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八感章节目录 > 第七十四章:王振宇之死

第七十四章:王振宇之死


  牛犇吓得捂住嘴,他第一反应就回想到先前附在二姨奶身上的常乐!于是朝三叔怯语道:“三…三爷!大头变成常乐了!还不停的鬼笑着!”
  凌天一听,顿时明白三叔为什么突然说要回家,也明白了此后的一系列举动。
  三叔早就发现大头有些不对劲,他想起三叔点烟后的神情变化,那眉头明显的皱了一下,接着对他眨了眨眼,当时三叔身体右侧对着大头,眨的却是左眼,这分明是在给自己的暗示啊!
  真该死!
  自己竟然没反应过来?!
  凌天又想到那飘起的烟雾,和当初在医院中的如出一辙。屋子里当时没有风,但那白烟近乎是掠过三叔头顶飘向某个方向,或许那时候,三叔就已经发现了“常乐”的存在。
  凌天心中凉,妈的,这玩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和自己耍花腔!而且都是在三叔在场的情况下一次次的附身,在他以往的经历中,还是头一次,不由得心中感到不可思议。
  一阵微风,树枝轻轻摇曳,三爷扶着树杈爬到牛犇身边,眉心处贴了枚老旧的铜钱。
  牛犇下意识挪了下身子,不知是脚下太狭窄还是心里太紧张,直接把手中的树枝掰断了?!
  “咔嚓!”一声清脆,牛犇只觉重心不稳,眼看着就往下坠,三叔眼疾手快,一把伸出胳膊拉住了他。
  与此同时!
  屋里正在阴笑的大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猛地回头,看向了牛犇,说时迟那时快,三爷双腿盘住树杈,腾出右手,单手一晃,一层白灰洋洋洒洒的落在二人身上。
  大头的整张脸阴黑的恐怖,嘴角咧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眼球暴突,目光凶狠。牛犇浑身颤抖,只感到心一阵猛跳。
  这是活生生的粽子啊!
  可大头看了几秒钟后,将头又转了回去,似乎根本没察觉到二人,牛犇转念一想,肯定是三爷撒的东西起了作用,不由松了口气。
  大头嘿嘿一笑,将手慢慢伸向躺在地上的王振宇,虽然隔得比较远,但牛犇却还是看到,他伸出来的那只手连同暴露的胳膊,清一色的漆黑,手臂上血管扭曲,指甲尖利乌黑,活生生的像只爪子。
  他妈的!牛犇缩了缩脖子,要是被这玩意儿抓到,那还不当场嗝屁啊!这玩意可是吃人魂魄的魃魊啊!
  牛犇浑身紧绷,越想越紧张,双手死死的捏着树枝。
  三爷淡淡的看着牛犇:“慌个屁!”
  牛犇双眼都不敢眨,在那双鬼手即将碰到王振宇身体的时候,他心里一凉,完了,全完了。
  突然,只见王老爷身上的一道符纸发出一道红光,那只黑爪像是被开水烫了一般,迅速缩了回去。接着就听到一声惨叫,大头看着腐烂的手,狰狞的露出两个森白的獠牙,满脸愤怒。
  那符纸正是三爷临走前贴上去的,牛犇暗暗松了口气。
  “老牛,你就在这呆着,别乱动,老子去把这玩意儿收拾了!”
