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槐木动凡心章节目录 > 第61章 我在地府等你!

第61章 我在地府等你!


  若兮飞奔出洞口,光线逐渐变亮,她的哭声也越来越大,脸上的泪水越积越多。
  她就像是重获了新生一样激动。
  若兮抬头望向午后灼热的太阳,在刺眼的日光下用双袖抹去眼泪,却笑着笑着又哭出了声。
  她跌在茂盛的灌木丛中哭了又哭,她从未这样酣畅淋漓的大哭过,每一声哭泣都在释放她内心的委屈。
  只是她心中的疑惑难解。
  若兮甚至还有点儿怀疑木生,那白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一夜的工夫,从杀她就变成了要保护她,还莫名其妙地叫她朝乐。
  这个世界好像有点可怕,除了师父其他人好像都不怎么正常。他们一会儿将她视作救命恩人,一会儿突然要杀了她,再一会儿又要保护她。
  变脸简直比那翻书还要快。
  兜兜转转之下,她愈发琢磨不透他们的心思了。
  沙沙声响起,若兮顿时警觉,双耳微动,听到身后的灌木丛动了动,微风浮向她这边。
  若兮当即跳起来,想也没想一股脑地向前冲去,她再也不能被抓了!
  无畏冲着那袭在丛中狂奔的背影,大喊道:“师姐,是我啊!”
  师姐是生他的气了么?
  若兮每跑一步,身边尖刺的灌木就伤她一寸,不多时她的衣裙就被划烂,露出的肌肤出现了一道道被划开的痕迹。
  嫩白无血,却如细针在刺。
  可她倔强地不肯发出一声,哪怕听到身后无畏的呼喊声,和沙沙作响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期间她还听到无畏摔了一跤,哭着喊她。
  若兮只是眼中泛出泪花,头也不回地往山下冲。
  现在任谁也阻止不了她要逃走的决心,她一定要回到师父身边。
  世界之大,只有师父才会关心她,心疼她。
  ……
  洞内,弥生大师在蜘蛛丝的攻势下,早已汗流浃背。
  此时,他却胸有成竹地瞧着恼怒不已的白娇。
  他在此一役中看出了破绽!
  弥生大师双手合十,劝解道:“妖孽,你若替青冈村解了毒,贫僧就饶你一命!”
  这两日来,青冈村的人数已经陡转急下,不足当初的一半了。再这样下去,青冈村的人便都要死了。
  白娇眸中带着嘲讽道:“释慧,你什么时候有怜悯之心了?不应该是杀光他们,防止他们传染给山下的百姓吗?!”
  他当初就是怕朝乐会祸害人间,才会断了朝乐的后路!
  “妖孽,胡说八道!贫僧慈悲为怀,怎会如你口中所言滥杀无辜!”
  这蜘蛛精真是气煞他也,不止将他认错,还如此胡言乱语。
  当真该死!
  弥生大师不再留有情面,终是长叹一声,挥动手中的禅杖,一手高举金钵,“妖孽,受死吧!”
  他已经发现白娇的蜘蛛丝只会用结网的方式让人毙命。而这洞中能结网的地方并没有前日多,这里可没有什么大树让她缠丝,只有石壁四角。他刚才就已经引导着白娇在无意识下,用蜘蛛丝封住了那里。
  白娇要想杀他,只能用锋利的蜘蛛丝缠住他,令他窒息。
  而他自然不会给白娇这个机会,更何况他的金钵在越小、越无光的地方,威力就越大。
  金钵倒立,佛光流出。
  白娇立刻往没光的地方逃去,可是她的蜘蛛洞早已被金钵照的如白昼一般亮。
  她无路可逃……
  白娇用红袖遮掩,仍阻止不了开始泛红、起泡的皮肤。
  她不断后退,忍着痛使出蜘蛛丝,却被游刃有余的弥生大师轻易躲过。
  白娇没有办法,按动身后的机关,身子一旋就逃了出去。
  她知道,下一刻她就要死了。
  让朝乐逃的时候,她就猝不及防被释慧击中。虽然对付他绰绰有余,可是那法器放出的光还真不是盖的,她本是妖精,再加上畏惧强光,此时她竟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而这条暗道,通往的无疑是另一片阳光普照之地。
  她哪怕被阳光烧死,也不能死在释慧的手里。只是不能拉着释慧一起下地狱,她真是又恼又愤。
  白娇气急攻心,吐出一口鲜血,唇边的血液衬着她的脸有了一丝血色。
  她强撑身子,微笑着,从黑暗奔向光明。
  “妖孽!”
  白娇眸色一暗,脚下的速度加快。
  弥生大师追出暗道,只见白娇白色的脸,白色的肌肤,一时间被阳光照出了触目惊心的红色。
  她全身在阳光下泛出点点的血色,身上的红衣被鲜血浸染更显妖艳。
  白娇看到不断向山下逃去的一身柳黄,微微一笑,强忍剧痛向另一侧飞去。
  既然要死,那就要好好感受一下从来都不敢面对的阳光。
  她活了两千六百多年,接触阳光的时间远远不足一年的零头。
  白娇享受身上如火烧般的感觉,粲然一笑。
  “释慧”,白娇低眉对着奔向她的弥生大师笑道,“我在地府等你!”
  牛头马面既然说她会到阴曹地府受刑,那便受吧。只要释慧到了地府,她一定有办法让他不入轮回!
  只是,她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去寻生哥的转世了……
  白娇想及此处,呜咽出声,被太阳烧的浑身剧痛的身体,在空中晃了晃。
  弥生大师飞身立于白娇身前,“口出狂言!”
  他再次祭出金钵。
  白娇神情恍惚之际,拖着虚浮的身子,使出手中的蜘蛛丝,缠住弥生大师的胳膊。
  她看向身上逐渐燃起的火光,不禁想起一百岁的夜里,映在她眼前的一堆篝火——
  她被扔向火中那一刻,四周是嘈杂的呼喊声。
  她闭眼接受死亡的临近,下一瞬她却感受到了陌生而又温暖的气息。
  睁眼,便是十五岁稚气未脱的朝乐冲着她笑,青紫的唇,让她误以为朝乐和她同为妖物。
  初见时,她便对着自己笑道:“别怕!”
  然后早已煞气入体,百毒不侵的朝乐,带她杀出了重围。
  可是,朝乐却被蜘蛛精的毒素,折磨了整整三日,才慢慢恢复如初。
  朝乐从未有后悔救了她,她带着她上黎山,带着她看透世间红尘中的险恶,却又时常对她诉说着世间的温暖。
  朝乐是她的恩人,亦是她的朋友,却也是她生生世世无法介怀的痛!
  如果可以,她何尝不想替朝乐杀光所有伤害过她的人,何尝不想替她去死!
  “释慧!”
  去死!
  弥生大师还未挣脱手腕处的蜘蛛丝,只见被阳光燃烧成火焰的一袭红色冲向他。
  情急之下,他另一只拿着禅杖的手抵了过去。
  “砰!”
  若兮只听山上传来一声巨响,她忍不住回头看去。
  不远处的空中有一团火球迸裂开来,散成点点微小的火光,四射而下。
  渐渐无声,消散成烟。
  若兮看到那火光中夹杂着几缕红色的细纱。
  她擦去脸上突如其来的湿意,心头一颤,凭着强烈的意志转身奔去。
  刚刚战斗过的地方,只有弥生大师倒地不醒,他的僧袍被火烧掉了大半,面容也被烧毁,右侧乌黑的脸上血肉模糊。
  方才抵住火球的法器——禅杖,断成了两截。
  一层烧焦的红纱之下,是上下断断续续浮动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