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业革命奇幻事件薄章节目录 > 第八十一章 满脸红霞的希贝儿

第八十一章 满脸红霞的希贝儿


  坐在这片熟悉的雾气之中抬头看了看,天空中依旧是那张见过的大脸。
  卡尔很清楚自己暂时算是得救了。
  “但是,我的伤该怎么办?”
  刚开始的因为太突然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肋骨以下除了能用鼻子闻到的烤肉味以外,还有连续不断传来的剧痛。
  自己现在的伤势如果放在普通人身上,已经可以就地掩埋了。
  所幸在体内护符调动魔力的帮助下,他还不至于直接晕死过去,但即便如此也能感觉到身体中的伤势在逐渐恶化。
  以现在医疗条件和技术水平来说,基本上无法治愈,就是连减缓死亡也只是一种妄想吧。
  看着天空中老样子向自己扑过来的大脸,卡尔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上突然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连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体都不想放过,还真是贪婪的邪灵啊。”
  随手把【斩首之刃】收了起来,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天空中向他扑过来的邪灵,身体的疼痛实在是让卡尔不想动弹。
  反正它也不会成功,看看就好。
  卡尔这么想着,周围的雾气就已经开始消散。
  这可比当初赛丽尔带他们进入影界时快的多,这次就连天空的巨脸都没有来得及冲到卡尔面前,就已经完成了脱离。
  当眼前的雾气散去之后,卡尔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影界那条走廊对应的现实位置,自己依旧是靠在墙壁上瘫坐着。
  但是当他眼角的余光看向同伴时,却发现一边的马库斯居然也倒在了地上,赛丽尔正张大了嘴巴,表情怪异地看着自己。
  “把双手举起来。”
  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周围,他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用命令的口吻在发号施令。
  卡尔喘着气用力的转过了头,居然是那位裁决者乔安娜站在这条走廊当中,虽然离得不算近,但是卡尔很清楚的听到了她的话,就好像乔安娜在他耳边细语一样。
  这可能就是她的超凡力量了,联想之前这家伙战斗时的场景,很容易就推测出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这位裁决者双手各自握着一把手枪,似乎早已料到卡尔他们会在这出现。
  但是刚脱离影界的希贝儿可是非常不爽眼前之人的嚣张态度,所以她一点都不打算乖乖听话。
  于是希贝儿举起手臂指着乔安娜,马上就要破口大骂。
  “你以为你……”
  “跪下。”
  裁决者的低语出现了,卡尔记得很清楚当时乔安娜就是用这种能力击溃了赛丽尔的分身。
  果不其然,在言灵发动之后,一脸不爽的希贝儿马上双膝着地,同时低下了她高傲的脑袋,双手紧紧地撑住地面一动不动,再也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知道我是……”
  “沉默。”
  世界一瞬间就安静了。
  现在除了希贝儿以外就只有赛丽尔还站在地上,在这位曾经抹杀了自己分身的裁决者面前,赛丽尔乖乖举起了手一副乖宝宝模样,还讨好一样的笑了笑,一点都没有对付普通人时高冷的样子。
  看到赛丽尔的动作乔安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才往卡尔这里走来。
  当看到他胸口严重的烧伤以后,乔安娜皱了皱眉,然后低声道:“活力,信念。”
  在她施展言灵之后,卡尔身上顿时亮起了微弱的蓝紫色光芒,同时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的伤势在快速修复。
  如果现在他看看别人,就会发现赛丽尔和希贝儿身上也都亮起了这种光芒,唯独倒在地上的马库斯干干净净,什么反应也没有。
  对于卡尔而言,这位裁决者的能力简直就像是在山洞里探险时火把熄灭,然后同伴掏出了一个1000W的探照灯一样让人觉得舒适。
  “谢谢。”
  小声的道了谢,卡尔就开始闭目养神。
  身为伤号的他正好可以休息一下,剩下的交给赛丽尔应该……
  嗯…希望没什么问题吧。
  由于身体的疲劳,卡尔很快就陷入了沉睡,这里还能活动的只剩下赛丽尔一人。
  “告诉我你们干了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魔力波动!”
  “裁决者大人,我是理查德先生的请来的住手,之所以对这样是因为……”
  “乔安娜女士,请不要担心,这几位都是我请来的客人。”
  “以我的名誉作保证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可疑人员。”
  就在赛丽尔开口解释的时候,理查德和奥丽维娅带着人从走廊尽头走来,他们也赶到了现场。
  之前在宴会厅听到手下汇报裁决者的异动之后,两个人简单的宣布自己退场就赶紧赶了过来,反应敏锐的他们也猜到可能是卡尔他们这里有什么异常,不然普通人可没资格惊动这位大人。
  “在我们审判者的管辖范围内,不管什么理由都……”
  “乔安娜小姐,这两位是我们白星公司的神秘学顾问,这次来就是为了解决希贝儿失踪的问题。”
  说着奥丽维娅‘啪’的一声打开了握在手中的折扇,然后不同与之前在宴会厅的表现,她的眼睛眯了起来,冰冷的盯着乔安娜,整个人的气势完全转换成了非常强势的感觉。
  “你们审判者没法解决,总不能连我们的帮助都拒之于千里之外吧。”
  “看清楚,他们可是把希贝儿小姐好好的带了回来!”
  面对奥丽维娅的质问,乔安娜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好了。”
  看到僵持着的两人,理查德往前走了两步。
  “之后我会让人写一份报告好好地传递给你们审判机关,在场的四个人都是知根知底,有问题的话是跑不掉的。”
  “三个人。”
  看着打圆场的理查德,乔安娜冷冰冰的凸出来三个字。
  “您说什么呢,这不是……”
  “理查德先生,您的管家已经死了。”
  刚才被打断了话的赛丽尔再次开口道。
  “营救希贝儿小姐实在是太过危险,不光卡尔身受重伤性命垂危,马库斯先生更是连活着回来都没做到。”
  ……
  “是吗,我知道了。”
  面对管家的死讯,理查德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很淡然的点点示意自己知道了,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动容。
  “乔安娜小姐还请您回去守卫宴会厅吧,这里发生的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希望如此。”
  说完这位裁决者选择了离开,没有一丝留恋。
  只留下了解除束缚的希贝儿她们。
  “父亲,你要……”
  啪!
  希贝儿上来就要诉苦,但是回应她的是理查德狠狠的一巴掌。
  这下子这位小姐脸上就有了很对称的红色手印。
  “给我把她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