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天幻梦章节目录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鬼云针 一

第二百七十三章 鬼云针 一

安小语抓到的“间谍”可惜只是一个被金钱迷惑了双眼的学生。这个男生是三千学院机械专业大一的学生,今年刚刚升上大学,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兴奋活力,喜欢跟朋友一起出去玩。
  
  最近他还喜欢上了摄影,显示从家里要死要活地弄了几千块钱,买了现在他手里的这台相机,经常钻研摄影技术,也喜欢给别人拍照,有的时候是免费的,有的时候是收费的。
  
  因为可能是真的有些天赋,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在学校论坛上发的照片被人看见,就有人来找他约拍,约拍的费用面谈之后就定下来了,给的不算太多,但是好歹是一个进项。
  
  他大喜过望,在刚开始的时候,从来都没想过能靠着摄影技术翻本,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很有希望的样子。
  
  赚到了钱,技术也提升了,他开始向往更加高端的摄影设备和更好的生活,于是他开始在论键山上,在帝都的各大新闻上面,寻找各种摄影赚钱的途径。
  
  很可惜,他只是一个还没出道的新人,摄影作品也从来都没有获得过什么大型的奖项,所以去找很多的工作室,很多的摄影棚,人家都不会搭理他。他也知道自己的水平还不够,于是放弃了这个快速暴富的想法。
  
  但是这样的想法一旦在心里扎下了根,就从此再也忘不掉了,随着时间的增长,还会在心中扎下了根,影响你的理性和判断,让你片面地看待和金钱相关的每一件事。
  
  安小语深深地知道这样的感觉,尤其是在坑了灰绳钱的时候,收入金钱的爽快感,简直让人不能自拔,就算她这个已经身家不菲而且还不知道怎么花的人来说,这样的快感也是拥有巨大吸引力的。
  
  所以虽然放弃了寻找赚钱的途径,但是男生依然还是想着有一天,能够靠自己的技术赚大钱。当然,要先定个小目标,比如说让自己的照片变得更加值钱起来。
  
  显然,靠着给学生拍照赚取摄影费用是缓慢的,技术的提升和摄影费的提升也是缓慢的。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心中的欲望就越发地强烈了起来。看着网站上那些高级的摄影设备,心里痒得不行。
  
  百无聊赖的时候,他只能选择出去拍照,或者拍拍三千学院里面的建筑,或者拍拍帝都周围的风景,偶尔爬上高高的楼顶拍摄日出日落和城市夜景,然后发到摄影的网站上,希望能提升一点热度。
  
  但是网站上摄影师千千万,神仙满地走,大佬多如狗,怎么会有太多的人关注他这样的小摄影师?网站上的点击量和收藏少得可怜,让他几乎要绝望了。
  
  突然有一天,就在前些日子,有一个人通过网站的私聊给他留言,希望和他认识一下。
  
  他想了想,终究还是加了留言里面留下来的那个个人号,询问那人有什么事情。
  
  对方说,她是遥远地区的一个高中生,学习成绩不错,高中生涯当中,一直以三千学院为自己的最终目标,所有关于三千学院的消息她都会关注。偶然有一天,在网站上,她看到了这位学长的照片,感觉特别喜欢,尤其是拍照主题是三千学院的那些照片,全都保存了下来。
  
  男生几乎都要失去思考能力了。
  
  高中女生,学长,喜欢他的照片,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较大的满足,内心中的激动和火热也开始逐渐地升温起来。
  
  他悄悄地看了女生的个人主页,看到了一大堆青春靓丽的照片,看到了那些活泼可爱的小视频。再加上女生每天都要来找他聊天,说些自己在学校的事情,问三千学院的情况。
  
  他开始沉浸在被高中女生崇拜和喜爱的幻觉当中,女生要求他多拍一些三千学院的照片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花费了三天的时间,他走遍了三千学院的每一个角落,出了一套三千学院的摄影集。
  
  果然小学妹看到照片的时候喜出望外,激动到不能自己,甚至还说了一句:“学长我太爱你了!”
  
