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庶女无敌:挡我者跪章节目录 > 第五百七十一章.钱财上策

第五百七十一章.钱财上策

    对于谢轻谣来说无关紧要的东西却是青禾用手轻轻拿起格外认真的东西。
  
      谢轻谣道:“好了,今日你不必跟着我了,我还有事。”青禾听后告退。
  
      她准备回府一趟,南宫承煜昨晚一直在宫里待着,说是商量南疆一事,但是这么久以来很少出现过留宿宫中,或许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她就是想回去看看。
  
      回了宸王府时已经是下午了,谢轻谣一回去就问了宸王是否回来过,但却知道并没有,回了房后,她道:“云荷,让他们准备些清淡小粥,几碟子爽口小菜即可,剩下的不必准备了。”
  
      云荷应声后便去安排了,谢轻谣一个人在屋里,索性拿了本书翻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眼此刻却不知为何有些看不进去,只等着有人推门进来,一看却是云荷,心中有少许失望也不只是为何。
  
      云荷道:“小姐别着急。”说着她转身拿了些茶叶,在茶壶里泡下后,清香四溢,她又道:“王爷中午虽然没有回来,但却吩咐人送回府了一包茶叶,让奴婢泡给小姐尝尝。”
  
      谢轻谣有了兴趣,起身去看,只见茶叶尖尖,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宫里每年都会送些茶点……刚想到此处时,谢轻谣也顾不得烫口立刻倒了一杯尝尝。
  
      她笑了。
  
      这是江南一带的一种茶叶,名为美人尖,正因为它泡开了以后过不了多久就会抽出尖尖嫩芽,虽然味道平常,但许多江南女子有心仪之人时都会送此茶,既不失了身份,也不会少了礼节。
  
      当然,这个也只是当初在江宁时听说的,她自己是没有见过的。
  
      云荷不解,正欲开口,却听门声一动,谢轻谣回头一看发现是南宫承煜。
  
      云荷退下让人将粥菜送上来,随后屋内只留了谢轻谣和南宫承煜两人,谢轻谣轻声道:“你什么时候也会寻这些玩意儿了?”
  
      南宫承煜将外衣褪下,抚平衣衫坐下,笑道:“我只是想着你许久没有回江南,怕你会想江南的一些吃食才让人去寻的,谁知道刚好下面的人找到了这个。”
  
      谢轻谣扬起嘴角,笑道:“那怎么偏偏今日来送?”
  
      “怕你担心。”南宫承煜像是猜到了谢轻谣心中的想法,又道:“虽说让人传了消息给你,只是在宫内留宿一夜,但还是怕你担心。”
  
      谢轻谣心中一暖,她没想到南宫承煜的心思也会如此细腻,能将事事都想得如此周到。
  
      南宫承煜随口道:“尚服宫如何?你也不必劳累,去看看就成了,不过是个小位,不必多操劳的。”
  
      谢轻谣一阵语塞,她知道宫令这个位子在南宫承煜眼里不算什么起眼的,但也不至于如
  
      此说吧,至少当初在凰仪书院时,她也都是对尚服宫宫令这种位置充满了好奇的。
  
      谢轻谣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扶上南宫承煜的眼下,只见有些泛青,便道:“昨晚没睡好?”
  
      南宫承煜抓住她的手,笑道:“怎么会,不过是陪父皇多谈了些。”
  
      谢轻谣盛上一碗粥送到他面前,温声道:“南疆之事不好解决,量力而行,别太过疲惫了。”
  
      南宫承煜用勺子舀口粥,微微蹙眉,闲聊道:“南疆倒无妨,只不过是朝中的一些人多事,父皇又……”
  
      说到此处,他止住声,转移话题道:“这粥倒是清甜,也不腻。”
  
      谢轻谣不动声色的顺着他的话道:“自然,我想着你在宫里也没歇好,回来也不能吃太腻口的,就让人准备了些清粥小菜,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南宫承煜笑出声道:“怎么会嫌弃?你果然思虑周到。”因为回来的时间也晚了,故而也没再闲谈,早早便就寝了。
  
      后夜,谢轻谣躺在南宫承煜身旁,回想起晚上南宫承煜没有说完的话,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忐忑,她翻了个身,不禁想到如今南宫承煜的身份。
  
      宸王的身份固然好,享受了荣华权势,但是也太过显眼,她知道朝堂斗争有多么波折,她也知道南宫承煜会尽自己的最大力量去保证他们的以后,但是这一切都太过遥远了。谁都不能保证以后会怎样,她需要做一手准备。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谢轻谣长呼一口气,她这么多年来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凡事都要靠自己,钱是很重要的,不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若是没钱什么都干不成。
  
      不论南宫承煜今后如何,就算是有一天不尽人意,她也要能保证她和南宫承煜就算离开京城也会有足够的银钱。
  
      或许是她多虑了,也或许是她太过悲观,但凡事多想一些总是没错的,既然已经有了这个想法,谢轻谣也知道该找个时间去看看她宫外的酒楼了。
  
      深夜难眠,等到第二日南宫承煜因为最近诸事繁忙已经先上朝了,而谢轻谣醒后则是简单梳洗,换了一身常服就朝着聚福楼去了。
  
      聚福楼还是老样子,远远望去高高的匾额悬挂着,倒是颇有气势,谢轻谣进去后,只见里面只坐了几桌人,明明酒楼很大,但这里面人却如此少,谢轻谣不禁好奇这秦三是怎么经营的?
  
