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燃魂章节目录 > 第六十七章:魂的伤势.

第六十七章:魂的伤势.

“喝啊!”就在弯刀划过来福脖颈的一瞬间,一只玉手抓住了魂的手臂,魂与来福同时震惊的看着阻挡之人,来福脸色立刻激动的涨红起来。
  “划!”雍兔挥舞飞刀划向魂,被魂招架住,随后一脚踹飞雍兔。
  雍兔闷哼一声,倒在地上,血顺着嘴角慢慢溢出。
  “雍兔小姐!”看到雍兔因解救了自己而受伤,来福咆哮嘶吼一声,身体像被打入了一发激素般。
  “混蛋!”来福一脚踢中魂的下盘,“砰!”的一声,魂硬生生被踢一脚,闷哼一声,倒飞几米才停下。
  “雍兔小姐,你没事吧!”来福急忙跑到雍兔身旁,将她慢慢扶起。
  雍兔撑起身子,慢慢站起,看着来福轻轻摇摇头,来福见雍兔盯着他,立刻羞愧的将视线转移到别处,可内心的小兔子呼之欲出,一咬牙,一跺脚,嘴中如同发誓般的念着誓言:“雍兔谢谢你救了我!我必须以身……”来福毕恭毕敬的低头说道,可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来福!你没事吧!”达比匆匆赶到,围着来福看了一圈,焦急问道却发现来福一头黑线的模样。
  “能逃离这里再谈行吧。”雍兔淡淡说道,眼睛紧紧盯着前方的魂。
  可没想到这随口的一句却又让来福兴奋起来了,他内心似乎曲解了雍兔的意思。能逃离这里就答应和我谈了!谈了?谈恋爱了!她答应我了!来福又惊又喜!浑身充满了干劲。
  爱情的道路上总会有些许阻碍的,而现在阻挡我坠入爱河的外部因素就是他了!
  魂身上的黑雾愈滚愈浓,看着三人虎视眈眈,警惕的样子,魂突然剧烈发出剧烈的咳嗽声,尽管在其包裹的面容下看不出任何表情,可达比他们三人却清晰的听见了这急促的喘息与咳嗽声。
  受伤了?而且似乎还很严重的样子?达比与雍兔同时露出疑惑的表情,反倒是来福自信的嚷道:“喂!也不怎么样吗?所谓的堂堂暗杀影只不过夸大其词而已,正好今天抓到你官复原职!双喜临门!”
  “别冲动,虽然刚刚魂确实受了你一脚,可这种程度的攻击恐怕不可能让他受此内伤,而且,就刚刚我与他过招的情况来看,他的反应与出手都有些迟钝,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魂之前应该就受过伤,而且还很严重,要不然不可能对付我们三个会如此吃力!”达比冷静的分析了下。
  “这么说还有点道理……”来福发热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他自己也清楚,能威胁政府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那怎么办?撤还是攻?”来福问道。
  “咳咳……”达比干咳两声,斜眼看着来福道:“你不是挺能耐么,你上,我绝不拦你!”
  “你……”来福哑口无言,内心却咒骂道:让我上,然后自己好带着雍兔小姐跑路是吧!老子才不做这冤大头呢!于是来福一本正经的吩咐道:“这样吧,达比,你的实力我是了解的,我觉得你应该拖住魂,我带着雍兔小姐先离开这儿,只要十分钟,我随后立马带人过来支援你!怎么样?”
  达比脸色立刻难看起来,毫不留情的回击道:“你带人过来支援?你哪儿来的人?撒谎好歹也带点真实性吧!”
  “那我能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也是这么想的吧!”来福彻底撕破脸皮了,嚷道。
  “喂……”雍兔打断这两个不分场合与时间就内讧的家伙。
  “要走就一起走吧,我感觉时间好像有些来不及了……”雍兔指了下对面的魂,达比来福停嘴,二人放眼望去。
  只见魂的四周黑气泛起黑光,眼中的刚刚出现的痛苦之色已然消逝不见,反而是无尽的凶芒。
  魂盯着达比缓缓开口道:“看来你的观察很不错,我的确受了很严重的伤,不过如果说刚刚你们及时能逃的几率是百分之30,那么现在就是百分之0了!”说完,他伸出一只被黑光包裹的手掌,一颗不明颜色的像药丸一样的东西化成了粉末状随着风吹散。
  糟了!达比内心一紧,还未等他反应。
  “嗖~”魂一瞬间消失了,这与之前有所不同,之前是潜行于黑暗中,而这次是速度!极快的风都赶不上的速度!来不及眨眼就从来福的身旁穿梭而过。
  “砰!”达比偏头一看,来福已经跪倒在地,脸上仍挂着警惕的目光,这是刚刚魂说完那句话后出现的表情,随后,来福表情渐渐转化为难以置信,他跪在地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一处细小又极深的刀伤浮现出来,血立刻喷涌而出。
  “达……雍……”来福似乎想呼唤二人的名字。
  “嗖!”又是一处刀伤一瞬间出现在来福的手臂上。
  “呜啊!”来福惨叫一声。
  “噗嗤!”来福另一条胳膊又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好快!”达比完全看不见魂,他横着宽刀却根本无能为力。
  “混蛋!”达比冲到来福身旁,双手抓住宽刀警惕的盯着四周。
  “噗嗤!”又一处刀伤划开了来福的左腿。
  “啊!”达比用尽力气,冲着空无一人的方向挥舞着宿燃,可却一无所获。
  “噗嗤!”这一次是来福的胸膛。
  “混蛋!你给老子出来!有本事冲我来!”达比对着空气疯狂挥舞着宿燃咆哮道!
  “我喜欢你这个样子。”魂突然消无声息的出现在达比的后面,达比回身一看,那股冷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
  “不过我喜欢一个一个的结束其生命,我会慢慢杀死他,再来结束你们的生命,这是属于我的仪式。”魂淡淡说道,“我不伤你,有本事……拦我啊。”话刚完,雍兔突然从天而降,一记飞刀划向魂!就在飞刀接触魂的一瞬间。
  “得手了!”雍兔暗自窃喜,可瞳孔却迅速放大,魂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
  “噗嗤!”又一处刀伤出现在来福的锁骨上!
  鲜血喷洒出来。
  声音在达比身后响起:“哼,看见刀伤了吗?离喉咙越来越近了哦!”达比回身却看不见任何踪迹。
  一股死亡的恐惧立刻席卷全身,魂!这个恐怖的对手,现在的一切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挥舞起弯刀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暗杀手段,目前的三个人已经成了他的羔羊,现在对于他来说,玩一玩是死亡前的伴奏,他享受的就是他的猎物在面对死亡时,那种恐惧的表情,那颤抖的身形真让人陶醉,那撕心裂肺的哀嚎声真让人着迷。
  “噗嗤!”又一处刀伤划在来福的锁骨上,来福已经麻木了,他倒在地上缓缓抽搐着,看着一旁疯狂的挥舞着宽刀的达比与绝望的雍兔。
  雨滴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掉落在地上,随后越下越大,来福的血液混合着雨水浸湿着他的四周。
  “哈……哈~”来福绝望的笑了两声,突然站起来对着天空呐喊道:“达比!你这混蛋快带着雍兔走啊!”
  巨大的雷鸣声伴随着闪电响起,巨大的光照在来福一脸决然的脸上。
  “我可不会就这么轻易死掉呢!”来福对着四周咆哮道。他望着无尽的黑暗,颤抖着身子回身对着雍兔道:“最起码也得看着你们离开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