  不仅如此,小学妹听说他花了三天的时间去拍照,又熬夜修了图之后,马上给他打了一笔钱过来,说是给学长的摄影费用。
  
  他起初不想要,但是女生说,不能让学长白白辛苦,而且她家里颇有些资产,学长应该得的钱还是应该给的。
  
  长得好看,家里还有钱……
  
  男生彻底沉沦了。
  
  他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这笔钱,也收下了学妹对他的崇敬之情。随后,他按照学妹的要求,拍了很多三千学院建筑和风景的细节照片,当然,价格好商量。没过多久,他就可以攒够一个新相机的钱了。
  
  他把自己梦想中的相机跟学妹说了之后,告诉她自己还差上两千块钱就能够凑齐资金买下来。学妹兴奋地告诉他,正好她想要看一看一间实验室的内部情况,希望学长能去拍一下。
  
  哪所实验室,便是左丘之左的***所在地,文斗成果展示项目的准备实验室,从一开始,这个实验室便是三千学院的管制场所,虽然周围谁都能去,但是想要进去,就需要身份验证了。
  
  他把这个难处说给了学妹听,学妹表示很遗憾,可她实在是想要看看三千学院实验室的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希望学长可以从窗子里随便拍两张照片,几张就好,不管拍成什么样,她都帮学长把两千块钱补上。
  
  纠结了一个晚上,男生终于还是抵挡不了小学妹和金钱的双重诱惑,答应了下来。
  
  接着,就出现了今天的这一幕。
  
  安小语在旁边托着下巴,听着男生磕磕巴巴地说自己这些日子的经历,连着打了两个呵欠。
  
  “这么明显的骗局,为什么就是有人上当呢?”安小语表示。
  
  魏卿玄和其他护卫队的审讯人员和她对视了一眼,也是有些无奈。
  
  而男生还在坚持着:“学妹不会骗我的!”
  
  “切!天上哪有掉馅饼的事?”安小语摆弄着终端,把终端翻过来给他看上边刚查出来的信息:“这是你加的那个个人号,注册人信息就是这个男的了。”
  
  看着上面的信息,个人号的注册人叫做王大富,职业写的是个人记者,履历上劣迹斑斑。
  
  男生强硬地说:“可能是学妹的父亲呢?”
  
  “哦。”安小语又在终端上划了两下,重新翻过来给他看:“个人号里的照片和小视频,拍摄时间大概是五百六十三年前,是当时一个过气网红的个人主页内容,因为很快过气了,一直都没多少人知道。”
  
  安小语受其终端,摊开手,拍拍男生的肩膀。
  
  “被人骗就骗了,至少我们现在帮你弄清楚,你还白拿了那么多的钱,虽然也是你劳动所得,但是这个所得确实有点多了。”
  
  看着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男生,安小语转身离开了审讯室,把男生交给魏卿玄他们处理,估计免不了要写检查,然后留校观察。
  
  最重要的是,安小语现在知道了左丘之左到底把***藏在了什么地方。
  
  可疑的是,安小语之前都不知道,起源的人和这个王大富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三千学院里面真的还有高层的奸细?想想简直可怕至极,安小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但是想想,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左丘之左的计划关系到很多势力,也不一定就是三千学院内部出现了间谍。
  
  而且左丘之左本来也没有想依靠隐藏信息成果多长的时间,安小语心知肚明,在那个实验室的周边,明显隐藏着很多凌厉的气息,在安小语出手抓住男生的时候,这些凌厉的气息突然消失在了角落里。
  
  真是个老狐狸!
  
  安小语远远地看着实验室,知道自己是个敏感人物,如果过多地插手实验室的事情,绝对会让对方更加地激进。
  
  所以看了一眼之后,安小语便转身走开了,将实验室交给左丘之左安排好的这些人去处理。
  
  离开实验室之后,安小语看了看时间,今天的预备赛大概也快要结束了,自己的守卫任务也可以暂时告一段落。回到了出租屋里面,就看到陆宇琪抱着一个光脑在地上打滚。
  
  “你这是在干嘛?”安小语看不明白。
  
  陆宇琪停止了疯狂打滚的举动,躺在坐垫上看着安小语说:“想找个合适的房源怎么这么难?”
  
