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真的不是僵尸章节目录 > 第268章 发狂一样

第268章 发狂一样


  正当整座精灵王城沉浸在一片欢乐海洋的同时,圣树的内部正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
  “想想办法。”小黑猴子坐在地上说道。
  他捂着自己的一只胳膊,那只胳膊不停的流着血。
  “不行,打不开。”
  黑咪收回了它的利爪,又变回了猫的形态。
  不久之前,那个水晶女人退回到了通往地下的洞穴后,那个洞口便被厚厚的水晶给封住了。
  任凭这几个人怎么努力,都无法把那个封住洞口的水晶毁坏。
  如果无法打碎那块水晶,自然没有人能够进入里面,也就没有人知道,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那时不时传来的隆隆的声音恰恰说明了,什么事情正在底面的洞中酝酿着,发生着。
  “怎么办?”女驯兽师有些焦急的问道。
  因为现在还留在这里的老虎和鳄鱼都显得非常的焦躁不安。
  “走吧,我们呆在这里没有用了。”黑猫说道,同时把尾巴一翘,扭头便要走。
  “回去找精灵女王想办法?”女驯兽师看见黑猫潇洒的转身离开,连忙问道。
  “小八,她的意思不单单指的是离开这里,”小黑猴子看着黑猫那翘得高高的尾巴,一字一句的说道,“她是想……去找到那个石碑。离开这个世界。”
  “没错。”
  黑猫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显得那么不真切。
  “你们不觉得……现在这个情况……似曾相识吗?”
  …………
  …………
  “但是,就算是乌月化成了水晶,毁灭了你们的世界,那和我们这个世界又有什么关系?”
  荣瑞继续问道。
  “其实,这都是我们的错。”阿花说道,“当时乌月化作水晶开始攻击我们,那攻势和力量甚至比那恶魔都要来的凶狠和恐怖,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不得不当机立断,用传送石碑逃走。”
  “可是,水晶也蔓延到了这里,”荣瑞说道,“难不成那个乌月也跟着你们一起过来了?”
  “结果看来,是这样没错。”阿花说道,“但是过程还是很曲折的。”
  “过程?”荣瑞问道。
  “没错,石碑释放出了强大的力量,把我们吸了进去,但是我们当时并没有立刻传送过来,而是被困在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阿花说道,“那是一种虚无的空间,在那里我们除了意识,什么都没有剩下。”
  “额,我其实……差不多能想到这种感觉。”荣瑞说道。
  因为他想起了之前在那绿色空间中的那种无力的感觉。
  应该就是那种感觉。
  “可是,就在我们进入那个空间后,水晶也打开了石碑,跟着我们一起进入了那个空间。”阿花说道,“不过,在那个空间里,我们所有人都只剩下意识,肉身都已经化为了虚无。当然,也包括乌月化成的水晶。”
  “这么说,那石碑要比水晶还要厉害?”荣瑞问道。
  “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那石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就像我们一直都没有弄明白,入侵我们世界的恶魔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似的。”阿花说道。
  “可是,你们怎么出来的呢?”荣瑞问道。
  “答案就在这里。”阿花指了指放在这座房间正中央的那一座像是棺材一样的东西。
  “这个?”荣瑞走到那棺材旁边,用手摸了摸。
  但是荣瑞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灵魂的波动。
  不过这棺材的造型和花纹确实是非常的华丽精美,让人觉得难以捉摸。
  而且,这个花纹路数的风格,和精灵族的那种造型风格并不类似。
  反而,很像荣瑞印象中的那种鎏金烫花。
  “没错,”阿花说道,“我们后来就是从这座石棺里面出来的。”
  “什么!?”
  荣瑞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阿花摇了摇头。
  “这件事,让我来说明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小房间外面又走进来了一个穿着华丽盔甲的精灵。
  如果木凡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个精灵就是刚才在外面阻拦他和秋城的那个精灵卫兵,冰儿。
  “我是精灵女王的近侍队长,冰儿。”冰儿轻声说道,“奉女王之命,来告诉你们……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里……?”荣瑞问道,“发生过什么吗?”