  说完三爷单脚一跃,跳下枝头。
  牛犇安静的趴在树上,身上早就被汗水侵湿,一阵凉风,衣服贴在皮肤,夹杂着各种毛扎,难受的不行。但牛犇却一动也不敢动,眼睛死死的盯着三爷翻墙而入的身影,心中忐忑不已。
  “牛哥!拉我!”黑子在树下小声的喊道,牛犇一把把他拽了上来。
  三叔摸出小木剑,旋即嘴巴一张,将一个圆不溜秋的东西快速丢进嘴巴,由于速度太快,牛犇也没看清是啥东西。
  三叔干脆利落的翻过围墙,落地几乎没什么声响,接着又迅速绕到木门旁。
  瞅准时机,一脚踹开门,与此同时,三爷单手一挥,三个东西便脱手而出,速度极快,直直的飞向大头的后背。
  牛犇看清了,那是三张泛黄的符纸。
  三爷怒眉紧皱,眉心出依旧贴着那枚铜钱,大头对这一手几乎是毫无防范,错愕的回过头,惊恐的看到三张符纸扑面而来,下一秒,胸口三个大洞。
  一阵开水沸腾的声音,大头整个人冒起滚滚白烟,此起彼伏的咆哮声凄厉无比,他整张脸都歪斜成一个恐怖的程度,下颚咧到了耳根,像断开一般,双眼再无白仁,变成了深不见底的黑色,两道血水顺着眼角印出两道深红的沟壑。
  接着,只见他将身体缓缓的弯了下来,腰部高高拱起,双爪死死的抓着地面,刹那间,牛犇还没反应过来!这货竟像头野兽般,四肢一蹬,迎面扑向了三叔!
  三叔冷冷一笑,似乎早就预料到,他微微一跳,便躲过这一扑。
  与此同时,三叔握着手中的木剑,只见阵阵青光,横眉一怒,顺势一插——一声更为凄厉的吼声响起!
  像扒去了逆鳞,大头愤怒的扭着脖子,隆起的脊背竟裂开了一条缝!乌黑的爪子“噌”的一声破肉而出,夹杂着某些组织神经,在三叔的大腿上冷不防狠狠抓了一下!
  该死!三叔身子一震,痛哼一声,面色铁黑:“老子草你仙人!”
  说罢将木剑又狠狠朝下插了插,同时,牛犇就看见一个硕大的黑影从大头的身体中窜了出来,直直的逃向躺在地上的王振宇!
  “凌天!”三爷大吼!!
  凌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埋伏到了房顶,只见他后脚一蹬,如破膛子弹穿破黑夜,笔直的射向王振宇,手掌泛起淡淡的紫光,不偏不倚扎扎实实的打在黑影的胸口。
  黑影飞出撞在了墙上,重重的摔倒在地,一声惨痛的呻吟。此刻,他胸口一个大洞,身上三处冒着白烟,豁大的口子不断的滚着血水,邪乎乎的眼珠一直盯着凌天,狰狞无比。
  凌天屏住呼吸,四目相对,拳头捏的咯吱做响!竟能把三叔弄伤,这畜牲不可小觑!
  相望了几秒后,突然,令所有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再次发生了!黑影站在原地,开始放松起来?嘴角慢慢的咧开,似笑非笑的发出瘆人的呻吟,随之单手一勾,只见躺在地上的王老爷身体微微一颤,三爷心里大骂不好!冲过去的时候,为时已晚,黑影竟再次如魔术般凭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伴随黑影的消失,凌天心头那股冰冷而心悸的感觉也随之消散,他感觉诡异的不行,为什么这东西能一次次的在自己和三叔面前全身而退?他可以在黑暗中无时不刻的窥视着我们,但我们却没有任何办法!?
  凌天咬着牙,拼命的扫视着每一处角落,但都一无所获。
  “别找了!”
  凌天回过头,看到三叔吃力的支着身子,大腿处五道抓痕触目惊心,表皮外翻着,血水不断的往外冒,这血竟是黑色的!
  三爷唾了口唾沫,似乎一点都不关心大腿上的口子,他拿出根烟,猛猛的扎了两口。
  腾腾的烟雾霎时间尽数飘向屋外,引入树林深处,阵阵白烟如稀薄的云雾,轻柔无比,变化无常,像在引诱人去猜它此刻像是什么,下一刻又像是什么。
  后来阎才知道,在当时那个年代,老一辈人的人都知道,南宁出了个鬼师,手段极其独特,一根莫合烟即可,说的就是李家老三。
  牛犇见神一般的三爷竟然受伤了?!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突然间!眉心处的黑沙包开始发烫。
  远处的三爷皱着眉头,冲凌天使了个眼色:“狗日的在那呢!”
  牛犇趴在树上,周围静的出奇,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进眼睛,他疼的厉害,却丝毫不敢乱动,只转动着眼珠子一边盯着那飘来的烟雾,一边瞟着黑子,紧闭的嘴巴大气都不敢喘!
