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唐田舍郎章节目录 > 第九十九章 长安夜来香

第九十九章 长安夜来香


  李子奇和杨主薄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一眼,没想到这小郎君如此聪慧,居然从这蛛丝马迹中发现了这么多的事情。
  “呵呵,都是沾了贤侄的福气啊。”李子奇笑道。
  见赵一辰一副不明白的样子,杨主薄解释道:“因为今年会宁县粮食大丰收,还有前面赈灾是用你说的以工代赈。所以明府以功累进升迁,这便准备去长安吏部报到,顺路来见见你。”
  赵一辰听了缓缓点头,对于这些有政绩有干劲的官员,历朝历代都是很重视的。
  再说如今才是武德年间,开国初年更注重实干能力,政治也算比较清明。
  赵一辰穿越以来,见过的地方官员都还是有一股为人们百姓着想的劲头的。像李子奇、杨主薄、乌兰县的刘县令等等。
  当然也听说过像陇城县张钰这般,只知道圣人言语和风花雪月的无能之辈。
  赵一辰见状赶紧说道:“杨主薄过誉了,这都是明府心系百姓,才得朝堂重视提拔,小子可不敢居功。”
  李子奇道:“贤侄莫要自谦,那金克拉听说连圣人都有所耳闻。”
  啥?李渊也知道金克拉。赵一辰听到李子奇的话,心下道。
  李子奇继续道:“亩产三百斤的谷子,真真让人不敢相信。平常要是侍弄的好,也就一百来斤顶天了。你可知如今这产量,可以多养活多少百姓,可以多养多少军队。所以贤侄你可以说是活人无数、功德无量啊。”
  赵一辰摸着脑袋一副憨厚摸样,心下却道:我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以前十户人家都养不了一个兵卒,如今五六户就可以供应一个兵卒了。简直就像游戏里爆产能,爆兵力一般。
  杨主薄在一旁说道:“你可知如今金克拉在长安那可是最受欢迎的东西了。据说是有价无市。”
  赵一辰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长安人民对金克拉如此喜欢。
  三人不知道的是,如今长安不要说是金克拉了,那玩意场面上根本就没有。
  但是屎多的是啊,因为制作金克拉的原因,从而催生了一个专门的行业。
  以前长安有专门负责清理夜香的人,把夜香拉到郊区挖坑填埋。
  工作又苦又累、环境恶劣不说,还遭人轻贱。即便同属贱籍的人也不愿与此多有瓜葛,更不要说是娶上一房婆姨了。
  可如今这些上门收夜香的人,居然还给主人家钱,一条街道一晚上有好几波收夜香的。惹的武侯大力巡查,最后只得坊间出面颁发执照,才允许收夜香。
  据说这些人把收来的夜香都卖给了同一户人家换钱。
  因为武侯和坊间官员认为女人威胁小,晚上在坊间收夜香也不会引起误会,所以大多数的执照,颁发给了那些健壮的妇女。
  日子久了,长安人们便把这些妇女称之为夜香妇。
  这些女人更是喊出口号:我们不生产夜香,我们只是夜香的搬运工。
  让长安民众的心,莫名一震。
  长安的屎,就在夜香妇的搬运,某个家族的囤积下变得有些稀少珍贵起来。
  一时之间颇有长安屎贵的感觉!
  长安裴府。
  今日沐休,裴寂这位大唐宰相不用上值,休假在家。
  书房内,裴寂招来府中管家询问道:“如今收集了多少那……那……夜香?”
  管家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穿一身青衫,颇有几分儒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那里的富家翁。
  管家说道:“回郎君,如今那夜香已经把庄子上的四个大池都填满了。花了快上万贯钱财了,是不是……?”
  裴寂听到后,知道管家问得是什么,不外乎是停下来,不再收了。不要惹人笑话之类的话罢了。
  虽然他知道如今长安有些人,有些亲王,都叫他裴香(裴相,裴夜香),更有甚者在背地里直接喊他屎尿宰相。
  但是,他不在乎!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日陛下看了会州朝奏后的表现,那会州粮产更是震惊到自己。
  在那天之后的一个下午,他随陛下去城外的皇庄,收割春日里陛下亲自耕种的谷子。
  那皇庄,有几百的奴仆侍弄。
  陛下耕种的那块田地,更是有许多精通农事的仆役日夜伺候。
  田间从没有生过一根杂草,虫子也是被早早的捉走,防护的连只苍蝇都进不去。
  几天不下雨便有人开始浇灌,雨下多了,更有人给那搭棚遮挡。
  如此,居然才亩产一百二十几斤。
  是比一般百姓家好很多了,一般百姓家亩产也就七八十斤。
  要是往年,陛下肯定是十分欢喜,一定肆意吹嘘自己如何神武,连种地也比别人强。
  可,今年,陛下看了称重后,脸色难看,一言不发。
  只是懦懦的说着:“好、好、好,明年朕也给这皇庄来点那金克拉,要是没效果。可不要怪朕心狠手辣了。”
  他在一旁听到陛下的话,心下自有思量。
  在他心中,他是相信这金克拉的厉害的,既然陛下明年想要用金克拉提高土力。那他便先给陛下准备好。
  丢脸?某家还嫌脸丢得不够呢!
  脸丢得更多,陛下才会知道某的忠诚。
  管家站在一便,看着郎君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在裴寂五十几年,作为家生子,一出生就是裴家人,郎君的话就是一切。
  只是,那味道……
  迎风臭十里!
  裴寂看着管家道:“再收,多收一些。然后从会州找寻一些会制作金克拉的人,全部做成金克拉,明年陛下的皇庄必须全部用我们的金克拉。想来陛下会看到某这颗忠诚的心的。”
  看着管家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裴寂也不多做解释,摆摆手,让其出去了。
  下人就是下人,怎么会懂上位者的心。
  某难道就不知道,这样显得太过于拙略了吗?可是某就是为了让陛下知道。
  让他知道某的谦卑,某的虔诚。
  这才是马屁的精髓之处。。
  至于那四口粪池,确实是太过于……臭了。
  裴寂拿起手中的茶碗,刚准备往嘴边送去,想起了庄子上的那几口粪池,手中的水迟迟没有送到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