  “是的。”冰儿说道,“这曾经是精灵族的禁地,尤其是在前任女王在这里,迷失了自己之后。”
  “迷失?”荣瑞又打岔道。
  “你这个人,可不可以不要乱打断别人的说话?”阿花有些无奈的说道。
  荣瑞看了阿花一眼,很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前任女王有两个孩子,可是你们知道,前任女王的丈夫,灵越亲王大人的事情吗?”冰儿问道。
  荣瑞闭着嘴巴,没有说话。
  此时不光是荣瑞没有说话了,就连被荣瑞收藏在心中的阿心和阿莹和灵魂都懵了一下。
  她们两个人的父亲?
  阿心和阿莹的灵魂的反应是一样的,她们对自己的父亲,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怎么不说话了?”阿花看着荣瑞笑道。
  “你不是不让我说话吗?”荣瑞白了阿花一眼,“我根本没听说过这个亲王,阿心和阿莹也没有跟我提起过,我无话可说。”
  “这是自然。”
  冰儿说道,“当两位公主年纪还小,尤其是阿莹公主,她还不曾记事的时候,灵越亲王大人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了不起的事情?”荣瑞开口问道。
  这捧哏也是很到位了。
  阿花没有再和荣瑞多说什么,也没有继续嫌弃荣瑞打断冰儿的话。
  因为阿花也很好奇,阿心和阿莹的父亲做了什么事情。
  “之前,阿花姑娘说的,那个恶魔,也盯上了我们的世界。”冰儿淡淡的答道。
  “什么?”阿花瞪大了眼睛,满眼的诧异。
  “是的,”冰儿说道,“当灵越亲王也发现了这个恶魔根本无可抵挡的时候,他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冰儿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灵越亲王,是精灵族有史以来最强的精灵,甚至他都有希望可以打破世界的规则,进入神格领域,可是就因为那个恶魔的到来,灵越亲王自知这个世界现在还不是对手,所以他就牺牲了自己,化作了……一颗星星。”
  “化作了星星?这听着倒是挺……美的。”
  荣瑞叹道。
  因为这件事情确实很伟大,牺牲这种事情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到的。
  只是……化作一颗星星……是要做什么?
  “灵越亲王化作了一颗星辰,以照亮精灵族的夜空,还能吸引那恶魔的注意。”冰儿说道,“从此之后,前女王只能夜夜思念她的丈夫。可直到有一天,灵越亲王的能量耗尽,化作了宇宙中的一片尘埃。”
  荣瑞看着冰儿,没有说话。
  说实话,这本来是个可歌可颂的故事,为什么从这个冰儿的口中听来,怎么有一种像是听念教科书一样的感觉。
  “至此之后,前任精灵女王就像换了一个人,终日闭门不出,直到发生了那件你们都知道的事情。”冰儿说道。
  “女王她找到了打开那个传送棺材的方法?”荣瑞说道。
  “没错,”冰儿点了点头,“女王终日在精灵族的禁地中禁足不出,闭关了很久,但是无意中,她打开了这石棺的传送魔法,不过,传送出来的就是那块水晶。”
  “水晶?”阿花诧异的问道,“为什么……没有把我们放出来?”
