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五神种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争爆发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争爆发


  “告诉大长老,让他集结队伍马上出发!我们先走一步了。”伊恩拍了拍守护者的肩膀,叮嘱道。
  守护者面容纠结的揉搓着双手,小声道:“大长老让我们静待命令,他说还要等佣兵公会那边的最新消息……”
  “不用怕,就说是我说的,伊恩·莱特因让你说的。”
  “这……”
  “还有什么疑问吗?”伊恩微微皱起了眉头。
  守护者沉默了片刻,面容肃穆的向伊恩行了一礼:
  “请您放心,您的话我一定传到大长老的耳中。”
  说罢,守护者匆匆跑向了二楼,其他人的话他可以不重视,但眼前这个戴着白色骷髅面具男人说的话他不能不听,这是所有守护者都默许的规则。
  伊恩完全可以代表大长老……
  “诺曼,看来你暂时不能休息了,作为佣兵公会名义上的会长,这种时候你必须站在乌斯的身边。”伊恩认真道。
  诺曼缓缓闭上双眼脸上的痛苦渐渐消退了几分,语气冰冷的问道:“一天内死掉上千人王室和守护者联盟会怎么做?”
  “出动全部力量抓捕凶手,然后将他当众处死。”
  “这样啊……”
  伊恩拍了拍诺曼的肩膀,微笑道:“我说的只是普通情况,如果死掉的人都是一些十恶不赦的混蛋,王室不但不会抓捕你反而会给予你丰厚的奖励。”
  “佣兵算什么?”
  “……灰色地带的人吧,他们早已被王室划入了黑名单。”
  诺曼缓缓睁开双眼冰冷的瞳孔中泛着凌冽的杀意,话说到这里他基本上已经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
  “出发,去佣兵公会!”
  ……
  轰!
  佣兵公会外面的院子里传来了一声轰响,切克一边擦拭掉嘴角的血迹一边将提在手中的人头捏成了碎片。
  红白之物瞬间喷发宛若一朵盛开的血色花朵,这一刻喧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我最后再说一次,佣兵公会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切克甩了甩手上残留的血迹,语气冰冷道。
  刚刚死掉的人是他杀掉的第一百零一个人,在此之前有人组织了一次群攻,那一次少说也有五十多个人同时向他冲来,他挡住了但也受伤了。
  现在他的右臂已经无法再汇聚异能,能对敌的只剩下了一条左臂,腹部还有一条长长的伤口正在留着鲜血,那是被人用刀子偷袭时划破的。
  佣兵公会的佣兵都聚集在一楼大厅,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怒火杀意让他们险些失去理智,他们很想站在切克身旁一起战斗,但他们不能……
  切克让他们负责坚守佣兵公会,前提是等他倒下以后。
  老家伙真爱开玩笑……
  切克面容阴沉的低下了头,他的瞳孔中闪动着泪花但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二楼的突然发出的动静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也不例外,当他赶到时乌斯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道尔达染血的头颅一动不动的放在桌子上,道尔达的身体则蜷缩在房间的角落内。
  乌斯死了……道尔达也死了……
  事情的具体经过没有人清楚,但现场留下的两具尸体已经足够解释一切。
  佣兵公会要彻底乱了……
  他和诺曼的想法相同一直无法接受这件事是真的,谁能想到实力强大的黑夜之神竟然会和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同归于尽?
  直到现在他都认为乌斯在和他开玩笑,乌斯绝对没有死!他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
  “切克队长,我们是尊敬你才会称呼你为队长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取回首领的尸体,希望你不要再阻拦我们!”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安静的人群顿时跟着喧闹了起来。
  “对!我们要取回首领的尸体!我们绝对不能将首领的尸体留在这里!”
  “呵呵,他已经快撑不住了,只要我们一起上他怎么拦得住我们?”
  “嘿嘿,我要砍掉他的脑袋……”
  “说什么呢?他的命是我的!”