  烟雾飘的很快,眨眼间就翻过了院墙,来到牛犇面前。
  妈呀,狗日的别来找我啊!
  牛犇汗毛竖立,他眯着眼睛,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劫,突然!就在这团烟雾抚过他那干燥的脸颊时,那双三角眼似乎看到烟雾竟中有个东西?那是一双迷人的眼睛,此刻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这眼睛——
  牛犇倒吸一口凉气,心里一咯噔——秀儿!?
  这不是秀儿嘛!她怎么在这!
  来不及多想,牛犇下意识忘却了所有恐惧,冲着烟雾大喊:“秀儿!是不是你!秀儿!!”
  黑子一瞧身旁的牛犇突然大叫,吓得一个踉跄从树上摔了下来!心里大骂,你这傻牛,吼个球啊!
  正要发火,凌天已冲到了身边,他捏紧双拳,冰冷的注视着黑暗中的那双眼睛。
  秀儿的双眸开始变得细长,似乎是眯了起来,接着整坨烟雾朝凌天飘来,与此同时,烟雾中隐约笼罩出一个模糊的黑影!
  该死!这鬼影应该是常乐,为什么又变成个女人?这女人牛犇似乎还认识?
  凌天感到大脑有些凌乱,身体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下一秒,只见鬼影越来越近,就在那双大眼距离凌天还有一米的时候,突然,漆黑的双眸闪过一丝光,似乎是看到了令它兴奋的东西,接着鬼躯一颤,变得阴森诡异,阵阵阴气伴随着作呕的腐臭扑面而来。
  “去死吧!”凌天大喝一声,刚抬起手,只见一道金光从胸前暴射而出,瞬间打在那团迎面而来的鬼影上。
  一声凄厉的嚎叫。
  这一下鬼影伤的不轻,一头撞向粗壮的树干,摔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
  正当凌天感到差异的时候,背后传来三叔冷冷的声音:“哼,李家的东西你也敢惦记!”
  凌天赶忙摸了摸胸口,原来是三叔之前给他的那枚祖上灵牌!
  黑子识色的搀扶住三爷。
  三爷摇摇晃晃的走到凌天身边,嘴巴一吐,伴着漫天的唾沫星子,只见一颗青色的珠子破口而出,狠狠地打向地上的鬼影。
  “不!!秀儿!”这一击仿佛打在牛犇身上,他连滚带爬从树上翻下来,径直的奔到树根旁,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烟雾渐渐散去,黑影显出了原形——常乐!
  牛犇吓了一跳,赶忙后退,怎么回事?不是秀儿么,怎么又变成常乐了?!
  常乐痛苦的躺在地上,狰狞的咧着嘴,一会看着三叔,一会瞪着牛犇,整张脸异常恐怖。
  牛犇注意到,那颗青色的珠子已经死死的嵌进了脑壳,还时不时的冒着白烟,常乐挥舞着四肢,张牙舞爪想逃跑,奈何他每挥动一次,珠子就发出阵阵青光,像根铆钉将他牢牢地定在原地!
  “呸,跑啊,你他娘的不是很拽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三叔狠狠地嘬了口烟,一声大叫:“咿呀咿呀~桃木引灵,他娘的助老子诛邪,草死这狗日的玩意儿!”
  凌天一脸郁闷,这货又开始自创了。
  只见三爷一咬舌尖,鲜血伴着唾沫喷在木剑之上,接着用力推了把黑子,借力朝着常乐就扑了上来。
  下一秒,常乐那怨毒的双眼中竟布满了恐惧!