      谢轻谣先坐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小二不认得她,上来就笑道:“客官要些什么?”
  
      谢轻谣随意道:“招牌酒菜。”
  
      小二应声后就去吩咐了,谢轻谣一直在这里等着,也在时不时的去观察周围
  
      人的表情,也不知是菜品太难吃还是怎样,每个人都只尝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
  
      等几盘菜上来以后,谢轻谣先是看着这色泽就摇了摇头,不但不诱人反而有种看之无味的感觉,谢轻谣做好心理准备,拿起勺子,舀起肉珍焦丸里的一个丸子,入口后,一股浓重的肉腥味在口齿间弥漫开来,谢轻谣赶忙给自己倒了杯酒,这才压住口中余味。
  
      这种饭菜也难怪酒楼没人,光是她自己就不愿意再吃了。
  
      谢轻谣叫道:“你过来。”
  
      站在一边的小二闻声弯着腰过来笑道:“客官怎么了?”
  
      谢轻谣正要说话,只见另一个桌子的人直接将酒杯砸到地上,骂道:“你们这里的饭菜是喂猪呢!?”
  
      话说完,他似乎也感觉这话不太对,像是将他自己都骂到了里面,于是怒道:“把你们的厨子给我叫出来!”
  
      小二像是见多这种事了,直接连忙上去劝道:“客官您别生气啊,您看这顿饭钱我给您免了行吗?”
  
      谁知此人不但不答应,反而更加大声,揪着小二的领子,一把推开道:“听清楚,我让你们把做饭的人叫来!让他来尝尝,看他自己能吃下去不!”
  
      小二哭丧着脸,但又不敢违背命令,只能磨磨蹭蹭的往那边走去,然后又将厨子叫了出来。
  
      谢轻谣心想,今日事可能真的不会罢了了。
  
      厨子是个魁梧的,一出来先不说话单是这满脸怒意就足够吓人了,谢轻谣袖手旁观,想看看酒楼里的人会怎么处理此事。
  
      厨子手里拿着大勺,质问道:“来!谁叫我!?”
  
      说着他将大勺指向最近一桌的人,那桌的人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连忙摆手道:“不是我不是我!”
  
      当他看见了远处那个人桌子下面的碎酒杯时,直接吼道:“老子做的菜就是这样,爱吃不吃!”
  
      那男子也不惧,立刻厉声道:“你能把饭菜做的这么难吃,也难怪这酒楼就这么点客人!”
  
      厨子一听,眉毛一竖,立刻赤红着脸就想要去动手,那男子也不是个好惹的,在周围的劝阻下也是骂骂咧咧的。
  
      厨子道:“今天你要是不把你点的菜吃完,你就别想走!”
  
      谢轻谣听完这话挑眉,知道事情肯定要激化了,正准备站起身时,谁知秦三刚好来了,陪着笑一边拉着厨子,另一边卑微道:“都是我们的错,今天的单全免了!”
  
      谁知厨子还不乐意了,一掌推开秦三,怒道:“你别来给我装好人!如果不是我你这酒楼还能这么开下去?”
  
      秦三一看面子挂不住,立刻道:“你可要知道这酒楼是听谁的!?”
  
      厨子怒道:“谁做饭就听谁的!”
  
      这客人也有点不明白了,这怎么酒楼的掌柜还和厨子吵起来了。
  
      秦三正吵着,发现了一边还在静静喝酒的谢轻谣,立刻认了出来,也不管这边的事了,连忙跑到谢轻谣身边,有些惧怕道:“小姐安好!这……您怎么来了……”
  
      他也没想到谢轻谣这么久不来,一来就看到的是这种场面,心中也慌了起来。
  
      谢轻谣倒是不慌,依旧喝口酒,微微一笑道:“看这样子,像是经常发生这种事?”
  
      秦三连忙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这是个误会!”
  
      谢轻谣点头道:“误会?那你现在准备怎么解决这个误会?”
  
      秦三挠挠头,心中也没有打算。
  
      刚才闹事的那桌客人一见秦三对着谢轻谣点头哈腰的,心中猜出来这个坐着喝酒的人可能才是真正掌权的,立刻快步走上前,大掌一拍,道:“他们怕你我可不怕你!你今日必须给我个交代!”
  
      谢轻谣知道这次是自己这边不对,毕竟这饭菜她吃了都有点想动火,所以道:“您放心,这件事我肯定给您一个交代。”
  
      男子一听这话,也有了个台阶,顺着就下来,语气缓和了许多,但还是嘲讽道:“就你们这厨子,也能在京城这地界开个酒楼?”
  
      谢轻谣客气道:“按照刚才掌柜说的,免了这顿饭钱,同时以后您要是想来再吃半年内都不用掏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