  “……”
  切克缓缓抬起头目光平静的从人群中扫过,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个身穿黑色斗篷带着黑色面具的男人身上。
  男人察觉到切克正在盯着他脸色略微发生了变化,轻笑了一声缓缓后退隐藏在了人群中。
  “谁要拿回道尔达的尸体?你现在就可以出来,不过只能一个人来其他人继续等待。”切克冷静道。
  听到切克的话人群再次安静了下来,他们中没有人敢单独面对切克,即便切克现在已经没有了多少战斗力但他们依旧害怕,执法队长的称呼可不是白来的。
  “没有人?看来你们并不想拿回道尔达的尸体啊。”切克满脸不屑的笑道。
  “呵,我们只过去一个人你突然下杀手怎么办?我们现在还无法相信你。”
  熟悉的冷笑再次响起,切克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又是刚刚那个人,只可惜他现在还不能主动出手。
  “我是你们的执法队长,这么多年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反倒是你们一次又一次让我失望。”切克咬牙道。
  佣兵组织本是一盘散沙是乌斯经过不懈努力才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成为了和守护者联盟齐名的王国第三大明面上的势力,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股好不容易才凝聚起来的力量竟然会反过来对抗乌斯。
  发生这一切只是单纯的因为诺曼吗?显然不是!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上位之战。
  人群再次躁动了起来,他们在考虑切克的话到底可不可信。
  “切克队长确实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我们应该相信他。”
  “相信他?取回首领的尸体就完事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乌斯会长已经死了,佣兵公会估计明天过后就会瓦解,你真以为没有首领我们还能愉快的坐在一起吗?”
  “可是……”
  “没有可是,我愿意相信切克队长。”
  “……”
  “我来!”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说话的人是一个精壮的青年,他的身上透着强烈的阳刚狠辣气息,看向切克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从年龄上不难判断出他应该刚加入佣兵组织没多久。
  “你愿意一个去取回道尔达的尸体?”切克面容平静的问道。
  青年咧嘴一笑,道:“早就听说执法队长是一个一言九鼎的真男人,我早就想亲自见您一眼,今天看到您单凭一己之力就守住了整个佣兵公会,这份实力和忠诚是一般佣兵无法拥有的,我认为传闻没有一点虚假我愿意相信您,也愿意……”
  咳咳……
  青年话还没说完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鲜血伴随着每一次的咳嗽从口中疯狂涌出,他的目光很快就灰暗了起来。
  “我……我……”
  噗!
  一大团鲜血从青年的口中猛的涌出,青年缓缓闭上双眼身体瘫软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此时人们才注意到他的胸口插着一把沾满血迹的短刀。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冰冷了起来,切克的瞳孔也微微放大了几分:
  是他……
  刚刚他看到有一个黑影从青年的身后闪了过去,黑影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消失在了人群中,当黑影离开后青年的胸口就出现了一把短刀。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已经看出了些许端倪,有人在不断激化佣兵们和佣兵公会的矛盾,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显然是彻底摧毁佣兵公会。
  “切克队长,目标已经消灭可以按计划开始了。”
  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切克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就是这个家伙,刚刚那个蒙面人,一切都是他在暗中捣鬼……
  “切克队长……为什么会这样,他是那么的信任你……你竟然……”
  “为什么?呵呵,还没看出来吗?他不愿意让我们取回首领的尸体,他想将我们挨个杀掉好让我们所有人都死在这里。”
  “这就是佣兵公会的最终决策?”
  “能做这种决策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会长乌斯!”
  “……”
  “杀了他!杀了切克!毁掉佣兵公会!”
  一声声歇斯底里的怒吼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恐怖的声浪回荡在切克的耳旁,让他有一种回到了当年神魔大战时的错觉。
  切克很想解释这一切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这些暴怒的佣兵根本不会听他解释,他们或许会找到刚刚说话的那个人,但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没想到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乌斯先生……我对不起你。”
  切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还能活动的左臂抬了起来,朗声道:
  “佣兵公会的战士们!是时候出来保卫我们的家庭了。”
  轰!
