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天神院章节目录 > 第二十三章 神徒身份引羡慕

第二十三章 神徒身份引羡慕

    经过在安华城一夜的休息后,第二天送公主的队伍继续出发。城守吸取了昨天的教训,派出大量的士兵和公差将公主经过的街道完全肃清,再也不许百姓们围观。等把队伍送到离城十里之外,同天南郡王挥手道别后,这位城守大人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感谢老天保佑庆幸,总算有惊无险把和亲的队伍送走了。
  
      这一天的路程颇远,紧赶慢赶地走了九十里地,才在黄昏时到达下一个县城。因为岳天海已经把神徒的份隐瞒,所以晚上仍被安排与唐国智同住一个小屋。唐国智开玩笑道“神徒大人,一晚上没跟你同屋共眠,感觉上的仙气都淡了不少啊。”
  
      岳天海笑骂道“我就是一个凡夫俗子,想要仙气是不可能了,想要臭汗的话倒有不少。”
  
      唐国智先是哈哈一笑,然后面露羡慕之色道“天海,真是忌妒你神徒的份。看你年龄比我小,可是不管走到哪里,大小官员们都抢着给你跪拜行礼,高呼你一声大人。”
  
      岳天海开玩笑道“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啊。如果你上也有神脉,那就也可以当一个神徒来试试了。”
  
      岳天海只是开个玩笑,唐国智却深以为憾道“说来也是。我以前一直都认为自己天赋很高,进步很快。虽然比不上时雨豪那个变态,可也算是人中龙凤,走到哪里都有一片赞扬恭维之声。这些天经常和你在一起,才明白了一句话的真正含义人比人,气死人啊
  
      跟你相比,我出比你好,年龄比你大,长的比你帅,天资比你好,可就是因为没有神脉,就处处不如你这个神徒大人,真是越想越生气啊。”
  
      岳天海沉默片刻,问“你真的很想当神徒”
  
      唐国智点头道“那是当然,看看你当个神徒多威风你家里从一个鸟不拉屎的云岳镇,来到了帝国的首都,还封了侯爵。你这一路上起来,老百姓们对你顶礼膜拜,求你摸顶赐神。还有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哪一个看到你不是低三下四,曲意逢迎,真是羡煞路人啊”
  
      岳天海淡淡道“这种表面的虚荣只是暂时的。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时间,我还不是像个囚犯一样,被关在玄天神院里努力修炼神术。而且一旦成了神徒,就意味着将来要离开家人,永远都无法回来,这样你也喜欢”
  
      唐国智却道“有了这一时的荣耀,就算死都值得了我家里还有几个弟弟,我如果要能上天成神,他们正好可以成为世子,这也没有什么啊”
  
      岳天海沉重地道“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想,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为了这一时的虚荣,而丧失一生的幸福。我刚到玄天神院的时候,有一位兄弟是被迫来的。他的母亲只有他一个亲人在
  
      世,而且正生着重病。因为他的离开,他的母亲病加重,离开了人世。因为这件事,他一直都不能原谅自己,一直都在深深地自责之中。”
  
      唐国智满脸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还有人不愿意当神徒的”
  
      “当然。远的不说,就说你所认识的三皇子唐贺,他就是不愿意当神徒的。在他看来,如果能守在母亲和妹妹的边,不用上天成神是最好的。”
  
      一听岳天海提起唐贺,唐国智点头道“这我倒是知道。可是如果唐贺不当神徒的话,那倾城公主也不可能有如今的地位。”奇文学iqix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岳天海问道“什么地位被当成礼物送到北凉国的地位”
  
      唐国智摇头道“当然是被皇上宠的地位了。如果不是有了唐贺这个神徒,皇上不会这样宠她的。”
  
      岳天海冷笑道“宠因为宠她,所以把她当礼物送到北凉国去,是这样吗”
  
      唐国智被岳天海一番挤兑,无奈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唐贺还在的话,自然没有人敢这样对待倾城公主。可是唐贺毕竟不可能再回来了,谁还会再为了一个过期的神徒说话”
  
      岳天海失望道“你说起来是倾城公主的堂兄,怎么能也这样说”
  
      唐国智连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唐贺不再回来了,那些原来宠公主,表面上看起来对公主好的人态度都变了。我当然不愿意让公主去北凉,可是我人微言轻,说出来的话有谁会听就连我父王,都在这件事上插不上嘴,我就更不用提了。”
  
