧。”
  云安然挥了挥手。
  那两位壮汉一左一右地扑向了九井迟。
  九井迟并未急着动,待得那二人分别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他才双手齐出,分别抓住二人的手腕。
  他的出手速度太快,又兼那二人对他的实力估计不足,这才被他轻易抓住。
  他双掌一起猛然发力下压,身材壮实的那二人当即弯下腰身,尽皆一脸痛苦之色。
  “不明智的你们!”
  言语之际,他一脚踹出,一人被他踹飞。
  当他再次抬脚飞踹,看着斯斯文文的王驰,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向着他的肩部扫来。
  他这一脚改变了攻击目标,直接踹在了王驰的肚子上。
  王驰也被踹飞,身体狠狠地砸在了一面墙壁上,最终落到床上,哇哇吐血。
  还弯身在九井迟面前的壮汉,强忍着手腕处传来的剧痛,另外一只手化掌为拳,砸向他的膝盖。
  他没有太多争斗经验,刚刚踹飞王驰,来不及防御自身,被对方的拳头击中。
  很疼!
  这名壮汉的力量很足,全力的一拳应当足以砸裂巨石。
  九井迟嘴角抽搐了一下,右臂弯折,以臂肘猛击对方的后背,直接将对方砸得趴在地上。
  咻!咻!
  两道破空声传来!
  那是两根钢针,由云安然甩手打出。
  九井迟没有足够多的厮杀经验的缺点再次暴露出来,他虽竭力躲避,却只是避免被击中要害,那两根钢针分别击中了他的右肩与肋部。
  “没想到,我竟然看走眼了,你居然也有不弱的身手。”
  看着自己的三名手下都被打伤,云安然一脸的意外之色。
  在此之前,她认为面皮白净的九井迟只是个普通人。
  “你没想到的事情很多。”
  九井迟死死盯着她,心知此女很厉害,不易对付。
  “你中了我的毒针,马上就会浑身发软,意识迷糊,就不要逞强嘴硬了。”
  云安然嗤笑着道:“我的毒针带着的毒素是特制品种,就算是那个实力与我相仿的倭国人都扛不住。”
  “下三滥的手段。”
  九井迟表面硬气,心中却有些疑惑,自己确实被两根毒针击中,但除了被击中时的刺痛外,并没有别的异样感觉。
  他很快就醒悟过来,自己的体内蕴含的精纯煞气,应该能化解掉侵入身体的毒素。
  负伤的两位壮汉与王驰,挣扎着起身,他们没有再向九井迟动手,而是默默站到了云安然的身边。
  九井迟知道,对方四人在等自己毒发而倒,丧失战力。
  “我可不管什么下三滥不下三滥的,在我看来,只要能以最小的代价解决掉敌人,就是最好的手段!”
  云安然不以为然地道。
  “可惜。”
  九井迟哼了一声,他不愿给对方受伤的人太多恢复时间,主动冲向前去。
  “找死!”
  那柄被倭国人以五十亿美刀拍走的金色竹剑,被云安然从背后的腰间取出。
  她手握剑柄,上前一步,迎着扑来的九井迟横扫一记。
  九井迟连忙躲闪,可如今的他并不如云安然敏捷,刚刚躲过一剑横扫,随后就被那柄竹剑的剑峰割破了一边肩头。
  顿时,鲜血涌出。
  他退到窗边,奋力运转体内煞气。
  随即,被他疯狂鼓动的煞气,外溢而出,很快便充斥了整个房间。
  “咦?”
  云安然大感讶异,不明白九井迟为何没有中毒倒下,更不知他浑身外溢的褐色雾气是什么。
  她与自己的三名手下都没有及时屏住呼吸,反倒是他们先有了摇摇欲坠的感觉。
  那只接近圣贤境修为的神嗅鼠孕养的火煞丹,其中蕴含的煞气太高级太精纯,纵是修炼有成之辈吸入身体,也不可能扛得住。
  “怎么回事?”
  王驰一脸茫然,感觉全身越来越难受,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雾气有剧毒!”
  云安然同样是内心惊诧,俏丽的瓜子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她终于明白,九井迟为何没有中毒的迹象,他本就是剧毒之体!
  她仍旧不知从他身体外溢出的褐色雾气是什么,但却能感受到,这种雾气带着浓烈的阴戾气息,对生命体具有极强的侵蚀性。
  “麻烦大了,踢到铁板上了!”
  她想要转身开门,先行逃离,奈何浑身不仅绵软无力,且异常苦痛,仿佛有亿万只蚁虫正在啃噬全身每一处。
  见对方四人全部疲软倒下,为了避免伤及无辜,九井迟连忙将外溢的煞气重新吸入体内。
  房门虽然是关闭着的,但难保煞气不会溢到外面去,毕竟整个房间并非绝对密封的。
  又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定对方四人丧失了行动能力,他才走到云安然身边,先将她手中的金色竹剑夺了过来。
  云安然仍有清醒的意识,可她却动弹不得。
  金色竹剑被夺也就罢了,她随后发现九井迟正在搜她的身,这令她倍感屈辱。
  九井迟可不会在乎她的感受,一手拎着金色竹剑,一手摸索着她的全身上下,要将她随身携带的有杀伤力的东西全部卸下。
  他没有辣手摧花的打算,不是心慈手软,也不是畏惧云家的势力,而是不想在船上惹下大麻烦。
  船上到处都有监控,杀掉这四人,他很难处理他们的尸体。
  一旦被人发现他杀了人,他除非杀更多的人,不然必定会遭受围捕。
  在这茫茫大洋深处,他想逃也逃不掉!
  为了避免这四人死掉,解除了他们的威胁后,他分别吸走了他们体内的煞气。
  短时间的煞气入侵,不会要了他们的性命,但也会令他们的身体遭受重创,别想再发力战斗。
  身体终于不再饱受折磨,云安然等人歪歪扭扭地躺在地上,各自大口喘息,面色异常惨淡。
  九井迟正思量之际,从云安然身上搜出的一部手机响了。
  他看了看手机屏幕,发现电话是萧泉打来的。
  他接通了电话,按了免提,将手机放到了云安然的脑袋边上。
  “安然妹妹,你不是去办一件小事吗?我都到你们家的接应游艇上了,你怎么还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