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冰之华舞章节目录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好怀念……

第三百七十四章 好怀念……

    再见到赵彦辰,已经是沈静珩醒后的第三天。
  
      刚一下飞机,顾不上回家梳洗整理,赵彦辰就急冲冲的赶到了病房。才寒暄了两句,赵彦辰就开始向沈静珩汇报晗宇的工作。同时,他将对方已经盖章的合同交给了沈静珩。
  
      “这是合同初稿,如果没有问题,我就直接送到法务那边审核,然后走流程盖章了细节部分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提的,时间没法改,我这边已经同意了”
  
      “瑜霖那边,现在怎么说”
  
      “他们还摇摆不定。从这几轮的谈判来看,他们只是想趁火打劫,但是有不想破釜沉舟。电影的消息官宣之后,瑜霖估计就消停了。”
  
      沈静珩随手翻了翻那个合同,然后放在了一边,“彦辰,我的眼镜在家里,你等会儿回家的时候,帮我拿过来”
  
      “我现在直接去机场,十一点的飞机,飞韩国。”
  
      “这么赶什么事儿”
  
      “三天后,韩国那边有场分站赛,比赛结束后还有两场商演和一个平面的拍摄。下次回来大概是一周后了”
  
      说话间,韩子轩已经过来敲病房的门了。
  
      “彦辰,该走了,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赵彦辰对着沈静珩笑了笑,便跟着韩子轩走了。走到车库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负责开车的是陆冰。
  
      “彦辰,我临时要去晗宇一趟,陆冰负责把你送到机场”
  
      韩子轩帮忙把赵彦辰的行李拎上车,自己便溜了。一上车,赵彦辰就靠着车窗玻璃睡着了。陆冰看着他那疲倦的模样,想问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由于路上堵车,陆冰和赵彦辰比预期晚到了一个小时。幸亏,航班延误,赵彦辰才不至于错过航班。
  
      在等候区候机的时候,赵彦辰问道“我在光州的比赛,你要不要来看”
  
      “嗯”
  
      “顺带把我妈也带过来。带她来散散心”
  
      “嗯”
  
      “无论怎样,都希望,你们能够过来看我的比赛”
  
      赵彦辰给陆冰塞了六张票,然后自己背着包一个人过了安检。
  
      “最后一场比赛,你们能来就好了”
  
      赵彦辰的声音很轻很轻,陆冰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他伸手想去抓赵彦辰的手,可惜,赵彦辰已经先他一步过了安检。
  
      赵彦辰离开后,陆冰一直在心里琢磨赵彦辰临走时的那句嘀咕。他是真的没有听清,可是,结合赵彦辰那落寞得快要哭的模样,他就笃定,赵彦辰一定说了什么重要的话。
  
      回到医院之后,他把赵彦辰希望他们去看他比赛的事情和沈静珩一说,沈静珩立刻让人定了六张飞往光州的机票。除了沈静珩、陆冰和赵彦辰的父亲,慕雪、林清和秦瑶也被打包去了光州。
  
      因为天气原因,他们的航班一直被延误,最后被取消。终于在比赛的当天早上,这一行人才到了比赛的场馆。
  
      第一天的短节目,赵彦辰明显的没有休息好。即使脸上扑了厚厚的一层粉,依旧盖不住那黑破天际的黑眼圈。赛前六分钟练习的时候,赵彦辰自己左脚绊右脚的摔了好几次。
  
      赵彦辰是倒数第三个出场。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体育馆有魔咒,之前出场的运动员全部都在冰上至少摔了一次。没有运动员是完全的将他们的节目cean。
  
      在给自己灌完第三杯黑咖啡后,赵彦辰终于被喊了名字。
  
      只是刚一出场,他就差点被自己绊倒了。
  
      “彦辰到底行不行啊来光州这两天,又开了两次视频会议,白天还要训练,他到底撑不撑得住”林清小声的担心道。
  
      沈静珩望着场上的人儿,双手合十,“没事儿的不管撑不撑得住,这都是他想给自己的交代我们看着就好了”
  
      “他给自己的交代什么意思”陆冰不解的问道。
  
      沈静珩浅浅笑了笑,指着冰场中央,“比赛结束了,你就知道了”
  
      赵彦辰的短节目选择的是肖邦的叙一。音乐的前奏刚放出来的时候,陆冰就像弹簧一样,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这个曲子,不是赵彦辰这个赛季用的短节目。按说,赵彦辰是不会在赛季的半途更换曲目的。
  
      “小姨,彦辰他”
  
      “陆冰,好好看他的表演。他想说的又没能说的,都在这曲子里了”
  
      沈静珩将陆冰一拉,就把他拉到了座位上。
  
      “unter接后外结环四周,这个落冰太干脆了”
  
      “接下来是后外点冰四周跳”
  
      “很好,落冰很利落”
  
      “燕式旋转,蹲踞旋转,姿态一、姿态二、姿态三。提刀燕式”
  
      “不,那是贝尔曼”
  
      “真的是贝尔曼萨门托夫退役之后,就很少在国际男单赛场上见到贝尔曼了”
  
      “这个贝尔曼真的是美啊”
  
      表演进行了大概一半,林清、陆冰和慕雪一同愣了一下。
  
      “陆冰,这个不是”慕雪惊讶的望向陆冰。
  
      陆冰一脸严肃的看向冰场,点点头,“和我当年拿全国冠军的编舞是一样的,那家伙就只是把跳跃的难度加大了。”
  
      “赵彦辰他到底怎么想的啊因为腰伤他有多少年没有做贝尔曼了”
  
      “有四五年没做了吧”陆冰回忆道。
  
      “这家伙比完赛,腰又要疼好几个星期了”林清吐槽道。
  
      手,不自觉的握到了一处。
  
      音乐的后半程,赵彦辰有点体力不支,四周跳落冰的时候,右腿明显的软了一下,身体整个的向前倾倒。
  
      凭着意志力,他机智的用一个翻身接外刃大一字,巧妙的避免了摔冰。
  
      外刃大一字滑出之后,他猛地左脚发力,做了一个漂亮的阿克塞尔三周跳,落冰之后依旧外刃大一字滑出。
  
      看着冰场上的赵彦辰,陆冰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小时候。那沉寂已久的热血的感觉,一点一点的被重新找回。
  
      想站上冰场,想重回赛场,想再一次用冰刀点燃冰场
  
      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心,咚咚咚咚的,似乎要从胸膛中跳出来。
  
      突然,音乐戛然而止。冰场上响起了震耳的掌声。
  
      在赵彦辰向观众致敬的那个瞬间,陆冰恍然看见了当年拿下冠军的自己。
  
      好怀念,那种,自信到自恋程度的笑容
  
      好怀念,在冰场中央,听到掌声的感觉
  
      好怀念,好怀念,好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