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蒸汽朋克之邪神苏醒章节目录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假寐?

第二百六十一章 假寐?


  罗轩在掀起地板砖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心绪好像被什么撩动了,要是以往的他……绝对不会如此迫不及待的进来,再怎么说也该把地上的花纹看看清楚。
  但这一次……很夸张,罗轩似乎是有一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手忙脚乱的抬起地板砖时,里面的触手就像无数小蛇一样的盘踞上罗轩的身体,而且……他们很熟练的吸附在了罗轩的皮肤上。
  罗轩就像喝醉了一样……他的身子一沉差点摔进去,他慌乱间把地板砖扣下去想要压死那些从下面钻上来的触手,但那些触手硬如钢铁一般……根本没办法被地板砖砸烂,罗轩能够看见自己身上开始渗血……自那些触手盘踞在自己身体的部分开始发痒。
  他到现在已经万分确认了……触手不仅在吸血,更有可能在注入一种毒素,就和水蛭一样,罗轩本以为自己还能坚持一会,没想到下一秒自己的眼睛就昏昏沉沉的闭上了……
  这感觉就和喝醉酒无异……罗轩身上甚至暖暖的,没一点恐慌和痛苦。
  但他下一秒却又睁开了眼睛……
  本来迷迷糊糊的他瞬间来了精神……因为他能确认,这是在假寐状态,没有那种状态如此让罗轩熟悉了,他身上还缠绕着那些细细的触手……但这一次他们没有吸食自己的血液,而是紧紧的缚在自己身上,几乎没办法移动……只能倒在地上。
  而面前……很明显是一位高大的男人,罗轩不会不认识他,帕德里奇家族的家主,湛蓝色的眼睛中藏着一片片阴云,而阴云后还藏着什么就无从而知了。
  而他边上还站着一个人……这个人一身的杀伐气息,手持一柄金边长刀,罗轩艰难的转了转角度才能看见那个人的面貌,但那人的面貌和罗轩心中所想的一模一样。
  冷漠到极致的表情……琥珀色的瞳孔,这是帕德里奇家族的第二位家主,但是这个家主……已经见到了两个了,罗轩猜测了一下……这个人很有可能是第三个,因为他们三个人就算很像,气质也一样……但总有不同的感觉。
  而感觉这方面的事情……是罗轩的强项,所以他敢确认,这个人绝不会自己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位家主。
  还不等罗轩再想些什么……也没有开口,那大刀直接落下,罗轩的手掌不知何时已经由触手席卷而上,而且微微抬起举在空中,下一秒……大刀从罗轩的面前横过,在痛觉还没有出现在手掌上之前……罗轩就看到了十根手指头在空中随大刀一起横飞出去……
  当那十个染血的手指头落在地上时……罗轩开始浑身颤抖,手掌抖的不成样子,因为太疼了。
  而那家主又一次举起刀……这一次是要落在脖子上了,因为触手已经将他的头低下,露出脖颈,但就在那大刀落下的瞬间……湛蓝色瞳孔的男人突然开口。
  “等等。”
  那人开口的瞬间……大刀一滞,但凌厉的杀意自大刀降下恨不得直接把罗轩的脑袋劈成两瓣。
  那湛蓝色瞳孔的家主慢慢走到罗轩面前……他眼睛里有些难以置信的眼光在里面,他当然会觉得难以置信……因为罗轩刚刚颤抖的样子全被他看在眼底了。
  他可不觉得……不觉得帕德里奇家族的二家主会因为疼痛而颤抖,他是和岩石一样坚硬的男人……你见过岩石颤抖么?
  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很不对劲,他慢慢的蹲下,地上的罗轩已经给疼的冷汗直冒了,他的嘴唇泛白无比干燥……眉毛都被冷汗浸湿,他十指尖端一直在输送疼痛给他,他无意识的想摸摸伤口但却做不到。
  他现在的手指就和被中途切断的长方体一样……
  而罗轩现在的样子尽数落在他眼中,他也更加确定了,所以他直起身子……一脚把罗轩的脚踩在地上,在皮质的鞋底碾上罗轩的手指末端时,罗轩的脸已经扭曲成一团了……当然,现在他的手指头是不会被踩到了,最多也只能这样折磨折磨罗轩了。
  “你是谁?我不记得……帕德里奇家族的利刃会有如此不堪的表情。”
  罗轩想开口……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疼的不行,根本没办法开口,于是那人离开了罗轩,只是朝着边上那位拿刀的摇了摇头。
  瞬间罗轩就感觉到了一股……不祥的预感,那人把刀放在了一边,伸出手的瞬间就多了一柄匕首,和菲利普给自己的那把一模一样,一瞬间罗轩有一个错觉,那就是全世界的人都在用一柄匕首么?
  但下一刻……他就不想了,因为那匕首的尖端轻车熟路的刺入了自己手指末端之间……确切的说是皮肤和肉之间,而自己手指上的皮肤也是皮糙肉厚……居然没有丝毫的破裂,不知是那人熟能生巧的原因还是自己皮肤异于的常人,总之那人瞬间就扯起了自己手指末端的皮肤。
  而且动过很快……一只手往上拉,一只手持着匕首切割类似夹角处的皮肤,罗轩的皮肤一瞬间就被他分成了两面扒开……一面向上,是手背,一面朝下,是手心。
  罗轩叫不出声……但是那人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剥皮,转眼之间就已经一路扒到了手臂上端,熟练程度之快让罗轩瞠目结舌……不由的让他想起了菲利普好像做这些事情也挺麻利的。
  而那人……那位湛蓝色瞳孔的家主一直都在盯着罗轩,但他无法看出任何端倪,罗轩也无法开口,两边的人都带着自己疑惑,而且罗轩越来越虚……他的意识也逐渐模糊。
  罗轩在模糊之间……已经被剥皮去肉,但他的意志像是逐渐被破坏,却是在最后看到了自己的面容,也是帕德里奇家族的二家主,也就是一个场景里直接就出现了两个帕德里奇家族的二家主……
  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表现改变了现实,好像那人是想直接杀死自己,却被自己脸上异常的表现改变了想法……这还是第一次假寐出现这种情况?
  这可能不是假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