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卷十方章节目录 > 第七十七章 铜锦缎

第七十七章 铜锦缎


  秋有白露、霜降为弦,蕾花叶凭何而生,素问风催几日雨披樱梧,回忆中真武袍落霞袖边雕着银色饰词、历历在目,不需仔细辨认应该有句轩辕古文,“越中山色镜中看,兰溪三月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谷底的愁风还未飘散,鬼域的萤火飘过,咝咝作响的冷风吹皱一池潭水。
  数道血虹顷刻间来到密室,阿廉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迷踪枭。双方半步之间煞气沸腾,阿廉藏印在腹部,踮起一丝冷风,瞬息之间与迷踪枭的首领交手数十次,左手的拳套居然完全抗不住。都天和重楼生死大劫之前,没有这般强大的琉璃外道之力,可怜兮兮的内炼之气还撑不住这拳印的消耗。相柳和迷踪枭的结绳长刀撞击数次,炸开成了铜锦缎,飘散在空气中的生化金属藕断丝连,带着缥缈虚幻的生化金属,缓慢吸收着迷踪枭的力量。枭首眉头跳了一下,似乎有着不详的预感,可惜丝毫没有感觉到力量的流失,还有着一种死而后已的精神升华,那是作为炮灰的觉悟。
  相柳的铜锦缎在提升着阿廉,有着一种强大的未知在提升着来自身体细胞里的精髓,并没有燃烧起来,隐约着透露信息,是否需要燃烧细胞。快速的几道劲风袭击而来,枭首的衣服不堪重负的炸裂,嘴角溢血,咳了几声还保留着精气神,“这是这是什么拳?”。“不知道。”,阿廉的琉璃外道之力在微薄的内炼之气推动下,快速的聚集着重楼之力,一撑一握手中仿佛擒着一座山。枭首“哈哈”笑了几声,“兄弟们,上。”,血虹画成一副油墨泼出的长虹。阿廉眼眸刹那之间爆涨煞气,杀人的拳法没有名字,透明的琉璃外道之力灌注入铜锦缎,搅碎那些长虹之后,迷踪枭彻底灰飞烟灭。
  过了一小会,相柳吸收干净迷踪枭最后的力量,重新化为一个左臂护手。再次感受着体内逾加强大的重楼之力,有着引而不发,牵一发动全身之力的快感,更具有协和的力量,让他使用拳印时得心应手。阿廉闭上凤丹内蕴双眼,慧晓如入苦禅,果因五味皆空,身体早已不在六识掌控,跨不过都天一重的内炼之气,筋骨疲乏外虚内损殆尽。但是,种种没有极致的外道之力和这种极致到只有一霎的内炼之气,就好像昙花一现,让人心识渡不过如雾如幻如梦泡影,只遗留下都天之上的幻象。内外转圜之间好像是跨了过去,其实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