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捕高进章节目录 > 第十六节 搏命夺镖

第十六节 搏命夺镖


  第二章:威震临安擂,第十六节:搏命夺镖
  血手盟左护法“盖天第一刀”海力要斗高进,老者刚往前迈出一步,就听身旁的大高个拦道:“左护法,这等宵小也配您老亲自动手?让属下把他的脑袋拍碎,不就完了嘛。”这大高个是海力的左膀右臂,诨号“神棍无形”,姓赖,叫赖东蛟,善使三节棍,在江湖上也有这一号。
  就见他往前迈了两步,不慌不忙地从背后摘下长条包袱,冲着高进嘿嘿一乐,满脸的鄙夷之色,言道:“都说你高进了不起,功夫如何如何好,能耐如何如何大,都快把你吹上天了,今天你赖大爷就要把你打回原型。”
  高进刚要搭话,三师兄童天宝手持长枪,一个箭步就窜了过来,手指那赖东蛟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籍籍无名之辈,也敢在此大放厥词,方才不是说要给柳萧萧报仇吗?实话告诉你,杀死柳萧萧的正是你家三爷童天宝!”
  赖东蛟不听则已,一听立时恼羞成怒,原来我刘二哥是被你杀的,原来这赖东蛟与柳飞熊、柳萧萧关系不错,见童天宝敢给高进拔横,心中本来就大大的不悦,一听说柳萧萧死在他手,登时就两眼喷火,就见他二话不说,把长条包袱扯开,抽出一杆三节棍,在众人面前舞动了几下,冲着童天宝吼道:“小子!来吧!”
  童天宝也不示弱,双手抖动大铁枪,抢不上前,来一招盖顶三枪,扎面门带两眼,赖东蛟抓住三节棍两头,一个左上抡,用当中的一截钢棍把枪尖子镗开。童天宝抽回长枪,再一招中路三枪,扎咽喉带两肩,这一招比上一招还要快,赖东蛟转身用三节棍再次镗开。
  赖东蛟心想,今天在左护法面前必须得卖卖力气,否则被他小瞧了,将来还怎么在血手盟立足啊,于是舞动三节棍,一记“横扫千军”,再一招“长虹贯日”,也发动了猛攻。这三节棍本是纯钢打造,每节钢棍三尺多长,鸭卵粗细,当中用粗粗的钢环连接,掂一掂分量估计有三四十斤重,舞动起来,一两贯一斤,砸在人身上足有三四百斤重,一般人难能扛得住,幸好童天宝的大铁枪也是个硬家伙,两个人势均力敌,一时间难以分出高下。
  海力身旁的壮汉看到赖东蛟打斗,手心直发痒,往前一跨步,把后背的鼓鼓囊囊的包袱摘了下来,将包袱打开,从里扯出一对儿短把翁金锤,另外还有一根一丈来长的乌黑铁链,这翁金锤既可以直接当武器用,穿上铁链就变作了链子双锤。
  他也学着赖东蛟,指着高进的鼻子骂道:“都说你高进了不起,功夫好,能耐大,都快……”还没等他说完,高进等人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都笑出了声来,这一下可激怒了这位大汉,说罢把两个翁金锤用铁链拴住,将链子双锤在头顶上一呼呼甩动,口中怒道:“高进,你来呀!我都的就是你!”
  高进一看,这大汉智商似乎不足啊,更是懒得与他交手,公孙长野看出高进的意思了,往前跨出一步,冲着那大汉怒道:“哎!你先消停一下,贫道不打没头脑的仗,你叫什么名字?”
  那大汉见高进没有出来,倒是来了个年轻的道人,瞅了瞅,一脸的瞧不起,言道:“爷爷姓胡,叫胡宝川,江湖人称‘风雨双流星’就是俺!你个牛鼻子老道叫啥名?”
  公孙长野手持双剑,呵呵一笑道:“贫道公孙长野,人称‘无影双剑’,来来来,让贫道的双剑会一会你的双锤!”
  说罢两人就战在了一起,链子锤呼呼挂风,这胡宝川看起来傻头傻脑,说话也有些幼稚可笑,但真伸上手才发现这大汉是粗中有细,链子锤的招式当真是精妙绝伦,公孙长野原本以为十来个回个就能把他放倒,打到二十个回个,也没有讨得什么便宜,链子锤是长家伙,双剑都是短家伙,在兵器上就先吃了个亏,公孙长野打到三十个回个,这才把心态摆正,凭借着自己轻功和躲闪技巧,与胡宝川拼耐力,等待致命一击的机会。
  南宫俊别的人不恨,唯独最恨郑明真,他手握长剑,指着“地镗刀客”郑明真怒骂道:“你这个腌臜小人,还不出来送死!”
  郑明真见实在也没有躲避的可能,便也跳下马来,手持双刀来到阵前,冲着南宫俊勉强嘿嘿一笑,道:“小兔崽子,能活到现在算你命大,照我的意思那天就该结果了你的性命!”
  南宫俊此时已经气愤到了极点,也不管郑明真说完没说完,一个箭步窜到跟前,举剑便刺,郑明真话未说完,见南宫俊长剑出手,赶忙躲避。这郑明真武功本身要比南宫俊要强一些,但他被南宫俊拆穿了身份,心里发虚,害怕日后被南宫家报复,因此在招式和气势上就占了下风,南宫俊则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念头,拼了命也要铲除内奸,也是一股子激劲儿,因此就占了上风。
  那姓王的车轴汉子本想动手,见大伙儿都打上了,头脑稍微一冷静,心道:我还是护着“观音祥瑞”为妙,省的被人趁机夺去。
  “盖天第一刀”海力点手指着高进,语气很平静,言道:“高进,该咱们伸伸手了吧?”
