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捕高进章节目录 > 第十七节 临安立擂

第十七节 临安立擂


  第二章:威震临安擂,第十七节:临安立擂
  “观音祥瑞”失而复得,南宫俊心里的这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高进等人也为他高兴。六个人一商议,押送宝物不能再耽搁,恰好高进也要去临安,因此与南宫俊结伴而行,两人驾着马车,转道直奔京师临安。王凤池等四位师兄则将六匹骏马送还西鸿客栈后,也都回了大青山清风观。陈友坤等几位镖师,带着趟子手先行回了福州府威远镖局。
  一路之上,高进与南宫俊并未遇到什么毛贼草寇,畅行无阻,马车行了数日,终于到达了临安府。这临安府城门高大,大街两侧店铺林立,老百姓吃饭的、逛街的、看热闹的,真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一派繁华景象。高进多了个心眼儿,拍了拍南宫俊,又指了指马车上的棺材,南宫俊立刻就明白了,怎么能拉着棺材进皇城呢?于是二人找到一家木匠店,挑选最好的木料、聘请最好的木匠,打造了一个大木箱,周遭雕刻了精美的图案,由涂上了夺目的颜色,这样一看就显得很有档次了。高进和南宫俊满意的点点头,又请了四个伙计小心翼翼的将“观音祥瑞”放进木箱内,里面又加固了一下,这才驾车直奔皇城。
  南宋的皇城集雄伟壮观与秀美婉转于一体,它东起凤山门,西至凤凰山西麓,南起苕帚湾,北至万松岭,占地广阔,规模宏大、气势非凡,光楼台殿阁就有一百多座,里面既有真山真水,又有假山假水,宫殿建筑和园林布景的艺术水平极高。在此多说一句,宋朝的皇帝大都具备较高的艺术修养,除了宋太祖以武功闻名天下之外,其他这些个皇帝,大都在文学艺术、琴棋书画、园林建筑等方面展现出了非凡的造诣。这宋高宗也是颇具审美艺术的,因此在他定都临安时,聘请天下能工巧匠、调集数万军民,耗费数千万两白银,并且在修建的过程中他也多次给予了指导,最终才得以建成了这座最雄伟、最秀美的皇家禁苑,只可惜这座最美的皇城毁于战火之中。
  两个人刚来到最外层的皇城大门,看守大门的士兵有二十来名,一个个盔明甲亮、全副武装,手持长枪,腰悬佩剑。见有一辆马车径直朝城门驶来,为首的将官大吼一声:“呔!赶紧站住!”
  高进和南宫俊赶忙跳下马车,朝着将官抱拳施礼道:“几位官爷,辛苦啦!辛苦啦!”
  那为首的将官捋着两撇小胡子,翻着三角眼上下打量着高进和南宫俊,一看是俩平头百姓,嗬,这家伙抖着官威,一脸鄙夷之色,扯着公鸭嗓子,没好气的斥责道:“你们眼瞎啊!不知道这是皇城吗!赶紧掉头滚蛋!走晚一步小心我把你们投进大牢。”
  这些当兵的都是老油条、势利眼,见了达官贵人点头哈腰如同鸡啄米,见了平头百姓,则趾高气扬,一副天王老子的做派,漫说是叱骂你几句,就是扇你几个耳光,踢你几脚也是常有的事儿。
  高进初出江湖,在人情世故上还是欠缺了不少,南宫俊是开镖局子的,自然少不了与官府打交道,知道这些兵头将尾的是最难惹。赶忙从怀里逃出一包银子,递给了那个将官。这将官接过来,垫了垫,心道足有一百多两,这脸上立马就大雨转晴了,满脸的热情,好似见了亲人一样,笑问道:“两位小兄弟,你们来皇城是要做什么呀?”
