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夫君战力爆表章节目录 > 第一四七章 蹭喜气

第一四七章 蹭喜气


  “姑娘,你,你要对二姨太太下手?那二公子和三小姐不会放过你的。”
  “他们现在也没有说要放过我。好好的井水不犯河水,偏偏却要来参合一脚,我媚兮要告诉他们,我也不是好惹的。”
  “奶娘就是怕你玩火自焚。”
  那也要有火,才能玩得起来。
  “那婢女说的没错,所谓柿子要挑软的捏,这也不是毫无道理,媚兮的手段不算光明,因为媚兮本来就不是高门贵女,不会学那些贤良淑德的把戏。”
  “媚兮要在这侯府活的好,所以媚兮就讨好这侯府最有话语权的男人,要他的宠爱。这十几年过去了,要不是二房出了个沈熠晨,说不定这侯府的女主人都早已换了人。”
  媚兮悠悠的说道。
  “奶娘,不是媚兮的手段不够,而是媚兮的命不好啊。为什么我就一个儿子都没有,若是有儿子,我定当会把他培养得和那沈熠晨相比也毫不逊色。”
  “当初若不是不知道是谁插了一脚,那沈洛莹定然无法顺利生产,现在也自然没有这沈熠晨了。”
  奶娘沉默着。
  “姑娘,奶娘总觉得你现在已经野心太过了,我们以前用的各种手段,是为了活下去,但是姑娘你现在却是为了自己可以拥有更多的。”
  “太过贪心,是没有好下场的,姑娘你已经忘记了你自己到底是谁了。这些都不是你自己拼来的,是你抢来的。姑娘你只有自己,没有父兄,可二姨太太乃是范阳沈家之独女。”
  “当年若不是二姨太太和范阳沈家断绝关系,奶娘我也绝对不会同意姑娘你那样做,可是最后,二姨太太还是顺利生产了,因为之前说好的媒婆都突然跑了回来,奶娘猜测,范阳沈家一直都看着他们唯一的小姐。”
  奶娘说完,媚兮也沉默了。
  范阳沈家,天之骄女。
  就算说是要和沈洛莹断绝关系,但是其实还是有人暗中护着,奶娘说的没错,但是她媚兮还是不甘心!
  “奶娘,就是因为这天对我这么的不好,我才更加的要自己拼!不要再多说了,我意已决。就算敌人再多,一个个消灭,也总会全都消灭。”
  奶娘深深的叹了口气。
  “奶娘总是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奶娘,你多虑了。媚兮已经想过了,媚兮只是一个内宅妇人,也没有什么武林高手供我驱使,但是,软刀子杀人不见血,这内宅,更加需要的是手段。”
  “至于那沈青争,他既然有武林中人,那媚兮就用武林中人来对付他就是了。”
  “姑娘你是想?”
  媚兮站起来,遥看着窗外:“找刺客。”
  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深夜,暗香阁的院子一个人轻轻的敲门,里面的人快速的打开门,把来人迎了进来。
  来人到了暗香阁里面,慢慢的跪下。
  “拜见小娘子。”来人喊道。
  媚兮微微的张开阖着的眼,看了跪在下面的人,笑道:“快快请起。不必多礼。”
  来人又朝着奶娘拜了一拜:“见过恩人。”
  “姑娘快快请起,老婆子可受不得如此的大礼。”
  奶娘快步的走到女子旁边,将她扶了起来。
  女子也不推脱,顺着媚兮奶娘的手坐到了一边,朝奶娘说道:“不知道恩人深夜招奴婢前来,是因为何事?”
  若是沈末歌或者芳华,又或者莹润楼的人在此,必定能看出这个是莹润楼的婢女,经常奉沈洛莹命令去凌霄阁传话,譬如曾经钟淮阳母子来的那天,便去了凌霄阁不止一次。
  当然,每日在莹润楼的人,当然会记得更清楚,大家之前倒也算熟悉。
  媚兮温柔的笑道:“若不是奶娘说起,媚兮都不知道自己也曾和姑娘有一面之缘,真是缘分。”
  女子微微低着头,不好搭话。
  媚兮扭头朝奶娘看了一眼。
  奶娘皱了皱眉头,叹了一口气:“其实老婆子唤姑娘前来,是有一件要事相求。”
  女子微微侧头朝她看了一眼:“恩人有话尽管说就是了,若是奴婢能办到的,自然会给恩人做到。但是恩人也知道,我们莹润楼和暗香楼的关系一向不好,要是被人发现奴婢来了这里,那就不好了。”
  “是这样,我们媚兮小娘子一直想给老爷生个儿子,但是奈何福薄,自从生下了冰清,这肚子就再也没有动静了......”奶娘有些不好意思的吞吞吐吐的说道。
  女子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噗嗤”一笑。
  “恩人若是要求子,这生孩子,那只有媚兮小娘子一个自然是生不出来的,还是要侯爷一起帮忙才是,找奴婢有什么用啊。”
  媚兮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似是无奈之极。
  奶娘也不好意思的笑道:“这侯爷其实也没少来暗香楼,只是......只是......”
  “奴婢不能在这边停留太久,若是恩人有事,还请直说,毕竟奴婢这溜出来,一时半会还好,要是久了,怕就要被人知道了。”
  “那老婆子就直说了,我们小娘子一直都想生个儿子,这各种方子都试过了,可是就是没有起色。不过,老婆子的亲戚托人捎话给老婆子,说她媳妇入门都要二十年了,得了一个偏方,结果立马就有了儿子,所以啊,老婆子也想让我们小娘子试一下。”
  女子还很是疑惑:“那这个到底和奴婢有什么关系呢?小娘子要试一下,那就尽管去试就是了。”
  “但是,这偏方比较奇特,说是要找府里一个贵人蹭蹭喜气......”
  “贵人,蹭蹭喜气?”女子迷茫的看着她。
  “就是啊,要是想生儿子,想生什么样的儿子,就找那个贵人,蹭蹭喜气。这七大国,我们沈候府二公子才生四年便会吟诗作赋,生十二年下场科举就一举中榜,古来今往最年轻的状元,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要蹭喜气,你说,要蹭谁的?”
  奶娘不好意思的笑道。
  女子也恍然大悟,身为莹润楼的人,脸上也颇有得色:“原来恩人是找我这个......我们公子,那可是真天才,小娘子这喜气啊,算是蹭对了,只是,你说的这喜气,要怎么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