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我侠心章节目录 > 第二十七章 夜袭 上

第二十七章 夜袭 上


  一刀风雷动,
  忍荡梦醒湖。
  ......
  夜幕悄然降临,梦醒湖的夜晚是十分宁静的,晚风轻轻拂过湖面,波光粼粼,甚是美丽。
  青木剑门
  “大哥,这七儿的实力你看如何?”周元道,此时这间屋子内只有周元与周立两人。
  “剑法了得,而且左手剑术和右手剑术同样精炼,齐七这份天资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纵之才了”,周立缓缓道,“不过齐七的内力的浑厚程度明显跟他的修炼时间不相符,这也跟他之前的经脉堵塞有关吧”。对于齐七,周立做出了如此判断。
  “要是当初...”,周元摇摇头,他有些懊悔的是当初没有破例收下齐七了,如果收下齐七,再将《宁水经》传授给齐七,应该也能解决齐七经脉堵塞的问题。
  “要是那样的话,那我们也没有机会得到《青木经》了”,周立笑道,如果真像周元说的那样,那么自然就没有青叶什么事情,那在之后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唉”,周元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也是冥冥中就注定好的了。
  “好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进行门内大比呢”,周立说道。
  两人刚要起身,却突然脸色大变。
  “大哥,不好!”,周元惊呼一声,与周元相视一眼,两人都从彼此的眼底中看到了浓浓的担忧,两人不敢耽搁,随即便迈开步子,冲出屋门。
  “青木剑门弟子,御剑!”,刚出房门,周立便连踏几步,跃到一间较高屋顶,内力外放,这一声命令整个青木剑门内都能听得到。
  此令一出,所有青木剑门的弟子全部整装御剑,就连一些已经入睡的弟子也是立马起来,因为他们知道,掌门发出这等命令,必然是有大情况了。
  “哈哈,周老头,已经晚了”,一个沙哑的难听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身影出现在周立对面屋子的屋檐处,此人身形不高,却较为壮硕,此时一身黑衣,带着一个黑色的面罩。
  “赵枯生,你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声音难听的跟只乌鸦一样,还带着面罩,就你这副模样,化作灰我都认得你”,周立显然是认识来者的,此时在毫不余力地讥讽着。
  “我倒要看看你这把老骨头能说到几时”,面对周立的嘲讽,赵枯生冷哼一声,左手一摆,隐藏在暗处的许多人便都显现出来,每个人都持刀找上一名青木剑门的弟子,一时间刀剑声充斥在整个青木剑门。
  “你!”,周立大怒,随即就要出手,但赵枯生的周围又出现了几人,这几人同赵枯生一起将周立围住。
  “周老头,听说你得到了一门上乘的功法?”,赵枯生倒也不急着对周立动手,反而是舔了舔嘴唇,细细打量起周立来。
  “哼,赵枯生,就凭你也想觊觎我们青木剑门的功法”,令赵枯生几人微微有些诧异的是,周立此时竟然也是冷静了下来,“你们这几年的小动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兰波刀门不来也就算了,今日来了,那就留在这里吧”,周立冷笑道。
  兰波刀门,乃是梦醒湖周围兰波山一带最大的门派,门内传授刀法,乃是赵氏的门派,其实力跟青木剑门所差无几。
  “周老头,你好大的口气”,赵枯生眼睛一瞪,随即抽出刀来便冲向周立,而赵枯生周围的几人本来也要一同冲上,但此时,青木剑门的几位副掌门都已赶到,大家也是各自找上对手,开始厮杀起来。而这其中并没有周立的弟弟,周元。
  ......