  南宫俊一抱拳,答道:“官爷,小人是福州府威远镖局的少镖头,奉袁知府之命,特押送一件宝物进献天子,我这还有袁知府的一封书信。”说着,南宫俊从怀了掏出一个密封的信函交给将官过目。
  这将官一听说是地方大员给当今天子进献的宝物,那态度就更恭顺了,赶忙结果信函,见外面的确有袁知府的签名和盖章,丝毫不敢怠慢,大喜道:“有这封信就好办多了,你们等着,我进去禀告一声。”
  高进和南宫俊二人在城门外等啊,等啊,约么等了一个多时辰,也就是两个多小时,这将官才回来,身后还跟着三位太监,为首的一位大约四十来岁,穿绸裹缎,颇有些威严,手中托着一把拂尘。就见将官满脸谄笑道:“让两位久等了。”他又转身指着后面居首的太监,对南宫俊二人道“这位是內侍监的管事李公公。”
  高进与南宫俊赶忙又向李公公施礼问安,这李公公倒是和颜悦色,没有什么架子,他先是让高进和南宫俊打开箱子,验看了“观音祥瑞”。就在打开的瞬间,李公公的两只眼睛都不够看的了,即便是在白天,这“观音祥瑞”依旧是光彩照人,夺人的二目,守城的将官和另外两个小太监也顿时惊呆了,这辈子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好的东西。
  李公公满脸喜色,细声细气地对高进和南宫俊二人说道:“你们来的正是时候,皇上这几日正惦记着这件宝物。”又转身对身后的两个小太监吩咐道:“依照宫里的规矩,外面的车马不得入内,你们赶紧把这箱子抬进,换成咱们车马。”两个小太监领命,招呼着守城的士兵把大木箱抬进了皇城。
  李公公对这位将官言道:“邓头儿,我看这进宫的啰嗦手续就免了吧。”
  这位看门的头头原来姓邓,他赶忙点头哈腰的笑道:“有李公公在,自然全免了,全免了。”
  李公公瞅着高进和南宫俊一笑,言道:“皇上说了,要召见押送宝物的人,你们二人随我去勤政殿见驾吧。”
  高进和南宫俊跟着李公公穿过七八道大小宫门,才来到勤政殿。难怪刚才邓头儿去了老半天才回来,这皇宫简直太大了。
  李公公一摆手,示意二人在殿外候着,自己一个人先进了殿,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见李公公满脸喜色的走道殿门口,挺直了腰背,朗声宣道:“皇上有旨,宣高进、南宫俊觐见。”
  两人赶紧拢了拢头发,又收拾了一下衣衫,感觉差不多了,这才跟着李公公进了大殿,就见皇上端坐在龙书案后,正手握着毛笔批阅奏章。两人离着皇上还有两丈多远就倒身下拜,竟说拜年的话了,也没什么章法。皇上一听就乐了,把笔一顺,抬头看了看跪着的二人,笑道:“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二人一听,这才敢抬头,也就抬头与皇上对视了一秒钟吧,二人又立刻低下了头,在古代,也漫说是老百姓,就是当朝的大臣,觐见皇上也都是不敢抬头看皇上的,这就是朝廷的规矩。就是这么抬头对视的瞬间,皇上一看这二人,真是喜欢的不得了,高进和南宫俊都是练武之人,身材魁梧,一身精气神,让人看了就舒服,再加上高进长的是仪表堂堂,相貌不凡,又是一身正气,皇上看罢非常的满意。
  就见皇上龙颜大悦,言道:“你们站起来说话。”
  高进和南宫俊规规矩矩,垂手站立,李公公心中一乐,心道:这两位虽说是江湖人物,却也识得礼数,懂得规矩。
  皇上突然正色道:“听说这趟镖并不一般。”
  南宫俊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皇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正在踌躇之际,皇上又接着道:“是什么人敢劫官家的镖?”
  南宫俊听罢,脑袋嗡嗡直响,心脏噔噔直跳,额头、脖颈、手心都见了汗了,双腿一软又跪下了,他哆哩哆嗦地答道:“皇上恕罪,小民奉命押镖,倾尽镖局子全部力量,且又有官兵护送,却不慎被歹人劫了镖,实在是犯了大罪。”
  皇上哈哈一笑,道:“嗯,你很老实,说的是实话,恕你无罪,站起来答话,把整个事情给朕讲来听听。”
  这时南宫俊浑身都湿透了,勉强站起身来,就把怎么押镖、怎么丢镖,又是怎么找镖、夺镖的情形向皇上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这皇上也是三十来岁正当年,对江湖上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尤其是讲到高进打死血手盟左护法“盖天第一刀”海力时,皇上听的都入迷了,对高进也是频繁的点头,发自内心称赞。等南宫俊讲完了,皇上拍手大笑,又对高进言道:“你就是高进?”
