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孤域幻邦章节目录 > 第四十七章 从天上掉到地下

第四十七章 从天上掉到地下


  毒蜂之灾在赤沐霖凭一己之力解决掉了后;
  众人无暇顾及去收拾这场意外之灾留下的祸患;
  反倒是都带着好奇心去关注着这力挽狂澜的毛头小子究竟何种来历。
  尽管骆半尊没有成功解决掉蜂虫之患;
  甚至在赤沐霖除掉毒蜂祸患后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可毕竟是修行蛮深的得道之人,他的精神境界相比普通人总归是胜上一筹的。
  一个济济无名之人,竟能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
  置生死于度外身陷险境,更是出人意料地解决了让众人束手无策的棘手问题;
  单从这点出发就足以看出这小子非可小觑。
  想到这里骆半尊当然不会不管不顾赤沐霖;
  至少应该了解他的来历;
  同时鉴于他的在这场蜂灾中的贡献理应给他些合理的嘉奖。
  很多事情都发生在意料之外;
  譬如赤沐霖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能够凭借一己之力解除蜂灾。
  然后他这个人就在整个冥院里传得沸沸扬扬。
  走到哪儿都有人带着歆羡的目光看着他然后议论纷纷。
  这种众星捧月般的感觉让年纪轻轻的赤沐霖心里很消受;
  甚至开始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而同一间宿舍的舍友们也由最初的不待见转而是对他的客气甚至是敬畏。
  强者是足以让人敬畏的,尤其是人人认可的强者。
  冥院算是个接近封闭的结构体;
  里面代表着一个小世界;
  但并不表示它是唯一的存在。
  在外面的世界,并列诞生着诸如冥院一样的体系;
  以及有更广阔的庞然大物。
  而在这期间,悄悄发生着一件事;
  它随风潜入夜一样;
  在不久的将来影响着包括冥院在内的整个幻稣帝国。
  这天赤沐霖走在路上又被一群人围在了中间;
  他们都想和赤沐霖并肩而行或许从心理上享受某种狐假虎威式的被人瞩目感。
  “都散开吧,别聚集在这里蜂窝团样乱糟糟的。”
  随着人流越来越多不知道人群中忽然是谁这般提议道。
  “也是,都待在这里干嘛呢?
  平添躁乱不说光这堵塞的人群就足以使人不满了。
  到时候没准给冥院管理者逮着了给我们个扰乱秩序的惩戒那就划不来了。”
  又有人随声附和道。
  此时在人群中间的赤沐霖听到议论后自觉往后面退却着;
  他并不想此刻再太惹风头毕竟“枪打出头鸟”;
  太过招风遭人嫉妒没有人会觉得是什么好事。
  “赤沐霖,哎,赤沐霖!
  你倒也说句话啊!”
  人群中突然有人喊着赤沐霖的名字顿时他就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不得不表现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既然没什么事的话,大家要么就都撤了吧。我先走了。”
  他胡乱搪塞着率先埋头快步离开。
  众人一时无措倒也没跟上去只是看着他走远了。
  “你们可知道,淀城冥院取缔了‘文苑部’的招生;
  也就是说这个学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再招收光凭文试成绩入院的学生;
  将完全靠武试晋阶进入学院。”
  “怎么会这样?
  虽然以往文试在淀城冥院的学子选拔中并不叫好但至少和武试并驾齐驱;
  目前作决策让文试一家独大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觉得这或许只是暂时的,毕竟作为一所为国家培养人才的院府不可能只培养武力之才;
  国家全靠武夫当权那会天下大乱的。”
  可这消息并非空穴来风啊,而是真真切切的确切事实。
  有谁知道淀城冥院为什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作出这种决定吗?”
  “嗨,你们都不知道吧?