  “七哥,你竟然左手和右手都会使用剑术,可是太厉害了”,此时周宁正在齐七的房间内,今天也是因为周宁一天也没有跟齐七说上几句话,所以门内大比结束之后周宁就央求周元让让他晚上去找齐七,周元拗不过他,再加上周宁也不是第一次在齐七家里过夜了,所以周元也是答应了周宁。
  “你的实力也是吓了我一跳呢”,齐七说道,此时时候已经不早了,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小心!”,本来还跟周宁有说有笑的齐七突然脸色一凝,拽着周宁便从床上跳了下来,两人刚跳下来,齐七房间的窗户就被破开,两道身影跳进。
  齐七在跳下床时也没有忘记带上身边的长剑,而周宁也是同样,两人感受到这两个不速之客的身上的杀气,也是大惊失色,迅速地跑出房屋,因为他俩知道在这么小的屋子里待着无异于送死。
  “七哥!”,周宁跟着齐七跑出屋外,这个人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着,毕竟他才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而已,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着实让周宁害怕到了极点。
  “娘!”,齐七左手持剑,右手紧紧握住了周宁颤抖的手,事实上,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现在也同样很害怕。此时齐七想到了齐巧,也是惊呼出声,然而并没有回声。
  “周宁和齐七是吧”,那两人也是不给齐七两人什么时间,几步之间便一前一后包围了二人。
  “还有一个女人呢?”,其中的一人开口道,这显然是在询问齐巧的情况。
  “没有找到,不过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妇人罢了”,另一人开口答道。听了此话,齐七的心也是放了下来,既然这些人没有找到娘在哪,那娘就还是安全的,不过这个时候娘去哪了呢?齐七如是想道,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让他想这些问题的时候。
  “把这个两个孩子拿下,我们也好回去向门主交差”,话音刚落,两人便手持长刀向周宁和齐七冲去。
  齐七和周宁两人虽然很害怕,但此时也不会束手就擒,在这种时刻,一个人的潜能往往会被更好的激发出来。
  “你们两个小娃娃还是别挣扎了,伤到你们了我们就不好交差了”,那两人中的其中一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四人一交手,齐七和周宁明显就能感受到对方明显是修炼了很久的刀徒那份浑厚的内力远不是齐七和周宁两人所能抵抗住的,几招之内,两人就要抵挡不住了。
  “行了,乖乖束手就擒吧”,那两人却是收了手,一脸玩味地看着齐七两人。
  “七哥,怎么办?”,周宁此时握剑的手都在颤抖,他现在已经是失了方寸了。
  齐七紧紧地抿了抿嘴巴,虽然他不知道这两人为何出现在这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今日被这两人擒走,下场一定不会好,自己才刚刚踏上修炼之路不久,自己还没有成为像爹那样的人呢。齐七的心中疯狂呐喊着,紧接着,齐七的眼神就变的无比锋锐,一份恐怖的剑意凝聚起来。
  “快收拾了这两个娃娃”,其中一人脸色微变,虽然他自认为齐七两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此时齐七身上那份恐怖的剑意他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话音刚落,两人就要动手,可在他们动手之前,齐七宛如一柄剑一般,持手中之剑冲向一人。
  三叶剑术第一式——风剑式!
  这也是齐七第一次真正的毫无保留地使出这一式,包括他的阴阳两系的内力此时也是全部使出,生死关头,齐七也不会有半点保留。
  “这...”,面对冲过来的齐七,那人也是一惊,赶忙提刀格挡,但这一式的技巧和威力都远超了他的想象,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他的长刀竟然在几招之内就被齐七挑飞了,而齐七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三叶剑术第三式——叶剑式!
  齐七在这时选择使用叶剑式而不是仙剑式自然是有原因的,一是这跟叶剑式比起来,仙剑式齐七还是没有真正完全领会,而且对齐七来说,他能使出的叶剑式在纯粹的威力上来说要强于仙剑式。二是对于齐七来说,他的内力还是不够浑厚,如果他此时使出仙剑式的话,他就没有足够的内力来完美的使出叶剑式了,而他也不敢说自己的仙剑式一定能解决此人,所以齐七只求这一式务必击杀对方,只有这样,他和这周宁练手,才有和剩下一人周旋的可能,不然正常的二对二的话,齐七两人完全没有一点机会。
  枝盛繁花现,
  春落叶无情。
  ......
  三叶剑术叶剑式,也是在青叶第一次使用过后,第二次真正地由齐七使出,叶剑式!一剑,正中胸膛。
  “你......”,那人缓缓倒下,眼神中还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他怎么可能想得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十二岁的小娃娃手上。
  齐七收回刺出的剑,他的内心此时同样也不平静,这可是他第一次真正生死相拼啊,也同样是他第一次取走了他人的性命,这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一时间还难以接受,此时的齐七突然理解了青叶说过的一些话。
  “混蛋!”,见同伴就这么死去,剩下的一人也是大吃一惊,随即便拿出了全部实力,在齐七还未来得及支援周宁之时,周宁就马上要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