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逐暗陌章节目录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传送。距离越远,收取的费用越多。普通人,承担不起。
  江岚早已痊愈,只是去取东西,应该没什么危险。
  洛迪拉和坦娅,这几天和江红与江妮儿关系非常好。
  袁天才知道江岚救下几个女子和孩童的经过。
  江红和江妮儿放弃了以前的名字,改了现在的名字,嫁给了江岚和江枫。
  好一段英雄救美女,美女嫁英雄的情缘。
  对江枫的救治,让袁天真正了解了下丹田的构造,对袁天有非常大的启发。
  袁天一边救治江枫,一边听江枫讲解一些武者等阶晋升的经验,才明白自己走的有多偏。
  按这世界武者的每个阶段晋升标准来衡量,袁天现在只是四级武者。因为四级晋升五级的瓶颈,袁天没遇到。
  袁天制定了一个彻底解决排斥的计划,自我封印,封印住现在的气劲,让循环练的气,入住下丹田。
  江枫恢复了十几天,已没什么大问题,只等袁天恢复全部循环穴位后,自己就可以练气自复。
  江岚回了来,非常顺利。
  江岚带回来东西和消息,让袁天自来到这个世界,首次心动了。
  浮兰矿。据说是浮布为数不多的几种稀有矿脉。很多年前联盟大规模采集过,现在剩下的都是些余矿。
  江枫挖掘的古墓,不应该称为墓,应该说是当时开采时建造的地下营地一角。
  这位死去的前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死在哪里,奇怪的是物品也没人收取。
  江岚拿回来的几本兽皮书和兽皮卷,他们看不懂,扔在一边,可袁天能看的懂。
  对浮兰戒的研究记录。
  对空径的研究。
  除了这些被江枫当武技秘笈拿出来的书卷外,九颗七级属性宝石,两颗八级属性宝石。才是江枫眼里真正的收获。
  浮兰矿,对袁天来说就是空间矿。浮兰戒,就是空间戒。
  袁天仔细研读兽皮卷。非常确定,空间戒指就是传说中的神器,纳物戒。
  低级空间戒,可纳物近十方。
  这就是让袁天心动的东西。
  空径,袁天暂时还不清楚。
  据江枫说,见财忘义偷袭他的人叫顾瞿。据江岚带回来的消息说,顾家在四处重金聘请精神力高强的大魔导师,不知道要干什么。
  袁天知道。顾瞿必定得到了纳物戒,精神力高强的魔导师,怕是为了破解纳戒的残余精神力。
  几颗属性宝石江枫和江岚要全部送给袁天。袁天思索在三,留下了两颗八级宝石,一风一空间。和三颗七级宝石,两空间和一水。
  剩下的六颗七级宝石,三火,两土,一风。袁天不能要。
  人家用命换来的财物,自己拿了一大半,像话吗?
  宝石和魔晶,顶级十级。
  市场允许自由贸易的,顶级八级。极品八级和八级以上,必须上缴联盟。私自留存、制作物品,一经发现,直接没收。
  袁天拿出十颗土属性四级魔晶给江枫和江岚,做为补偿。
  江枫死活不收。
  袁天考虑半天,问江枫和江岚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袁天愿为江枫和江岚出手一次。要是杀人,袁天只擒拿,要是救人,那最好。要用这种方法答谢江枫的宝石。
  江枫和江岚对望一眼,说没什么仇人,留下救次命的机会就好。
  袁天已有夺取一枚纳戒的想法,就点江枫,想要报仇吗?
  江枫想了想,摇了摇头,告诉袁天,其实自己对顾瞿也有防备,只是技不如人。既然自己已没事,收获也不少,没有报仇的必要。等自己强了,会亲手打败他。
  袁天对江枫说的这番话非常赞同,也对江枫这个人刮目相看。不错,是个有为青年,前途大大滴!
  这个世界贸易方式还处于以物换物的原始阶段,金币又沉重,不好携带,所以魔晶和宝石就成了硬通币。
  为了避免麻烦,袁天告诫江枫和江岚,需要出售高级宝石,就找阿吉娜。
  阿吉娜毕竟属于高层,出售这种高级宝石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和怀疑,价钱肯定要比世面高一点。
  也不管他俩明不明白这道理,自顾自的开始研究兽皮卷上的记录去了。
  顾瞿,故去。看看这名字吧!袁天对这个世界姓氏和名字的读法真是头疼。没有自己的文化体系,就是麻烦,读音绕口不说,从姓氏和名字无法追溯家族起源,真是好无奈。
  这个顾瞿背信弃义,不是个好东西。袁天想抢他一枚纳戒,心里根本没什么负担。可是江枫都明白的道理袁天又这么能不明白。
  袁天思索在三,还是放弃了抢夺的想法。准备自己制作一个。
  有空间矿石的地方,必定有伴生的一种空间属性魔兽,空兽。
  这种酷似蝙蝠,拳头大小的魔兽会分泌一种物质,纯质空间矿石,然后吞吃矿石的杂质。被这种空兽纯质的矿石,时间越长,品质越高,最后形成空间宝石。
  要制作纳戒,必备四样主材料。
  五级以上空间宝石一颗。
  完整的空兽皮三到五张。
  同级别空间属性魔晶两颗。
  紫乌溜金二两或青储秘银三两或六两以上虚空梧桐木一截。
  有了四样主材料。按制作工艺将宝石和魔晶放在紫乌溜金上,用空兽皮缠紧。
  找一处空间薄弱之处,破开空间,放置虚空精炼。
  袁天傻眼了。
  宝石和魔晶有。空兽可以想办法找到猎杀,获取毛皮。紫乌溜金,青储秘银和虚空梧桐木,听都没听说过,哪里去找?
