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秘傅爷宠妻上位章节目录 > 439 起疑心了

439 起疑心了

    屋内其余的人在看到宴九一通电话就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就把对方搞定后,在场的人都被这操作给弄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陷入了史无前例的安静中。
  
      就三句话,就那么三句话,都没多一个字,居然对方就连一句话废话都没有的同意了。
  
      简直不可思议到极点
  
      要不是他们是亲手把人直接抓过来,然后亲耳听到,都不敢相信这闹腾了一个月的事情就这么轻松解决。
  
      裴兆在那一刻感觉到脑子有些发懵。
  
      这个女人是有毒吧
  
      否则为什么原本咬住不松口的对手在这女人的三句话后就骤然改变态度了
  
      难道兜兜转转饶了那么一大圈,就为了想要她去当保镖
  
      这太可笑了
  
      对方可是库恩手下的左膀右臂,有的是钱,什么保镖他请不到,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更何况这女人又不是什么特别顶尖的雇佣兵。
  
      猎岛比她更优秀的手下有很多,她阿九到目前为止最多也就算是有潜力而已。
  
      真要非她有什么能被人看中的话,只能看中她那张脸了。
  
      但当时她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假面,这个可能性也根本不可能产生。
  
      所以当这个结论也被推翻后,他唯一能成立的结论就是这女人有毒,可能会下降头之类的法术。
  
      “现在我可以回去洗个澡,然后找医生治疗一下了吗毕竟交易都谈成了,而且对方指明要活口。”这时,宴九看那群人木楞的样子,笑着问了一句。
  
      裴兆“”
  
      他真心觉得这个女人不应该当杀手,太屈才了,应该去当律师
  
      这语言陷阱真是挖了一个又一个,都不带停顿的。
  
      之前她说什么尸体的时候,以为只是她给对方下钩,在死和卖命之间让对方做出一个选择。
  
      结果谁知道,原来不仅仅是给对方下钩子,也是再给他们挖陷阱。
  
      这下,治疗变得名正言顺,没有人再敢有意见。
  
      裴兆气得后槽牙不断地咬。
  
      “既然都不说话,那我见先回了,身上太臭,我就不熏你们了。”随后就听到宴九自说自话的起身往外走去。
  
      之前她是被人带进来的,现在却是一个人光明正大的离开。
  
      一盘死棋,硬生生的靠着她那三句话给盘活了。
  
      连带着裴泠之都没事了。
  
      看着她就这样潇洒离去的背影,裴元安和裴兆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但又怎么办,事情都已经结束了,也没了坐在这里的理由。
  
      原本好好的一场计划,没想到就在这女人的三言两句间彻底被打乱,而且再也没有能掀起波澜的可能。
  
      裴元安沉着一张脸。
  
      从一开始听到她提议谈判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有坑。
  
      但是又觉得她这个可能性太渺小了,几乎不可能。
  
      对方之前那么来势汹汹的来逼他们交人,哪能这么容易就被她说服的。
  
      可没想到,事实是如此的打脸。
  
      那个叫傅四的居然就被她那几句没有什么说服力的话给说服了,那态度变化之快的让人完全措手不及。
  
      裴元安这下真的是又气又恼。
  
      但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最终只能维持着继承人的身份,带着低气压离开了。
  
      但裴兆就不行了,那么好的计划,后面所有的坑都挖好了,结果被这个死女人全给弄没了,临走前裴兆把火气全都迁怒在了裴泠之的身上。
  
      “六弟,恭喜啊,找了个嘴皮子那么厉害的得力手下。”他阴阳怪气的在那边冷笑地道。
  
      裴泠之笑了笑,像是听不出来似的,说道“也是她运气罢了。”
  
      他在这两个哥哥面前一直都是乖弟弟的存在,不争不抢,随意摆弄,反正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就是欧飞都比他有脾气。
  
      裴兆看他那副样子连骂的想法都没有了,最终转身走了。
  
      看着那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带着满满的不甘心离开,站在原地的欧飞不禁有些恍惚,“这这就完了”
  
