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物资供应商章节目录 > 第六百五十四章 交换

第六百五十四章 交换

    宇文化及叹了一口气道:“这书实在事关重大,不瞒尉迟兄,正是因为这长生诀满是甲骨文,无人能看懂,我才会越发希望得到它,将它交给昏君!”
  
      说道这里,宇文化及冷笑一声:“宫中帮助昏君破译宝书的人,是我们安排进去的,在得到宝书之后,便让他立即假作破译成功!”
  
      “然后用一篇乱七八糟,似是而非的修炼之法,拿给那昏君去修炼,保证到时候不出三个月,就可把他给练死!”
  
      “哪想得到,本该手到擒来的东西,竟是一波三折,现在没了原本,不知其内容,就算想假冒另一本出来也是不行。”
  
      尉迟胜冷哼道:“就算没有宝书,恐怕他杨家宝座仍然难保。”
  
      “天佑大周,自这昏君即位后,对内横征暴敛,大兴土木,对外穷兵黩武,东征高丽,三战三败。”
  
      “现在叛军处处,我们只要把握机会,必可恢复大周的光辉岁月。”
  
      宇文化及双目暴起寒芒,沉声道:“杨广的日子,已是屈指可数。惟可虑者,就是其它三姓门阀,其中又以李阀最不可轻视。”
  
      “阀主李渊乃是独孤太后的姨甥,故甚得杨家深信,尤过于我宇文家。一日未能荡平三姓门阀,我大周复辟势必会遇到很大阻力。”
  
      顿了顿再道:“至于外族方面,突厥实是最大祸患。”
  
      “现在叛变的乱民,纷纷北连突厥,依附其势,更使突厥坐大,而突厥的四大高手,武功更是出神入化,想想都教人担心。”
  
      尉迟胜道:我以为化及兄,你不须太顾虑李家,李渊虽是杨广的姨表兄弟,单由于此人广施恩德,结纳豪杰,故深为杨广所忌。”
  
      “李渊现在自保不暇,只要我们能布下巧计,加深杨广对李渊的猜疑,说不定可借刀杀人,使我们坐收渔人之利。”
  
      两人正商量着如何暗害杨广,重让宇文氏登上帝位,忽听得大堂外匆匆脚步声传来。
  
      0
  
      未几,只听得一道兴奋的声音道:“属下有要事向大将军禀报!”
  
      宇文化及见手下亲卫的样子,立即说道:“快说,可是有那长生诀的消息了?”
  
      亲卫回道:“启禀大将军,根据田文的口供,他被逮捕前,曾给两个十五,六岁的小流氓撞了一下,看来就是这两个小子盗去了宝书。”
  
      “属下从城里的一群混混口中得知,这两人一叫寇仲,一叫徐子陵,是扬州最出名的小扒手。”
  
      “他们的老大叫言宽,被我等一顿毒打之后,供出这两个小混混行踪,说他们很有可能已经从东城门旁的暗渠逃出扬州城去了!”
  
      宇文化及目露冷光:“果然是蛇有蛇道,鼠有鼠路,没想到这群小混混竟然发现了扬州城有暗渠,这可是连我们都不知道!”
  
      “不过两个普通的小混混,没有武功在身,这么一会时间又能跑多远呢!”
  
      说到这里,宇文化及当机立断,对着亲卫嘱咐道:“你们立马调集人手,沿着东城门一路向外追击,本将军随后就到!”
  
      亲卫领命退下,立即去召集人手去了!
  
      另一边,寇仲今年十七岁,徐子陵比他小一些,刚满十六岁。
  
      两人盗走长生诀之后,没多久就见到城门封闭,御卫军大索全城。
  
      又tou kui到言老大供出他们俩人,自知大祸临头,慌忙从东门暗渠游出,所幸总算逃出城来。
  
      两人犹若惊弓之鸟,唯恐被御卫军发现,片刻不敢停留的狂奔十数里,心脏犹自砰砰乱跳。
  
      直到这时才如虚脱般一屁股坐倒在地,徐子陵大口喘气道:“仲少,下“八四七”次扒东西,你可万万记得不要再去碰那些老学究。”
  
      “这部鬼画符般的怪书,比天书更难明,更险些让扬州双龙变成两条死蛇!”
  
      他费劲的自怀中取出长生诀,随手就朝旁边溪流里一扔。
  
      寇仲瞧见之后,吓了一跳,慌忙滚进溪水中,宝贝般将长生诀捡起,仔细看了看,发现一点事情都没有。
  
      长舒一口气,然后才说道:“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书被那么多人着紧看重,定是武功秘笈无疑,咱们将来发家的本钱就在这书上,怎能说丢就丢?”
  
      徐子陵朝着寇仲一抱拳,玩笑道:“那就请仲少爷赶快破译了这部鬼画符,也好让咱们尽快学成绝世武功,打遍天下无敌手。”
  
      “好说好说!小陵你就等着跟着我寇大侠吃香喝辣吧!”
  
      寇仲哈哈一笑,将长生诀摊开来,一页一页翻动,眉头大皱,一腔信心化作了苦瓜脸,颓然道:“唉!这什么破书,谁若能看懂,那才是见了鬼了。”
  
      “两位既然看不懂,何不交与本人一观?”一把清淡的声音悠悠传来。
  
      寇仲,徐子陵大吃一惊,几乎本能的想要一跃而起,夺路逃窜。
  
      待他们朝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却见数丈开外,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人。
  
      只见一位穿着紫色长袍的年轻公子,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一脸柔和的笑容,让人不禁心生好感!
  
      不过刚刚才逃脱大难的寇仲、徐子陵,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松警惕,而是紧紧的盯着这个人,好似在打量着他!
  
      这男子给人的感觉极是奇怪,他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应该有着年轻人的勃勃生机,但浑身上下,却又隐隐有着久居高位,饱经世事的气派雍容。
  
      他面上透着一缕微笑,神情更是说不出的悠然从容,仿佛无论在他面前发生什么事,都不足以令他感到吃惊。
  
      饶是寇仲,徐子陵平素自诩洒脱,这时也不由生出自惭形秽之感,他们自暗渠钻出,此刻浑身沾满污泥,散发着阵阵刺鼻的恶臭。
  
      好在两人久在市井打滚,年纪虽小,却已然都是老油条,又天性中带着一股蔑视权威的性格。
  
      寇仲眼珠滴溜溜一转,耸了耸肩道:“哈!老兄想要借阅我们的宝书?好说好说,不过既然是借,当然是有借有还,不知老兄肯拿什么来交换?”
  
      徐子陵爬起身,一把自寇仲手下抢过长生诀,递到陆明面前,笑道:
  
      “这位老兄万不要生气,我这兄弟一向不懂说话,老兄想看这书,尽管看就是了!况且老兄何等身份,怎好意思白看咱们的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