  我倒是有从我那在国塞边境上任职的叔叔边听说最近国境线处很不安宁;
  前些日子就发生了各种奇怪的突发事件;
  可从侧面反应出的是有人故意为之的破坏行动。”
  “照你这么说是有人在伺机侵犯我国疆域。”
  “不是似乎而是事实,确有些心怀叵测的邻国分子企图挑衅我国;
  妄图借此挑起战乱之后侵占我国以壮大它们自身。”
  “这倒是个可怕的消息;
  难怪冥院最近下达命令举全院之力短时间内征调足够多武艺高超、有御敌之力的人;
  虽然没有明说原因但也透露我们生存的这个国度正面临着异常险峻的局势。
  “都别在这里高枕无忧地高谈论调了;
  一旦真要有什么事两国作战起来首先被推上战场充当炮灰的必然是我们这些率先到淀城冥院的人。”
  仿佛一块石头落入平静水潭里,那些原本觉得事不关己的喧嚣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个个人人自危,没有人说话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每个人各自的心里究竟在盘算考虑着些什么。
  自从冥院改变招录学员的方式筛选入院学生算起,一晃已是三年。
  这三年不止是冥院一派安详处境;
  连同整个国度历经了先前邻国压境威胁后毫发无损;
  尽管之后断断续续又发生了几次直到最后却倒是重归安宁;
  国境边似乎比先前更加稳定。
  这个时候冥院已然替国都召集了足够多的人马;
  个个身手不凡拥有着骁悍的匹夫之勇。
  这些人大都胸怀壮志,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着想要奔赴沙场杀敌抗冦、保国卫土之时;
  却听说国都又一纸令下要求淀城冥院不再招收武学生;
  然而这还只是前哨,之后更令那些热血青年接受不了的是国都竟然下令遣送这些人回自己原先来的地方;
  毕竟三年以来全靠国库拨款给冥院来训练培养招募来的这些人。
  俗话“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然而现下连个普通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根本派不上用场,国都里面的执政者自然就不消再投入经费养活这些人了。
  随着国都指示的下达,遣散招募者的工作即刻步入了正轨;
  淀城冥院的学府再大无疑是很难完全再容纳更多的人。
  差遣工作比最初的征召更加艰辛,首先是时间上的限制――
  国都上面指令务必在两个月内遣送掉全部学员,包括先前已招收的学生。
  虽然遭到遣送同时国库只拨发给每个学生微薄的款项权当给他们当作路上的盘缠;
  大多数人都还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忍气吞声接受;
  倒也有一些原本指望着通过武技选拔以及冥院的学习将来投赴沙场、封侯加爵的人不买账了;
  他们暗下聚集成了个小团体试图寻衅滋事向国都反抗;
  要求国都替他们安排安生立命的工作而非简单地一脚踹开他们再也不管不问。
  鉴于这些人只是为数不多的小团体,国都里的执权者并未将他们放进眼里。
  可是事情的转折发生在竟有人趁着月黑风高之夜潜入国都纵火焚毁了都城中一座贵族府邸;
  甚至在逃窜抗争之际杀死了一位执权者的国戚。
  ――这事非同小可,顿时惹恼了上面的人;
  即刻派兵封锁了淀城冥院,除去那些掌权者的子弟冥院中剩下的所有平民子弟都被列入了逮捕控制范围。
  其中也包括赤沐霖韩子垒等人在内。
  国都上面下来的军人大都经过真正沙场战事的砺炼;
  包围搜捕那些完全没有实战经验象牙塔里的冥院学员可谓雷厉风行、迅捷简单。
  另外早早就有很多安分的家伙儿拿着国都的资薪回到了老家;
  剩下的学子当然作为国都军锁定的目标很快就如翁中之鳖一样被逮捕了。
  执权者处治这些人的方式简单粗暴;
  不论这些人是否承认自己参与了火烧国都府邸之事一律将他们发配到边远地方――
  好,你们不是要求给安排安身立命的稳定行当吗?
  那就到贫瘠之地去为国效力好了,而且也许永远就没有翻身机会了。
  这些人被分别发配到东西南北四个不同的国境之域;
  执权者当然有考虑到这些人中途之间有可能再次滋事;
  将他们分开就无法合众人之力一齐反抗。
  东边极地是潮湿、长年阴冷的毒瘴之地,而且毒兽横行,初到那边的人极易丧命;
  西边极地地势险峻、崖窟遍生,置身其间的人根本找不到方向感;
  因此即便长居那里的人也很容易失足掉下悬崖或者落入暗窟丢掉性命;
  南边是极寒之地;
  北边恰恰相反,极其酷热,一眼望不到边的常常是沙漠壑丘。
  要是发配到南北之地的人还算幸运,一旦沦落到了东西极地往往凶多吉少;
  很难活命。
  这些人的生死大权完全掌握在了执权者漫不经心挥毫下达命令之间。
  要说赤沐霖此时心底是一百个叫寃;
  原本他只想在冥院中多待些时日瞅准机会离开;
  同时观望着这临近的国都中有没有适宜机会好让自己找到谋生的职业;
  却不成想还没过多久却因一帮闹事的冥院学子拖累自己成了发配的阶下囚;
  此刻要被发配到将生死未卜的蛮荒之地。
  他心中的落差是难以借言语阐述的,惯常过的平淡日子不以为意一旦失去了瞬间感受到的不止止是失落;
  更是无法把控的惴惴不安以及性命攸关的生死彷徨。
  即日之际这群人就像是牛羊一般被押送到他们的人送往各个地方。
  “军官大人,我们能不能一起到同一个地方?”
  赤沐霖指了指一旁的韩子垒等人。
  “不行!”
  赤沐霖向着说话的那个人立马毫不犹疑地拒绝了他的请求。
  “这是上面的命令,而且即使没有上面的命令,也不容得你们有任何侥幸的余地。
  你们就是一帮下等平民的后代,狡诈险恶!”
  说话的壮硕军差咄咄逼人,不留丝毫余地地将赤沐霖一众人贬斥得肮脏恶劣。
  要不是见那些军差人多势众赤沐霖早上去和他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