  安小语这才想起来,自从被韩金量坑了一次之后,陆宇琪就开始小心谨慎地寻找下一个目标。但是显然,帝都的房子,尤其是三千学院周围地方房子,还是很难找的。
  
  放下挎包,脱了风衣,安小语坐在了沙发上,伸展着两条腿,看着陆宇琪光脑屏幕上显示的那些信息,随便指了一个房子说:“这个看起来还不错啊!”
  
  陆宇琪说:“你都没仔细看!这个照片看起来不错,评论里其实都骂开了,什么实物与图片严重不符,去住的时候发现房子破破烂烂的,还有蟑螂出没,简直了。”
  
  “嗯……”安小语思索了一下,问道:“简是谁?”
  
  “我擦你这个……”陆宇琪目瞪口呆。
  
  “怎么了?”安小语一脸平静地问道。
  
  “没怎么。”陆宇琪败下阵来,继续翻看着房源信息,愁眉苦脸。
  
  安小语看着她这么辛苦,也不忍心放她一个人找了,也打开了网上的租房平台,开始寻找合适的地方。
  
  但是越看,她越觉得心惊,这是怎么回事?
  
  翻一下终端,安小语就要抬头看一眼陆宇琪,再翻一下,再抬头看。陆宇琪被她这个举动搞得心里毛毛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忍受了几分钟之后,终于崩溃了。
  
  “你瞅啥?”陆宇琪抬起头来问道。
  
  安小语盯着她看了半天,陆宇琪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安小语的眼里就是一个战五渣,于是眼神开始畏缩起来,咽了一口口水,小声又问了一句:“你……你瞅啥?”
  
  摊开了手,安小语说:“我怎么看上面合适的房子挺多的?你找了都快半个月了没看到?”
  
  “哪了?”陆宇琪狐疑道,凑过来看着安小语的终端,表情逐渐变得扭曲起来:“这么贵的房,我怎么可能租得起?”
  
  安小语无所谓道:“可是我租得起啊!”
  
  “丑陋的有钱人……”陆宇琪欲哭无泪,抱住了安小语的大腿:“你包养我吧!”
  
  最后,在安小语承诺出四分之三租金的情况下,陆宇琪同样了她的想法,在三千学院附近一片别墅区,租下了整整一栋二层小楼,简直奢侈至极。陆宇琪家里的老爹廉洁奉公,她估计自己一辈子都不能住得起这样的房子。
  
  现在,托安小语的福,有机会了。
  
  陆宇琪几乎兴奋地一宿都没睡着,而安小语也没什么睡意,久违地打了一会儿坐,看着窗外的月亮出神到了早上。
  
  早上回到三千学院,安小语抬头看着天空,感受到三千学院当中散发出的那一股鬼神莫测的气息,看来左丘之左的布局已经开始运作了。恐怕昨天晚上起源对那个实验室,又有了什么新的行动。
  
  找到魏卿玄,安小语问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昨天晚上出事了?”魏卿玄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终于能跟安小语面对面说话了,不过对追求安小语的事情绝口不提。
  
  “感觉。”
  
  “感觉……好吧,你厉害。”魏卿玄表示不能理解,但是还是觉得好厉害的样子。
  
  “昨天晚上的时候,项目展示实验室一共遭受了两次隐晦的进攻和三波刺探,全都被我们的人挡下来了,不过很可惜,一个都没抓住,全都被他们跑掉了。”魏卿玄可惜道。
  
  安小语点点头,大概知道了,昨天晚上只是常规操作。
  
  “要我帮忙吗?”她问。
  
  “那倒是好。”
  
  “嗯。”安小语应了一声,也没说自己要怎么帮忙,转身就走掉了。留下魏卿玄一个人在屋子里唏嘘不已,安小语现在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了,简直就像是魏方圆给他的感觉一样。
  
