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先生传奇章节目录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交手

第二百六十四章 交手


  因为时间紧迫,梅栎静知道了消息就差人告诉了梅栎宁,让梅栎宁派人去了城隍庙。
  她也不光是让梅栎宁出力,她也得去花心思呢。
  今儿个就去醉鬼楼,好好孝敬孝敬她的大姐姐,好像按时间来说,梅栎清今天也会去醉鬼楼查视呢,不知道那位未来云家家主在不在?
  梅栎静从高府出来就坐上了马车,只身一人去了醉鬼楼。
  梅栎静到醉鬼楼的时候,梅栎清正好提笔写着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在算账目一类的。
  “大姐姐。”梅栎静清脆的声音在醉鬼楼门口响起来,不得不让人去注意门口的动静。
  看着认识、不认识的人齐刷刷地望向她,梅栎静翘了下颌。因为梅栎静个头不高,翘起了下巴不但不让人觉着傲慢,还有一种少女的清纯可爱。
  梅栎清停下了笔,在心里骂着梅栎静阴魂不散。她今儿个意气扬扬地来了醉鬼楼,怕是要开始行动了吧。
  梅栎清的食指摩挲着笔杆,打起笑脸儿对梅栎静说道:“三妹妹你来了啊,怎么也不和大姐姐说一声,咱们就可以从府里一道出来。”
  梅栎清知道昨晚上梅栎静不在府里。自梅栎静去寻了梅栎宁以后,梅栎清一直注意着她的动静。
  “大姐姐事务繁忙,妹妹我怎么敢叨扰大姐姐呢?”梅栎静到了柜台前,一手杵着香腮,天真无邪得看向梅栎清:“话说回来,阿姝在醉鬼楼吃饭…不要钱吧?”
  梅栎静挑拨的本事越发炉火纯青了。
  她如果开了这个口,以后是不是梅府、或者梅家有关的人来醉鬼楼吃饭都不花钱。如果她拒绝了,难免落得刻薄寡恩的名声。
  梅栎静想要的,就是想抹杀她刚刚建立起来的名声。
  “阿姝在醉鬼楼吃饭当然不花钱。”
  “那…”
  梅栎清打断她道:“三妹妹‘难得’出一趟门,作为大姐姐,自然是要照顾你这个小妹妹的。这次妹妹你吃多少用多少,都记在大姐姐账上。如果大姐姐照顾不周,妹妹你可别去祖母那里哭鼻子。”
  梅栎清为了把戏做足,故意用食指划过梅栎静的鼻梁。外人看来,姐妹两人好不和睦。
  梅栎清言外之意是,她已经尽了地主之谊,如果梅栎静来的次数多了,该怎么算还是怎么算,就算她告到她们的祖母、梅老夫人那里,也不干她的事儿。
  梅栎静暗暗咬牙,梅栎清不愧是醉鬼楼的掌事人,现在说话也是滑不溜秋的。好人她也做了,坏话也说在了前头。还是以前梗着脖子不服输的梅栎清,更讨人喜欢些。
  梅栎静摸着鼻子,心里腻歪透了:“那阿姝就去找个座位点菜了,这可是大姐姐说的哦,今天阿姝吃饭都记在大姐姐账上,阿姝就放开肚子可劲儿吃了。”
  梅栎静蹦蹦跳跳,奔着醉鬼楼二楼而去。
  醉鬼楼二楼靠窗那个位置还空无一人,但桌子上摆着一个“云”字,就表明了这个座位的主人是未来云家家主云飞扬的。
  梅栎静找的就是云飞扬。
  也不管伙计的阻拦,一屁股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一般人不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可不知道是不是“南焦”焦渥丹的本事,醉鬼楼三层楼窗户的位置都是西洋传来的格拉斯。虽然大魏的上好的白纸也偷光,可也不比格拉斯来的透明透亮。
  梅栎静按耐不住心底的心思,一只手摸了上去。
  “别碰!”打扮成伙计的梅九喝止梅栎静道:“请这位小姐别用你的脏手碰我们的窗户。碰脏了我们还要洗。”
  梅栎静被梅九的声音吓了一跳,把手缩到了衣袖中。后来看到梅九是醉鬼楼的伙计,桌子一拍,大声说道:“大姐姐就是这么管着醉鬼楼的人吗?一点儿礼数都不懂!本小姐用手摸摸怎么了?外面来的舶来品,轻轻地碰一碰难道就会坏了?”
  梅栎静这里的动静惊动了李掌柜。
  “哟,我的小姑奶奶诶。”李掌柜拍着腿说道:“是哪位不长眼的惹了咱们醉鬼楼掌事的亲堂妹?看小的不开了他!”
  李掌柜早就从梅栎静与梅栎清那番“问候”里面嗅到点味道。
  果不其然,梅栎静的火气消了一大半儿:“你是醉鬼楼的掌柜吧?我的大姐姐承蒙你们照顾了。她毕竟从小长在东明,这几年才回来,很多事情她不太懂,也不懂怎么管人。您老可看紧点儿,别让这些不长眼的坏了醉鬼楼的名声,堕了‘南焦’的名头。”
  李掌柜听到这里懂了一大半儿,梅家三小姐有不少花花肠子呢,她上冲着焦先生来的。
  李掌柜在心里笑了笑,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以为“南焦”就是一个简简单单行医问药的郎中?
  打压了梅栎清对她有什么好处?焦先生一定不会收这样不孝不悌的徒弟。连梅栎清要拜焦先生为师,都废了好大一番功夫呢。
  李掌柜走南闯北,虽不是见遍了天下人,也能猜出梅栎静这样的小丫头片子的几分心思。
  他在意的是梅栎清的态度。
  从梅栎清与梅栎静的那番对话里,他肯定梅栎清是知道梅栎静的心思的。但梅栎清放任梅栎静作妖,应该心里也有一些盘算。梅栎清没有明说,那他暂时也不用出手了。
  “你这个小兔崽子,还不快给梅三小姐道歉!”李掌柜一巴掌呼到了比他高不少的梅九头上:“梅三小姐去禀了掌事的,以后有你的好果子吃!”
  李掌柜似乎不解气,一脚踢到了梅九的屁股上:“还傻愣在这里干什么呀,还不去干活儿呀?”
  梅九到底没有给梅栎静道歉。
  梅栎静心里出了那口气,李掌柜的话句句说在她的心上,她也没有注意到梅九给她道歉的事情。她全心全意地用手一遍遍地摸着格拉斯,直到格拉斯表明糊上了一层她的手印子。
  梅栎静毫不在意,格拉斯脏了,再用抹部擦干净就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