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浮海擎刀章节目录 > 第四十六章一把关刀牵因果

第四十六章一把关刀牵因果


  身在潘达等人的制压下,想着林帅此次用尽心思的算计他,赵邢飞知道自己怕是好不了了,在愤力挣扎了几下,见无法挣脱制压自己的力量之后,便不在做无谓的挣扎,只冷眼看着中枪倒地正在痛呼的林帅,脑子里不由浮现出了岳天铭在二十天前对他说过的话。
  ‘林帅若成祸害,第一个死的就是你赵邢飞。’
  哈哈,想起这一句当时让自己意乱陷入两难不决的话,赵邢飞心中徒生万千悲念,却是被岳天铭一语成谶了。
  后悔吗?
  不,在此社会深陷危难动荡之际,身为公职人员,赵邢飞告诫自己有责任坚守;也必须坚守住法律的底线。依据查案,这一点不能乱,他如果乱来,如何以大公之理说服民众。
  想想当时有多少人信了林帅的说词,无据定罪杀林帅,如果惹起非议,只会令民众应着眼下乱势生出胆寒,从而对公职人员心生抗拒,以至上管下不从,让乱势变的更乱。
  案不明,大众百口异论,应在当时赵邢飞就更需要过硬的证据来说服民众。通过据证诛恶来彰显时势虽乱,但法律的公正仍在,更以此来宽慰惧乱的人心。
  然,赵邢飞欲取坦荡之途,但时势却不与他方便,凶兽复来与帮助民众结丹的事务,致使林帅一案一拖再拖,终是酿成了今日杀身之祸,却也证实了‘人间正道是沧桑’这句话。
  正道以民为基,表面看着是一条通天坦途,实测存在着来自各方的诸多掣肘,想快刀斩乱麻,却是不能!
  “还磨蹭什么,快杀了他呀”
  负责将赵邢飞死死按在地上的几个人,此时一脸阴谋得逞泛狰狞的向空站一旁的潘达大叫道。
  闻言,潘达紧吸一口气,持枪的手不自抖了一下。
  说实在的,如此近距离的面对赵邢飞,潘达的心里难免底气不足露怯了。
  不过与怯意相对的,当潘达一想到杀了赵邢飞后,他再回集聚地便可毫无顾忌为所欲为的时候,潘达的心里又是阵阵激奋往外涌,转瞬便冲散了心底怯意。
  谋将成,欲望达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潘达一咬牙关生起狠色浮于眼中,拿枪抵着赵邢飞的头说道:“赵所长,时势所逼,别怪我,现在送你一程,你腿脚快点还能在黄泉路上追上你的同事们”。
  一句说完,潘达指扣扳机就要开枪。然,就在此时。
  “慢着”
  应言,却是林帅开口了,潘达皱眉不解停止了开枪,与其他几人看向林帅。
  随几人目光投来,林帅一脸阴鸷的垂着中枪的左肩站了起来,然后右手拖着关刀一步一狠厉的向赵邢飞走了过去。
  “敢开枪打我,绝不能让他痛快的死,老子要打断他的双手双脚,然后把他丢在这里让怪兽活活的撕吃了他”。
  而随着林帅暴虐的话语落下,似是为应景,几声兽吼远远的传了过来。
  却是它处的凶兽受此间枪声吸引,往这边过来了。
  一闻兽吼虽惊,但于此时,却是不及林帅的言语让潘达等人更为胆寒。
  这是虐杀,是心理变态的行为!
  潘达等人今天虽说是杀了人,但起码让死者死的痛快,如林帅这般的虐杀,他们不敢想,也做不出来。
  当得一说,有此一战,随着林帅的阴戾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其之性格也在变态暴虐的路上渐行渐远了。
  不同于潘达等人闻言后的胆寒,赵邢飞在听到林帅即将实施自己身上的暴行后,虽有惧色浮起,但却被他随即压下,只冷眼看着步步渐近的林帅开口道
  “今天落在你们手里,想怎么炮制我赵邢飞随你们便,但你得如实告诉我,岳云山的儿子儿媳究竟是不是你杀的,也好让我死个明白!”
  拖着关刀走到了赵邢飞的跟前,林帅没有回答赵邢飞所问,当眼睛盯在赵邢飞被压在地上的手臂时,阴鸷脸色一沉,转动举起关刀用刀背狠狠的砍了下去。
  “啊~”
  这一记刀背砍下去,赵邢飞的手臂骨应力立断,赵邢飞在此剧痛之下想咬牙死忍,但却没能忍住,一声惨叫破口而出。
  随着赵邢飞惨叫出口,林帅眉毛一挑,脸上随之竟然露出了十分享受的愉悦神情,仿佛此一时的惨叫声落在他的耳中便变成了一曲拨动他心弦的仙音绕梁律。
  变态的世界,非常人能懂。
  应着令他享受至极的惨叫声,林帅觉得还差点什么。
  转念一想,明白了。
  差的一点是,要让赵邢飞死不瞑目。
  想通这一点,林帅嘴角挑起阴深笑意,向赵邢飞说道:“哎呀呀,我的记性不好,你突然这么一问,我都记不清楚了,他们可能是我杀的,但是没有证据我又不能百分百想起来,你说这气人不,要不还是你来猜吧,等你猜对了再托梦告诉我一声,也好让我活的明白”。
  嘴上笑吟吟的说着,林帅手起关刀不停,等他的话说完的时候,赵邢飞的四肢已经全被他用刀背砍断了。
  在林帅对赵邢飞连施暴行的时候,潘达等人已经远远的退开了。
  欲望摧毁了通往彼岸的桥梁,潘达等人自知他们从此已非良善,但此时林帅的所作所为却真的是将他们给吓着了,同时他们也不自扪心自问,以林帅此时的品性,如果跟着他,以后还不是的提心吊胆的,最后能落得好吗?
  有人用忧虑埋下伏笔,但是此时入耳的声声兽吼却是近了。
  随兽吼渐近,潘达等人不由慌张了起来,此时他们杀狼尚可,但面对凶兽却是提不起十足的勇气。
  “听声音怪兽离这不远了,我们快撤吧”。
  随声提醒,还在享受施虐赵邢飞所带来的快感的林帅清醒了过来,一听兽吼却已不远,同样没有勇气一战凶兽的林帅一脚踩在赵邢飞的脸上,阴声笑道:“嘿嘿,赵邢飞在这慢慢享受,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完,林帅拿出手枪向天连开数枪为凶兽引路,然后与潘达等人一路奔跑着离开了。
  眼看着林帅等人离开,听着兽吼一声比一声近,四肢尽废的赵邢飞知道自己死劫难逃,故也做好了被凶兽生撕活吃的准备,但有一点却是让赵邢飞如鲠在喉,那就是林帅他们这一回去又有枪在手,集聚地里的民众怕是要遭殃了。
  心中有不甘,是为民众,也是为不能除祸,不过,当赵邢飞看到林帅一路奔跑所拖的关刀时,赵邢飞的眼中突然迸发出一抹异色,随开口向着林帅奔跑的背影大声喊道:“天理循环,因果报应,林帅,今天你用关刀废我四肢,来日你也必会栽在那把关刀上,黄泉路上,我和今天牺牲的兄弟们等着你,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