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神皇庭章节目录 > 第二百八十四章 郡主的伺候

第二百八十四章 郡主的伺候

        “我对谁讲过?好像没有……这个……”月罗郡主呐呐着,突然,脸色大变,盯着叶沧海,声音有些抖,“你……你是鬼?”
  
      “明白就好。”叶沧海说道。
  
      “不可能,你有血有肉,怎么能是鬼?
  
      不过,这话,我只对你的坟墓讲过。
  
      是了,你肯定早醒了,不出来。
  
      尔后,偷听我的话。
  
      还有,我弹琴……”月罗郡主明白了,那脸居然越来越红了。
  
      因为,这几个月下来,她可是讲了许多不堪入目的话。
  
      “所以,咱们做笔交易。我也不赶你走,你也不要管我,咱们各干各的事。过得一两年,那个什么三王子的事解决了,你就可以离开了。”叶沧海道。
  
      “好!”月罗郡主点头道,“不过,要是宫本三郞再来纠缠,你得帮我挡住他。”
  
      “我有什么好处?”叶沧海问道。
  
      “我帮你搓澡还不够吗?我说叶沧海,你要知道,我是郡主。而且,每天还免费陪着你。要是别的王宫子弟们知道了,还不羡慕死了。”月罗郡主一脸高傲的说道。
  
      “本爵爷不稀罕。”叶沧海一脸冷漠的摇头道。
  
      “那你要什么好处?”月罗郡主道。
  
      “呵呵。”叶沧海故意的眼神在她身上滑溜着。
  
      “你想都不要想,那绝不可能。”月罗郡主赶紧一脸凶相的说道。
  
      “拉倒,你倒贴上来我也不要。”叶沧海伸了个懒腰。
  
      “呸!谁稀罕你。”月罗郡主应道。
  
      “我也该干些事了,给你父王说一声,挑个好的职位,就算是你给我的报酬了。”叶沧海伸伸腰道。
  
      “我试一下,不过,我可不敢保证能办成。不过,你原本就是五品同知,现在官复原职还是能办到的。”月罗郡主道。
  
      “你看着办吧。”叶沧海道。
  
      不久,一只信鸽冲天而去。
  
      “娘,咱们都中计了。”铁阿东怒气匆匆的进了后院。
  
      “想不到齐泰如此的狡诈,我说他怎么那般好心,居然把宝贝女儿都送进了叶府。原来如此,原如来此啊!”星罗郡主气得吐了口血。
  
      “这是欺骗,咱们老铁家要向老太后讨个说法才是。”铁阿东说道。
  
      “这事我自会向老太后说的,齐泰,我跟你誓不两立!”星罗郡主大骂道。
  
      “齐泰估计还有后手。”铁阿东道。
  
      “嗯,把女儿送进叶家,肯定得为叶家捞些好处。咱们,要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才行。”星罗郡主一脸皱巴,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绝不能让叶沧海继续风光下去!”铁阿东咬了咬牙。
  
      “哈哈哈,你小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几天后,宇文化戟来访,那笑声比老乌鸦叫春还要难听。
  
      “这里没你什么事。”叶沧海冷冷道,不想理他。因为,这家伙见死不救。
  
      当时要是他肯出手,料必星罗那老太婆也煮不了自己。
  
      “这个还给你,我不想干了。”接着,叶沧海把密探铜令包在布里推向了他。
  
      “叶兄,你误会了。当时,宇文兄可就要下手抢人的了。
  
      不过,他发现,星罗暗中有高手保护。
  
      再加上那么多护卫,会造成灾难的。
  
      而且,你当时伸出舌头,逼人离开。
  
      宇文兄为你的侠义行为所感动,知道你是为了大家。
  
      所以,暂时还处于观望之中。
  
      更何况,你一直还活着的,后来,李木出现,他就没出手了。
  
      不然,肯定会出手抢人的。当时,他面都蒙上了。”黄天翔赶忙说道。
  
      “留着留着,今后你还有用的。”黄天翔当和事佬,把密探令推到了叶沧海面前。
  
      “狗屁,我尽被他当枪使。”叶沧海说道。
  
      “这是执行任务,怎么能说当枪使。”宇文化戟道。
  
      “算了,算我倒霉,我欠你一个人情就是了。”宇文化戟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黄兄可以作证。”叶沧海突然笑了。
  
      “吗得,你挖个坑让我跳啊。”宇文化戟给噎了一下。
  
      “摔不死你。”叶沧海没好气的说道。
  
      “王爷特使到!”这时,齐召进来禀报道。
  
      于是,叶沧海几人迎了上去,来的是海之涛。
  
      不过,海之涛却是走在后边,前面还有个白面书生样的中年男子。不过,貌似大家都不认识。
  
      “子爵爷!这位是宗人府副主事齐白守大人。”海之涛赶紧给叶沧海介绍道。
  
      “沧海见过齐副主事。”叶沧海拱手道。
  
      因为,他有爵位在身,倒不用下跪叩见。
  
      而黄天翔也是一等男爵,也不用下跪。
  
      至于宇文化戟,早躲在侧厅去了。
  
      宗人府是王族设立,专门分管王族家事的。其实,就相当于家族内部的执法堂。
  
      所以,叶沧海和黄天翔都有些疑惑。老子又不姓齐,你来干嘛?
  
      不过,宗人府的权力可是大到天了。
  
      一个副主事,虽说品级也就四品左右,但是,走出来就是海州王都得客气着。
  
      毕竟,人家可是管你们家的。
  
      “爵爷虽说只是一个外室,但也将纳入我们宗人府内部。这次,本人下来就是宣布宗人府决定的。”齐白守说道。
  
      宗人府除了管理齐姓族人,而封有爵位的人也纳入了进去。
  
      只不过,外族人称之为外室而已,当然不如正宗的齐姓人了。
  
      即便都姓齐,但也有血缘亲疏之分的。
  
      在这里,等级分明,不可逾越。
  
      “属下听宣。”叶沧海单膝下跪,因为,这次齐白守是代表大王在宣旨。
  
      “海神国宗人府令,叶沧海自从封爵以来,表现突出,大显了我王族威仪,为百姓做了许多事实……着即,撤消原海州王提议的追赠‘三等子爵’封号。”齐白守宣读到这里后停了一下。
  
      吗蛋的,你撤了老子还说表现突出,突个屁啊?
  
      “宗人府令,重新加封叶沧海为一等子爵,把云州雁西关二十里之地封赏给叶沧海。希望子爵爷再接再砺,守好自己封地……”齐白守宣读完后,把令示给了叶沧海。
  
      “齐大人,雁西距离青木县有上千里。而且,地处偏僻,又是边防重地,我怕平时照顾不到。”叶沧海问道,心里也是一头雾水,宗人府这是搞的什么?
  
      怎么会把封地弄到云州去?
  
      难不成叫老子分成两个人去守雁西不成?
  
      “呵呵呵,这就不管我的事了。
  
      这是上头的封赏,难道,子爵大人提了爵还不满意?
  
      雁西虽说贫穷,又地处偏僻,但,总归拥有二十里的大片地盘。
  
      你想,有几个一等子爵有这荣耀?一封就是二十里?”齐白守一摸胡子,笑道。
  
      “谢大王封赏。”叶沧海只能无奈的谢主隆恩了。
  
      人家讲得有道理,一般的一等子爵能封上三五里之地已经不错了。
  
      一封二十里,就是伯爵爷也没这种待遇?
  
      因为,海神国有规矩,男爵封地不超二,子爵封地不超五,伯爵封地不超十,侯爷封地不跨二十……
  
      当然,这里指的是里,不是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