  “这不就跟摸彩票一样吗?”荣瑞笑道,“你们都被困在那奇怪的次元空间中,突然打开了一个口子的时候,是搞不准谁会先出来的,女王运气不好,抽到了水晶呗。”
  “你这么说,倒也是没错。”冰儿如有所思的说道,“如果先把黑猫放出来的话,可能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不过……”
  “历史没有假设。”荣瑞点了点头。
  “然后后面发生的事情,你们就知道了。”冰儿说道,“女王收到了那水晶的蛊惑,最终被水晶同化。现任女王为了阻止变成恶魔的前任女王,摸索着从这个石棺中又放出了她们。”
  冰儿说着,指了指一旁的阿花。
  “当时我们都是灵魂状态,没有实体,所以我们都在拼命的寻找可以容纳自己灵魂的身躯。”阿花说道,“我就碰到了一条蛇,黑咪进入了女王的宠物黑猫体内,阿武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小猴子……”
  阿花数着手指头说道。
  “你们就一起打败了精灵女王,把她封印在圣树下面了?”荣瑞说道。
  “没错,然后,后面的事情,你就很清楚了。”阿花说道,“怎么样,现在有头绪了吗?”
  “头绪?什么头绪?”荣瑞问道。
  “当然是,打败水晶的头绪了啊。”阿花笑了笑说道,“你不会是听故事听傻了吧。”
  “我可不愿意管这事情,谁爱管谁管。”荣瑞撇了撇嘴,“我只想带着阿心阿莹和我的人离开这里。”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荣瑞说出“我的人”三个字的时候,梅尔的脸上微微一红。
  可就在这时,一阵猛烈的地震突然传来。
  荣瑞这里所在的地方可是地底,他们对于这突入起来的地震感觉尤为强烈。
  但是幸运的是,地震没有持续很久,也只是晃动了两三下。
  可这两三下的震动也足矣让荣瑞心惊胆战了。
  “什么情况?”荣瑞待稳定了之后,立刻开口问道。
  “圣树……”阿花看了看周围的墙壁,突然说道,“是从圣树的方向传来的。”
  “圣树?”冰儿也疑惑的看着阿花,喃喃的问道,“莫不是……”
  “没有时间了!”阿花说道,“乌月已经……开始觉醒了!”
  “什么?”荣瑞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我还没把这所有的事情就全部消化了呢,怎么又来了这么突然的一出?”
  “快走吧。”阿花说道,“如果说是谁能打败水晶,拯救这个世界的话,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别闹。”荣瑞摆了摆手,看着阿花,严肃的说道,“我们只认识不过一天,你又不了解我,凭什么认为我能打败那个可怕的水晶?”
  “这又不是我说的,是小猴子阿武说的,”阿花说道,“他做的预言,从来都没有错过。”
  “什么?”荣瑞有些惊讶的看着阿花,不解的问道,“为什么那只小猴子说的预言都没有错过?之前我根本都不认识你们啊。”
  “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荣瑞猛地一回头,看到那个小猴子也已经窜了进来。
  “小猴子?”荣瑞惊讶的问道,“你们之前……不是在圣树里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是啊,”阿花也问道,“你们不应该在这里的才对啊。”
  “本来,黑咪都决定逃走了。”小猴子说道,“下面的水晶,我们已经阻止不了它了。”
  小猴子说完,突然跳到了荣瑞的肩膀上。
  “你们都知道,我们要离开,可不是离开这个精灵王国的意思,而是要离开……这个位面的世界。”小猴子站在荣瑞的肩膀上说道,“可是,我觉得这样没有用,我们能离开,乌月也一样可以通过传送石去别的位面,我们最终都逃不出寂灭的结果。”
  荣瑞听着小猴子的话,突然觉得他说道有些道理。
  光逃,能逃到哪里去?
  “所以,我决定赌一把!”小猴子说道,“尸王,现在只有你能和乌月一拼了。”
  “为什么?”荣瑞惊讶的问道,“为什么是我?你们一个一个不都是很厉害的吗?”
  “因为我知道,”小猴子淡淡的说道,“你身上有种特异的能力,这种能力很强大,不亚于那恐怖的传送石,而且……”
  小猴子突然又跳到了地上,看着荣瑞,淡淡说道:
  “你和我们一样,都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是这个次元的人!”
  小猴子话音刚落,房间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落到了荣瑞的身上。
  尤其是艾沫儿看着荣瑞的眼神,复杂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