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宋圣婿章节目录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杀戮,身份

第三百四十五章 杀戮,身份


  第三百四十五章杀戮,身份
  时至今日,女直人虽然已经立国,在朝堂上有了一定的规矩和秩序,高层之间知道了什么叫做礼义廉耻,与别国邦交时懂得了一些礼仪,但在战阵上可不会讲什么规矩风度。
  在完颜宗秀占据上风时,他的亲兵、扈从自然在旁边乐呵呵的看着,给他们的主子呐喊、叫好,可一旦完颜宗秀战况不利,他的部署们马上就一窝蜂的涌上来。
  因为街道宽窄关系,当先冲上来的女真骑兵有两个。两人一身重甲,头戴貂毛铁盔,不约而同的朝着王宇的头颅、小腹刺出两矛。
  他们是精锐,他们已经在辽、金的战场上多次验证过合击之术。
  只是王宇对两个金兵狰狞的面孔不为所动,随手探出,依旧精准的让过矛尖,抓在了矛杆上。
  “啊哇杀痛杀杀!”
  在王宇身后,是体内被塞进了狼牙棒头的完颜宗秀痛苦的嚎叫翻腾,整个人在痛苦的刺激下凭着仅存的理智,朝王宇扑了过来。然后,不出意外的,王宇轻轻在他的脸上踩了一脚,完颜宗秀再次抛飞十几米,想要爬起都无法站立。
  两个女真骑士看着屁股上如同长了一根尾巴的完颜宗秀痛苦哀嚎、翻滚,胆气已丧,看着面带微笑俊朗无比的小白脸宋人如同恶鬼。
  两只长矛被王宇接住,两个女真骑士竟然愣神了。
  “不要犹豫,这可是在战场,”王宇微笑着:“过来吧,现在轮到你们了!”
  王宇只是一拉长矛,巨力到处,两个女直武士就从战马上飞过来,然后就被王宇伸手一巴掌拍在两人的头盔上,两人身形在空中一滞,肉眼可见的浑身上下从头到脚一阵抖动,整个人就软了。
  “这是宗师?”
  赵蘅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个英俊的不像话的少年,竟然有宗师级别的战力,那一掌下去,竟似将金兵从头到脚的骨骼经脉全都震断了。
  那是整个金国只有她的父亲、国师大萨满蒙思翰才有的功力,她简直不敢详细自己的眼睛,这少年才多大?
  “还有197头!”
  王宇抬起头来,因为充满皇龙惊天诀真元变成金色的双瞳在女真人骑队扫了一眼,邪魅的一笑,就报出了一个准确的数字。
  那是完颜宗弼所率领的女真武者数量,便是连一身火红一群的赵蘅也包括其中。
  至于用「头」这个量词,王宇认为很准确,人家是野猪皮的子孙,当做野猪处理刚刚好!
  “杀了他,给将军报仇!”
  要不怎么说金国开国时的军队精锐呢?
  深山老林里敢跟熊瞎子摔跤的野蛮汉子,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怕这个字眼,稍一迟疑,又有几个人朝着王宇扑了上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王宇随手抽出两个骨骼碎裂的金人骑兵身上的弯刀,如削萝卜般与金人士兵对砍。
  金人士兵的刀砍过来,王宇不躲、不避,只是用手中两把弯刀迎上去,砍断了对手的刀,砍断了对手的脖子。
  嘭!
  手中两把劣质的弯刀终于在几次碰撞之后碎了,王宇看看手中两个刀柄,再看看对面冲着自己露出得意狞笑的金人士兵,哑然一笑。
  “谁说断刀杀不死人?”
  王宇身形一闪,两个金人士兵弯刀轮空,惊骇间就见两个带着寸许刀身的刀柄冲着自己冲过来。
  噗噗!
  两个刀柄被准确的塞进了金人士兵口中,担心对方不能闭上嘴,王宇还贴心的在刀柄后方推了推,确保尺于长的刀柄能够完整的贯入金人口腔之内,至于刀柄是落入金人的腹中,还是从金人的后脑透出,那就不关王宇的事了。
  看到王宇虐杀了自己的同伴,金国战士也不用完颜宗弼下令,发一声喊,抄着马刀、长矛就攻了上去。
  只是,浑身上下激荡着金色光芒的王宇,宛若世间最高明的舞者,在枪林箭雨中舞蹈着,不时一拳又一拳的在金人的铁甲上轰开一个大洞。
  鲜血、内脏、骨骼在皇龙惊天诀狂暴的真元破坏下,在空中飞舞,落在后继金人脸上,一个个被打得如同马蜂窝一般。
  龙战于野!
  龙血玄黄!
  金人骑兵无底线的杀戮,彻底点燃了王宇心中的怒火,这一刻,王宇想起了一九三七年的南京……
  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只有用杀戮对杀戮,如此而已!
  为此,王宇不惜超负荷运转皇龙惊天诀!
  ……
  战嚎、嘶吼、惨叫,一道浑身散发着金光的人影与女真人骑兵对撞在一起,被兽性支配的男人们疯狂杀戮着。
  巨大的兵器碰撞声、呐喊声、咆哮声震慑四野。
  远方山坡上,参与祭祀、缅怀友人的人们终于被山下的血腥杀气扰动了。
  “公主殿下,请与末将下山暂避!”
  李显忠、王却看了一眼龙在天,精神矍铄的老人看着山下隐现的血光,眼中竟然露出兴奋之色,好在他身后的老仆冲着李显忠、王却摇了摇头。
  李显忠、王却知道,这是不用自己这队人护卫的意思,他们的责任是保护好两位公主殿下。
  两人带着十几个宫廷护卫,护着茂德公主和柔福公主当先赶下山去,李显忠在路上看到有更多隐藏在山林中的身影现身,松了一口气,那些人是他们的袍泽,他们的使命是护卫龙在天。
  “老四这是容不下某了吗?这个时机把握的相当好,就是……他娘没有告诉过他,有些地方不能惹吗?”
  龙在天手里把玩着两枚玉雕的老虎。
  吕芳看到两枚玉质虎符一惊,赶忙躬身道:“主子,蝶子传信说是女直人的马队!他们杀了咱们两个侍卫,还杀了几个村中的孩子,现在正在被凌霄先生追杀!”
  吕芳汇报的时候断断续续,盖因他他需要不断解读另一侧山岗上旗语发出的信号。。
  “唉!还以为老四终于长大了,谁知仍是个不成器的!”
  龙在天叹息着,很是失落,面上却难掩内心的欣喜,“朕还是输给了那个曹家女,她把小四儿教的人味多一些!”