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花都极品道士章节目录 > 第六十三章 隐藏

第六十三章 隐藏

王大虎的人一进来,立刻就把场面控制住了。
  
  言沉败了,铁拐教的人一个个垂头丧气,束手就擒。
  
  或许他们自己心里也很疑惑,这事情怎么忽然就发展成了眼下这个局面?
  
  不过就是一次会长竞选吗?以前的会长也不是铁拐教的人,铁拐教不是照样也发展的很好?怎么这次就只参加一个竞选,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然而这一切,都源自于铁拐教那发生质变的野心。
  
  以往的铁拐教,只是想扎根于余杭,所以只图发展;可是现在的铁拐教不一样了,他们不满足于发展,想要掌控余杭了。
  
  人,一旦起了贪念,那么很多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铁拐教这次也的确有贪心的资本,他们同林氏集团合作,几乎在余杭都没有能够与之抗衡的势力。
  
  可是他们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钟禾的存在。
  
  又或者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低估了钟禾,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若是一开始,铁拐教就重视钟禾的话,未必就会有今天这个局面,至少不会因此全军覆没。
  
  “各位,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希望大家不要四处去宣扬。”钟禾对着眼前这些等着自己替他们驱邪的人说道。
  
  “至于信任的铁拐教会长,我想交给黄乾道友来做。”
  
  “啊?”被忽然点到名字的黄乾忽的一愣,随即不解的看向了钟禾。
  
  钟禾道:“让你当就当,会长这么麻烦的事情还是不适合我。”
  
  钟禾笑着解释了一句。
  
  特别是经过了清明上河图一事,钟禾发现自己的形式还是太高调了一点,如果自己真的当上了会长,到时候应酬的机会变得很多,届时被人识破的可能性也会大大增加。
  
  所以钟禾还是决定,这个会长让给黄乾。
  
  反正黄乾对自己已经是忠心不二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给卫安国去了条短信,然后将人交给王大虎暂时看押,到时候全部都会由卫安国带人来接手,通通直接安排到牢里,有关于这边发生的事情也就不会传出去了。
  
  具体细节,钟禾没有插手,他相信以卫家的地位,一定能够妥善处理好这件事。
  
  “言道友,请。”
  
  钟禾带着言沉,两人来到了一个秘密的房间。
  
  言沉道:“你单独找我,如果是想要说服我为你做事,那还是不要费心了。”
  
  钟禾摇了摇头,道:“我的确想过要收服你,不过你既然不愿意,我也就不会再多费口舌了。”
  
  “有话直说。”言沉道。
  
  “我想问你,那副清明上河图你是哪来的?”
  
  钟禾将脸稍稍侧了侧,让言沉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言沉沉默了一会,随后道:“你见过那副画?”
  
  接着,言沉又摇了摇头,“不,你不可能见过那副画,这幅画是总部那边借我压场子的。”
  
  压场子?
  
  钟禾心下顿时了然,这只怕是铁拐教总部和林氏集团都有联系,在知道林氏集团要举办拍卖会所以特意借来镇场子的。
  
  明面上看,的确是这个意思。
  
  可是实际上,却不是。
  
  “看样子,铁拐教知道我的存在,只是不知道我在哪。他们依然在追查我的下落,这次借画,也是顺手试探一下余杭有没有我的踪迹。”钟禾如是想。
  
  钟禾道:“你们铁拐教的总部在哪?”
  
  言沉听后笑了笑,“想知道自己去打听,铁拐教总部不是什么秘密。我虽然输了,但我不是你的犯人。”
  
  钟禾道:“我知道你很不甘心。而且我也知道,余杭发生的事情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到你们总部去,你作为分会掌教,铁拐教不可能坐视你不管,到时候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言沉两眼一眯,语气之中多了一丝惊慌,“你要杀我?”
  
  “不,你不会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钟禾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符箓,然后贴在了言沉的胸口,下一秒,这枚符箓就像是融入了言沉心口一样消失不见。
  
  “这是锁心符,从现在起,只要你对我产生了敌意,那么你就会感受到万箭穿心的感觉。”
  
  下一秒,言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角划下,显然是有过了体会。
  
  钟禾道:“我也没打算抓你,相反,我会放走你,让你回到你们总部去。”
  
  言沉一咬牙,恨到:“你威胁我?”
  
  钟禾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力!”
  
  “没错,我就是威胁你。”
  
  “当然了,你大可以找你们总部的大师试试帮你解咒,只是我告诉你,这是会传染的,一旦有人尝试解咒失败,那么他也会被传染相同的效果,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狠毒,太狠毒了!
  
  言沉竭尽全力的压下自己的情绪,道:“我不可能背叛铁拐教!”
  
  “我知道,但我要你做的也很简单,只是告诉我这幅画你们究竟是怎么来的就好,你回到铁拐教之后,主需要打探这个消息,你一条命,换一条这个和你不想管的消息,这买卖稳赚不赔。”
  
  言沉咬了咬牙,没有做回应。
  
  钟禾拍了拍手,也没有逼言沉,继续道:“在余杭,道家不能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如果非得要有,也只能是我。”
  
  若是换做以前,言沉听到这种言论只会绝对对方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可是现在,在亲生体会过了钟禾实力之后,他就不能把钟禾的话当成是不切实际的玩笑了。
  
  言沉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钟禾没有回答,转身便往外走。
  
  “等等!”
  
  ……
  
  回到了钟南村,钟禾躺在了床上,拿出了脖子上的甲片。
  
  余杭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钟禾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余杭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小势力。
  
  “师傅,师兄,距离我替你们报仇,又进了一步。”钟禾喃喃自语。
  
  “现在虽然看上去掌握了余杭的道派,但是实际上我自己的班底只有王大虎那一群混混,和黄乾那几个从一开始就支持我的心腹,人还是太少了。”
  
  咚咚咚。
  
  有人敲门,钟青青进来来。
  
  钟禾起身,道:“怎么了?愁眉苦脸的,谁欺负你了,跟哥说!”
  
  钟青青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是你哥,有什么事你不敢和爸妈说还不敢和我说?”钟禾点了点钟青青的鼻子,后者眼泪立马就流了下来。
  
  “哥,我想回学校。”
  
  回学校?
  
  钟禾不解,“你想回学校就回啊,这有什么困难的吗?”
  
  钟青青低着头,道:“家里没钱了……”
  
  这下,钟禾才明白钟青青的意思。
  
  想到这里,一股愧疚感油然而生。
  
  自己在外面只顾着复仇,看似风光无限,可是却忽略了自己最重要的家人!
  
  原本钟青青是考上了大学的,可是因为钟父的缘故办了休学,学费也用来还债了。
  
  现在事情解决,钟青青自然想回到学校了。
  
  可是她又怎么好意思开口问家里再要钱,钟禾为了她可是都花了两百万了!
  
  可除了钟禾,她又能找谁呢?
  
  钟禾抱了抱钟青青,柔声道:“放心,哥明天就送你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