  高进其实一直在等着他,见他主动与自己单挑,正合了高进的心意。高进迈步向前,与海力四目相对,脚下迈着五行八卦的步法,高手过招都不肯轻易发招,于是二人不停的在中间转圈。海力心道:别看高进年纪轻轻,这股子沉稳劲儿就非一般人所能比的。他见高进不发招,心道:光这么转圈,这得转到猴年马月啊,反正你高进赤手空拳,我手上有长把大环刀那,在兵器上就占着优势。于是他挥动大环刀,向上一窜跳起一丈有余,一招“开天辟地”,大环刀正奔高进头顶劈来,高进也不慌张,感觉刀锋离头顶有三寸时,待海力的招式老了,他一个黄龙大转身,躲过了这一刀,同时一个钻心腿,直蹬海力的心窝,速度极快,海力刀招走空就感觉不妙,再看高进发招十分迅猛,把他惊出一身冷汗,急忙一个燕子翻身,躲开了这一脚。
  海力此时已经全无小看高进的意思,聚精会神,一招一式都十分谨慎,生怕露出破绽,高进也觉得这海力的武功尤在“神枪压绿林”李啸天和“夺命双钩”崔志远之上,刀招精妙,发招收招均有独到之处,因此打斗时也加了小心。
  两个人刚打斗到十来个回合,就听“哎呀”一声参叫,原来是王凤池和于子川趁大家都在打斗之际,二人一个轻功提纵术,落到马车上,那车夫本就是血手盟的打手,见二人飞上车来,赶忙挥动单刀迎敌,还没等发招,就被王凤池一棍子正拍到门面上,惨叫一声绝气身亡。王姓车轴汉子见状不好,赶忙跳上车来准备与这两位大战,刚窜到半空,还没等他落下,“三手大将”于子川抖手就是三支飞镖,就听见“噗噗噗”三声,王姓车轴汉子身中三镖正落在马车车轴旁边,王凤池瞅了一眼,笑道:“四师弟的飞镖真绝了,印堂、咽喉、心窝都是致命的部位。”
  这护着车的人一死,赖娇龙想去援手但为时已晚,就这么稍微一溜号,童天宝虚晃一枪,一个转身拔出三只飞刀来,这童天宝打飞刀向来例不虚发,就见他三把飞刀齐发,一刀奔咽喉、一刀奔心口、一刀奔右腿,赖东蛟心中一紧张,急忙舞动三节棍,想挡住飞刀,就听“噹、噹”两声,上面两把飞刀都被打飞了,底下这把飞刀却未能躲开,一刀就插进右大腿上,把赖东蛟疼的哇呀一声爆叫,双手一捂伤口,三节棍就脱了手,童天宝趁机舞动大铁枪,在他背后一枪扎来,直接把他扎了个透心凉。这几招其实就在转瞬之间完成的,速度非常快。
  胡宝川用眼角的余光一看,哎呀!不好!赖东蛟要玩儿完,就这么一瞬间,公孙长野也抓住了机会,一个窜步,钻到胡宝川近身,两支短剑,分别扎他的咽喉和心窝,胡宝川见这两剑速度奇快,依然无法躲避,便运用硬气功,准备硬接,公孙长野两剑竟然未能扎动,飞起一脚踢中他的后脑,这一下正踢中他的照门,公孙长野见他身体晃动,知道已经破了他的硬气功,便一个纵身跳起一丈多高,双脚正落在胡宝川的双肩上,双手反握剑柄,双剑从锁骨缝隙插入他的胸膛,胡宝川身体旋转了几下,公孙长野跳出一丈多远,就见胡宝川怒吼了几声,便轰然倒地,双脚蹬几下便绝气身亡。
  再看南宫俊这一对儿,本来南宫俊就占了上风,眼见血手盟的高手一个个当场毙命,把郑明真吓的胆破魂飞,南宫俊一纵一丈多高,剑尖朝下,使出一招“蛟龙入海”,一剑正从他后脖颈刺入,直刺入胸膛,刺穿了心脏,郑明真双眼鼓起多高来,连叫都没有叫,便成了死尸,栽倒在地。
  海力打着打着,就觉得情况不妙啊,几个得力属下全部被杀,哎呀,这南宫俊从哪找来的这么硬的帮手,打仗怎能分心,何况面对是高进,尽管海力刀法凌乱丝毫未曾减慢,但脑子这么一溜号,却露出了破绽。高进运用五行拳,一个近身,用肩膀抗住了海力的右手,还没等海力往后撤步,高进猛然间抬起右肘正点中他的腰眼,这一招奇快无比、力道甚猛,就见海力蹬蹬蹬往后退出去七八步,一屁股坐倒在地,大环刀也扔在了地上,五脏六腑像开了锅一样,剧烈翻滚,再看他满脸紫红,胸口一起一伏,体内的血像浪潮一样一股一股往喉咙涌来,他极力压制,结果最终还是没压住,“哇”的一声,从嘴里射出一股血剑来。再看海力,手指着高进,想要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来,便一头栽倒,顿时绝气身亡。
  南宫俊迫不及待打开棺材盖,顿时瑞彩千条,光芒照人,当真是“观音祥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