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六万年章节目录 > 第四十五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四十五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秦真对方浩的语气已经有一些不善了。
  路阳本来想要劝解一下的,但是想了想,又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一开始,他确实也有一些不想参与到这一次万宝殿的争夺之中。
  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那将会死掉很多的同门,而他们的收获,不会比别的门派要多。
  各家势力都涌入一个地方争夺,在那种情况下,没有什么投机取巧的,全部都只能够凭借着实力来说话。
  而他们这一股势力,在进入到这一座仙人洞府所有的门派势力里面,属于偏低的那一股。
  真要在那么多强敌的环伺之下夺取宝物,死伤肯定比上一次要多得多。
  让那么多的人去送死,他还是有一些于心不忍。
  但是秦真的话又让他动摇了。
  他觉得秦真说得更有道理。
  他们来到这里的任务就是要寻找到更多的宝物。
  门派花费那么多资源来培养他们,也就是为了完成这样的任务。
  如果让门派知道他们得知了万宝殿的存在,却因为贪生怕死放弃了这样的机会,肯定会对他们有所不满。
  至于那些武功低微的弟子是生是死,对于门派高层来说,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的在乎。
  门派扩招弟子本来就是为了这样的目的,那些修为境界不高,没有什么潜力的弟子死了,实际上还可以有效的减轻门派的负担。
  门派的兴盛从来都不会寄托在那些修为低微的弟子们身上。
  就算是会死上很多的同门又如何?
  只要能够去那个地方带更多的宝物回到门派,他们就是有功的。
  反之,就算是保全了所有的同门,但是错过了这一次争夺宝物的机会,他们也是有过的。
  这就是他这个领头人没有发挥出领导的责任。
  基于这样的考量,哪怕是秦真对方浩的语气已经很不客气了,他也没有阻止。
  他觉得,最好还是能够说服方浩,大家一起去万宝殿争夺宝物。
  有了方浩这些人的加入,他们获得宝物的几率就更大。
  方浩听到秦真那么说话,心里颇有几分不喜,说道:“有没有意义,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我觉得应该让所有的人来做一个表态,我们需不需要去那样的地方冒险。”
  秦真冷笑了一声,说道:“那好嘛,大家都出来表一下态,不愿意为门派做贡献,不想去万宝殿的,都站出来表态,我看看有多少怕死的孬种。”
  他这么一说,当然没有人站出来表态不去。
  站出来那不就等于说自己是怕死的孬种,等于说自己不愿意为门派做贡献了吗?
  虽然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去那里,可是没有人有勇气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愿。
  也许大多数人都站出来之后,不会受到门派的责罚,但至少最先站出来的那几个人,以后在门派里面肯定不好混。
  方浩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摇了摇头,道:“你这样是在威胁大家,有几个人敢做出那样的表态?我们可以每个人都发放一张纸,让他们写下自己的愿望,支持去那里,或者不支持去那里,将他们的选择丢到一个筐里面,不要留下自己的姓名,我们再根据多数人选择的那个答案来决定是不是要去,如何?”
  他提出这样一个方案,那些修为境界并不高的弟子们,脸色都变得和缓了很多。
  如果真的按照这个提议来执行,大家都是匿名投票,也不用害怕担上什么关系,可以放心的写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还有着很大的可能避免去那样的地方冒险。
  秦真脸色一变。
  他当然知道,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去冒险。
  他提出让大家来当面表态,就是威胁那些人,让那些人没有反对的勇气。
  毕竟,正大光明的表示反对的意见,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这样的勇气,一般人都不具备。
  匿名投票的话,想要威胁都没有办法威胁,可以想象,肯定是大多数人都不支持去万宝殿。
  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路阳。
  路阳咳嗽了一声,道:“方师弟,这样麻烦就不必了吧?大家的时间都比较宝贵,有什么不同的意见,说出来就可以了,用不着那么麻烦。”
  看到他站出来说这样的话,方浩知道他的意思还是想去那里,也能够理解他的想法,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问道:“你的意思是怎样的?要去还是不要去?”
  “我支持秦师弟的说法,我觉得事情未必有你说的那么可怕,我们还是应该以门派的利益为重,不能够错过这样一个机会。”路阳说道。
  秦真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说道:“只要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孬种,就会支持我的说法。”
  和他们一起从小就受到门派重点培养的那些人也纷纷表态:
  “我支持秦师兄的说法,我们不能够错过这样一次机会,不能够成为门派的罪人。”
  “未来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谁能确定一定就是一场争夺战,说不定过去的人多了,反而大家相互顾虑,反而会更安全。”
  “就算是危险又怎样?我们武道中人,就应该有不惜一战的决心,连这种事情都怕,成得了什么事?”
  他们都自认为修为不错,至少可以在混战中逃出来,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表态。
  另外一方面,他们受到的门派的培养也比那些弟子要好得多,对门派的认同感也要重很多。
  那些修为不高的弟子,虽然不同意他们的意见,但是并没有人敢站出来反对他们。
  方浩叹息了一声,说道:
  “其实我过来这边,就是希望能够遇上你们,能够劝说你们回头,避免更多的同门死于那一场争夺之中。”
  “我知道宝物对门派很重要,但是我觉得这些师兄弟对门派更加的重要,我们没有必要在知道会死掉很多同门师兄弟的情况下,带着他们去送死。”
  “但是,既然你们都不怕牺牲,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是不愿意去那里的。那么,我们这就告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