  高进赶忙再次施礼,皇上直接免了他的礼,道:“想不到你如此年轻,竟然有这么高的本事,朕甚是钦佩。”皇上亲口称赞,高进内心是无比高兴和自豪的。
  但皇上本来是高兴的,突然脸色由喜转忧,长叹一声道:“如今我大宋不安宁啊,金国、西夏、吐蕃对我大宋虎视眈眈,常有入侵举动,而国内这些江湖绿林人又纷纷占山为王,专门与朝廷作对,朕心甚忧啊。”
  高进见皇上如此忧愁,便抖胆言道:“陛下,高进艺成下山,特来京城投奔三师兄彭万里,愿将有用之躯为朝廷效力,为陛下分忧。”
  皇上听罢,颇为高兴,言道:“好!朕正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南苑’总指挥彭万里是你的三师兄?”高进赶忙点头称是。
  皇上立刻召彭万里觐见,这“南苑”紧靠着皇城,除了方便皇上随时安排工作外,也有加强皇城保卫的意思,不一会儿,“一剑追星斗”彭万里便到了。
  皇上指着高进,问道:“彭指挥使,你可认得这位年轻人?”
  彭万里瞅了高进几眼,一摇头,答道:“回陛下,嗯,恕臣眼拙,臣并不认识。”彭万里不知道皇上的真实用意,但也的确不认识这位年轻人,便如实的答复了。
  皇上略感惊讶,心道:你们是师兄弟,怎么还互不相识呢?
  高进看出了皇上心思,赶忙言道:“陛下,小民虽与彭总指挥使系同门师兄弟,但家师收我为关门弟子时,我的三位师兄都已经艺成下山多年了,彭总指挥使公务繁忙,回昆仑山玉虚观的机会太少,因此,我们师兄弟在此之前并未谋面。”
  彭万里笑道:“陛下,他是不是我师弟,只需验证一下即可。”
  皇上一听便来了兴致,问道:“哦?怎么个验证法?”
  彭万里一笑,往高进身边走了两步,突然一招鹰爪翻子手,直抓高进的咽喉,高进见是昆仑鹰爪功,便用一招“雏鹰扑岩”化解,彭万里见这招走空,又一招“雄鹰扑兔”,猛击高进华盖穴,高进一个“白鹰翻翅”,再次巧妙的化解来招。
  如此这般见招拆招了几个回个,彭万里收招定式,哈哈一笑,向皇上一施礼,道:“启禀陛下,这年轻人的确是我昆仑门弟子。”
  皇上点头称善,刚才二人出招打斗甚是精彩,说实话,皇上还没看够那。
  高进见彭万里只是试探自己的招式,便也笑着从怀里抽出一封信来,这正是高进下山时,师傅“摩云剑客”诸葛青云写给三弟子彭万里的亲笔信,大抵内容便是推荐高进为朝廷效力的。彭万里看罢,不由的会心一笑,拍着高进的肩膀道:“还不见过师兄么?”
  高进这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赶忙倒头跪拜,向三师兄彭万里见礼。
  皇上满意的点点头,对着高进言道:“高进,你在夺回‘观音祥瑞’时立下了大功,朕封你为三品带刀护卫。”高进听罢赶忙跪拜扣头谢恩。
  皇上又对着南宫俊言道:“南宫俊,你能将宝物追回,也算是将功补过了,朕封你为四品带刀护卫,为国效力,你可愿意否?”
  南宫俊一听喜出望外,自己摇身一变,平步青云,成了官家人了,这种好事哪找去呀?就算你家资巨富富,但你的社会地位太低啊,市农工商排在最末位,镖局子说到底也是从商的一种,在当官的人眼里你啥也不是啊。于是南宫俊毫不犹豫,磕头谢恩。
  皇上见这二人都愿意为朝廷效力,自然很是满意,又道:“高护卫、南宫护卫,你二人从今以后‘南苑’入职,听从彭总指挥使的差遣。”
  皇上安排完封赏之事后,又对彭万里言道:“如今国内盗匪猖獗,危害百姓,甚至暗通敌国,卿可有良策否?”
  彭万里向来智谋超群,虑事周全,这也是他深得皇上信任的重要原因,他思索了片刻,言道:“陛下,江湖上的事最好由江湖人解决。”
  “哦?”皇上有些不解,便道:“卿继续讲下去。”
  彭万里又接着道:“陛下,江湖中门派众多,名门正派的弟子门人,行事大都光明磊落,而一些邪派门徒专门喜欢占山为王,危害一方,臣以为可以大力选拔名门正派的高手进入‘南苑’,为朝廷效力,逐步剿灭匪冦。”
  皇上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言道:“卿所言极是,那么怎么个选拔法儿呢?”
  彭万里微微一笑,施礼道:“陛下,我们可以在立擂招贤,许以封赏,天下武林高手必将云集于擂台,到那时候,想要录用谁,就由朝廷决定了。”
  皇上大喜,言道:“如此甚好!嗯,不如就在临安府设擂,此事由你全权负责。”
  彭万里赶忙叩头道:“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