  木剑凌空而下!从天灵盖捅到了骆驼峰,在近乎垂死挣扎的凄惨声中,常乐开始融化,像夏日的雪糕,巧克力味,直到变成一滩黑水,那双死鱼眼才从凌天的胸口处挪开。
  三爷冷冷的摇了摇头,忽然,一个淡淡的人影升起,模样和王振宇一模一样,三爷一惊,脸上神色立马紧张起来,右手一翻摸出一道黄符,眼看就要点燃,可那只手却停留在了半空。
  因为三爷察觉道,人影此刻已经变得非常虚幻缥缈,他慢慢腾空,越飘越高,直到消失的时候,双眼还望着屋子的方向,那里,静静地躺着两个人。
  三爷重重的叹了口气,凌天也意识到什么,一阵悲意从心里升起。
  几分钟后,黑水散发出一股恶臭,弥漫开来。
  三爷吩咐几人用土埋好,接着冲着土堆又撒了泡尿,甩了好几下才算结束。
  先前洒在墙外的金粉如细蛇般将大院围住,三爷让黑子抓了把金粉,洒向土堆。
  黑子疑惑的照做,随后,几人呆呆的望着土堆,只见一丝黑烟从土堆中升起,牛犇眼尖,指着黑烟大喊:“三爷!快看!”
  三爷点点头,像是早有准备,往裤兜里一模,掏出一个两寸长的小玉瓶,接着嘴巴叽里咕噜不知念着什么,只见一阵幽幽的青光破土而出,包裹着黑气一同钻进了玉瓶中。
  “啪!”
  三爷盖上塞子,冷冷的说到:“这第一个,算是解决了!”
  “啊哈!三爷!这玩意死了么!”黑子激动的望着瓶子,也不敢靠近。
  三爷点了点头,指了指屋子,示意自己要进去,黑子赶忙搀扶起来。
  牛犇推开门,一行人进了屋。
  三爷一瘸一拐的找了个板凳坐下,此时地上已经多了个人——死去的大头。
  三爷瞥了他一眼没再多看,他咬着牙根用手一扯,半边裤腿被撕了下来。牛犇吃惊的捂住了嘴,他看到三爷的整个右腿已经变得紫黑,像中毒般青筋暴突扭曲成一团。
  牛犇缓缓的将视线移到三叔脸上,终于听到了那句久违的痛吟:“哎呦我曹!疼死老子了!”
  牛犇心想,你这腿都特娘的成红烧猪蹄了,要是再不疼估计就不是人了!
  三爷颤颤巍巍的伸手在胸口处摸了半天,像在找什么东西,过了半晌,搓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符纸,这符纸乍眼一看就知道与之前的都不同,在屋灯的反射下,泛着淡淡银光,定睛一看,是一道银符。
  三爷皱着眉头,不停的吸溜着嘴角,痛苦间夹杂着犹豫,似乎内心在做着某种剧烈挣扎,最后眼睛一闭,喃喃念道,“日你先人个板板,想不到这玩意儿就这么白白用掉了!”
  随后,他将整张符纸迅速贴在大腿内侧的抓痕处,符纸刚一接触伤口,耳边一阵嗤嗤声,阵阵白气从伤口处升起,三叔一咬牙,整个烟被咬断了,口中含着个烟屁股,汗珠一个劲的往下坠。
  不一会,符纸在伤口处开始慢慢融化,接着,融化的银符如水银般,渗入伤口,只见污秽的黑血从中喷出,夹杂着一股恶臭,五分钟后,血液恢复到了正常的鲜红。
  做完这一切,三爷整个人是彻底虚脱了,他耷拉着脑袋,靠在椅子上像条死鱼,嘴角偶尔因疼痛时不时的抽动两下。
  黑子端来个急救箱,开始给三爷包扎。
  看着三爷一脸死人相,黑子有些担心:“三爷,你没事吧!”
  三爷一动不动,脸色惨白。
  “三叔?”凌天又唤了一声,可三叔依旧没任何反应。
  难不成!!
  凌天心里一咯噔,挥起胳膊一巴掌扇在三叔老脸。
  结结实实,声音浑厚。
  “我曹你个瓜娃子!老子铲你俩耳屎!”
  一声怒吼,三叔瞪着眼睛,胡子拉碴的脸上浮起一个又小又红的巴掌印儿。
  凌天挠挠头,嘿嘿一声:“我这不是怕你嗝屁么!”
  三爷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在黑子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进里屋。此刻的王振宇双眼睁的老大,仰面一动不动,不复之前的恐怖,反而看上去像个平常人。
  三爷弯下腰,用手探了探鼻子。
  虽说早有预感,但这一幕在众人看来依旧心酸异常:“王振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