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灵之竞技大师章节目录 > 第三百四十六章:只能说声抱歉

第三百四十六章:只能说声抱歉


  之后的几天,小组赛依然在平稳的进行。
  每天都会有新的关注点诞生、每天都会有或大或小的冷门爆出,于是人们的注意力很快便会从之前的比赛上移开。
  在这其中,陈幽铭所在小组却意外的平静,逐渐远离了新闻关注的中心。
  原因也很简单,几天下来,他们这一组的出现形势已经大半都明朗了——
  赛前被认为是小组最强的三人:苏烈、鞠颖、罗文松,如今的积分遥遥领先,包揽一到三名,目前来看排在后面的人基本没谁能撼动他们的位置,悬念已经基本被杀死。
  而同为海选十二胜的陈幽铭在最近几场则表现欠佳,继输给苏烈之后,对阵鞠颖和罗文松的两场比赛他也同样没能取胜,另外还输给了同小组的另一名民间训练师,如今战绩5-4,勉强排在小组中游,与前三位差距明显。
  这也使得他在观众们眼里更加坐实了本小组最菜十二胜的身份。
  不过尽管如此,他本人的心态倒是始终很好,每天依然笑容满面,一点儿看不出来有紧张或担忧的样子。
  “你这也太没心没肺了吧,现在你的战绩都跌到小组并列第七了,还在这儿悠闲的吃大餐呢?”这天在餐厅里,龙肆忍不住开口怼道。
  他现在都快愁的茶饭不思了,偏偏面前这个积分名次目前跟自己一样的家伙却能吃的特别香,主餐吃完还又点了分甜品。
  龙肆面前的主食到现在才削去了三分之一都不到。
  “慌什么,这不还有六轮吗?”陈幽铭淡定的瞥了他一眼,顺手还不忘补刀,“反正之前我赢你了,如果到最后我俩同分争最后一个出线名额,按胜负关系你争不过我。”
  “……”龙肆一脸无语的表情。
  本来就已经够烦躁,偏偏面前这家伙还故意又给他添堵,让他差点没把餐刀直接扔了——
  这下更没食欲了!
  而陈幽铭则抬手又叫了被冰镇饮料,看的他眼皮直跳……
  是的没错,之前陈幽铭已经赢了龙肆,比赛发生在两天前,比分6比3,相当优势的一个大比分。
  而究其原因,龙肆直到现在都恨的牙痒痒的——
  因为在那一场,陈幽铭靠小龙直接逼得龙肆的王牌快龙投降了……
  两条龙压根没有交手,只是小龙出场后瞪了对面一眼,然后又撒了个娇,龙肆的快龙就委屈巴巴的回头找自己主人申请投降去了,连象征性的挣扎都没有。
  堂堂一只战力接近八万的王牌,连一丁点儿贡献都没做就投降了,气得龙肆恨不得把精灵球砸了。
  但他也毫无办法——他的快龙性格如此。
  之前在火箭队的游轮上他就已经知道了,陈幽铭的那条小快龙——当时还是迷你龙——是他手下这只快龙的妹妹,而偏偏直到那时他才刚得知:自己手中的王牌精灵是个无药可救的超级妹控!
  当时龙肆满脸只剩下一副哔了卡蒂狗的表情。
  他赛前不是没想过自己的王牌对上对面的快龙时有可能会下不去手,他只是没想到陈幽铭竟然会这么无耻,见自己出王牌后想都不想就秒出小龙,一点儿训练师的节操都不顾了。
  “你还好意思说!之前说好的堂堂正正较量一场呢?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龙肆现在提起时依然咬牙切齿。
  “咦?我们有说好过吗?不记得了……再说你自己也讲了我们现在出现形势糟糕,尽力拿分不是很正常嘛,常规操作啦,不用惊讶。”
  “我惊讶个鬼啊魂淡!!而且你为啥偏偏就跟我比赛的时候想起来全力拿分了?跟罗文松、鞠颖他们打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这话?!”
  陈幽铭耸耸肩,“那两场我也没有消极比赛啊。”
  “那你敢说你尽全力了吗?”龙肆不依不饶的狠狠瞪着他。
  “额……”陈幽铭终于停下了一刻不停的进食节奏,歪头想了想,好不容易憋出一句,“我的精灵们已经很努力了。”
  龙肆脸颊抽搐了一下,突然好想捅死这人怎么办,在线等,急……
  好一会后,他自己也吃了几口菜,这才惆怅的叹了口气,不死心的最后问道:“哎,你是怎么能心态这么好的?你就不怕接下来的比赛再有变故?后面你只要再输一场就很难有出现希望了啊。”
  龙肆现在很难受,小部分原因是羡慕陈幽铭的好心态,更大的一部分原因则是——当陈幽铭放弃了争小组前三之后,他自己的出线就真的难有希望了。
  他两天前已经输给了陈幽铭,如果积分相同看胜负关系,他注定拼不过陈幽铭,原本他还指望陈幽铭会去争更高的名次,找鞠颖或者罗文松好好厮杀一番,到那时他还保有挤进前四小组出现的希望。
  可这两天的比赛打下来——
  他已经快要绝望了……
  很显然面前的这个家伙压根不打算争前三,只打算安心当一条咸鱼,准备以小组第四的成绩垫底出现。
  那样的话一个小组只有四个出现名额——
  他龙肆怎么办?
  坑爹呐这不是!
  所以他看向陈幽铭的眼神才会这么大怨念。
  对此,陈幽铭只能满怀歉意的看了他一眼。
  有些事情实在不方便解释——比如接下来几场的对手他之前已经全都已经观赛过了,而只要被他观赛过就意味着那些选手的精灵底细全部都已经被透的一清二楚。
  所以他才敢这么自信自己接下来一定能抢到本组的最后一个出现名额。
  虽然这相当于间接把自己的好友推向了淘汰的深渊,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赛场不是一个讲究谦让的地方,比起现在为抬朋友一手强行在小组赛阶段就暴露底牌跟强手死磕,他明显觉得还是维系自身的情报优势更为重要。
  今年的青年赛虽然规格严重超标,到处是外来的怪物和官方打手,但陈幽铭仍没有打算混混了事,他对名次依然还是有追求的。
  所以此刻面对龙肆,纵然是再好的交情也只剩下一句,“抱歉。”
  “哎……”龙肆又长叹了一口气,这次是真心实意的问了一句,“你真的有把握接下来的比赛全胜拿到出线权?”
  “八成吧。”陈幽铭选择报了个保守点的数字。
  龙肆信了。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信这个说法的——
  “切,吹牛逼吧,你现在这个积分就敢说自己稳定出线?”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忽然响起。
  两人一起转过头——
  这才发现隔壁桌竟然凑巧也坐了一个跟他们同小组的选手,当真是萍水相逢、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