      岳天海叹道“所以说,当神徒真的能保护家人,给家人带来幸福吗我们玄天神院有两位神师,当年他们的家人也因为他们而封了侯爵。可是现在,一位的家人已经在战争中死亡殆尽;另一位的家人则财产被人侵占,自己陷牢狱。这种一时的风光又有何用”
  
      岳天海的话引得唐国智开始深思“天海,听你的意思,你自己并不愿意当这个神徒了”
  
      岳天海微微点头道“如果不是有其他的原因,我是不会去当这个神徒的。”
  
      “为什么”唐国智无法理解。
  
      岳天海自然无法向他解释,只能顾左右而言他“昨天晚上时雨豪来找我了”
  
      “什么”唐国智惊得嘴巴都闭不上,“他来找你干什么”
  
      “他来告诉我,在我们离开南唐国境之前,他还会再尝试一次,把倾城公主从我们手中劫走。”
  
      唐国智苦恼得道“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罢手的。”
  
      岳天海拉着道“他还有一个更疯狂的计划。”
  
      “什么计划”
  
      “他――想――造――反”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岳天海故意压低
  
      了声音,一字一顿,把每一个字都拖得很长。
  
      岳天海本以为他说完后,唐国智会惊得跳起来。没想到唐国智只是愁眉苦脸地摇了摇头,说“没想到他连种话都对你说。”
  
      这下轮到岳天海一惊,问“你早就知道了”
  
      唐国智苦着脸点头道“他跟我说过,还想让我去说服父王。”
  
      “他为什么自己不去说”
  
      “因为我不让他去,我怕他会被父王一剑给杀了”
  
      岳天海紧张地问“那你跟天南郡王说过了”
  
      唐国智还是摇头“我也不敢说。我父王这个人,有时候看上去很灵活,可以去拍人马,也可以跪地求饶。可是在有的问题上,他又太死板,他是宁死也不会造反的。”
  
      “那如果说倾城公主在去北凉的路上真的发生了意外,你父亲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这个事可大可小。主要是皇上边有一臣喜欢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我就担心这些人巧舌如簧,给我父王编织罪名。”
  
      岳天海点头道“看来时雨豪所说的况真有可能发生啊”
  
      唐国智一脸苦涩道“正因为时雨豪所说的况真有可能发生,所以我才更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方面,时雨豪的想法我也很支持,我也认为我们南唐国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要采取一些非常的措施。可是另外一方面,我又担心父王,他所坚持的东西与我们的观念并不相同,到时候无论如何都不接受我们的计划,那就会变得无法收拾。”
  
      岳天海摸着下巴道“可是我看时雨豪的意思,他是打算一意孤行,坚持到底了。”
  
      唐国智痛苦地道“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崇拜时雨豪,把他当做我的偶像,当做是我们南唐国重整旗鼓的希望。可是在这件事上,我非常矛盾,不知道是该支持他,还是该支持我的父王。这一路上走过来,我心中的痛苦甚一,不知该怎么办了。天海,你是神徒,你说该怎么办”
  
      岳天海道“我反对时雨豪的计划,我不希望在北凉入侵之前先在自己的内部流血。”
  
      唐国智却不认可“天海,那是因为你对朝中的局势还不了解。只要那班臣当权,我们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岳天海承认道“没错,我确实对朝中的局势不了解,我更不想了解。我只谈现在,你以后不要再给时雨豪通风报信,我看看他这次会采用什么办法来把公主抢走。”
  
      唐国智委屈地道“一直以来难道你以为是我在给他通风报信我对于他的计划疑虑重重,这一路上没向父王揭发他,已经算是对得起他了。”
  
      “那是什么人向他通风报信”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跟你说过,时
  
      雨豪手下有一些可用的人,还争取了一些主战派年青人的支持。说不定在这两百骑兵中,就有一些支持他的人。不过天海,你不要追查了。这些人说起来心里的想法跟我都差不多,并不是对我的父王不忠,不要追究他们了。时雨豪就算是要抢倾城公主,也绝不会伤害我们这些人的,你尽可以放心。”
  
      这一点岳天海也相信,否则他哪能纵容时雨豪一而再、再而三地下手。于是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就以静制动,等着时雨豪的出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