      裴泠之坐在那里,保持着自己的姿态,回答“嗯,完了。”
  
      “这阿九也太神奇了吧,就三句话把人给搞定了”欧飞还没从刚才那一段话里缓过神来,呐呐地感叹着。
  
      这回裴泠之没有马上回答。
  
      而是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门外那一抹渐渐走远地身影,眼神里有这几番若有所思。
  
      许久后,他才缓缓开口,“是啊,就三句话把人给搞定了,真神奇。”
  
      欧飞这会儿回神,听着自家少爷那略带深意的语气,抿了抿唇,没有敢说话。
  
      可心里却松了口气。
  
      这女人还真是不知道踩什么狗屎运,运气真是好到不行。
  
      对方居然轻而易举的连半点条件都不讲的痛快答应,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不过仔细想了下,她好像进来之后就一直运气挺不错的,真的可以算得上是锦鲤本鲤了。
  
      欧飞小小的为宴九庆幸,脑子简单的认为宴九这是踩了狗屎运。
  
      但裴泠之却不会这样认为。
  
      他可不会认为那么简单的几句话就能随便打消对方。
  
      明明裴兆在说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果断拒绝,哪怕后来阿九也同样这么说的时候,他也想也不想的否定。
  
      可后来却突然态度骤变。
  
      是什么时候他改口的呢
  
      好像是阿九自己成为尸体的时候,对方说话语气里好像有了细微的变化,似乎有些沉,还有些急切。
  
      急切
  
      是真的怕阿九变成尸体吗
  
      可是,他逼猎岛把人交出来,不就是为了要阿九的命吗
  
      怎么会在听在听到这话后会急呢
  
      而且他还很快的回答说要活口,不要尸体。
  
      这可完全不像是要阿九的命,反而只是单纯的想把人给弄出去。
  
      把人弄出去
  
      拯救吗
  
      可是他为什么要拯救阿九呢
  
      难道他们认识
  
      但阿九不是失忆了吗
  
      一系列的问题在他的脑海中冒出来。
  
      直到
  
      裴泠之突然半眯起了眼睛。
  
      还是说,她在某个时间点恢复了记忆
  
      他记得那个医生说过,她的失忆只是被因为突然的撞击导致,随着时间会慢慢的恢复过来。
  
      所以当这个可能性被点醒后,他不禁开始按照这个可能性发散性的思索了一番。
  
      并且还马上私下里开始派人调查那次阿九执行任务时的所有细节。
  
      他必须要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和阿九有关系。
  
      但经过了一夜的调查后,手下的人马上汇报了上来。
  
      这个汇报让裴泠之立刻神情微妙了起来,“傅四手下的人全部死了”
  
      “是的,全部死了。”
  
      裴泠之声音有些低冷了起来,“阿九做的”
  
      “不清楚,没有办法求证。”
  
      听到手下这话,眼底的幽光微闪而过,“就没有其他地方可以介入的吗”
  
      电话那头的手下语气严肃而又凝重地道“我去查的时候,所有的痕迹都被抹去了,一干二净。”
  
      他特意把一干二净四个字着重强调。
  
      裴泠之沉默了几秒,然后再次问道“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到吗”
  
      “唯一能查到的是她曾经换过酒店,但那间酒店的监控被剪辑过。”
  
      监控都被剪过
  
      那说明当时肯定出了什么问题的。
  
      否则没必要剪辑。
  
      “剪辑的还查得到吗”裴泠之立刻问道。
  
      那手下不得已地坦白“我试图还原过,但是对方是个高手,我无法还原。”
  
      裴泠之对此倒是没太多的意外,“好,我知道了。”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事情后续解决的这么利索,还把所有的一切可寻的踪迹全都抹去,这里面怎么看怎么都透着诡异。
  
      看来阿九是对他藏了一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裴泠之勾了下唇角,只是这笑在这深沉幽暗的夜色下显得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