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伪妹妖妃章节目录 > 第1004章:替天行道

第1004章:替天行道

    “你你”
  
      姚纤秀气冲冲的转过头来看向一旁的夏如嫣,脸上跳跃不已的肌肉显得她脸上有点儿变形了。
  
      “你怎么不教训她?”
  
      夏如嫣只是微微一笑:“一个不懂事的小丫鬟而已,还是不必搅扰了咱们姐妹俩儿的好心情,你放心!待会儿用完餐点之后,本宫自会惩罚她!”
  
      姚纤秀听了她这话,心里顿时往下沉了一大截,仿佛心掉进了冰窖里似的。
  
      “哦”
  
      她也不再做过多的辩解,便浅浅的叹息了一下。
  
      “妹妹不要太放在心上啊!马上就要用餐了,一定要有好心情才能边吃吃喝喝好,边欣赏这冰天雪地的美景呀!哈哈哈哈”
  
      夏如嫣的话在她听来分明就是嘲笑,不过她却仍然按耐住了内心的憋屈。
  
      “好好吧”
  
      她在回答这话的时候,硬憋着的眼泪都快要溢出眼眶了。
  
      “哎呀!妹妹快别难过啦!既然这丫鬟如此不懂礼,姐姐我一定会替你刚生罚罚她的呀!再说了,这不是你们姚侯府里从小出来的丫头吗?在我这里来也没几天呀!”
  
      夏如嫣说着这话的时候,忽然长袖挡嘴,暗暗地笑了。
  
      “可是,她以前可从来不这样呀!要是敢这样跟我们说话早就扒了她的皮了,不会让她活到现在!”
  
      姚纤秀疑惑的眸子里溢满了一些晶莹剔透的泪影,夏如嫣的话里却是满满的戏虐之意。
  
      “你也不能够觉得一个小丫鬟在我这里才来几天就能够发生了脱胎换骨的转变,其实兴许她对你们确实是久蓄了多年的不满,只不过以前没机会说出来吧?”
  
      “嗯是吧”
  
      姚纤秀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在夏如嫣这里不过就是一个笑话,所以她想了又想就没有再提这件事了。
  
      “好吧!姐姐,妹妹今天来也是想要陪你尽兴几杯,既然小丫鬟不懂事就不提她了,求她去吧!呵呵”
  
      姚纤秀一改刚才的闷闷不乐之一意,突然就转变了脸上的表情。
  
      “这就对啦!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要是都把别人的错误放在自己的心里承受,岂不是得活活气死?哈哈哈哈哈”
  
      夏如嫣正笑着,云瑶已经和惜香各自提着一个藤篮儿上来了。
  
      “太子妃,您要的酒菜奴婢们都准备妥当了,。”
  
      惜香笑意盈盈的在桌上摆开了,旁边的云瑶也跟着忙忙碌碌。
  
      “麟王妃莫要介怀,婢女刚才罚了迎絮那丫头面壁思过去了。”
  
      惜香勉强向姚纤秀陪着笑,旁边的夏如嫣也接过话。
  
      “既然罚都罚了,麟王妃自然是不会介怀,她的肚量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小!”
  
      姚纤秀勉为其难的尬笑了几下,拿起桌上的酒杯就打算先倒上一些,不料却被惜香眼疾手快的夺过了杯子。
  
      “啀您不能先动手,太子妃比您的地位高,按规矩的话得奴婢先给你们斟酒,然后你还得先向太子妃斟酒这才合礼数,所以您可要多学学呀!”
  
      惜香的话又给姚纤秀当头一棒,一旁的云瑶尴尬不已,她扫视了一眼就拎着藤篮儿转身离开了。
  
      “啀云瑶你等等我呀!”
  
