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本炼炁士章节目录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计划周详 付诸行动

第三百五十九章 计划周详 付诸行动

    见过礼后,几人坐了下来,雷腾又对周庆解释道“昨晚我和周黎师弟商量了一下,觉得在这个节骨眼上,天星道院那边的人落单的机率很小,如果对方有三个人以上,那咱们就不容易得手。”
  
      “所以我将赵师弟他们三个请来,就是想邀请他们参加咱们的队伍,三位师弟都已经答应,现在就等你来,大家再商量具体要如何去做。”
  
      这六个人当中,雷腾是化炁二层,赵专吾三人都是化炁境一层,连周黎开通八脉的时间都要比周庆早,周庆的修为境界毫无疑问最低,但若论起真正的战斗力来,可能除了雷腾以外,其他四人都要比他差上一筹。
  
      正因为这个原因,雷腾对他颇为看重,赵专吾等三人也从雷腾的态度看得出了这点。
  
      “雷师兄,那你们现在商量出来方案没有”
  
      雷腾道“还没开始商量呢。我现在先说下自己的想法,说完之后你们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再提出来。”
  
      “我觉得以咱们的修为,最好的方法就是埋伏偷袭,先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埋伏起来,然后再派一个人出去诱敌,只要将对方引进咱们埋伏的地方,那就算成功了一大半。”
  
      “这个计划最重要的就是诱敌之人。首先,这个人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其次,要头脑灵活,能够分得清形势,知道什么时候能引,什么情况下该躲;三是要有逃命的手段,如果碰到劲敌的时候,能够逃得掉才是最重要的。”
  
      “另外,埋伏的地点,以及如何隐藏踪迹,出手的时机等等都非常重要,不过这些都可以随机应变,现在最主要的是人手如何分派。”
  
      赵、朱、冯三人当中,明显是以赵专吾为首,雷腾一说完,他便表态道“雷师兄,我们几个的底细你是了解的,人手如何分派,干脆你直接安排就得了,省得说来说去浪费时间。”
  
      雷腾笑道“那好,既然几位师兄都相信我,那我就先说下我的想法。”
  
      “本来呢,周庆师弟的飞剑用来偷袭效果很不错,但我想来想去,觉得你出去诱敌更为合适,这个任务危险性较高,而且还比较累,如果师弟愿意的话,所获战功你可以多拿一份,师弟,你觉得怎么样”
  
      诱敌这个角色确实比较危险,但周庆有他的想法,所以他爽快地答应了下来,雷腾又看向赵专吾道“三位师弟有没有异议”
  
      赵专吾笑道“雷师兄,多劳多得,这是天经地义地事情,我们不但没有异议,反而还要感谢周庆师弟。没有他出去诱敌,咱们埋伏得再好,也不可能有什么斩获。”
  
      “那就这样定了。”雷腾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周黎道“周黎师弟,隐藏形迹的隐身符和匿息符就由你来。”
  
      隐身符不稀奇,在骆仙城一枚下品元珠就可以买两张,但这匿息符可就比较少见了,它能够藏匿自身气息,哪怕敌人修为高出两个大境界,只要不动用神念搜索,也不可能发现得了。
  
      周庆不知道周黎的匿息符是自己画的还是买的,如果他能画这种符箓,那以后可得找个机会向他请教请教,这可是居家旅行、匿踪阴人的好帮手。
  
      周黎对于雷腾的安排也没有异议,匿息符虽然难得,但他自己就能画,不过是消耗一些真元,其它成本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雷腾接着说道“冯安师弟在阵法上的造诣我是早有耳闻的,却不知冯师弟能不能布杀阵或困阵”
  
      冯安迟疑了片刻,道“不瞒雷师兄,杀阵和困阵我都能布,不过杀阵威力不大,困阵倒是好一点,但两种阵法耗费都不低。”
  
      “放心,所有花销咱们共同承担。”
  
      有了雷腾的承诺,冯安也就放下心来“那行,到时要布什么阵,雷师兄只管吩咐就是。”
  
      “剩下的就看咱们三个的了,赵师弟、朱师弟,有什么看家本事可不能藏私。”雷腾说笑了一句,六人出了房舍便直奔斑竹岛上的赏功殿。
  
      去那儿的目的,是要领取一枚记功符。
  
      记功符的功用和门派装上面的白玉符一样,只不过白玉符里面预先有弟子的身份记录,而记功符则是空白的,到时候还要转录一次。
  
      领了记功符出来,雷腾便道“斑竹岛至烂泥岛这一带,是双方防守的重点位置,双方都不可能越界,咱们现在绕过烂泥岛,到天星道院控制的地方去找机会。”
  
      赵专吾道“雷师兄,咱们六人以你为首,该如何做,你直接吩咐就行。”
  
      雷腾道“从空中过去太显眼,大家都用遁法,这样,我先走一步,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你们再跟上来。”
  
      五行遁术是玄门基本法术,进了入玄境的修士基本都会,区别在于遁得远和近,这主要元的深厚程度。
  
      而水遁和土遁还要看肉身的承受能力,比如周庆能够遁入地下数十里、水下数千米,换个人来,哪怕是化炁境修士,也不敢贸然遁入这么深的地方。
  
      在逃命方面,周庆确实是有很大的优势的。
  
      半个时辰之后,几人已经绕到了千里之外的一座岛屿上面,这儿离烂泥岛不算远也不算近,前段时间就被杜明森带着一大帮人剿杀过一回,但现在天星道院方面又往岛上安排了不少人,正合适他们进行猎杀。
  
      几人躲在岛屿边缘一个偏僻的石缝里,由雷腾先出去打探消息,不多一会,他就兴冲冲地跑了回来。
  
      原来这儿现在是由摩云派负责防守,岛上只有一名空相境和十多名化炁境修士,其余全是入玄期的低阶弟子,只要行动隐秘,光是这个岛屿就能收获不少战功。
  
      但风险同样巨大。
  
      烂泥岛离这儿不过一千多里,片刻工夫就能到达,更何况岛上就有一名空相境修士,如果惊动了他,六个人加起来都挡不住人家一只手。
  
      真正说起来,如果没有周黎的匿息符,他们一行在岛上根本躲藏不了多少时间。
  
      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几人怀揣隐身符和匿息符另外找了一处树林设伏,周庆也正式踏上了他的诱敌之路。
  
      我本炼炁士
  
      我本炼炁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