  同样轰动的声音从一楼大厅内响起,上百名佣兵蜂蛹般冲破大门站在了乌斯的身旁,为首的一群人正是切克亲自带领的执法队。
  他们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现在终于轮到他们上场了。
  “记住!尽量不要杀人,真正的敌人最想看到的就是我们自相残杀。”乌斯放声怒吼道。
  这句话是说给他身后的佣兵们听的,同时也是想告诫一下对面的佣兵,上千名佣兵不完全是一群是非不明的傻子。
  可惜他的声音在震耳的咆哮声中瞬间就被淹没掉了,没有人在意他说的话,仇恨和怒火彻底激发了佣兵们的嗜血特性,现在的他们和那些心狠手辣的狂人没有任何区别。
  轰隆隆!
  轰隆隆!
  各种各样的异能汇聚在一起产生了难以估量的恐怖破坏力,仅仅是一个照面的时间佣兵公会的大楼就被摧毁了一半,与此同时有上百个佣兵已经惨死当场。
  “乌斯先生,现在怎么办?”布兰达焦急的问道。
  窗外的能量在轰鸣,乌斯却依旧神情平静的靠在椅子上喝茶,如果他现在出面的话这些佣兵肯定会立刻停手。
  “等。”乌斯泯了一口茶平静的说道。
  细心留意的话会发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这些佣兵都是他的手下是佣兵公会的坚实基石,可是现在佣兵公会的基石已经动摇,每过一秒钟佣兵公会离瓦解就更接近一步。
  如果他现在出面的话,这场战争真的能平息吗?
  乌斯闭上眼陷入了回忆,他这一辈子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没有双眼后他看待事情往往比一般人更加透彻,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敢从容不迫的喝下那一杯毒茶。
  布兰达目不转睛的盯着外面的战斗,脸上满是焦急与担忧,一个染血的身影突然摔倒在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切克队长?”
  “乌斯先生,切克队长受伤了!”布兰达捂嘴惊呼道。
  “会死吗?”
  “……不会,但他已经丢了一条腿,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担心……”
  “不会死就不要大呼小叫的,这场战争终究需要有人付出代价。”乌斯沉声道。
  说话期间他一直没有睁开双眼,似乎是在思考着其他事情。
  “可是……”
  “安静!”
  布兰达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感受到乌斯身上散发出来的暴怒气息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乌斯动怒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感觉。
  “等,等狐狸露出尾巴,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也是将敌人一网打尽的最佳时刻。”乌斯缓了一口气,柔声道。
  “我……要不要将您的消息告诉切克队长……我担心他会拼命。”布兰达小心翼翼的问道。
  乌斯摇了摇头:
  “谁都可以告诉,唯独他不行。”
  “为什么?”
  “我的死讯传出去后敌人肯定不会相信,但只要切克相信我已经死了敌人就会慢慢放松警惕,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引出隐藏在暗中的敌人,也就是……白狮子!”
  “因为切克队长对您最忠诚吗?”布兰达目光复杂的问道。
  乌斯没有说话只是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这场战斗没有真正的赢家,白狮子……你会后悔的。
  布兰达盯着乌斯看了片刻忽的瞪大了瞳孔,惊呼道:
  “白狮子?他们的标志是白色的狮头图案吗?”
  “嗯,就是杀掉你母亲的那一群人,不过今天过后他们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乌斯平静的说道。
  布兰达愣住了,不是因为白狮子是杀她母亲的凶手而是因为白狮子这个势力,她清楚的记得乌斯曾叮嘱过她白狮子这个势力非常强大,强大到连佣兵公会都不敢轻易招惹。
  如果这次的敌人真的是白狮子,佣兵公会真的能抗住吗?
  “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出去,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你,你一定要小心点千万不能暴露在他们的视线中。”乌斯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