  虚空薄弱之处?鬼知道在哪里,更别提打破了。
  袁天坐不住了。
  这么好的东西,袁天愿意用现在所有的家当去换。
  袁天暗下决心,必须去抢了。
  顾瞿啊!顾瞿。在我找到你之前,你可千万别故去了……
  袁天想去找顾瞿,就问江枫。只是说这些带回来的兽皮卷不全,想问问顾瞿是不是也带出来一部分。
  江枫全无半点怀疑,全盘告诉袁天顾瞿的活动地点,和顾家的山庄位置。并提醒袁天,顾瞿轻狂,不好说话,揍他一顿可以,千万留他一命,自己康复后还要接着揍!
  袁天要走,自然瞒不过洛迪拉。洛迪拉一听袁天要独自走,嘴一撇,两个字:别想。
  坦娅发觉了,什么话都不说,一个劲的掉眼泪。
  真是头疼啊!
  袁天只好告诉他们,这次是去抢个宝贝,太危险,所以准备一个人去。
  这么一说,两人更不行了。洛迪拉能从那么艰难的环境里杀出一条血路,现在在说什么危险吓不住啊!
  坦娅看都不看袁天,一边掉眼泪,一边呜咽,轻轻的问袁天是什么宝贝?
  袁天无奈,只好告诉她们。心想干脆带她们出去玩一趟。办事的时候独自办。
  很明显洛迪拉没什么想法。
  谁想坦娅知道纳戒。
  坦娅一愣,问袁天做了怎样的计划?准备怎么抢?
  袁天哪有什么计划。就告诉坦娅准备走一步看一步。
  坦娅不呜咽了,头一偏,满含眼泪的双眼斜斜看袁天。
  袁天能看懂那眼神,是鄙视!
  袁天难得的老脸一红,故作高深的告诉坦娅,先找到人,打一顿,搜遍全身,如果没有,就逼他说出戒指在哪里,然后找到戒指,溜之大吉!
  坦娅的眼光始终没变过!等了一会就:切!了一声。
  小嘴一张,吐出两个字:低级。
  袁天可不乐意了。这世界没警察没监控,找块布把脸一蒙,只要找到人,分分钟让他后悔人生,只要东西到手,随便找个地方一换装,包他鬼影都找不到。
  还切!还低级!
  打个劫这么简单的事,还需要计划?
  坦娅接下来的话,真的伤到袁天了
  :“是不是打伤江枫的那个?你能告诉我他从那里带出来几个?有什么背景?既然是家族会不会已上缴家族?自己私藏了没有?你准备走着去,还是传送去?传送有记录,他们会不会有权利能看到记录?查到你怎么办?好我的宁采臣,用点心吧!你什么时候能长大?……”
  袁天用手搓了搓脸,郁闷的说道
  :“算你狠!快点做个计划,拿给我看,做的好,一起走。做不好,你留下看家!”
  说完留下笑咪咪的洛迪拉和嘴已成“o”型的坦娅,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没用半个小时,坦娅微笑的找到袁天,在袁天耳边低语。
  坦娅很优雅的用手掩着嘴,不紧不慢的离开,袁天嘴成“o”型。
  洛迪拉和坦娅都去学院大厅找任务去了,袁天则准备一些道具。
  没过两天,袁天他们三人,接到了任务。三人已做好准备,踏上了去琦珞果中部内陆城市,聚酌的传送阵。
  聚酌。土地肥沃,物产丰足,贸易昌盛。
  袁天他们的任务是维护春耕物资。这是象征性的任务,代表皇家,体现皇家重视春耕。
  这里最好的土地种植的都是专供联盟的食物,类似小麦,名为骆稻谷。有军队的军士专门管理。
  麦皮有毒,不用特质流程处理整体都有毒,普通人无法食用。收割后整体运走。
  肯定有一系列的处理方式,为了不流失,就不传授技术。
  三人按照计划露了几面,混了个脸熟。然后开始根据计划,寻找合适的地点,在地点布置。
  有钱,事情就好办的多。
  所有准备都做好,一场好戏,就此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