  安小语则没有管魏卿玄的想法,出了门之后,仿佛消失了一般。
  
  各处的报告都说,没有看到安小语离开,也没有看到安小语出现。以安小语现在的神魂强度,配合伏地魔身和伏地魔影,甚至连虚神境界的人都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她感觉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地向杀人机器迈进,而且完全没有停顿。
  
  在所有人都纳闷的时候,安小语已经藏在了成果展示实验室周边的一棵树上,紧贴着树干,藏在了干枯的树枝里面。伏地魔影的加成简直效果拔群,在安小语的修为和神魂境界下,空间塌陷显得极其自然。
  
  安小语隐藏在整个干枯的树冠里面,密密麻麻的枯枝围绕在安小语的周围,空间错乱开来,从外面看来,只能看到干枯的枝干,而安小语却可以躲在里面从缝隙里窥探外面。
  
  这么爽的吗?
  
  安小语越发感觉自己学习着两种功法简直明智之极。
  
  除了中午漏了一面出去吃饭之外,安小语一直藏在树干上,一直到了晚上。
  
  月亮的光很暗淡,安小语坐在树枝上,看着实验室那边,感受到了一股股从四周围绕而来,逐渐逼近实验室的恶意。这些恶意来得很快,很隐蔽,安小语都差点被吓了一跳。
  
  三千学院布置下的人手也开始有了动作。
  
  紧接着,安小语就看到三个身穿黑衣头戴面罩的人出现在了实验室的周围,开始想着实验室逼近。甚至连一点隐藏都没有了,直接冲了过来。
  
  昨天的经历已经让他们意识到,偷偷摸摸是不可能接近实验室的,安小语估计,这三个人就是敌人今天的前头部队,他们已经开始打算进行车轮战和拉扯战了。
  
  安小语有些头疼,这些起源的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又到了帝都的?
  
  虽然不像之前那些人一样经过多年的发展,根基牢固,但是这样源源不断,依然显示出了起源对于帝都的渗透能力极强,恐怕在帝都的最上层,还是有起源的管理层存在。
  
  这次一定要把他揪出来!安小语的心里想。
  
  这个时候,三名黑衣人已经从接近了实验室,其中一个人从黑袍里掏出了一个巨大的电锯,看得安小语都有些无语,你连个激光刀都弄不到的吗?居然掏出电锯这种东西来。
  
  三个人果然很快就被三千学院的人制服了,然而为了抓捕这些人,三千学院安排的人手也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几个高手开始从外围接近,直逼剩余人的隐藏地点。
  
  其他保卫人员迫不得已陷入战斗的时候,安小语感觉到两个大师境界的人开始从远处赶来,快速地穿过了三千学院,避开了正在混战的守卫,也没有被其他人发现,直接到了实验室的侧门。
  
  而且刚刚巧的是,他们想要入侵的这个侧门,正好对着安小语藏身的这棵树。
  
  虽然没有正对着,还有一些偏角,但是足够安小语看得清清楚楚了。
  
  回想着自己学的那门运气法门,安小语伸手探进了怀中,再次拿出手的时候,手指缝中已经多了三根黑色的钢针。将体内的力量灌注到了钢针中,安小语甩手一挥,一丝神魂之力透体而出。
  
  在神魂的控制下,带有能量的钢针划过了夜空,在他们察觉到钢针行踪躲避开去的时候,诡异地拐了一个弯,直接射入了两个大师境身体上的穴位当中。敌人一击即倒,看来打穴果然是一门高超的手法。
  
  安小语从树上跳下来,走到了两个瘫倒在地上的大师境跟前,看着正在被他们体内的气息震荡,快要逼出体内的钢针,安小语一脚踩在了针尾上,挨了这一脚的敌人马上哀嚎了一声,满头大汗。
  
  “这是什么暗器手法?”
  
  安小语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无意中创造出的这种暗器手法还没有没名字,想了想安小语喃喃道:“叫什么好呢?对了!”她灵光一闪,说道:
  
  “鬼云针,这个名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