      两个丫鬟一前一后的下了宫楼的台阶。
  
      姚纤秀看着面前的一堆酒菜,却再也没有半点儿食欲。
  
      “呵呵妹妹刚进宫来就住进了嫡皇殿,自然是不懂这深宫规矩,其实从宫外新进来的女子都会经过一番的,不过妹妹也不要介怀,等以后你搬出了嫡皇殿之后就会慢慢的习惯了。”
  
      夏如嫣端起面前的酒杯,小嘬了一口,脸上的神色显得慢条斯理。
  
      “对对对对对”
  
      姚纤秀强忍住眸底里溢出的泪影,声音似乎有点儿略带哽咽,可是他却拼命的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硬是将眸子里的泪潮狠狠地压了下去,面带微笑的侧过头去极力掩饰住脸上的失态之色。
  
      “姐姐呀!真是谢谢你的好意啦!你的恩n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才好”
  
      她口是心非的说着,又暗暗地睨了一眼远处棕树林子里那座又矮又灰暗的宫殿。
  
      心里却思量再三:如此宫殿看起来跟嫡皇殿也相差无几,指不定还不如嫡皇殿宽阔呢!哎好在是总算摆脱了冷宫的名声了,还有住在鬼气森森的嫡皇殿里,一大堆的蹊跷事也够触霉头的了。至于其他的东西,倒是出来以后再说吧!
  
      正出神的想着,夏如嫣忽然狠狠地叫了她一声:“妹妹!你怎么啦?”
  
      “啊”
  
      姚纤秀浑身猛抖了一下,冷不丁的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有些奇怪了,她满面堆笑的对夏如嫣点了点头。
  
      “呃不瞒你说,我正在想我搬过来之后的美好生活呢!”
  
      夏如嫣唇角微漾起一丝狡黠的冷笑,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态。
  
      “哦原来如此呀!好吧!那就让妹妹多多欣赏欣赏这大好河山吧!”
  
      姚纤秀不是没有捕捉到姚纤秀脸上的阴险诡谲,她暗暗地想:我再是心有不甘又如何?谁让我当初瞎了眼,一头栽进了皇宫这个深坑里?现在若还是吃一堑不长一智,恐怕只能陪妘皇后的冤魂躲在嫡皇殿内老死一生了!”
  
      她正在心里自苦自怜又自责的想着时,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她。
  
      “太子妃,您要的酒菜来啦!”
  
      “所以,做事要观色,看人要长眼!”
  
      姜贵妃的话虽说难听,却让春香不得不服。
  
      “可是”
  
      “可是你想说这夏凌月到底是不是夏如嫣的对手是吗?”
  
      春香嘴上虽是支支吾吾,但是神情也跟着飘忽了起来。
  
      “还能怎么说呢?反正依奴婢看的话,所有事情都挺简单,只不过奴婢也会觉得很有挫败感”
  
      姜贵妃笑了笑:“谁还没些个挫败感?本宫能够坐到今日这个地位,不也是因为无数的挫败感积淀而成的吗?这世间永远只有少数人是天之骄子,想太多了也没辙!”
  
      春香尴尬地笑了笑,便拨浪鼓似的点点头。
  
      “愿这太子妃不负娘娘重望才是呀!奴婢也替娘娘感到慌,不由自主捏着把汗的呢!”
  
      “你们聊着吧!我也带孩子回去啦!”
  
      他向姜贵妃和夏如嫣打了句招呼,便抱着孩子转身走开了。
  
      “哼!男人都是这副德行!”
  
      姜贵妃冲麟王的背影嗤之以鼻。
  
      夏凌月却故作怅然若失的样子,看了看面前夏如嫣挺着的沉笨孕肚,又望了望远处瀛王的身影。
  
      “是啊!男人就是这副德行呀!看来只能所以好自为之吧!”
  
      夏如嫣却没了与她争锋相对,呈口舌之快的心情,她忐忑不安的呆立在一边,手指冰凉到颤抖个不停。
  
      凌乱的思绪早就因为刚才那半条纱袖的事,让她陷入了曾经的一场心病般的回忆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